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儿庄会战前传(一)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3 16:46:15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侵略军向中国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在5个多月时间里相继攻占了黄河以北的华北大部和上海、南京、杭州等沪宁杭三角地区,气焰嚣张不可一世。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指挥所属军队顽强抗击日本侵略军,相继组织了南口、保定、淞沪、太原等会战。但由于敌强我弱,加上战略战术上的失误,中国军队损兵数十万,连失北平、天津、上海、南京、保定、石门(石家庄)、太原、杭州等重镇,节节败退。为一举打垮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逼迫其签订城下之盟,日本军界强硬派继续扩大战争,企图以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方面军沿津浦铁路南北对进,攻占枢纽重镇徐州,将华北、华中控制区连成一片,彻底控制华东一带富庶沿海地区,在军事、经济上进一步压缩蒋介石国民政府的抵抗空间,非打到他投降不可。
在军事部署上,日军华北方面军(所谓北支那方面军,寺内寿一大将为司令官)决定动用西尾寿造第2军下辖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矶谷廉介第10师团,渡过黄河,尔后分别沿津浦路南下威胁徐州及沿胶济路东进夺取青岛。与此同时,占领上海、南京的华中方面军(所谓中支那方面军,畑俊六大将为司令官)派遣荻洲立兵第13师团沿津浦路北上,向蚌埠、徐州方向进攻,以打通南北日军的联系。
在南北两路日军中,重头在北路。参战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和矶谷廉介第10师团,都是日军序列中战斗力超强的精锐部队。第5师团(又称广岛师团)是日本陆军最早编组的7个师团之一,曾先后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表现骁勇,屡建战功,因而在日军中有“钢军”之称。抗战爆发以来,第5师团作为日军序列中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样板师团,在现任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指挥下当先勇进,先取南口,后攻平型关,鏖战忻口,攻略太原,一路击溃中国军队30多个师,创下了“赫赫威名”。第10师团(又称姬路师团)是抗战爆发前日军的17个常设师团之一,参加过日俄战争,装备精良,战斗力强,也是日军序列中重要的现代化样板师团。自向华北攻击以来,第10师团还未能有充分表现的机会,现任师团长矶谷廉介非常不满,因而决心要在这次山东攻略战中大显身手,一举重创中国军队,和板垣征四郎争一个高下。这里要说一下的是,板垣征四郎、矶谷廉介再加上一个土肥原贤二,是日本陆军中著名的三大“中国通”,皆是野心狂妄,骄纵恣肆之辈,不把中国人放在眼里,在侵华战争中表现最为积极,成为了抗战初期中国军队的主要对手。
日军要重点进攻的津浦铁路沿线地区,归国民政府划分的第五战区管辖,主要负责山东和苏北地区的防务。第五战区的司令长官抗战开始时为蒋介石兼任,1937年10月改由李宗仁担任。李宗仁是国民党新桂系的首领,与蒋介石为盟兄弟,也是蒋介石一生的主要对手之一。李宗仁年青时不爱读书,专好舞拳弄棒,打架很厉害,因而有“李猛仔”之称。后在多年的军伍和政治历练中,李宗仁养成了廉洁自律,虚怀大度,善于用人,长于用兵的从政领军风格。中日战争爆发后,李宗仁与新桂系另一首脑人物白崇禧以民族大义为重,决心率广西子弟兵参加抗战,因而同内战厮杀了10年的蒋介石捐弃前嫌,共同携手对敌。此后李宗仁前往第五战区就任司令长官,白崇禧则进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担任副参谋总长,广西部队也北上开赴抗日前线参战杀敌。
