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能源大博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2/21 17:26:44
《金融时报》社评
08月25日 星期四


       本周,国有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CNPC)出价41.8亿美元,竞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PetroKazakhstan),这说明当今全球能源行业的两个重要事实。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是总部位于加拿大的中亚石油企业。

       首先,虽然有远大经济和政治抱负的中海油 (CNOOC)竞购美国优尼科(Unocal)失败了,但中国为其日益增长的经济,而购买外国油气的渴望一丝也没减少。其次,华盛顿还不能接受中国崛起为能源进口大国,与美国和其它能源消费国竞争能源的事实。

       如果中石油集团竞购成功,将成为中国企业迄今最大的一宗海外收购案,但包括印度石油天然气集团 (ONGC)在内的财团可能提高竞购价格。印度是日益依赖进口的另一大经济体。

        分析师暗示中石油集团出价过高,他们还表示,在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威权统治下,哈萨克斯坦对任何外国石油企业来说都是政治雷区。但该交易符合中国购买油气资产的战略——从非洲的加蓬和苏丹到欧亚大陆的伊朗和俄罗斯,无论哪里能发现这种资产,中国都努力买进。

       此外,哈萨克斯坦这个前苏维埃共和国与中国有一段很长的边境线。地理位置决定,中亚国家对中国的重要性与它们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一样大。在逐鹿中亚油气储备资源的新的大博弈中,中国政府免不了会成为的一位热情高涨的选手。[编者注:新的大博弈即 New Great Game,出自卢茨•克莱弗曼(Lutz Kleveman)的《新的大博弈:中亚的血与石油》(The New Great Game: Blood and Oil in Central Asia)一书。]

       在美国,布什(Bush)政府警惕地观察着上述事态发展。虚伪到家的美国官员批评中国与能源富国的关系,包括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以及与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 的关系。“即便中国人获得了所有优尼科这样的企业,与所有查韦斯之类的人都建立了关系,他们的能源需求也得不到满足,”一位美国高官对《金融时报》表示, “中国无法通过与不受欢迎的政权打交道来解决它的问题。”

       [B]从几个方面看,这种对中国能源雄心的分析颇为古怪。首先,中国通过与这些不受欢迎的政府打交道,几乎肯定能解决它的能源问题,尤其是这些政府中包括伊朗。美国自己基本上也不是以道德方式获取石油的榜样(首先想到的是沙特阿拉伯和安哥拉),它还让美国国会的贸易保护主义,破坏了中海油对体面的西方公司优尼科的竞购。如果中国企业在它们力所能及的地方购买能源,华盛顿无法指责。[/B]

      [B] 美国官员宣称,中国的能源和外交政策应当基于道德和正义,这是对的。但获取石油事关重大,别指望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会改变看法,而且西方社会也从没树立过好榜样。[/B]
译者/张征《金融时报》社评
08月25日 星期四


       本周,国有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 (CNPC)出价41.8亿美元,竞购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PetroKazakhstan),这说明当今全球能源行业的两个重要事实。哈萨克斯坦石油公司是总部位于加拿大的中亚石油企业。

       首先,虽然有远大经济和政治抱负的中海油 (CNOOC)竞购美国优尼科(Unocal)失败了,但中国为其日益增长的经济,而购买外国油气的渴望一丝也没减少。其次,华盛顿还不能接受中国崛起为能源进口大国,与美国和其它能源消费国竞争能源的事实。

       如果中石油集团竞购成功,将成为中国企业迄今最大的一宗海外收购案,但包括印度石油天然气集团 (ONGC)在内的财团可能提高竞购价格。印度是日益依赖进口的另一大经济体。

        分析师暗示中石油集团出价过高,他们还表示,在努尔苏丹•纳扎尔巴耶夫(Nursultan Nazarbayev)的威权统治下,哈萨克斯坦对任何外国石油企业来说都是政治雷区。但该交易符合中国购买油气资产的战略——从非洲的加蓬和苏丹到欧亚大陆的伊朗和俄罗斯,无论哪里能发现这种资产,中国都努力买进。

       此外,哈萨克斯坦这个前苏维埃共和国与中国有一段很长的边境线。地理位置决定,中亚国家对中国的重要性与它们对俄罗斯的重要性一样大。在逐鹿中亚油气储备资源的新的大博弈中,中国政府免不了会成为的一位热情高涨的选手。[编者注:新的大博弈即 New Great Game,出自卢茨•克莱弗曼(Lutz Kleveman)的《新的大博弈:中亚的血与石油》(The New Great Game: Blood and Oil in Central Asia)一书。]

       在美国,布什(Bush)政府警惕地观察着上述事态发展。虚伪到家的美国官员批评中国与能源富国的关系,包括与乌兹别克斯坦总统伊斯兰•卡里莫夫(Islam Karimov),以及与委内瑞拉总统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 的关系。“即便中国人获得了所有优尼科这样的企业,与所有查韦斯之类的人都建立了关系,他们的能源需求也得不到满足,”一位美国高官对《金融时报》表示, “中国无法通过与不受欢迎的政权打交道来解决它的问题。”

       [B]从几个方面看,这种对中国能源雄心的分析颇为古怪。首先,中国通过与这些不受欢迎的政府打交道,几乎肯定能解决它的能源问题,尤其是这些政府中包括伊朗。美国自己基本上也不是以道德方式获取石油的榜样(首先想到的是沙特阿拉伯和安哥拉),它还让美国国会的贸易保护主义,破坏了中海油对体面的西方公司优尼科的竞购。如果中国企业在它们力所能及的地方购买能源,华盛顿无法指责。[/B]

      [B] 美国官员宣称,中国的能源和外交政策应当基于道德和正义,这是对的。但获取石油事关重大,别指望中国在这个问题上会改变看法,而且西方社会也从没树立过好榜样。[/B]
译者/张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