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澎湃社论:“减负”正在加剧阶层分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5/31 02:59:19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86717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从毕业生的城乡来源角度分析,农村家庭的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生成为就业最为困难的群体,失业率高达30.5%。
如此高的失业率,无疑是阶层固化的危险征兆。给予更长的时间,相信一些失业学生会逐渐找到合适的工作,一些可能会创业成功,但现阶段“毕业即失业”的窘境,给家庭和个人的打击,无疑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阶层固化原因很多,归纳起来无非是进入社会中上层的途径大大收窄,以及社会中下层人士缺乏竞争力。前者且不论,对于后者,主要是中下阶层的子女没有机会在义务教育阶段接受良好教育,进而少有机会进入好的高中和大学,换言之,还等不到上大学,早在初中毕业时,中国的教育已经在做阶层分流的工作了。

为了避免教育资源向少部分学校过分倾斜集中,教育主管部门提出“教育资源均等化”等对策,但效果让人失望。经过10多年,另一项所谓的改革——减负,正在扮演阶层分流的帮凶。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但的确如此。

2000年1月17日,浙江省金华市第四中学高二学生徐某,因学业压力过重,铤而走险,铁锤杀母,藏尸遁逃。事件披露后,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新华社随后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强调“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刻不容缓”,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在21世纪国际大竞争中的地位问题。教育部同日发出通知,要求全国各地教育部门“加大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工作的力度,切实抓出实效”。

的确,那个时候中小学生书包很重,作业要做到深夜。“减负令”一下,学生在校时间大大缩短,教师布置的作业量也少了,甚至低年级都不用考试了。大家额手称庆。

但问题很快就来了。由于“教育资源均等化”并没有实现,优质教育资源仍然控制在少部分学校手里,规规矩矩实施“减负”的学生,根本进不了好的初高中学习。

结果今天大家看到的场景是,学校仍在执行“减负令”,早早地放学,少少的作业;家长却在利用放学后和周末时间,把孩子送到教育培训机构继续学习或请家教,“弥补”减负带来的学业“损失”。有一个说法是,要想考进一流高中,初三的学生必须完成高一的课程。很大程度上,家长能够付出多少金钱和时间,决定了所选择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家教的教学质量高低,以及孩子成绩的好坏。
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一方,减负政策成效卓著;家长和学生一方,为各种各样的补课花费大量金钱,忙得晕头转向。试问,这样的“减负”,意义何在?

教育的社会政治功能之一,是弥合社会阶层分化,但是在当前的“减负令”下,各个家庭各显神通。这场私下里的竞赛,城市是胜出者,因为城里有更多的教育培训机构和更多的优秀家教;有钱的家庭是胜出者,因为他们出得起更高的价位,可以进优质的教育培训机构补课,可以找到更优秀的教师。不客气地说,当前的“减负令”,正在加剧阶层分化。

从“减负令”中获益的,一是课外教育培训机构,它们的做大,很大程度上依靠“减负令”被驱赶出来的知识传授;二是中小学校,可以早早地把学生送出校门,落得清闲;三是部分中小学教师,可以把本该在学校课堂上讲授的内容转移到课外的补习班上,不过据说在禁止这种作为。从“减负令”中受损的,一是教育培训资源稀缺的农村,以及经济状况捉襟见肘的城市贫民子弟。

在“教育资源均等化”八字还没有一撇的背景下,课业“减负”必然沦为一幕荒诞剧,它所产生的危害,至今还没有完全显现。
=======================================================================================
难得有媒体喊出来了,不可否认,社会阶层分化是社会发展的产物之一,这是避免不了的。大家应该想办法去避免阶层分化的扩大化。教育是一个重点。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86717
中国社科院发布的一份调查报告显示,从毕业生的城乡来源角度分析,农村家庭的普通本科院校毕业生成为就业最为困难的群体,失业率高达30.5%。
如此高的失业率,无疑是阶层固化的危险征兆。给予更长的时间,相信一些失业学生会逐渐找到合适的工作,一些可能会创业成功,但现阶段“毕业即失业”的窘境,给家庭和个人的打击,无疑是一般人无法想象的。

阶层固化原因很多,归纳起来无非是进入社会中上层的途径大大收窄,以及社会中下层人士缺乏竞争力。前者且不论,对于后者,主要是中下阶层的子女没有机会在义务教育阶段接受良好教育,进而少有机会进入好的高中和大学,换言之,还等不到上大学,早在初中毕业时,中国的教育已经在做阶层分流的工作了。

为了避免教育资源向少部分学校过分倾斜集中,教育主管部门提出“教育资源均等化”等对策,但效果让人失望。经过10多年,另一项所谓的改革——减负,正在扮演阶层分流的帮凶。这是一个匪夷所思的现象,但的确如此。

