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佬痴迷长生不老术:投巨资研究死亡治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5/24 04:25:04
从古至今,人类一直梦想着能够永葆青春,长生不老,尤其是拥有巨大财富和权势的达官显贵。现在,科技大佬纷纷投入巨资研究“长生不老术”,俨然成为一种潮流。在这股潮流中,财大气粗的谷歌扮演了领导者角色。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奇-布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治愈死亡”。谷歌旗下风险投资机构 掌门人比尔-马里斯相信人可以活到500岁。俄罗斯亿万富翁和媒体大亨德米特里-伊茨科夫启动了所谓的“2045行动”研究项目,试图通过将大脑——连同大脑的意识——植入机器化身的方式实现永生。

  达官显贵的梦想

  古人相信这个世上存在神奇的长生不老药,能够实现人类最渴望做到的事情,那就是永生。在中国古代,很多皇帝都追求永生,将永生的希望寄托在玉石和黄金等贵重 物质身上。可怕的是,这些物质经常造成致命后果。16世纪,特兰西瓦尼亚女伯爵伊丽莎白-巴瑟将对抗死亡的努力做到极致,用少女的血沐浴,也因此被称之为 “吸血女伯爵”。此外,还有一位声名狼藉的科学家将含有狗精液、睾丸和血液的混合物注入自己体内。相比之下,他还是庆幸的,毕竟不是将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喝到肚里。牙买加人则不然,他们的长寿秘方是龟阴囊汤。

  现在,延长寿命仍旧是很多达官显贵追求的梦想。谷歌风投掌门人比尔-马里斯便认为人类的寿命可以达到500岁。他说:“我们拥有一系列生命科学工具,能够做到你所能想到的任何事情。我只是希望能够活得足够长,不想早早离开人世。”

  在科技产业,马里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坚信科技进步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大幅延长人类寿命的人。现在,美国的科技巨头投身抗衰老研究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财大气粗的谷 歌扮演了领导者角色。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奇-布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治愈死亡”。据悉,科技巨头们已投入数十亿美元,研究如何抗击衰老过程。他们的目标虽然 一致,但原因不尽相同,有的希望帮助人类,有的因为家人或好友去世带来的心理震撼,有的则因为对死亡的恐惧。此外,金钱也是一个重要促进因素。如果有人能 够研发出一项技术,让人类的寿命可以达到数百年之久,这项技术必将带来巨大财富,让他/她成为一个超级富有的人。

  引发伦理问题

  对于科技巨头们追求长生不老的做法,你可能报以嘲笑。他们认为自己能够解决衰老问题,就像解决一个运算问题一样。软件巨头拉里-埃里森“无法理解”人们为何 认为死亡不可避免,抱着这种想法的人似乎深陷中年危机而无法自拔。英国老年医学理论家奥布里-德格雷认为第一个能够活到1000岁的人已经降生。在他看 来,我们可以借助基因工程学手段改造我们的细胞以避免衰老过程,进而让寿命达到1000岁。他的观点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科学家已经借助这种手段大幅提高蠕虫、苍蝇,甚至于老鼠的寿命。德格雷表示我们需要摒弃“衰老不可避免”的想法,应该将身体当成一辆老爷车,只要维护得当便可继续使用。


  网络支付服务PayPal联 合创始人彼得-泰尔投入350万美元研究长寿技术。一些科学家认为这是一种疯狂的做法,是在浪费宝贵的研究经费。与其将这笔资金用于研究抗衰老,不如投向 其他更靠谱的研究。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前首席执行官科林-布莱克默坚信人类的寿命存在一个上限。他给出的上限是120岁,任何人的寿命都很难超过这一上限。

  不过,世界上一些最优秀的科学家都致力于长寿研究。他们将目光投向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技术,例如基因工程学改造,利用微型机器人处理出现问题的细胞,用机器或者克隆版器官取代人体器官。在当前的所有长生不老法中,最令人感到吃惊的莫过于将人类的意识“上传”给机器。

  任何一种惊人或疯狂的长生不老法都不可避免地引发一系列伦理问题。这种研究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对永生的追求是否“掠夺”本用于日常病痛和重大疾病的研究经 费?寻找长生不老法对已经拥挤不堪的地球有何意义?如果机器人技术可让我们实现永生,此时的我们应该被称之为人类还是机器?一些亿万富翁不愿意看到自己的 精彩人生走向终结,其他人难道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吗?很多影片和著作都围绕可以永生的吸血鬼展开,但吸血鬼也时常抱怨永生给他们带来的孤独和乏味从古至今,人类一直梦想着能够永葆青春,长生不老,尤其是拥有巨大财富和权势的达官显贵。现在,科技大佬纷纷投入巨资研究“长生不老术”,俨然成为一种潮流。在这股潮流中,财大气粗的谷歌扮演了领导者角色。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奇-布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治愈死亡”。谷歌旗下风险投资机构 掌门人比尔-马里斯相信人可以活到500岁。俄罗斯亿万富翁和媒体大亨德米特里-伊茨科夫启动了所谓的“2045行动”研究项目,试图通过将大脑——连同大脑的意识——植入机器化身的方式实现永生。

