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山戴村镇中心小学“问题营养午餐”再调查--萧山区市场 ...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5/31 01:49:09


另据消息,  “受场地限制原因学校一直没有自己的食堂。”戴村小学负责人说,“在选择配送企业时,由于只能在局里审核的公司名单中挑选,考虑到就近原则,我们就选了离学校最近的。作为学校,我们没有能力做专业调查。”

这校方负责人好一个甩锅侠,直接一锅甩到教育局身上,他妈的学生用餐出了问题自己就可以摊手表示奉命行事了?

萧山区市场监管局的高冷态度也是醉人,要求整改两次还出现这种情况,还有脸拒绝公开调查,拒绝接受采访,应该严查这个部门收了多少钱!

================================================

http://news.163.com/15/1025/08/B6OPHL7700014AED.html

杭州萧山区孩子们的营养午餐事件正在持续发酵,很多人关心这一事件的后续处理情况以及事件背后更多的问题:

2007年注册成立的杭州蔬香蔬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蔬香快餐”)已经经营了8年,这8年中,市场监管部门到底怎么监管的?这家企业是如何进入《萧山区中小学校(幼儿园)大宗食品准入供应商》名录的?这个名录共收录多少家企业?这些企业生产的快餐是否全部安全卫生?

戴村镇中心小学总务处负责人

还原“营养午餐”事件发生经过

杭州萧山戴村镇中心小学的老师们没有想到,这个百年名校,会在10月下旬以这样一种姿态“高调”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营养午餐事件持续发酵,已经让这个学校及负责人深陷舆论风波。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当时我最原始的想法是,快餐公司停电了,900多学生的午餐如何保证。”戴村镇中心小学总务处负责人贺淼中是营养午餐事件的一个交叉点:不仅是学生吃饭离不开他,快餐公司结款、事件调查,他都无法绕开。

和本事件有关的第一个时间点是在10月21日(周三)上午8点40分。这时,午餐的供应商——“蔬香快餐”负责人楼斌告诉他,公司停电了,没法给学生们的午餐进行塑封包装。

没有包装的午餐对学生们意味着什么?贺淼中首先担心的是停电会不会直接导致所有孩子没有中饭吃。有没有后备电源?有没有电机发电?能不能借用其他公司的塑封机?“我想到了几种弥补可能,但都无法实现。”贺淼中开始担心,他知道,这一天会有929个学生(其中包括10个教职工子女)、7个值周老师在学校吃中饭,如果午饭不及时送到,这么多人都会没饭吃。

唯一的一个可行方案是这样的:把已经烧好的菜、饭、汤运到学校,然后再让学生们拿快餐盒排队打餐。“你们必须多派一些员工来,否则会影响到孩子们下午的课程。”贺淼中一边在学校QQ群里给各个班主任发送“紧急通知”,一边就去查了学校的课程表——他计划让学生们分批吃饭。“只要最后一堂课不是语文和数学,其他课程都可以课余再补。”

就这样,上午10点半,一年级3班的几十个孩子第一批被安排吃饭——他们上午最后一堂课是美术。贺淼中反复穿插在各个班级中,到最后一个班级轮到吃饭时已经是中午11点50分——时间很紧,下午的课程是从1点开始的。

没有人想到,一年级(3)班到操场打餐的场景被人拍了照,传上了网络,说饭是冷的,而且菜里有虫。这引起了学生家委会的质疑。

为了给家长一个说法,戴村镇中心小学于22日约谈了快餐供应商,并在23日上午组织了近30名家长去生产快餐供应商“实地考察”。但是考察的结果更让人震惊:快餐公司的生产车间惨不忍睹:地面、墙面都有一道道黑色的纹路,水池边已经长出了苔藓,生肉甚至被直接扔在了脏乱的地面上……

家长们再一次把看到的场景拍成照片发到了帖子里。

记者再探“蔬香快餐”

生产车间、主食仓库贴上封条

一家供应2000多名学生午餐的公司为啥没有恰当的备用电源,生产环境为什么会这么恶劣?

昨天上午,钱报记者进入现场调查。

从戴村镇中心小学到“蔬香快餐”要拐上塘湄线上,经缪家村、苎东村、通二村等大大小小十余个村庄,再过临北路、临浦大桥、103省道,才能到达。距离超过25公里,在道路十分通畅的情况下也要走30分钟。

“你们是干什么的?负责人都不在,出去。”一位40岁左右的魁梧男子在记者进入厂区后5分钟出现,他说公司的生产车间已经被查封,厂区卫生也按要求进行了彻底清扫,目前已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再看”。

这家公司并不大,一栋三层的居民楼,两间平房。几番努力后,钱报记者终于有机会溜进了该公司生产区:这里的确已经经过全面清理,厨房、加工整理区、分装区的地面、设备、墙壁甚至窗户都十分干净;主食仓库(网传图片拍摄地)已被市场监管局贴上封条,仓库内虽然堆放着不少物品,但都码放整齐。