2000年1月17日,浙江省金华市第四中学高二学生徐某,因学业压力过重,铤而走险,铁锤杀母,藏尸遁逃。事件披露后,在社会上引起轩然大波。新华社随后发表特约评论员文章,强调“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刻不容缓”,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中华民族在21世纪国际大竞争中的地位问题。教育部同日发出通知,要求全国各地教育部门“加大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工作的力度,切实抓出实效”。

的确,那个时候中小学生书包很重,作业要做到深夜。“减负令”一下,学生在校时间大大缩短,教师布置的作业量也少了,甚至低年级都不用考试了。大家额手称庆。

但问题很快就来了。由于“教育资源均等化”并没有实现,优质教育资源仍然控制在少部分学校手里,规规矩矩实施“减负”的学生,根本进不了好的初高中学习。

结果今天大家看到的场景是,学校仍在执行“减负令”,早早地放学,少少的作业;家长却在利用放学后和周末时间,把孩子送到教育培训机构继续学习或请家教,“弥补”减负带来的学业“损失”。有一个说法是,要想考进一流高中,初三的学生必须完成高一的课程。很大程度上,家长能够付出多少金钱和时间,决定了所选择的教育培训机构和家教的教学质量高低,以及孩子成绩的好坏。
教育管理部门和学校一方,减负政策成效卓著;家长和学生一方,为各种各样的补课花费大量金钱,忙得晕头转向。试问,这样的“减负”,意义何在?

教育的社会政治功能之一,是弥合社会阶层分化,但是在当前的“减负令”下,各个家庭各显神通。这场私下里的竞赛,城市是胜出者,因为城里有更多的教育培训机构和更多的优秀家教;有钱的家庭是胜出者,因为他们出得起更高的价位,可以进优质的教育培训机构补课,可以找到更优秀的教师。不客气地说,当前的“减负令”,正在加剧阶层分化。

从“减负令”中获益的,一是课外教育培训机构,它们的做大,很大程度上依靠“减负令”被驱赶出来的知识传授;二是中小学校,可以早早地把学生送出校门,落得清闲;三是部分中小学教师,可以把本该在学校课堂上讲授的内容转移到课外的补习班上,不过据说在禁止这种作为。从“减负令”中受损的,一是教育培训资源稀缺的农村,以及经济状况捉襟见肘的城市贫民子弟。

在“教育资源均等化”八字还没有一撇的背景下,课业“减负”必然沦为一幕荒诞剧,它所产生的危害,至今还没有完全显现。
=======================================================================================
难得有媒体喊出来了,不可否认,社会阶层分化是社会发展的产物之一,这是避免不了的。大家应该想办法去避免阶层分化的扩大化。教育是一个重点。
教育水平的提高只有靠人力物力财力的投入,相信或指望靠减负来达到同样目的的人脑子是被门夹了。
捡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想法,反对应试教育,提高教育水平的一个措施是减负,这中间有问题很正常,但是不应该开倒车。文中对一些现象有所夸大。
一个大国,在长期和平稳定之后,阶层分化是常态。只要阶层之间有一定流动性即可。至于这个流动性的“流速”和“流量”就是统治阶级去掌控的了。
减负确实不对
实际上把微积分下方的高中,再在高考中考核,这种自然淘汰作为选择是比较合适的。如果微积分搞不懂,那么大学理工课也很难有好的进展。保持压力,也不过度应试。
实际上把微积分下方的高中,再在高考中考核,这种自然淘汰作为选择是比较合适的。如果微积分搞不懂,那么大 ...
现在减负减的数学无用论都出来了,你还指望高中去学微积分?
寒门再难出贵子,有些担心啊,还是逼小孩努力学习吧。
土地革命001 发表于 2015-10-25 15:33
实际上把微积分下方的高中,再在高考中考核,这种自然淘汰作为选择是比较合适的。如果微积分搞不懂,那么大 ...
马云会被你杀死的。。。
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老祖宗早就说得很透彻了{:soso_e113:}
把高考地位推迟到大学毕业考。
全国一张卷比什么都好
现在减负减的数学无用论都出来了,你还指望高中去学微积分?
微积分不会就更不用说后面的其他数学了。。。。。
全国一张卷比什么都好
关键还是录取分数嘛。
减负,素质教育什么的就是一大坑,真要实行了普通公立学校就跟美帝黑人社区的哪些快乐学习的学校差不多了,平民百姓的子女就在那混吧,再开些所喝的社区大学来接收这些学生就行了。至于什么知识改变命运的就只能呵呵了。
教育部俞敏洪部长含笑默默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