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府瞭望 變調的美中關係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2/23 07:41:38
2005.08.24  中國時報

傅建中


    通常美國官員以三個C開頭的英文字眼形容和中共的關係,即「建設性的」(constructive)、「合作的」(cooperative)和「坦率的」(candid),目前雙方的關係還是三C,只是文字換了,調門也變了。現在從布希總統到萊斯國務卿,當被問到美中關係時,都會說雙方的關係「很複雜」(complex),複雜到有些困難的地步(complicated),無疑這種關係是極其廣泛的(comprehensive)。兩相比較,儘管仍是三C的關係,可是從「建設性」變為「複雜」,由「合作」轉為「困難」,雙方的關係難免就顯得有點大而無當了。總之,從前的三C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現在的三C,即complex、complicated and comprehensive。

    十七日萊斯國務卿接受紐約時報的訪問,即一再以complex和complicated形容美中之間的關係,至於comprehensive,她用的字眼是big,huge(大,很大)。六月初布希接受Fox電視訪問時,也說美中關係是「複雜的關係」(acomplex relationship)。值得注意的是,紐約時報的記者和編輯們在訪問中曾給萊斯機會用一個片語(phrase)來概括美中關係(因為歷任行政當局都有自己的說法,如「戰略伙伴」即其一),但萊斯婉謝了,理由是她自己不擅於有效運用這類字眼,更重要的理由是美中關係「太複雜了」、「太糾纏了」,大到沒法以一語概括。萊斯接著指出美中關係有「上」(upsides),有「下」(downsides),有好(good sides),也有「壞」(bad sides)。總之,從前的「建設性的」和「合作的」等正面的形容詞都不見了。


    美中關係之所以變調,如同紐約時報記者在訪問中指出,是由於雙方關係的溫度升高,特別是入夏以來。巧的是,今夏華府天氣非常熱,是狗也受不了的dog days,美中關係的燃燒差可比擬。雙方關係起火在經濟和軍事領域內都有,連帶的政治關係自會受到影響。

    紐約時報的一位記者以爐子的煙囪比喻美政府各部門與中國的關係,國務院扮演積極的角色,準備滅火;國防部冒出的氣是熱的;商務部更熱,至於國會則像火炬一般。國防部長倫斯斐六月初在新加坡演說時,即已對中共不斷整軍經武發難,七月後海峽兩岸的軍力對比報告出籠後,更為火上澆油。商務部對一千兩百多億的貿易逆差,智慧財產侵權行為越演越烈等自是如芒刺在背,中海油公司要收購美國的優尼科公司,更讓國會火冒三丈,要以立法懲罰和阻止中共的猖獗行為了。

    萊斯雖不盡同意「煙囪起火」的說法,卻也認為國防部關於中共軍力強化的分析是「絕對正確的」,歐盟國家繼續對中共武器禁運也有其必要。她不認為國務院和其他部門在處理與中國關係上有何分歧,而倒像「一個核桃的兩半」(two halves of the same walnut),合起來還是一個核桃。

    萊斯結束訪問時,不忘再度指出雙方的關係是複雜的,有好,有壞,還特別指出,中共通過的針對台灣的「反分裂國家法」是不可忽視的,因為這給「每個人都造成難題」。可是她再也沒有像她的前任鮑爾那樣:強調美中關係正處於數十年來最好的情況,顯然萊斯的語氣和調門都變了,胡錦濤下月來訪,能否扭轉此一局面,我們不妨拭目以待。2005.08.24  中國時報

傅建中


    通常美國官員以三個C開頭的英文字眼形容和中共的關係,即「建設性的」(constructive)、「合作的」(cooperative)和「坦率的」(candid),目前雙方的關係還是三C,只是文字換了,調門也變了。現在從布希總統到萊斯國務卿,當被問到美中關係時,都會說雙方的關係「很複雜」(complex),複雜到有些困難的地步(complicated),無疑這種關係是極其廣泛的(comprehensive)。兩相比較,儘管仍是三C的關係,可是從「建設性」變為「複雜」,由「合作」轉為「困難」,雙方的關係難免就顯得有點大而無當了。總之,從前的三C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現在的三C,即complex、complicated and comprehensive。

