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对伊斯兰国的势力策略的变化及其对中国的挑战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5/30 18:30:39
谢谢主持人,谢谢会议主办方的邀请,感谢段庆林所长和王林伶老师的关照。
我与大家交流的题目,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美国反恐策略的调整。
美国反恐战略,可能从针对“伊斯兰国”势力的策略开始,出现重大的调整;这个反恐策略调整的核心,是针对一些力量比较大的极端武装力量,美国原来把他们认为叫做恐怖组织的力量,现在改做叫做极端力量,极端势力;其策略重点是从2001年以来以武力打击为主逐步转向政治控制,调整的内容可能是这样三个方面,第一是剥离,就是把原来的恐怖组织把它剥离成两类,一部分叫做恐怖势力,一部分叫做极端势力;第二个是观战,就是先允许一段时间让其先乱着,不再出兵,也不积极地打了,似乎是暂时搁置“伊斯兰国”的问题,让这个地区置于乱局;第三是监控,美国对地区国家保持监控包括伊朗和盟友,不允许局势完全失控,保证其领导权不至于失控。
这个改变的迹象,现在明显的有两个,一个是和塔利班的谈判,一个是对伊斯兰国打击的瞻前顾后,包括准备借助伊朗的力量。从阿富汗塔利班谈判,到对“伊斯兰国”势力举棋不定,美国已经开始考虑调整2001年以来的相关策略。
调整的原因是美国从2001年以来反恐策略遇到了三个重大挫折,第一是打不下去,像塔利班,像博科圣地,像索马里,打来打去他就这样他打不下去,估计伊斯兰国的力量他一下子也打不下去,如果打下去他又变成了塔利班或者破碎化变成真正的恐怖势力了,第二个是遏制不住,像恐怖袭击在也门这个地方他也遏制不住,不但遏制不住,这些恐怖势力政治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第三个是扶不起来,美国想在这些地区迅速扶植政权,利比亚,伊拉克,这些都是无法达到美国的战略需求,这样美国不得不准备采取策略甚至战略上的调整。
美国的策略调整,一个重要的轴心是“依靠什么力量”。美国需要一个有力的力量、一个服从美国的力量,配合美国;美国否定一些有力的力量,如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穆沙拉夫等,扶植了一些政权但都难以有力实现国家稳定、打击极端势力,如阿富汗政权、索马里政权、伊拉克政权等;在未来的一段时期,美国也难以寻找到省份满意的地区依靠力量,因此,美国的反恐策略-治理调整可能更加注重“力量的平衡”,将伊朗等曾经与美国敌对的国家、将极端势力等美国曾经笼统称之为恐怖势力的力量、将沙特和以色列这些长期的盟友、将利埃及等动荡后重建的国家,美国在力量选择当中可能是多选择的,不仅是国家的一个多选择,在动荡地区,他对国家的选择也是多选择的,比方说除了选择沙特,以色列,也开始考虑选择伊朗,都纳入一个平衡的框架内,纳入美国的世界领导体系的框架之中。
鉴于美国对所依靠力量的判断、整合,美国反恐策略调整可能会有这样的特征,即“乱中取胜”,美国容忍“地区动荡”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一种常态,在可控的动荡乱局中实现美国的一系列目标:
一是,通过一段时期的战乱状态和动荡局势,如何逐步实现将极端势力纳入有效的政治秩序当中;二是,通过一段时间的乱象当中,看哪支地区国家力量、国家内的政治力量、社会力量可以为美国所用,三是,通过一段时间的乱局,遏制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维持美国的领导权及其地位,这是所有目标的中心,即通过美国低成本的地区领导者优势来维护他的主导权。事实上,面对地区乱局,美国难以有效处置、管控,俄罗斯、中国,以及任何地区国家,都难以有效处置、管控;反正乱了,中国你能够来你就来吧。
美国反恐策略可能的调整线路是:从打击消灭极端势力到逐步遏制、分化极端势力,以一个政治框架约束极端势力促成极端势力走向合法化的政治参与。美国通过新的策略调整来推动西亚、非洲、南亚大片地区的安全局势好转、政治逐步稳定,维护、强化美国在这些地区的领导权。美国的重点不再是强调改造,而是在稳定与改造并行,渐进地改造。
二、美国反恐策略的调整,对中国以及宁夏对外开放的影响:
