俄罗斯是怎样被美国弄进泥淖的?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8/05 16:42:36
新华网北京10月28日电美国国防部27日宣布调整打击“伊斯兰国”(IS)策略,称如有需要,美军将对IS目标实施单方面地面行动。分析人士指出,这一表态可能预示美国将与其此前宣称的“不派地面部队”政策告别。

美国防部长卡特指出,美军最新战略由三部分组成,包括加大对“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大本营、北部城市拉卡的打击力度,同伊拉克当地安全部队合作重新夺回具有战略意义的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以及加大美军单方面或辅助性参与的突袭力度。

看到这则消息,相关专家认为美国将要致力于改变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咄咄逼人的态势,想要赶紧补课,以占据主动,笔者不这么看。

笔者认为,这是美国的策略,是要刺激俄罗斯在叙利亚攻击IS更加卖力一些,让其更加激起极端势力的仇恨,从而让其在叙利亚不得安宁,让阿萨德政权、让极端势力,让俄罗斯互相消磨,谁都不好过,让经济已经严重下滑的俄罗斯再陷入这一泥淖而难以自拔。从而让自己腾出手来经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P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同时能更好地重返亚太、围困中国。

为了安排这一切,美国可谓煞费苦心,下面慢慢道来。

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圣战,至少有1400多年以上的时间了。

前苏联解体之后,其力量基本撤出伊斯兰世界,西方和伊斯兰共同的敌人消除之后,于是彼此将对方明确地视作自己的敌人。在冷战时期,前苏联在伊斯兰世界的扎根很广,西方称之为“不信神的共产主义”;而在冷战之后,穆斯林将西方称为“不信神的西方”。

随着基督徒与穆斯林的混居区域越来越宽广,双方新的自我归属感被重新激起。随着伊斯兰世界的融通的团结,其对于自己的社会整体状态对抗西方的过程中,也建立了极强的信心,于是更加刺激归属感的认同。

所有的因素导致,二十世纪末期,西方、尤其是世俗主义社会的代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重新成为世界最为激烈的冲突。

对于现代西方与伊斯兰世界的冲突分析,最有影响的是亨廷顿,但是亨廷顿在描述冲突的时候,没有剖析冲突重新激化的直接原因——由于经济掠夺与剥削,准确地说是西方、美国对于伊斯兰世界资源的掠夺与剥削、并向其倾销商品。可能亨廷顿的用意是想要模糊真相——以其明锐的视角,不可能忽视此最为基本的因素。

在上个世纪20年代之后,西方虽然表面上开始从伊斯兰世界开始撤退,但是经济的触须却深植于此,事实上,后来在西方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经济越来越需要石油之后,尤其在冷战结束之后,他们通过各种方法再次强化了对于伊斯兰世界的经济控制——在很大程度上垄断石油的开采、加工和成品的销售,将制成的商品源源不断地倾销在伊斯兰世界,这些在方便伊斯兰世界的同时也压制了其发展并激起了广泛的仇恨。

不仅如此,西方还想办法控制并改变伊斯兰世界的政权。伊斯兰世界的经济一直是半开放开封闭的经济模式,可是在西方殖民主义控制伊斯兰世界之后,这里的经济模式开始改变——封闭的经济成分开始减少,随着西方的经济触须后来再次深入伊斯兰世界,这里的经济便朝着西方的模式发展——现在也基本实现了市场化,虽然经济各业很单薄、科技不发达,但确实是市场经济,加上西方的引导,比较低级的民主政权渐次建立,可是另外一方面,由于现今伊斯兰世界各个国家的民主政权结构基本都建立在部落、种族之上,所以非常不稳固,这样的话,西方就有机可乘了,其暗中扶植反对势力,或者控制经济、财力集团或与军事集团合作,或者直接参与推翻独裁政权,通过这种方法,最终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控制着伊斯兰世界的国家政权。现在伊斯兰世界的各个国家基本都建立了各种各样程度不同的“民主”政权,但是这种政权在很大程度上受西方和美国一定程度的遥控。