李宗仁就职的这个第五战区是个穷哈哈的战区,是要钱没钱,要兵缺兵。别的战区多少还有些基干部队,或是有蒋介石的中央军主力部队进驻,司令长官都能有所凭借。而第五战区主力却是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第3集团军,外人指挥不动。剩下的部队就都是一堆不上相的杂牌军和地方保安队,战斗力实在不值一提。李宗仁自己的桂军主力却于淞沪会战中损失惨重,余下部队尚需整补后向津浦路南段集结以阻止华中日军北上,一时无法归老长官调遣。无奈之下,李宗仁到徐州上任后,很快就主动前往济南拜访了山东地主韩复榘。韩复榘时为山东省主席兼第3集团军总司令、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掌握着山东地面上的军政财实权。虽然名义上韩复榘是李宗仁的下级,但那个年代有枪有钱就是草头王,李宗仁这个穷领导去见富下级,还有求于人,不弯点腰是不行的。
韩复榘出身于冯玉祥的老西北军,是冯玉祥手下最能打仗的“韩石二孙”(即韩复榘、石友三、孙良诚、孙连仲)之一。不过冯玉祥那种封建家长式的治军方式令韩复榘很是反感,不论职位高低动不动就要给冯下跪,实在难以忍受,因此就怀了二心。1929年冯玉祥和蒋介石矛盾激化,双方兵戎相见。蒋介石暗中派人来收买韩复榘,结果韩复榘和石友三临阵叛冯投蒋,导致冯玉祥兵败下野。后来韩复榘被蒋介石任命为山东省主席,在任上一干就是7年,一手掌控山东的政治、军事、财经、司法大权,俨然成了一方“土皇帝”,连蒋介石对他也难以约束。李宗仁久闻韩复榘之名,以为其识字不多,不过是个赳赳武夫。不料这回与韩复榘见面,发现对方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晰,骤看之下,俨然是一位白面书生”。李宗仁有个特点就是擅长议论,滔滔不绝。他对韩复榘有了好感,就拉着对方海阔天空一顿神聊,抗战形势,民族气节,我辈精神,晓以利害,吹得韩复榘频频点头,最后足足聊了一夜。等到了第二天,李宗仁拿出了自己早就拟好的第五战区作战计划。此计划共分三期:第一期是在津浦路南北两端阻止日军深入,消耗敌人;第二期是在津浦路兖州段附近与日军进行会战,争取将敌歼灭;如兖州会战未能消灭敌人,则实施第三期计划,将日军诱至徐州附近,再行围攻歼灭。基本战术为实行渐次抵抗,先以部分兵力从正面佯攻日军,然后转向其侧翼进行袭扰。当日军继续深入后,以生力军从正面坚决将其顶住,并调动预备队和先前转到敌侧翼的部队向日军发起四面围攻,一举将敌人歼灭。李宗仁对韩复榘的要求是,第3集团军部队要尽量迟滞日军的南下速度,以便战区调动主力完成会战部署。如果日军攻势凌厉难以抵挡,希望韩复榘能指挥部队就近退入沂蒙山区,与敌人打游击战,牵制袭扰日军,配合主力作战。
令李宗仁没有想到的是,白面书生韩复榘立即翻了脸,一点没给上级长官面子,是连吐粗话。他指责中央军不守南京,日本人眼看就要从南边打过来了,北边日军再一压,山东部队就给夹到了中间,这是什么战法?撤到山里打游击说得容易,吃什么,喝什么?这纯粹就是拿山东部队当牺牲品!李宗仁当场被抢白了一个大红脸,心中对韩复榘的那点好感立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了一个言语粗俗的土军阀形象。实际上李宗仁更担心的倒不是韩复榘对自己的态度,而是他早就通过密报得知,韩复榘已在暗中和日本人接触,抗日的态度很成问题。李宗仁了解这些地方军阀对国家民族的观念很淡薄,注重有枪就是草头王,保存实力是第一位的。投敌当汉奸,说来也是很容易的事。因此,他才彻夜与韩长聊,反复分析形势,坚定韩的抗战意志,就是怕他动摇。如今一看,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然而眼下已经谈僵了,继续呆下去意义也不大。李长官只好匆匆结束济南之行返回徐州,心中只是希望韩复榘不要错判形势。
李宗仁到徐州上任后,两手空空,心中无底,实在是很艰难。他打了几十年仗,却都是打内战,率领大军抵抗外侮,这还是第一次。李宗仁是坚决反日的主战派,认为国家积贫积弱的原因,正是源于内部不和,都以小集团利益为第一,国家观念淡薄,勇于私斗而怯于公战。身为军人,此何其耻辱!他是多么希望能打赢这一仗,以赎其多年参加内战的罪过呀!因此,李宗仁上任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要稳定人心,以提升民众对抗战的信心。当时日军飞机经常来空袭徐州,很多市民都已拖家带口逃往乡下,徐州市面萧条,形如死城。在这种情况下,每天清晨或午后,李宗仁都要骑上一匹青骢马,到徐州的主要街道上去巡视一圈。即使日军飞机前来空袭,他也照去不误,并且坚持不进防空洞。如此一来,城内的军政人员和剩下的市民见长官都如此镇定,想必已有破敌之策,紧张焦虑的心情也就得到了缓解。