最近2年,蔬香已经被查2次

9点~9点半,饭菜就已做好运出“我们的管理的确存在问题,卫生方面也不过关。”“蔬香快餐”副总经理楼斌语气低沉,他希望通过钱报再一次向家长们道歉。“去年、今年9月,我们分别被市场监管部门查过一次,但都是‘被要求整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封,被立案调查。”他介绍,公司当日所用午餐的容器是北京市鑫华塑料工艺品厂的产品,是达标的;包括蔬菜、蛋类、米面等食材,他们一般都是从超市进货,偶尔也去农贸市场购买。“食材保存基本上都控制在3天以内(冷冻肉类除外),包装用耗材一般是半月左右进货一次。”

“蔬香快餐”另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了具体的加工环节:进货、清洗、切配、炒制、粗装、分装、装车、运输,整个过程下来,需要几个小时。“因为业务量大,所以准备工作需要提前好几个小时。大部分时候早上五六点就开工了,七点第一个菜就会出炉。”该工作人员说,以2000份快餐为例,他们需要在早上8点左右就把所有的饭菜烧好,然后是比较耗时的塑封,最后才是“长途”运输。“9点~9点半,快餐就需要从公司运出。” 他说,提前两三小时甚至更早烧好饭菜,不是什么新鲜事,半数以上快餐公司都需要这样,不然很难保证在上午10点半前送到学校。

所以,营养午餐,其实是早餐。

教育局已组织家长代表

考察“接盘”快餐公司“蔬香快餐”被查,学生们的午饭成了问题。

“家长代表已经对杭州大房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等2家快餐公司进行了现场考察,最后将由他们确定哪个公司来接盘。”戴村镇中心小学汤校长连续开了几场会议,他说家长们会在今天做出决定,以保证下周一能给学生准点送餐。


萧山区教育局也对《萧山区中小学校(幼儿园)大宗食品准入供应商》名录相关情况进行了回应。相关负责人说这份“名录”是一年核准、公布一次的,2015年的目录中共有23家企业获得相关产品供货资质。“准入的条件主要参照市场监管部门的执法信息、公司规模、实地考察、家长综合评价等。”他说,“蔬香快餐”曾是一家龙头企业,在业内拥有较高知名度,“辖区内是否有类似其他情况存在目前无法回答。我们已开始对辖区内所有快餐经营及相关企业的地毯式摸排。”

家长们的另一个质疑是“‘蔬香快餐’被查2次为什么却依然准予经营”。钱报记者也针对这个问题走访了萧山区市场监管局,但相关主管科室负责人拒绝了采访;办公室副主任王利金说,可以做的已经做了,将要做也会通过官方微博进行发布,故目前不做任何回应。

另据消息,  “受场地限制原因学校一直没有自己的食堂。”戴村小学负责人说,“在选择配送企业时,由于只能在局里审核的公司名单中挑选,考虑到就近原则,我们就选了离学校最近的。作为学校,我们没有能力做专业调查。”

这校方负责人好一个甩锅侠,直接一锅甩到教育局身上,他妈的学生用餐出了问题自己就可以摊手表示奉命行事了?

萧山区市场监管局的高冷态度也是醉人,要求整改两次还出现这种情况,还有脸拒绝公开调查,拒绝接受采访,应该严查这个部门收了多少钱!

================================================

http://news.163.com/15/1025/08/B6OPHL7700014AED.html

杭州萧山区孩子们的营养午餐事件正在持续发酵,很多人关心这一事件的后续处理情况以及事件背后更多的问题:

2007年注册成立的杭州蔬香蔬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蔬香快餐”)已经经营了8年,这8年中,市场监管部门到底怎么监管的?这家企业是如何进入《萧山区中小学校(幼儿园)大宗食品准入供应商》名录的?这个名录共收录多少家企业?这些企业生产的快餐是否全部安全卫生?

戴村镇中心小学总务处负责人

还原“营养午餐”事件发生经过

杭州萧山戴村镇中心小学的老师们没有想到,这个百年名校,会在10月下旬以这样一种姿态“高调”地出现在公众面前。营养午餐事件持续发酵,已经让这个学校及负责人深陷舆论风波。

“我没有想到会这样,当时我最原始的想法是,快餐公司停电了,900多学生的午餐如何保证。”戴村镇中心小学总务处负责人贺淼中是营养午餐事件的一个交叉点:不仅是学生吃饭离不开他,快餐公司结款、事件调查,他都无法绕开。

和本事件有关的第一个时间点是在10月21日(周三)上午8点40分。这时,午餐的供应商——“蔬香快餐”负责人楼斌告诉他,公司停电了,没法给学生们的午餐进行塑封包装。

没有包装的午餐对学生们意味着什么?贺淼中首先担心的是停电会不会直接导致所有孩子没有中饭吃。有没有后备电源?有没有电机发电?能不能借用其他公司的塑封机?“我想到了几种弥补可能,但都无法实现。”贺淼中开始担心,他知道,这一天会有929个学生(其中包括10个教职工子女)、7个值周老师在学校吃中饭,如果午饭不及时送到,这么多人都会没饭吃。