西方对于伊斯兰世界不能控制的是思想体系。随着伊斯兰世界的觉醒,他们开始重申伊斯兰教的至高地位,并强化伊斯兰教在现实社会的“统摄”作用,并且由于其经济逐渐发展,民众参与民主政权结构的程度在不断提高。整个伊斯兰世界在伊斯兰教的导引下逐渐融通和团结。如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面临的对手就越来越强大了,这可能是和西方不断打击伊斯兰独裁政权以“民主化”,好实现自己控制的初衷相违背的。

在冷战之后,西方和美国开始向伊斯兰世界卷土重来,先是以武力阻止伊拉克进攻科威特,接着发动旷日持久的阿富汗战争,并发动了颠覆伊拉克政权的战争、随后建立了比较亲西方的“民主政权”,此后,支持利比亚卡扎菲的反对者推翻卡扎菲政权,也支持叙利亚和也门的反对派。

总之,西方与伊斯兰世界源远流长的信仰冲突,由于经济生活的交互和冲突而激化并复杂化。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总体看来是西方一直处于进攻态势,但是这种进攻是以昂贵的代价进行的,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之后,旷日持久的战争状态的“维稳”花去了数千亿美金。而伊斯兰世界对于西方和美国的报复基本也没有停止过,西方一直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尤其是驻守在伊斯兰世界的军队和使馆,随时可能遭受炸弹袭击。

在9·11之后,西方可能感觉到要绝对控制伊斯兰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伊斯兰世界宗教复兴大潮中催生极端势力之后,西方更是感觉到这一点,自己可以把炸弹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投向目标,但自己开放的社会也很难防御极端势力的攻击,这些势力一旦掌握生化武器、核武器并实施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退一步讲,欧美认为自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掌控伊斯兰大部,这里已经没得玩了,下一步的重心应该在亚太,在中东再费力气会得不偿失。

有鉴于此,西方和美国智库应该重新调整了对伊斯兰世界的战略,那就是保留住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这可能是伊斯兰世界最后的独裁者了,并将极端势力的矛头引向阿萨德,让互相缠斗,以互相消磨,并想办法把俄罗斯引诱进来。

眼下,经济和政治、军事受到全面围堵的俄罗斯需要跳出圈子,同时,俄罗斯看到IS和叙利亚反对派来越来越威胁到自己中东的最后一个盟友、以及自己在地中海的据点查尔图斯海港——这是黑海舰队进出地中海的安全保证,终于坐不住了,于是出兵叙利亚,开始攻击IS,有消息说其也攻击叙利亚反对派,或许在美国看来,攻击反对派更好,更能激起仇恨让俄罗斯难以安全脱身。当然,谴责是必要的,一旦俄罗斯开始攻击,就需要火上浇油、需要刺激和引诱,让互相斗得更猛烈些。

这可能就是美国虽然一直威胁要攻击阿萨德政权但终于没有动手,虽然宣称要全面打击IS但实际行动却微乎其微的原因所在,俄罗斯也就这样被一步步引诱进这个漩涡。从美国国防部的最新“战略调整”看来,美国应该会在地面部队将要进入叙利亚大力造势,并作出一副威胁阿萨德安全和查尔图斯港的态势,刺激IS更加凶猛地作战,让俄罗斯不好受,从而更加卖力攻击,自己从中周旋,让互相斗成一团。

最后,笔者想补充的是,欧美能如此对待俄罗斯,也会如此对待中国,比如说由美国唱黑脸,教唆并带领相关国家从东压迫中国,让中国往欧洲相关国家投钱,自己想办法收益······新华网北京10月28日电美国国防部27日宣布调整打击“伊斯兰国”(IS)策略,称如有需要,美军将对IS目标实施单方面地面行动。分析人士指出,这一表态可能预示美国将与其此前宣称的“不派地面部队”政策告别。

美国防部长卡特指出,美军最新战略由三部分组成,包括加大对“伊斯兰国”在叙利亚的大本营、北部城市拉卡的打击力度,同伊拉克当地安全部队合作重新夺回具有战略意义的伊拉克西部安巴尔省首府拉马迪,以及加大美军单方面或辅助性参与的突袭力度。