再说韩复榘,他是一门心思想避战保存实力。如果日本人不进山东,只是过境去打蒋介石,那是最好,他就乖乖让路。如果日本人非要来占山东的地盘,打又打不过,那就只好先保枪杆子。多年混迹江湖的人生经验告诉他,只要手中有枪,迟早还能获得新的地盘。要是没了枪,就像老长官冯玉祥那样,便只能寄人篱下去当寓公,此不可为也。先前华北打得一片乱套之际,在蒋介石一再催促下,韩复榘提兵到津浦路与黄河沿线设防,支援冯玉祥的第六战区作战。结果在德州、临邑、商河与日军见了几仗,山东部队当场被打得找不着北,连韩复榘自己都差点被俘。这一下来,韩复榘更是怕了日本人,决心抱定两条对策:上策是避战保鲁,下策是避战保鲁军。在此期间,他与日本人频繁接触,反复周旋,想争得一个最好的谈判结果。与此同时,为防万一,韩复榘把军需物资和家什细软打包装箱,命令部队送往自己曾当过省主席的河南。按照当时的战区划分,河南属于第一战区。军事委员会早有命令,战区之间人员、物资不能越界。为此李宗仁专门致电韩复榘,劝其不可违规操作。然而韩复榘毫不客气地回了份电报:“现在全面抗战,何分彼此?”气得李宗仁是五迷三道,但又奈何不得。
就在这时,日本人发起进攻了。本来按照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的设想,韩复榘完全可以争取。先满足他的条件,等借道山东消灭了蒋介石的主力后,回头一逼,韩复榘还不得立即就范更待何时!然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根本没这个耐性,直接和韩复榘摊牌,要不就打,要不就宣布独立(实际就是当汉奸)。韩复榘虽然不想打,但自从和李宗仁长谈之后,也知道这汉奸不能当,于是只好极力搪塞,拖延时间。第2军的骄兵悍将如何忍受得了这个,板垣征四郎、矶谷廉介早已怒目圆睁,终于催得寺内寿一也大为光火,一拳就抡了出去。1937年12月22日,日军开始进攻黄河渡口。
按双方的正常实力对比来说,如果韩复榘命令鲁军坚决抵抗,要想阻挡日军渡过黄河很难,但至少能拖一些时间。然而韩复榘根本就无战意,致使矶谷廉介第10师团迅速从青城、济阳间渡过黄河,沿津浦路迅即南下杀奔济南。其后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主力也渡过黄河,沿胶济铁路攻向青岛。韩复榘一见大势不妙,竟然不加抵抗,下达了全军撤守的命令,放弃济南疾速率军南退。蒋介石通过在韩复榘身边的内线知道此险情后,立即急电命令韩复榘不得撤退,务必守住黄河防线。然而韩复榘撤退速度相当快,已经跑到了泰安,对蒋介石的电令置之不理。李宗仁这时也知道了消息,赶快发来电报,令韩复榘至少要固守泰安。韩复榘也真不客气,回电一封:“南京已失,何守泰安?”真是作死的节奏了。
李宗仁只好将形势发展上报给蒋介石,等蒋介石再次去电催令韩复榘时,这家伙已经跑到济宁去了,紧接着又窜往鲁西南省境。矶谷师团则在后面追着韩复榘一路南下,长驱推进180余公里,连续占领济南、泰安、大汶口、济宁、兖州、邹县等津浦路北段重镇。如此一来,徐州正面已门户洞开,第五战区的第一、二期作战计划还未实施就被完全打乱。韩复榘临阵脱逃,弃城失地之举立即在国内引起了巨大反响,一时间是天人共愤。
影响韩复榘情绪的,还有一件小事,后来却被多种史料提及。为了帮助韩复榘守好黄河天险,蒋介石曾拨给他一个重炮旅,负责守卫黄河铁桥。后来眼见战事不利,为了加强预备队,蒋介石又悄悄将这个重炮旅调走,根本没有向韩复榘打声招呼。而韩复榘则借题发挥,大骂蒋介石,你都信不过我,我还为你卖什么命呀!对于韩复榘这种只知保存实力,国家观念很淡薄的地方军阀来说,本来就对抗日极不坚定,再发生这样非常敏感的事,他最后的抉择便也顺理成章了。在国家民族危急存亡的关头,韩复榘还玩国内军阀混战时的那一套,认为别人都不及他聪明,不过是看错了时代,看错了国人,落得后来的下场纯属咎由自取。
要说在蒋介石的一生中,越过直接上级向下指挥的事干得太多了,造成了大量负面效应,也因此吃了不少败仗。李宗仁深知蒋介石越级指挥的毛病,因而在被任命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时就对蒋提出,希望在津浦路作战期间,蒋介石有什么指示可直接对李宗仁下达,千万不要越级指挥。蒋介石当即答应,表示对李宗仁放心得过,第五战区他不打电话。后来蒋介石果然守诺,在李宗仁坐镇第五战区的6年间,蒋介石从未直接插手指挥第五战区部队。李宗仁晚年在回忆录中对此也坦言:“老实说,我在五战区能打几次小胜仗,未受委员长直接指挥亦不无关系。”