第一,美国反恐战略调整和一带一路实施的联系。美国在处置塔利班、“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的政治命运时,在推行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和解政治重建时,可能会考虑遏制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同时中国与美国在相关问题上的态度肯定有差别,这些差别在什么环节会被美国利用来制造中国与当地民众、社会力量、政府的隔阂等;
第二个是西线和东线的联系。美国在西亚、非洲的反恐战略调整可能与其东亚地区战略调整联系在一起 ,为此,美国有可能是选择性地打击暴恐袭击,对一些可能为美国利用的力量、可能对中国构成重大威胁的力量予以默许并将祸水引向中国周边地区甚至直接引向中国。
第三个,美国反恐策略与宁夏对外开放的联系。美国的反恐策略调整对宁夏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及国家反恐,会有一些值得重视的影响。
在美国反恐策略调整的背景下,东突势力当前活跃地参与“伊斯兰国”的活动,可能影响宁夏的对外开放。东突恐怖势力鼓动极端分子到境外参与“伊斯兰国”的活动,出境受阻即实施暴恐袭击;出境参与“伊斯兰国”活动后再越境潜回国内组织恐怖活动。2015年的6月16号,在新疆有个案件,境外给境内发了一个路线图,路线图画的很清楚,从哪儿出境,其国内的路线图已经分布到了河南、山东等中原地区,还有华东和广州等华南地区,云南等西南地区,陕西西安这些中转枢纽地区。一旦恐怖势力选择宁夏作为通道,一旦在这个通道上行动受阻,恐怖势力就可能当即实施包括袭击。恐怖势力已经将全国各地作为其出境的选择。
将来,宁夏因其国际通道的便利条件,也会被恐怖势力重视,发生云南“3·01”类似的事件。在2014年3月之前,恐怖势力早就看到了云南省建设国际大通道的措施,建立一些网络以利用云南的出境条件。宁夏,需要防范恐怖势力在这里秘密组建网络。
一旦美国在西亚地区实施“选择性”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政策;一旦参与“伊斯兰国”活动的东突分子在西亚的活动空间受限,东突恐怖势力可能在美国有意的祸水东引政策下,获得通过叙利亚、伊拉克之外的阿拉伯国家的通道潜回中国的便利。那时,恐怖势力也会关注到宁夏对外开放通道的便利,对宁夏形成显性与隐性的多重压力。
三、宁夏在对外开放中为国家反恐能够做的贡献
在宁夏对外开放和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中维护宁夏安全,在宁夏对外开放和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中有效防范恐怖活动,本身就是宁夏的示范性工作与成就。
宁夏的相关工作,可以从“公共空间”入手。
第一,从国际大通道的“公共空间”入手,有效管控通道的运行,防范恐怖势力借助通道参与国际恐怖活动并向境内渗透。
通过不断健全大通道的管理制度,有效防范恐怖势力的活动并有可能及时发现恐怖分子的行踪;通过制度性的建设性的工作,有效防范恐怖势力在宁夏组建网络,打掉恐怖势力在宁夏任何可能的立足之地。
第二,从社会环境包括机场环境等“公共空间”入手,有效管控极端思想的潜移默化式的渗透,防范恐怖势力的在不自觉中通过社会公共空间推动社会的极端化氛围,特别是混淆宗教与文化传统的差别界限,借助“公共空间”合法地推动极端化的社会氛围。
从新疆的案例来看,在很多公共空间高调显示一些具有宗教符号的标识包括在国家政权性质的建筑中体现某些具有宗教含义的装饰,是推动极端化的重要社会环境。埃及的案例也是如此,极端势力在萨达特时期控制了众多的公共资源,把持了宗教、医疗、教育等很多公共空间,在公共空间中不断强化宗教话语,在公共场所的过度严重扩张了挤压社会空间,不知觉间形成了极端化的社会氛围,最后导致萨达特总统遇刺的恶果。从宗教话语到极端话语,再到恐怖主义话语,这些极大的跳跃往往是在公共空间中不自觉地实现的。
第三,借重国际社会的反极端化氛围扩展国际反恐合作。
在一带一路战略和中国对外开放中,中国培育了与一些国家的沟通,包括与阿拉伯国家的沟通,宁夏在这样的沟通中具有优势,能够找到一些推进中国与阿拉伯世界反恐合作的切入点,如与沙特在“去极端化”的反恐合作。