  达官显贵的梦想

  古人相信这个世上存在神奇的长生不老药,能够实现人类最渴望做到的事情,那就是永生。在中国古代,很多皇帝都追求永生,将永生的希望寄托在玉石和黄金等贵重 物质身上。可怕的是,这些物质经常造成致命后果。16世纪,特兰西瓦尼亚女伯爵伊丽莎白-巴瑟将对抗死亡的努力做到极致,用少女的血沐浴,也因此被称之为 “吸血女伯爵”。此外,还有一位声名狼藉的科学家将含有狗精液、睾丸和血液的混合物注入自己体内。相比之下,他还是庆幸的,毕竟不是将所谓的长生不老药喝到肚里。牙买加人则不然,他们的长寿秘方是龟阴囊汤。

  现在,延长寿命仍旧是很多达官显贵追求的梦想。谷歌风投掌门人比尔-马里斯便认为人类的寿命可以达到500岁。他说:“我们拥有一系列生命科学工具,能够做到你所能想到的任何事情。我只是希望能够活得足够长,不想早早离开人世。”

  在科技产业,马里斯并不是唯一一个坚信科技进步能够在不久的将来大幅延长人类寿命的人。现在,美国的科技巨头投身抗衰老研究已经成为一种现象,财大气粗的谷 歌扮演了领导者角色。谷歌联合创始人塞奇-布林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治愈死亡”。据悉,科技巨头们已投入数十亿美元,研究如何抗击衰老过程。他们的目标虽然 一致,但原因不尽相同,有的希望帮助人类,有的因为家人或好友去世带来的心理震撼,有的则因为对死亡的恐惧。此外,金钱也是一个重要促进因素。如果有人能 够研发出一项技术,让人类的寿命可以达到数百年之久,这项技术必将带来巨大财富,让他/她成为一个超级富有的人。

  引发伦理问题

  对于科技巨头们追求长生不老的做法,你可能报以嘲笑。他们认为自己能够解决衰老问题,就像解决一个运算问题一样。软件巨头拉里-埃里森“无法理解”人们为何 认为死亡不可避免,抱着这种想法的人似乎深陷中年危机而无法自拔。英国老年医学理论家奥布里-德格雷认为第一个能够活到1000岁的人已经降生。在他看 来,我们可以借助基因工程学手段改造我们的细胞以避免衰老过程,进而让寿命达到1000岁。他的观点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科学家已经借助这种手段大幅提高蠕虫、苍蝇,甚至于老鼠的寿命。德格雷表示我们需要摒弃“衰老不可避免”的想法,应该将身体当成一辆老爷车,只要维护得当便可继续使用。


  网络支付服务PayPal联 合创始人彼得-泰尔投入350万美元研究长寿技术。一些科学家认为这是一种疯狂的做法,是在浪费宝贵的研究经费。与其将这笔资金用于研究抗衰老,不如投向 其他更靠谱的研究。英国医学研究委员会前首席执行官科林-布莱克默坚信人类的寿命存在一个上限。他给出的上限是120岁,任何人的寿命都很难超过这一上限。

  不过,世界上一些最优秀的科学家都致力于长寿研究。他们将目光投向一系列引人注目的技术,例如基因工程学改造,利用微型机器人处理出现问题的细胞,用机器或者克隆版器官取代人体器官。在当前的所有长生不老法中,最令人感到吃惊的莫过于将人类的意识“上传”给机器。

  任何一种惊人或疯狂的长生不老法都不可避免地引发一系列伦理问题。这种研究需要投入多少资金?对永生的追求是否“掠夺”本用于日常病痛和重大疾病的研究经 费?寻找长生不老法对已经拥挤不堪的地球有何意义?如果机器人技术可让我们实现永生,此时的我们应该被称之为人类还是机器?一些亿万富翁不愿意看到自己的 精彩人生走向终结,其他人难道也抱着同样的想法吗?很多影片和著作都围绕可以永生的吸血鬼展开,但吸血鬼也时常抱怨永生给他们带来的孤独和乏味
可以插菊花吗?
挺不错的,其实早就想到了。我认为那该是人类灭亡,或者是进化的时候了。

我早就说过,一种生命活着一定有他的价值,当机器人已经占领了从生产到生活的所有领域,那么人类本身的存在变得没有必要,所以需要进化成新的状态,以适应宇宙的生存。
就算技术上能移植到机器人上,也只有等我临死之时执行,还得保证自己不死于空难之类的。如果在世就进行,如何保证这是“剪切”而非“复制”呢?复制的话就意味着世界上有两个意识上的“我”,其实真正有意义的还是肉体上的“我”,而这个“我”不久还是会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