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視點:中印––彼此的榜樣和警示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2/27 09:00:43
2005年08月23日    香港商報


21世紀,隨著中國和印度經濟的飛速發展,西方各國逐漸將目光投向了這兩隻‘亞洲之虎’上,對於兩國諸多異同點的比較也隨之而來。雖然一些人認為,中國經濟相比於印度發展得更快是受益於它的政治體制,但是《經濟學人》評論員Simon Long卻認為這種觀點是片面的,他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成績的取得主要來自於及時、有效、深入的經濟改革措施。印度如果希望保持‘亞洲之虎’的地位,當務之急就是要了解中國。

去年12月,美國國家智力委員會公布的報告稱,21世紀初迅速崛起的中國和印度,其潛在的影響力就像19世紀的德國和20世紀的美國一樣是難以估量的。中國和印度都曾經是落後的農業大國,政府大刀闊斧的經濟自由化改革使國內的貧困人口大幅減少。

盡管如此,文化傳統迥異的中國和印度選擇的經濟發展的道路是完全不同的。20年的改革歷程中,兩國所采取的改革措施雖然有許多相同之處,但是差異也是非常明顯的。

中印存在諸多異同點

2003年,印度前國防部長、反對黨政客喬治‧費爾南德斯拜訪中國的時候曾要求中國總理溫家寶列出中國解決國內經濟問題的優先選擇。溫家寶總理的回答是:失業、地區發展不平衡和農村人口的持續貧困––而這與印度完全一致。費爾南德斯,這個一貫批評中國的印度人不無感慨地說:

‘看來,我們是同坐一條船啊!’

1991年印度之所以需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救援、1997年中國可以成功躲過亞洲金融危機都是因為兩國缺乏可兌換的貨幣。國際救援和中國國有銀行對於巨額儲蓄近乎壟斷的管理使他們保持了融資能力。2006年中國將允許國外銀行參與對國內存款和貸款的競爭,國有銀行將面臨激烈的挑戰。

雖然中國已經漸漸放松了貨幣管制,外彙儲備也非常充足,但是如果中國政府不加緊進行銀行改革的話,金融市場的自由化就有誤入歧途的危險,最終導致金融體繫的崩潰。印度的金融體繫雖然相對強壯,但是它的公共財政卻是一團混亂,聯邦財政赤字達到了國內生產總值的10%。

此外,兩國還存在其他方面的共同點。能源需求上,兩國都人口眾多,對於自然資源––特別是土地、水和能源的需求相當巨大;環境保護上,兩國都迫切需要解決環境污染問題。

過去,為了發展工業,兩國都付出了沉重的生態環境代價,每年上百萬人死於空氣和水污染。同時,兩國的環境保護法律也十分不健全。人口健康上,兩國都受到低估的愛滋病感染率的困擾。在國際局勢方面,兩國也都面臨著潛在的不穩定的外部爭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臺灣問題;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克什米爾糾紛。

了解中國乃印當務之急

存在諸多共同點的中印兩國,在經濟上取得的成績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差距呢?一些人認為,印度相比於中國來說,政治相對開放,而中國則有著高度集中的政治體制,這或許是中國經濟之所以增長更快的原因所在。

這種觀點其實是將問題過於簡單化了。中國有更好的經濟表現主要原因並不在於它的政治體制。1978年,當中國實行經濟改革的時候,國內經濟比印度還要落後。現在兩國之間的差距一定程度上正是由於中國的起步較早。改革前的中國在貧困人口的教育和醫療衛生方面所取得的成績也比印度更令人印像深刻。中國的改革正是受益於這種經濟學家所稱的‘良好的人力資源’以及現在印度也在經歷適齡勞動力人口的激增。此外,為實現全球經濟一體化,中國的改革也要比印度深入得多,因此收獲也更大。

中國和印度是彼此的榜樣、警示,彼此之間也存在著巨大的尚未開發的經濟機會。印度可以從中國的經歷中吸取經驗,印度也可以在政治方面為它的‘中國模範’樹立榜樣。

印度經常被比作一頭大像:碩大、笨重和緩慢。現在外國投資銀行則開始將它比作‘新的亞洲之虎’。如果這是印度所期待的,那麼它首先就需要了解中國:這隻跑在它前面的‘東北虎’。朱磊編譯2005年08月23日    香港商報


21世紀,隨著中國和印度經濟的飛速發展,西方各國逐漸將目光投向了這兩隻‘亞洲之虎’上,對於兩國諸多異同點的比較也隨之而來。雖然一些人認為,中國經濟相比於印度發展得更快是受益於它的政治體制,但是《經濟學人》評論員Simon Long卻認為這種觀點是片面的,他認為中國經濟發展成績的取得主要來自於及時、有效、深入的經濟改革措施。印度如果希望保持‘亞洲之虎’的地位,當務之急就是要了解中國。

去年12月,美國國家智力委員會公布的報告稱,21世紀初迅速崛起的中國和印度,其潛在的影響力就像19世紀的德國和20世紀的美國一樣是難以估量的。中國和印度都曾經是落後的農業大國,政府大刀闊斧的經濟自由化改革使國內的貧困人口大幅減少。

盡管如此,文化傳統迥異的中國和印度選擇的經濟發展的道路是完全不同的。20年的改革歷程中,兩國所采取的改革措施雖然有許多相同之處,但是差異也是非常明顯的。

中印存在諸多異同點

2003年,印度前國防部長、反對黨政客喬治‧費爾南德斯拜訪中國的時候曾要求中國總理溫家寶列出中國解決國內經濟問題的優先選擇。溫家寶總理的回答是:失業、地區發展不平衡和農村人口的持續貧困––而這與印度完全一致。費爾南德斯,這個一貫批評中國的印度人不無感慨地說:

‘看來,我們是同坐一條船啊!’