蒋介石对韩复榘拥兵自重,不把中央放在眼里的行为素来忌恨。去年发生西安事变时,韩复榘还发过拥护张杨的通电,事后更是令蒋介石怒不可遏。不过韩复榘毕竟是守卫北方的重镇之一,且其目光短浅,不像是能成大事的样子,因此蒋介石也没有急于将其解决。此次韩复榘临阵脱逃,动摇军心,贻误国家,属于大罪。一旦人皆效仿,如何得了,理当法办。然而韩复榘是陆军二级上将,手上又有兵权,要将他办到什么程度,却令蒋介石颇为踌躇。就在这时,戴笠送来的一份密报却成为了压倒韩复榘的最后一根稻草。蒋介石从密报中得知,韩复榘与在汉口养病的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四川王”刘湘秘密勾结,打算将川军和鲁军向鄂西集结,构筑防线。一旦中央军守不住武汉,要退往四川时,两家就全力阻挡中央军入川,保住刘湘的地盘和韩复榘的枪杆子。
蒋介石看完密报后不由得背上出了一层冷汗。感情这前有日本人打过来,后边还有刘湘和韩复榘使拌子,真是前虎后狼,危机四伏啊!蒋介石不得不痛下决心,必须将这两个心腹大患解决掉。在勾心斗角设计人的方面,蒋介石是行家里手。他精心布了一个局,下令要在河南开封召开第一、五战区高级军事会议,电召两个战区还没轮上打仗的师长以上40多名将领来开会。这时韩复榘已撤到距离河南省境仅有几公里的曹县,随时准备退入河南。他违抗战区和中央命令在先,因此收到会议通知时不免心中有些发毛。为防万一,他先给李宗仁打了个电话进行试探。李宗仁对此则心知肚明,韩复榘是罪有应得,不加惩办接下来还如何号令全军!他顺水推舟,安抚了韩复榘一顿,并将一份与会将领名单发给了韩。等韩复榘拿到一看,密密麻麻一大堆军师长以上将领的名字,连韩复榘手下的第12军军长孙桐萱都名列其中,显见应该就是一次一般性的军事会议。因此韩复榘没有听从手下的劝告,带着孙桐萱和一个特务营就去了开封。
1938年1月11日,高级军事会议在开封如期召开。结果蒋介石在会议上大发其火,痛斥韩复榘临阵脱逃,双方形成了顶牛。接着就由戴笠的军统特务接手,顺利逮捕了韩复榘,并将其押解至汉口。随后组成了高等军法会审,以“违反命令,擅弃国土”的罪名革除了韩的二级上将军衔及本兼一切军政职务。1月24日,韩复榘在武昌被执行枪决。这是继晋军军长李服赝之后,第一个因擅令撤退、丢失国土而被处决的陆军上将。逮捕韩复榘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何应钦去汉口万国医院看望养病的刘湘,告诉了对方这个消息。刘湘久经历练,何其聪明,顿时知道他与韩复榘的密谋已经败露,不由惊骇万状。何应钦走后不久,刘湘便大口吐血,昏迷不醒。次日,刘湘宣告不治逝世。身后他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一级上将,准予国葬,极尽哀荣。政府还宣布了刘湘的临终遗嘱,全是激勉川军将士的话:“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两个密谋伙伴,便以这样荣辱各异的结局退出了历史舞台。
虽然韩复榘已被法办,但他闯下的娄子却再也无法弥补。津浦路北段如今已是无险可守,矶谷师团长驱南下,徐州门户洞开,这可把李宗仁愁得够呛。雪上加霜的是,1938年1月10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在海军舰队支援下从青岛登陆,抢先于第5师团将其占领。不久,随华中方面军攻略上海、南京的第5师团国崎支队也随海军舰队北返青岛登陆,并继续沿青烟公路和胶济铁路向东、西两个方向扩展,配合渡过黄河的第5师团主力作战。由于防守胶东的第3集团军第51军于学忠部已奉李宗仁命令南调淮北,留守青岛的沈鸿烈部又势单力薄,日军第5师团进展非常迅速,相继占领淄川、张店、博山、潍县、烟台、福山等重镇,控制了胶济铁路沿线地区。如果板垣征四郎能够抓住机会,迅速沿连接胶济铁路的台(儿庄)潍(县)(今山东省潍坊市)公路南下直取临沂,配合矶谷师团沿津浦路正面进攻,再加上荻洲立兵第13师团从津浦路南段进攻,那么李宗仁此时还未部署就绪的防线便已处于万分危险的境地,徐州也极有可能丢失,历史上就不存在台儿庄会战了。偏偏板垣征四郎由于没有抢先占领青岛,再加上海军的飞扬跋扈而被气坏了,一时与海军扛上了,就防区事宜向华北方面军告状。结果陆海军狗咬狗好一阵折腾,把南下的事给耽误了。另一方面,推进最速的矶谷师团也停止在了济宁至兖州一线,在将近两个月时间里顿步不前,给了李宗仁以宝贵的喘息时间。这是怎么回事呢?