    十七日萊斯國務卿接受紐約時報的訪問,即一再以complex和complicated形容美中之間的關係,至於comprehensive,她用的字眼是big,huge(大,很大)。六月初布希接受Fox電視訪問時,也說美中關係是「複雜的關係」(acomplex relationship)。值得注意的是,紐約時報的記者和編輯們在訪問中曾給萊斯機會用一個片語(phrase)來概括美中關係(因為歷任行政當局都有自己的說法,如「戰略伙伴」即其一),但萊斯婉謝了,理由是她自己不擅於有效運用這類字眼,更重要的理由是美中關係「太複雜了」、「太糾纏了」,大到沒法以一語概括。萊斯接著指出美中關係有「上」(upsides),有「下」(downsides),有好(good sides),也有「壞」(bad sides)。總之,從前的「建設性的」和「合作的」等正面的形容詞都不見了。


    美中關係之所以變調,如同紐約時報記者在訪問中指出,是由於雙方關係的溫度升高,特別是入夏以來。巧的是,今夏華府天氣非常熱,是狗也受不了的dog days,美中關係的燃燒差可比擬。雙方關係起火在經濟和軍事領域內都有,連帶的政治關係自會受到影響。

    紐約時報的一位記者以爐子的煙囪比喻美政府各部門與中國的關係,國務院扮演積極的角色,準備滅火;國防部冒出的氣是熱的;商務部更熱,至於國會則像火炬一般。國防部長倫斯斐六月初在新加坡演說時,即已對中共不斷整軍經武發難,七月後海峽兩岸的軍力對比報告出籠後,更為火上澆油。商務部對一千兩百多億的貿易逆差,智慧財產侵權行為越演越烈等自是如芒刺在背,中海油公司要收購美國的優尼科公司,更讓國會火冒三丈,要以立法懲罰和阻止中共的猖獗行為了。

    萊斯雖不盡同意「煙囪起火」的說法,卻也認為國防部關於中共軍力強化的分析是「絕對正確的」,歐盟國家繼續對中共武器禁運也有其必要。她不認為國務院和其他部門在處理與中國關係上有何分歧,而倒像「一個核桃的兩半」(two halves of the same walnut),合起來還是一個核桃。

    萊斯結束訪問時,不忘再度指出雙方的關係是複雜的,有好,有壞,還特別指出,中共通過的針對台灣的「反分裂國家法」是不可忽視的,因為這給「每個人都造成難題」。可是她再也沒有像她的前任鮑爾那樣:強調美中關係正處於數十年來最好的情況,顯然萊斯的語氣和調門都變了,胡錦濤下月來訪,能否扭轉此一局面,我們不妨拭目以待。
看来可爱的台湾媒体朋友没有理解一件事,那就是经过一系列的手腕较量后,中国国家主席访美,不是为了扭转局面,而是为了挑明局面.
一个很简单的证据就是,胡主席并不准备去什么农场,去增强什么私人感情,而是清清楚楚地举行最高级别会谈.
第二个证据就是,若真想顺从美国以便搞好关系,中国就不会在访问前夕展开自建国以来最大规模的中俄海军联合演习,这场演习是中国对美放出的胜负手,并将会极其深刻地影响今后十年的国际关系.
试问风云变幻,有谁可知?
试问风云变幻,有谁可知?
说的好,但不会超出可控范围的,大国间的角力一般不会出现大规模的全面冲突的.
今天白宫宣布胡哥9月7号访美的新闻稿里面又重新说,希望建立建设性合作关系了。
把TW平了,中美自然就好了。至少表面会好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