沙特的反恐斗争中发出注重“去极端化”工作,这一工作也被国际社会看重。去极端化就是把亲近恐怖分子的但是没有实施恐怖活动帮助恐怖分子的人抓捕后进行思想改造工作,其中的一条是沙特的宗教人士给他们讲去极端化的课程,包括强调暴力反政府是非法的。沙特的相关做法,宁夏能够学习,也可以考虑引介一些沙特的宗教界反恐、去极端化的人士到中国的一些地方,如新疆极端化思想比较严峻的地区、被抓捕的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中间,介绍一下沙特的去极端化工作,可能会起到比较独特的作用。这样,宁夏与能够为中国的反恐斗争发挥独特的作用。
谢谢主持人,谢谢会议主办方的邀请,感谢段庆林所长和王林伶老师的关照。
我与大家交流的题目,包括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美国反恐策略的调整。
美国反恐战略,可能从针对“伊斯兰国”势力的策略开始,出现重大的调整;这个反恐策略调整的核心,是针对一些力量比较大的极端武装力量,美国原来把他们认为叫做恐怖组织的力量,现在改做叫做极端力量,极端势力;其策略重点是从2001年以来以武力打击为主逐步转向政治控制,调整的内容可能是这样三个方面,第一是剥离,就是把原来的恐怖组织把它剥离成两类,一部分叫做恐怖势力,一部分叫做极端势力;第二个是观战,就是先允许一段时间让其先乱着,不再出兵,也不积极地打了,似乎是暂时搁置“伊斯兰国”的问题,让这个地区置于乱局;第三是监控,美国对地区国家保持监控包括伊朗和盟友,不允许局势完全失控,保证其领导权不至于失控。
这个改变的迹象,现在明显的有两个,一个是和塔利班的谈判,一个是对伊斯兰国打击的瞻前顾后,包括准备借助伊朗的力量。从阿富汗塔利班谈判,到对“伊斯兰国”势力举棋不定,美国已经开始考虑调整2001年以来的相关策略。
调整的原因是美国从2001年以来反恐策略遇到了三个重大挫折,第一是打不下去,像塔利班,像博科圣地,像索马里,打来打去他就这样他打不下去,估计伊斯兰国的力量他一下子也打不下去,如果打下去他又变成了塔利班或者破碎化变成真正的恐怖势力了,第二个是遏制不住,像恐怖袭击在也门这个地方他也遏制不住,不但遏制不住,这些恐怖势力政治化的趋势越来越明显,第三个是扶不起来,美国想在这些地区迅速扶植政权,利比亚,伊拉克,这些都是无法达到美国的战略需求,这样美国不得不准备采取策略甚至战略上的调整。
美国的策略调整,一个重要的轴心是“依靠什么力量”。美国需要一个有力的力量、一个服从美国的力量,配合美国;美国否定一些有力的力量,如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穆沙拉夫等,扶植了一些政权但都难以有力实现国家稳定、打击极端势力,如阿富汗政权、索马里政权、伊拉克政权等;在未来的一段时期,美国也难以寻找到省份满意的地区依靠力量,因此,美国的反恐策略-治理调整可能更加注重“力量的平衡”,将伊朗等曾经与美国敌对的国家、将极端势力等美国曾经笼统称之为恐怖势力的力量、将沙特和以色列这些长期的盟友、将利埃及等动荡后重建的国家,美国在力量选择当中可能是多选择的,不仅是国家的一个多选择,在动荡地区,他对国家的选择也是多选择的,比方说除了选择沙特,以色列,也开始考虑选择伊朗,都纳入一个平衡的框架内,纳入美国的世界领导体系的框架之中。
鉴于美国对所依靠力量的判断、整合,美国反恐策略调整可能会有这样的特征,即“乱中取胜”,美国容忍“地区动荡”在一定程度上成为了一种常态,在可控的动荡乱局中实现美国的一系列目标:
一是,通过一段时期的战乱状态和动荡局势,如何逐步实现将极端势力纳入有效的政治秩序当中;二是,通过一段时间的乱象当中,看哪支地区国家力量、国家内的政治力量、社会力量可以为美国所用,三是,通过一段时间的乱局,遏制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维持美国的领导权及其地位,这是所有目标的中心,即通过美国低成本的地区领导者优势来维护他的主导权。事实上,面对地区乱局,美国难以有效处置、管控,俄罗斯、中国,以及任何地区国家,都难以有效处置、管控;反正乱了,中国你能够来你就来吧。
美国反恐策略可能的调整线路是:从打击消灭极端势力到逐步遏制、分化极端势力,以一个政治框架约束极端势力促成极端势力走向合法化的政治参与。美国通过新的策略调整来推动西亚、非洲、南亚大片地区的安全局势好转、政治逐步稳定,维护、强化美国在这些地区的领导权。美国的重点不再是强调改造,而是在稳定与改造并行,渐进地改造。
二、美国反恐策略的调整,对中国以及宁夏对外开放的影响:
第一,美国反恐战略调整和一带一路实施的联系。美国在处置塔利班、“伊斯兰国”等极端势力的政治命运时,在推行相关国家和地区的政治和解政治重建时,可能会考虑遏制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的实施;同时中国与美国在相关问题上的态度肯定有差别,这些差别在什么环节会被美国利用来制造中国与当地民众、社会力量、政府的隔阂等;
第二个是西线和东线的联系。美国在西亚、非洲的反恐战略调整可能与其东亚地区战略调整联系在一起 ,为此,美国有可能是选择性地打击暴恐袭击,对一些可能为美国利用的力量、可能对中国构成重大威胁的力量予以默许并将祸水引向中国周边地区甚至直接引向中国。
第三个,美国反恐策略与宁夏对外开放的联系。美国的反恐策略调整对宁夏参与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实施及国家反恐,会有一些值得重视的影响。
在美国反恐策略调整的背景下,东突势力当前活跃地参与“伊斯兰国”的活动,可能影响宁夏的对外开放。东突恐怖势力鼓动极端分子到境外参与“伊斯兰国”的活动,出境受阻即实施暴恐袭击;出境参与“伊斯兰国”活动后再越境潜回国内组织恐怖活动。2015年的6月16号,在新疆有个案件,境外给境内发了一个路线图,路线图画的很清楚,从哪儿出境,其国内的路线图已经分布到了河南、山东等中原地区,还有华东和广州等华南地区,云南等西南地区,陕西西安这些中转枢纽地区。一旦恐怖势力选择宁夏作为通道,一旦在这个通道上行动受阻,恐怖势力就可能当即实施包括袭击。恐怖势力已经将全国各地作为其出境的选择。
将来,宁夏因其国际通道的便利条件,也会被恐怖势力重视,发生云南“3·01”类似的事件。在2014年3月之前,恐怖势力早就看到了云南省建设国际大通道的措施,建立一些网络以利用云南的出境条件。宁夏,需要防范恐怖势力在这里秘密组建网络。
一旦美国在西亚地区实施“选择性”的打击“伊斯兰国”的政策;一旦参与“伊斯兰国”活动的东突分子在西亚的活动空间受限,东突恐怖势力可能在美国有意的祸水东引政策下,获得通过叙利亚、伊拉克之外的阿拉伯国家的通道潜回中国的便利。那时,恐怖势力也会关注到宁夏对外开放通道的便利,对宁夏形成显性与隐性的多重压力。
三、宁夏在对外开放中为国家反恐能够做的贡献
在宁夏对外开放和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中维护宁夏安全,在宁夏对外开放和积极参与一带一路战略中有效防范恐怖活动,本身就是宁夏的示范性工作与成就。
宁夏的相关工作,可以从“公共空间”入手。
第一,从国际大通道的“公共空间”入手,有效管控通道的运行,防范恐怖势力借助通道参与国际恐怖活动并向境内渗透。
通过不断健全大通道的管理制度,有效防范恐怖势力的活动并有可能及时发现恐怖分子的行踪;通过制度性的建设性的工作,有效防范恐怖势力在宁夏组建网络,打掉恐怖势力在宁夏任何可能的立足之地。
第二,从社会环境包括机场环境等“公共空间”入手,有效管控极端思想的潜移默化式的渗透,防范恐怖势力的在不自觉中通过社会公共空间推动社会的极端化氛围,特别是混淆宗教与文化传统的差别界限,借助“公共空间”合法地推动极端化的社会氛围。
从新疆的案例来看,在很多公共空间高调显示一些具有宗教符号的标识包括在国家政权性质的建筑中体现某些具有宗教含义的装饰,是推动极端化的重要社会环境。埃及的案例也是如此,极端势力在萨达特时期控制了众多的公共资源,把持了宗教、医疗、教育等很多公共空间,在公共空间中不断强化宗教话语,在公共场所的过度严重扩张了挤压社会空间,不知觉间形成了极端化的社会氛围,最后导致萨达特总统遇刺的恶果。从宗教话语到极端话语,再到恐怖主义话语,这些极大的跳跃往往是在公共空间中不自觉地实现的。
第三,借重国际社会的反极端化氛围扩展国际反恐合作。
在一带一路战略和中国对外开放中,中国培育了与一些国家的沟通,包括与阿拉伯国家的沟通,宁夏在这样的沟通中具有优势,能够找到一些推进中国与阿拉伯世界反恐合作的切入点,如与沙特在“去极端化”的反恐合作。
沙特的反恐斗争中发出注重“去极端化”工作,这一工作也被国际社会看重。去极端化就是把亲近恐怖分子的但是没有实施恐怖活动帮助恐怖分子的人抓捕后进行思想改造工作,其中的一条是沙特的宗教人士给他们讲去极端化的课程,包括强调暴力反政府是非法的。沙特的相关做法,宁夏能够学习,也可以考虑引介一些沙特的宗教界反恐、去极端化的人士到中国的一些地方,如新疆极端化思想比较严峻的地区、被抓捕的恐怖分子和极端分子中间,介绍一下沙特的去极端化工作,可能会起到比较独特的作用。这样,宁夏与能够为中国的反恐斗争发挥独特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