1937年“七七事变”爆发后,日本侵略军向中国发动了大规模进攻,在5个多月时间里相继攻占了黄河以北的华北大部和上海、南京、杭州等沪宁杭三角地区,气焰嚣张不可一世。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政府指挥所属军队顽强抗击日本侵略军,相继组织了南口、保定、淞沪、太原等会战。但由于敌强我弱,加上战略战术上的失误,中国军队损兵数十万,连失北平、天津、上海、南京、保定、石门(石家庄)、太原、杭州等重镇,节节败退。为一举打垮蒋介石国民政府军队,逼迫其签订城下之盟,日本军界强硬派继续扩大战争,企图以华北方面军和华中方面军沿津浦铁路南北对进,攻占枢纽重镇徐州,将华北、华中控制区连成一片,彻底控制华东一带富庶沿海地区,在军事、经济上进一步压缩蒋介石国民政府的抵抗空间,非打到他投降不可。
在军事部署上,日军华北方面军(所谓北支那方面军,寺内寿一大将为司令官)决定动用西尾寿造第2军下辖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矶谷廉介第10师团,渡过黄河,尔后分别沿津浦路南下威胁徐州及沿胶济路东进夺取青岛。与此同时,占领上海、南京的华中方面军(所谓中支那方面军,畑俊六大将为司令官)派遣荻洲立兵第13师团沿津浦路北上,向蚌埠、徐州方向进攻,以打通南北日军的联系。
在南北两路日军中,重头在北路。参战的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和矶谷廉介第10师团,都是日军序列中战斗力超强的精锐部队。第5师团(又称广岛师团)是日本陆军最早编组的7个师团之一,曾先后参加过中日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表现骁勇,屡建战功,因而在日军中有“钢军”之称。抗战爆发以来,第5师团作为日军序列中现代化程度最高的样板师团,在现任师团长板垣征四郎指挥下当先勇进,先取南口,后攻平型关,鏖战忻口,攻略太原,一路击溃中国军队30多个师,创下了“赫赫威名”。第10师团(又称姬路师团)是抗战爆发前日军的17个常设师团之一,参加过日俄战争,装备精良,战斗力强,也是日军序列中重要的现代化样板师团。自向华北攻击以来,第10师团还未能有充分表现的机会,现任师团长矶谷廉介非常不满,因而决心要在这次山东攻略战中大显身手,一举重创中国军队,和板垣征四郎争一个高下。这里要说一下的是,板垣征四郎、矶谷廉介再加上一个土肥原贤二,是日本陆军中著名的三大“中国通”,皆是野心狂妄,骄纵恣肆之辈,不把中国人放在眼里,在侵华战争中表现最为积极,成为了抗战初期中国军队的主要对手。
日军要重点进攻的津浦铁路沿线地区,归国民政府划分的第五战区管辖,主要负责山东和苏北地区的防务。第五战区的司令长官抗战开始时为蒋介石兼任,1937年10月改由李宗仁担任。李宗仁是国民党新桂系的首领,与蒋介石为盟兄弟,也是蒋介石一生的主要对手之一。李宗仁年青时不爱读书,专好舞拳弄棒,打架很厉害,因而有“李猛仔”之称。后在多年的军伍和政治历练中,李宗仁养成了廉洁自律,虚怀大度,善于用人,长于用兵的从政领军风格。中日战争爆发后,李宗仁与新桂系另一首脑人物白崇禧以民族大义为重,决心率广西子弟兵参加抗战,因而同内战厮杀了10年的蒋介石捐弃前嫌,共同携手对敌。此后李宗仁前往第五战区就任司令长官,白崇禧则进入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担任副参谋总长,广西部队也北上开赴抗日前线参战杀敌。
李宗仁就职的这个第五战区是个穷哈哈的战区,是要钱没钱,要兵缺兵。别的战区多少还有些基干部队,或是有蒋介石的中央军主力部队进驻,司令长官都能有所凭借。而第五战区主力却是山东军阀韩复榘的第3集团军,外人指挥不动。剩下的部队就都是一堆不上相的杂牌军和地方保安队,战斗力实在不值一提。李宗仁自己的桂军主力却于淞沪会战中损失惨重,余下部队尚需整补后向津浦路南段集结以阻止华中日军北上,一时无法归老长官调遣。无奈之下,李宗仁到徐州上任后,很快就主动前往济南拜访了山东地主韩复榘。韩复榘时为山东省主席兼第3集团军总司令、第五战区副司令长官,掌握着山东地面上的军政财实权。虽然名义上韩复榘是李宗仁的下级,但那个年代有枪有钱就是草头王,李宗仁这个穷领导去见富下级,还有求于人,不弯点腰是不行的。