唯一的一个可行方案是这样的:把已经烧好的菜、饭、汤运到学校,然后再让学生们拿快餐盒排队打餐。“你们必须多派一些员工来,否则会影响到孩子们下午的课程。”贺淼中一边在学校QQ群里给各个班主任发送“紧急通知”,一边就去查了学校的课程表——他计划让学生们分批吃饭。“只要最后一堂课不是语文和数学,其他课程都可以课余再补。”

就这样,上午10点半,一年级3班的几十个孩子第一批被安排吃饭——他们上午最后一堂课是美术。贺淼中反复穿插在各个班级中,到最后一个班级轮到吃饭时已经是中午11点50分——时间很紧,下午的课程是从1点开始的。

没有人想到,一年级(3)班到操场打餐的场景被人拍了照,传上了网络,说饭是冷的,而且菜里有虫。这引起了学生家委会的质疑。

为了给家长一个说法,戴村镇中心小学于22日约谈了快餐供应商,并在23日上午组织了近30名家长去生产快餐供应商“实地考察”。但是考察的结果更让人震惊:快餐公司的生产车间惨不忍睹:地面、墙面都有一道道黑色的纹路,水池边已经长出了苔藓,生肉甚至被直接扔在了脏乱的地面上……

家长们再一次把看到的场景拍成照片发到了帖子里。

记者再探“蔬香快餐”

生产车间、主食仓库贴上封条

一家供应2000多名学生午餐的公司为啥没有恰当的备用电源,生产环境为什么会这么恶劣?

昨天上午,钱报记者进入现场调查。

从戴村镇中心小学到“蔬香快餐”要拐上塘湄线上,经缪家村、苎东村、通二村等大大小小十余个村庄,再过临北路、临浦大桥、103省道,才能到达。距离超过25公里,在道路十分通畅的情况下也要走30分钟。

“你们是干什么的?负责人都不在,出去。”一位40岁左右的魁梧男子在记者进入厂区后5分钟出现,他说公司的生产车间已经被查封,厂区卫生也按要求进行了彻底清扫,目前已没有任何东西“值得再看”。

这家公司并不大,一栋三层的居民楼,两间平房。几番努力后,钱报记者终于有机会溜进了该公司生产区:这里的确已经经过全面清理,厨房、加工整理区、分装区的地面、设备、墙壁甚至窗户都十分干净;主食仓库(网传图片拍摄地)已被市场监管局贴上封条,仓库内虽然堆放着不少物品,但都码放整齐。

最近2年,蔬香已经被查2次

9点~9点半,饭菜就已做好运出“我们的管理的确存在问题,卫生方面也不过关。”“蔬香快餐”副总经理楼斌语气低沉,他希望通过钱报再一次向家长们道歉。“去年、今年9月,我们分别被市场监管部门查过一次,但都是‘被要求整改’,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被封,被立案调查。”他介绍,公司当日所用午餐的容器是北京市鑫华塑料工艺品厂的产品,是达标的;包括蔬菜、蛋类、米面等食材,他们一般都是从超市进货,偶尔也去农贸市场购买。“食材保存基本上都控制在3天以内(冷冻肉类除外),包装用耗材一般是半月左右进货一次。”

“蔬香快餐”另一位工作人员介绍了具体的加工环节:进货、清洗、切配、炒制、粗装、分装、装车、运输,整个过程下来,需要几个小时。“因为业务量大,所以准备工作需要提前好几个小时。大部分时候早上五六点就开工了,七点第一个菜就会出炉。”该工作人员说,以2000份快餐为例,他们需要在早上8点左右就把所有的饭菜烧好,然后是比较耗时的塑封,最后才是“长途”运输。“9点~9点半,快餐就需要从公司运出。” 他说,提前两三小时甚至更早烧好饭菜,不是什么新鲜事,半数以上快餐公司都需要这样,不然很难保证在上午10点半前送到学校。

所以,营养午餐,其实是早餐。

教育局已组织家长代表

考察“接盘”快餐公司“蔬香快餐”被查,学生们的午饭成了问题。

“家长代表已经对杭州大房利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等2家快餐公司进行了现场考察,最后将由他们确定哪个公司来接盘。”戴村镇中心小学汤校长连续开了几场会议,他说家长们会在今天做出决定,以保证下周一能给学生准点送餐。


萧山区教育局也对《萧山区中小学校(幼儿园)大宗食品准入供应商》名录相关情况进行了回应。相关负责人说这份“名录”是一年核准、公布一次的,2015年的目录中共有23家企业获得相关产品供货资质。“准入的条件主要参照市场监管部门的执法信息、公司规模、实地考察、家长综合评价等。”他说,“蔬香快餐”曾是一家龙头企业,在业内拥有较高知名度,“辖区内是否有类似其他情况存在目前无法回答。我们已开始对辖区内所有快餐经营及相关企业的地毯式摸排。”

家长们的另一个质疑是“‘蔬香快餐’被查2次为什么却依然准予经营”。钱报记者也针对这个问题走访了萧山区市场监管局,但相关主管科室负责人拒绝了采访;办公室副主任王利金说,可以做的已经做了,将要做也会通过官方微博进行发布,故目前不做任何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