看到这则消息,相关专家认为美国将要致力于改变俄罗斯在叙利亚问题上咄咄逼人的态势,想要赶紧补课,以占据主动,笔者不这么看。

笔者认为,这是美国的策略,是要刺激俄罗斯在叙利亚攻击IS更加卖力一些,让其更加激起极端势力的仇恨,从而让其在叙利亚不得安宁,让阿萨德政权、让极端势力,让俄罗斯互相消磨,谁都不好过,让经济已经严重下滑的俄罗斯再陷入这一泥淖而难以自拔。从而让自己腾出手来经营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和TPIP(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议),同时能更好地重返亚太、围困中国。

为了安排这一切,美国可谓煞费苦心,下面慢慢道来。

基督教世界与伊斯兰世界的圣战,至少有1400多年以上的时间了。

前苏联解体之后,其力量基本撤出伊斯兰世界,西方和伊斯兰共同的敌人消除之后,于是彼此将对方明确地视作自己的敌人。在冷战时期,前苏联在伊斯兰世界的扎根很广,西方称之为“不信神的共产主义”;而在冷战之后,穆斯林将西方称为“不信神的西方”。

随着基督徒与穆斯林的混居区域越来越宽广,双方新的自我归属感被重新激起。随着伊斯兰世界的融通的团结,其对于自己的社会整体状态对抗西方的过程中,也建立了极强的信心,于是更加刺激归属感的认同。

所有的因素导致,二十世纪末期,西方、尤其是世俗主义社会的代表——以美国为代表的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重新成为世界最为激烈的冲突。

对于现代西方与伊斯兰世界的冲突分析,最有影响的是亨廷顿,但是亨廷顿在描述冲突的时候,没有剖析冲突重新激化的直接原因——由于经济掠夺与剥削,准确地说是西方、美国对于伊斯兰世界资源的掠夺与剥削、并向其倾销商品。可能亨廷顿的用意是想要模糊真相——以其明锐的视角,不可能忽视此最为基本的因素。

在上个世纪20年代之后,西方虽然表面上开始从伊斯兰世界开始撤退,但是经济的触须却深植于此,事实上,后来在西方和日本等发达国家的经济越来越需要石油之后,尤其在冷战结束之后,他们通过各种方法再次强化了对于伊斯兰世界的经济控制——在很大程度上垄断石油的开采、加工和成品的销售,将制成的商品源源不断地倾销在伊斯兰世界,这些在方便伊斯兰世界的同时也压制了其发展并激起了广泛的仇恨。

不仅如此,西方还想办法控制并改变伊斯兰世界的政权。伊斯兰世界的经济一直是半开放开封闭的经济模式,可是在西方殖民主义控制伊斯兰世界之后,这里的经济模式开始改变——封闭的经济成分开始减少,随着西方的经济触须后来再次深入伊斯兰世界,这里的经济便朝着西方的模式发展——现在也基本实现了市场化,虽然经济各业很单薄、科技不发达,但确实是市场经济,加上西方的引导,比较低级的民主政权渐次建立,可是另外一方面,由于现今伊斯兰世界各个国家的民主政权结构基本都建立在部落、种族之上,所以非常不稳固,这样的话,西方就有机可乘了,其暗中扶植反对势力,或者控制经济、财力集团或与军事集团合作,或者直接参与推翻独裁政权,通过这种方法,最终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控制着伊斯兰世界的国家政权。现在伊斯兰世界的各个国家基本都建立了各种各样程度不同的“民主”政权,但是这种政权在很大程度上受西方和美国一定程度的遥控。

西方对于伊斯兰世界不能控制的是思想体系。随着伊斯兰世界的觉醒,他们开始重申伊斯兰教的至高地位,并强化伊斯兰教在现实社会的“统摄”作用,并且由于其经济逐渐发展,民众参与民主政权结构的程度在不断提高。整个伊斯兰世界在伊斯兰教的导引下逐渐融通和团结。如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面临的对手就越来越强大了,这可能是和西方不断打击伊斯兰独裁政权以“民主化”,好实现自己控制的初衷相违背的。