韩复榘出身于冯玉祥的老西北军,是冯玉祥手下最能打仗的“韩石二孙”(即韩复榘、石友三、孙良诚、孙连仲)之一。不过冯玉祥那种封建家长式的治军方式令韩复榘很是反感,不论职位高低动不动就要给冯下跪,实在难以忍受,因此就怀了二心。1929年冯玉祥和蒋介石矛盾激化,双方兵戎相见。蒋介石暗中派人来收买韩复榘,结果韩复榘和石友三临阵叛冯投蒋,导致冯玉祥兵败下野。后来韩复榘被蒋介石任命为山东省主席,在任上一干就是7年,一手掌控山东的政治、军事、财经、司法大权,俨然成了一方“土皇帝”,连蒋介石对他也难以约束。李宗仁久闻韩复榘之名,以为其识字不多,不过是个赳赳武夫。不料这回与韩复榘见面,发现对方生得“眉清目秀,皮肤白晰,骤看之下,俨然是一位白面书生”。李宗仁有个特点就是擅长议论,滔滔不绝。他对韩复榘有了好感,就拉着对方海阔天空一顿神聊,抗战形势,民族气节,我辈精神,晓以利害,吹得韩复榘频频点头,最后足足聊了一夜。等到了第二天,李宗仁拿出了自己早就拟好的第五战区作战计划。此计划共分三期:第一期是在津浦路南北两端阻止日军深入,消耗敌人;第二期是在津浦路兖州段附近与日军进行会战,争取将敌歼灭;如兖州会战未能消灭敌人,则实施第三期计划,将日军诱至徐州附近,再行围攻歼灭。基本战术为实行渐次抵抗,先以部分兵力从正面佯攻日军,然后转向其侧翼进行袭扰。当日军继续深入后,以生力军从正面坚决将其顶住,并调动预备队和先前转到敌侧翼的部队向日军发起四面围攻,一举将敌人歼灭。李宗仁对韩复榘的要求是,第3集团军部队要尽量迟滞日军的南下速度,以便战区调动主力完成会战部署。如果日军攻势凌厉难以抵挡,希望韩复榘能指挥部队就近退入沂蒙山区,与敌人打游击战,牵制袭扰日军,配合主力作战。
令李宗仁没有想到的是,白面书生韩复榘立即翻了脸,一点没给上级长官面子,是连吐粗话。他指责中央军不守南京,日本人眼看就要从南边打过来了,北边日军再一压,山东部队就给夹到了中间,这是什么战法?撤到山里打游击说得容易,吃什么,喝什么?这纯粹就是拿山东部队当牺牲品!李宗仁当场被抢白了一个大红脸,心中对韩复榘的那点好感立时烟消云散,只剩下了一个言语粗俗的土军阀形象。实际上李宗仁更担心的倒不是韩复榘对自己的态度,而是他早就通过密报得知,韩复榘已在暗中和日本人接触,抗日的态度很成问题。李宗仁了解这些地方军阀对国家民族的观念很淡薄,注重有枪就是草头王,保存实力是第一位的。投敌当汉奸,说来也是很容易的事。因此,他才彻夜与韩长聊,反复分析形势,坚定韩的抗战意志,就是怕他动摇。如今一看,真是担心什么就来什么。然而眼下已经谈僵了,继续呆下去意义也不大。李长官只好匆匆结束济南之行返回徐州,心中只是希望韩复榘不要错判形势。
李宗仁到徐州上任后,两手空空,心中无底,实在是很艰难。他打了几十年仗,却都是打内战,率领大军抵抗外侮,这还是第一次。李宗仁是坚决反日的主战派,认为国家积贫积弱的原因,正是源于内部不和,都以小集团利益为第一,国家观念淡薄,勇于私斗而怯于公战。身为军人,此何其耻辱!他是多么希望能打赢这一仗,以赎其多年参加内战的罪过呀!因此,李宗仁上任后做得第一件事就是要稳定人心,以提升民众对抗战的信心。当时日军飞机经常来空袭徐州,很多市民都已拖家带口逃往乡下,徐州市面萧条,形如死城。在这种情况下,每天清晨或午后,李宗仁都要骑上一匹青骢马,到徐州的主要街道上去巡视一圈。即使日军飞机前来空袭,他也照去不误,并且坚持不进防空洞。如此一来,城内的军政人员和剩下的市民见长官都如此镇定,想必已有破敌之策,紧张焦虑的心情也就得到了缓解。
再说韩复榘,他是一门心思想避战保存实力。如果日本人不进山东,只是过境去打蒋介石,那是最好,他就乖乖让路。如果日本人非要来占山东的地盘,打又打不过,那就只好先保枪杆子。多年混迹江湖的人生经验告诉他,只要手中有枪,迟早还能获得新的地盘。要是没了枪,就像老长官冯玉祥那样,便只能寄人篱下去当寓公,此不可为也。先前华北打得一片乱套之际,在蒋介石一再催促下,韩复榘提兵到津浦路与黄河沿线设防,支援冯玉祥的第六战区作战。结果在德州、临邑、商河与日军见了几仗,山东部队当场被打得找不着北,连韩复榘自己都差点被俘。这一下来,韩复榘更是怕了日本人,决心抱定两条对策:上策是避战保鲁,下策是避战保鲁军。在此期间,他与日本人频繁接触,反复周旋,想争得一个最好的谈判结果。与此同时,为防万一,韩复榘把军需物资和家什细软打包装箱,命令部队送往自己曾当过省主席的河南。按照当时的战区划分,河南属于第一战区。军事委员会早有命令,战区之间人员、物资不能越界。为此李宗仁专门致电韩复榘,劝其不可违规操作。然而韩复榘毫不客气地回了份电报:“现在全面抗战,何分彼此?”气得李宗仁是五迷三道,但又奈何不得。