1991年印度之所以需要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救援、1997年中國可以成功躲過亞洲金融危機都是因為兩國缺乏可兌換的貨幣。國際救援和中國國有銀行對於巨額儲蓄近乎壟斷的管理使他們保持了融資能力。2006年中國將允許國外銀行參與對國內存款和貸款的競爭,國有銀行將面臨激烈的挑戰。

雖然中國已經漸漸放松了貨幣管制,外彙儲備也非常充足,但是如果中國政府不加緊進行銀行改革的話,金融市場的自由化就有誤入歧途的危險,最終導致金融體繫的崩潰。印度的金融體繫雖然相對強壯,但是它的公共財政卻是一團混亂,聯邦財政赤字達到了國內生產總值的10%。

此外,兩國還存在其他方面的共同點。能源需求上,兩國都人口眾多,對於自然資源––特別是土地、水和能源的需求相當巨大;環境保護上,兩國都迫切需要解決環境污染問題。

過去,為了發展工業,兩國都付出了沉重的生態環境代價,每年上百萬人死於空氣和水污染。同時,兩國的環境保護法律也十分不健全。人口健康上,兩國都受到低估的愛滋病感染率的困擾。在國際局勢方面,兩國也都面臨著潛在的不穩定的外部爭端:中國和美國之間的臺灣問題;印度和巴基斯坦之間的克什米爾糾紛。

了解中國乃印當務之急

存在諸多共同點的中印兩國,在經濟上取得的成績為什麼會有如此大的差距呢?一些人認為,印度相比於中國來說,政治相對開放,而中國則有著高度集中的政治體制,這或許是中國經濟之所以增長更快的原因所在。

這種觀點其實是將問題過於簡單化了。中國有更好的經濟表現主要原因並不在於它的政治體制。1978年,當中國實行經濟改革的時候,國內經濟比印度還要落後。現在兩國之間的差距一定程度上正是由於中國的起步較早。改革前的中國在貧困人口的教育和醫療衛生方面所取得的成績也比印度更令人印像深刻。中國的改革正是受益於這種經濟學家所稱的‘良好的人力資源’以及現在印度也在經歷適齡勞動力人口的激增。此外,為實現全球經濟一體化,中國的改革也要比印度深入得多,因此收獲也更大。

中國和印度是彼此的榜樣、警示,彼此之間也存在著巨大的尚未開發的經濟機會。印度可以從中國的經歷中吸取經驗,印度也可以在政治方面為它的‘中國模範’樹立榜樣。

印度經常被比作一頭大像:碩大、笨重和緩慢。現在外國投資銀行則開始將它比作‘新的亞洲之虎’。如果這是印度所期待的,那麼它首先就需要了解中國:這隻跑在它前面的‘東北虎’。朱磊編譯
其实作者忽略了,或者说避而不谈的几个主要的因素:1.中国的基础建设在1978年开放之前远远的好过印度,这个是一个很重要的台阶,没有这个台阶,想要在一个烂摊子上做出非常好的成果几乎是不可能的.2,作者说到了制度,中国采取了中央统一控制计划,下面开放搞市场经济,二者结合起来,优势互补,所以发展非常迅速.而这种被以前中共元老陈云所称的"鸟笼子经济"只有在一党专政的情况下出现.作者当然不敢直言说这个市场经济和计划经济结合体非常好,只好含糊一笔带过了.3,民主政治从某种程度上阻碍了经济的发展(相对于印度而言),举个例子:在中国需要修一条铁路通过某个地方,政府一道红头文件说修铁路所过地方的工厂,学校,民居得全部搬迁.然后大家都会觉得这个是很正常,土地是国家的,修铁路不是建商业休闲中心,支援国家建设嘛.自然,国家的迁移资金到了后也就搬了.在民主国家可不是这样了,别说修路拆房,你就是有条高架电线通过我家屋顶,我都要跟你打官司,因为土地房子都是我私人所有,包括门前的风景都是我的.只要是官司来了,国家电力公司就准备打吧,你又不能强行安装,得罪了选民,你就准备吃不了兜着走吧.于是一个巨大的工程就这样耗着,等法院的判决下来(你还不一定能打赢人家),取证,勘探,一审二审,赔偿住户,两三年都过了,黄花菜都凉了,经济上损失也就不算,时间已然补不回来了.虽然微观上看虽然很人性化,很讲人权,但是宏观上已经落后了.说这么多其实不是为一党专政叫好,而是凡事看两方面,在特定的时间和条件下,不同的制度是可以被理解和接受的.文中说道印度的当务之急是了解中国..那了解以后又能怎样呢?难道还同样用中国的方法来做么?
所以,当两个国家在比较的时候,比的是综合打击力,抗打击力,打击过后的恢复力.这个打击力包括政治,经济,军事.我只是借题说了一下自己的观点,希望各位军友多斧正!
楼上的说的对,作为处于发展阶段的中国,一党专政是目前最好的政府机制了。
能最大限度的保证政策的延续性和执行力度,前提是国家的政策是正确的。
所以中国这20多年的发展也是如履薄冰,好在没出大的错误,才有今天的成就。
今天的情况谁又能保证国家政策的正确,领导们只是摸石头过河,印度那样修条路也要跟老百姓讨论几年,民主的过分而使得效率低下,中国修大剧院,一片反对也能上马,专制的过分而必然导致浪费和腐败的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