在冷战之后,西方和美国开始向伊斯兰世界卷土重来,先是以武力阻止伊拉克进攻科威特,接着发动旷日持久的阿富汗战争,并发动了颠覆伊拉克政权的战争、随后建立了比较亲西方的“民主政权”,此后,支持利比亚卡扎菲的反对者推翻卡扎菲政权,也支持叙利亚和也门的反对派。

总之,西方与伊斯兰世界源远流长的信仰冲突,由于经济生活的交互和冲突而激化并复杂化。西方和伊斯兰世界的冲突,总体看来是西方一直处于进攻态势,但是这种进攻是以昂贵的代价进行的,美国发动伊拉克战争和阿富汗战争之后,旷日持久的战争状态的“维稳”花去了数千亿美金。而伊斯兰世界对于西方和美国的报复基本也没有停止过,西方一直在提心吊胆地过日子,尤其是驻守在伊斯兰世界的军队和使馆,随时可能遭受炸弹袭击。

在9·11之后,西方可能感觉到要绝对控制伊斯兰几乎是不可能的,尤其是伊斯兰世界宗教复兴大潮中催生极端势力之后,西方更是感觉到这一点,自己可以把炸弹在毫无阻碍的情况下投向目标,但自己开放的社会也很难防御极端势力的攻击,这些势力一旦掌握生化武器、核武器并实施攻击,后果将不堪设想。

退一步讲,欧美认为自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掌控伊斯兰大部,这里已经没得玩了,下一步的重心应该在亚太,在中东再费力气会得不偿失。

有鉴于此,西方和美国智库应该重新调整了对伊斯兰世界的战略,那就是保留住叙利亚阿萨德政权——这可能是伊斯兰世界最后的独裁者了,并将极端势力的矛头引向阿萨德,让互相缠斗,以互相消磨,并想办法把俄罗斯引诱进来。

眼下,经济和政治、军事受到全面围堵的俄罗斯需要跳出圈子,同时,俄罗斯看到IS和叙利亚反对派来越来越威胁到自己中东的最后一个盟友、以及自己在地中海的据点查尔图斯海港——这是黑海舰队进出地中海的安全保证,终于坐不住了,于是出兵叙利亚,开始攻击IS,有消息说其也攻击叙利亚反对派,或许在美国看来,攻击反对派更好,更能激起仇恨让俄罗斯难以安全脱身。当然,谴责是必要的,一旦俄罗斯开始攻击,就需要火上浇油、需要刺激和引诱,让互相斗得更猛烈些。

这可能就是美国虽然一直威胁要攻击阿萨德政权但终于没有动手,虽然宣称要全面打击IS但实际行动却微乎其微的原因所在,俄罗斯也就这样被一步步引诱进这个漩涡。从美国国防部的最新“战略调整”看来,美国应该会在地面部队将要进入叙利亚大力造势,并作出一副威胁阿萨德安全和查尔图斯港的态势,刺激IS更加凶猛地作战,让俄罗斯不好受,从而更加卖力攻击,自己从中周旋,让互相斗成一团。

最后,笔者想补充的是,欧美能如此对待俄罗斯,也会如此对待中国,比如说由美国唱黑脸,教唆并带领相关国家从东压迫中国,让中国往欧洲相关国家投钱,自己想办法收益······
把不太简单的问题弄得极其复杂化。
谁把谁弄进了泥沼?
楼主把自己弄进了自己空想的泥淖
LZ真是为XX操碎了信
现在说叙利亚再说当年的圣战就弄得太复杂了,目前来说大家揍IS肯定不是为了阿拉和上帝的矛盾,关键在于IS胡搞一气,比如当年太平天国还拜上帝教呢,还不是让洋枪打的没脾气
俄罗斯不傻,他只是站住巴沙尔靠海边的地盘就行了。这是俄罗斯的基本面,是红线。其他都是用来恶心美国的。
来自:关于超级大本营
得了克里米亚和潜在东乌,保了叙利亚,这叫陷入泥潭?难道要不陷入丢了这两地?美国也够大方的,或者看不上这两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