就在这时,日本人发起进攻了。本来按照日本大特务土肥原贤二的设想,韩复榘完全可以争取。先满足他的条件,等借道山东消灭了蒋介石的主力后,回头一逼,韩复榘还不得立即就范更待何时!然而华北方面军司令官寺内寿一根本没这个耐性,直接和韩复榘摊牌,要不就打,要不就宣布独立(实际就是当汉奸)。韩复榘虽然不想打,但自从和李宗仁长谈之后,也知道这汉奸不能当,于是只好极力搪塞,拖延时间。第2军的骄兵悍将如何忍受得了这个,板垣征四郎、矶谷廉介早已怒目圆睁,终于催得寺内寿一也大为光火,一拳就抡了出去。1937年12月22日,日军开始进攻黄河渡口。
按双方的正常实力对比来说,如果韩复榘命令鲁军坚决抵抗,要想阻挡日军渡过黄河很难,但至少能拖一些时间。然而韩复榘根本就无战意,致使矶谷廉介第10师团迅速从青城、济阳间渡过黄河,沿津浦路迅即南下杀奔济南。其后板垣征四郎第5师团主力也渡过黄河,沿胶济铁路攻向青岛。韩复榘一见大势不妙,竟然不加抵抗,下达了全军撤守的命令,放弃济南疾速率军南退。蒋介石通过在韩复榘身边的内线知道此险情后,立即急电命令韩复榘不得撤退,务必守住黄河防线。然而韩复榘撤退速度相当快,已经跑到了泰安,对蒋介石的电令置之不理。李宗仁这时也知道了消息,赶快发来电报,令韩复榘至少要固守泰安。韩复榘也真不客气,回电一封:“南京已失,何守泰安?”真是作死的节奏了。
李宗仁只好将形势发展上报给蒋介石,等蒋介石再次去电催令韩复榘时,这家伙已经跑到济宁去了,紧接着又窜往鲁西南省境。矶谷师团则在后面追着韩复榘一路南下,长驱推进180余公里,连续占领济南、泰安、大汶口、济宁、兖州、邹县等津浦路北段重镇。如此一来,徐州正面已门户洞开,第五战区的第一、二期作战计划还未实施就被完全打乱。韩复榘临阵脱逃,弃城失地之举立即在国内引起了巨大反响,一时间是天人共愤。
影响韩复榘情绪的,还有一件小事,后来却被多种史料提及。为了帮助韩复榘守好黄河天险,蒋介石曾拨给他一个重炮旅,负责守卫黄河铁桥。后来眼见战事不利,为了加强预备队,蒋介石又悄悄将这个重炮旅调走,根本没有向韩复榘打声招呼。而韩复榘则借题发挥,大骂蒋介石,你都信不过我,我还为你卖什么命呀!对于韩复榘这种只知保存实力,国家观念很淡薄的地方军阀来说,本来就对抗日极不坚定,再发生这样非常敏感的事,他最后的抉择便也顺理成章了。在国家民族危急存亡的关头,韩复榘还玩国内军阀混战时的那一套,认为别人都不及他聪明,不过是看错了时代,看错了国人,落得后来的下场纯属咎由自取。
要说在蒋介石的一生中,越过直接上级向下指挥的事干得太多了,造成了大量负面效应,也因此吃了不少败仗。李宗仁深知蒋介石越级指挥的毛病,因而在被任命为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时就对蒋提出,希望在津浦路作战期间,蒋介石有什么指示可直接对李宗仁下达,千万不要越级指挥。蒋介石当即答应,表示对李宗仁放心得过,第五战区他不打电话。后来蒋介石果然守诺,在李宗仁坐镇第五战区的6年间,蒋介石从未直接插手指挥第五战区部队。李宗仁晚年在回忆录中对此也坦言:“老实说,我在五战区能打几次小胜仗,未受委员长直接指挥亦不无关系。”
蒋介石对韩复榘拥兵自重,不把中央放在眼里的行为素来忌恨。去年发生西安事变时,韩复榘还发过拥护张杨的通电,事后更是令蒋介石怒不可遏。不过韩复榘毕竟是守卫北方的重镇之一,且其目光短浅,不像是能成大事的样子,因此蒋介石也没有急于将其解决。此次韩复榘临阵脱逃,动摇军心,贻误国家,属于大罪。一旦人皆效仿,如何得了,理当法办。然而韩复榘是陆军二级上将,手上又有兵权,要将他办到什么程度,却令蒋介石颇为踌躇。就在这时,戴笠送来的一份密报却成为了压倒韩复榘的最后一根稻草。蒋介石从密报中得知,韩复榘与在汉口养病的第七战区司令长官、“四川王”刘湘秘密勾结,打算将川军和鲁军向鄂西集结,构筑防线。一旦中央军守不住武汉,要退往四川时,两家就全力阻挡中央军入川,保住刘湘的地盘和韩复榘的枪杆子。
蒋介石看完密报后不由得背上出了一层冷汗。感情这前有日本人打过来,后边还有刘湘和韩复榘使拌子,真是前虎后狼,危机四伏啊!蒋介石不得不痛下决心,必须将这两个心腹大患解决掉。在勾心斗角设计人的方面,蒋介石是行家里手。他精心布了一个局,下令要在河南开封召开第一、五战区高级军事会议,电召两个战区还没轮上打仗的师长以上40多名将领来开会。这时韩复榘已撤到距离河南省境仅有几公里的曹县,随时准备退入河南。他违抗战区和中央命令在先,因此收到会议通知时不免心中有些发毛。为防万一,他先给李宗仁打了个电话进行试探。李宗仁对此则心知肚明,韩复榘是罪有应得,不加惩办接下来还如何号令全军!他顺水推舟,安抚了韩复榘一顿,并将一份与会将领名单发给了韩。等韩复榘拿到一看,密密麻麻一大堆军师长以上将领的名字,连韩复榘手下的第12军军长孙桐萱都名列其中,显见应该就是一次一般性的军事会议。因此韩复榘没有听从手下的劝告,带着孙桐萱和一个特务营就去了开封。
1938年1月11日,高级军事会议在开封如期召开。结果蒋介石在会议上大发其火,痛斥韩复榘临阵脱逃,双方形成了顶牛。接着就由戴笠的军统特务接手,顺利逮捕了韩复榘,并将其押解至汉口。随后组成了高等军法会审,以“违反命令,擅弃国土”的罪名革除了韩的二级上将军衔及本兼一切军政职务。1月24日,韩复榘在武昌被执行枪决。这是继晋军军长李服赝之后,第一个因擅令撤退、丢失国土而被处决的陆军上将。逮捕韩复榘后,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参谋总长何应钦去汉口万国医院看望养病的刘湘,告诉了对方这个消息。刘湘久经历练,何其聪明,顿时知道他与韩复榘的密谋已经败露,不由惊骇万状。何应钦走后不久,刘湘便大口吐血,昏迷不醒。次日,刘湘宣告不治逝世。身后他被国民政府追赠为陆军一级上将,准予国葬,极尽哀荣。政府还宣布了刘湘的临终遗嘱,全是激勉川军将士的话:“抗战到底,始终不渝,即敌军一日不退出国境,川军则一日誓不还乡!”两个密谋伙伴,便以这样荣辱各异的结局退出了历史舞台。
虽然韩复榘已被法办,但他闯下的娄子却再也无法弥补。津浦路北段如今已是无险可守,矶谷师团长驱南下,徐州门户洞开,这可把李宗仁愁得够呛。雪上加霜的是,1938年1月10日,日本海军陆战队在海军舰队支援下从青岛登陆,抢先于第5师团将其占领。不久,随华中方面军攻略上海、南京的第5师团国崎支队也随海军舰队北返青岛登陆,并继续沿青烟公路和胶济铁路向东、西两个方向扩展,配合渡过黄河的第5师团主力作战。由于防守胶东的第3集团军第51军于学忠部已奉李宗仁命令南调淮北,留守青岛的沈鸿烈部又势单力薄,日军第5师团进展非常迅速,相继占领淄川、张店、博山、潍县、烟台、福山等重镇,控制了胶济铁路沿线地区。如果板垣征四郎能够抓住机会,迅速沿连接胶济铁路的台(儿庄)潍(县)(今山东省潍坊市)公路南下直取临沂,配合矶谷师团沿津浦路正面进攻,再加上荻洲立兵第13师团从津浦路南段进攻,那么李宗仁此时还未部署就绪的防线便已处于万分危险的境地,徐州也极有可能丢失,历史上就不存在台儿庄会战了。偏偏板垣征四郎由于没有抢先占领青岛,再加上海军的飞扬跋扈而被气坏了,一时与海军扛上了,就防区事宜向华北方面军告状。结果陆海军狗咬狗好一阵折腾,把南下的事给耽误了。另一方面,推进最速的矶谷师团也停止在了济宁至兖州一线,在将近两个月时间里顿步不前,给了李宗仁以宝贵的喘息时间。这是怎么回事呢?
继续发啊,写的不错
所以老蒋就把川军卖了,老蒋总是对别人要求以民族大义,对自己就是封建军阀那一套,确实是炮党传统
所以老蒋就把川军卖了,老蒋总是对别人要求以民族大义,对自己就是封建军阀那一套,确实是炮党传统
这是搅浑水的节奏,还能不能愉快的看贴了
楼主的贴以前看过,是个果粉,后面基本不用看了。
秦始皇赢政 发表于 2015-5-12 14:49
楼主的贴以前看过,是个果粉,后面基本不用看了。
是吗?可惜楼主根本不认识你。下面还有几篇,既然你不用看了,那就不送了。我会关注一下你,看看是不是言出必诺的男人。
徐州会战
谢谢楼主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