挪威小镇成圣战分子输出地 9名年轻人奔赴“伊斯兰国”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5/24 03:48:11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误把相机当枪而举手投降的叙利亚女孩已被家人带离难民区,进入基地组织控制区域生活。连年内战迫使叙利亚平民离开祖国,流亡他乡。而在挪威腓特烈斯塔一个平静的小镇上,也有九个年轻人选择离开祖国,相继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纽约时报》4月4日头版刊文,对这一事件做了调查,观察者网全文翻译如下:
当他们停止小打小闹时,麻烦才真正开始。托雷夫·桑切斯·哈默和他的朋友们都是挪威南部一个小街区的居民,住的也都是一式一样装有护墙板的房子。几年来他们一直同警察频繁地打着交道,可突然间,他们停止了在哈默寡母家举行的大麻聚会。
在这个宁静的挪威小镇上,当地警察会定期去“扫荡”他们的大麻聚会。负责青少年犯罪事务的朗纳·福斯回忆道:“我们叫得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但就在两年前,他们停止了“扫荡”行动。福斯说:“我们也感到奇怪,同时都松了口气。”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哈默和至少7个年轻人都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黎斯勒边维恩这条街道,前往叙利亚,同“伊斯兰国”和其它武装集团一道,进行“圣战”。
欧洲试图摸透这些土生土长的年轻穆斯林为什么会踏上这样一种途程。政治家和学者大都将原因归结为网络以及激进派主导的清真寺的影响,或者种族歧视、失业这些社会问题。
但这股将如此多的年轻人从利斯比(腓特烈斯塔下辖的一个行政区,仅有6000人口)推向叙利亚的潜流开始显现出来,成为一种上述理论都无法解释的现象:为什么会在这些镇子、甚至镇上更小的区域里,出现这么一群不成比例的圣战分子?
这“是个大谜题”,乔恩·菲提耶·霍夫曼说。他是挪威情报局警察安全服务战略研究所的主任。
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的年轻人的家属以及当地居民和官员在接受采访时,都认为他们那种突然且令人不安的转变,是受了当地的足球明星阿卜杜拉·齐布的影响。齐布算是当地的偶像,英俊而有风度,他对“圣战”怀有狂热的念想,是这群人里第一个去叙利亚的。
这群从腓特烈斯塔前往叙利亚的年轻人都住得很近,但除去这点,大家并无相同处。他们的种族、社会经济甚至宗教背景都不相同。
这座小镇面朝优美的海港,整齐的栅栏和树篱围住木房子,在绿草地上排成赏心悦目的队列。整个地方显得有序、整洁、安宁。即便按照挪威的标准还算不上繁荣,却远不能说处于经济萎缩的状态。
并不是所有年轻人都来自破裂的家庭,或者处于弱势。也许促使他们下定决心去往叙利亚的关键因素,是他们相互之间的影响。
足球队员齐布“是中心人物”,约瑟夫·阿希迪库回忆说,他是改信伊斯兰教的挪威人,曾同“先知的乌玛”(观察者网注:Umma,穆斯林社会共同体)里的成员们多次访问腓特烈斯塔。后者是来自奥斯陆的一个激进团体,公开支持“伊斯兰国”。
“所有人都喜欢他,”他补充说,“他很酷,所有人都想变成他那样。”
阿希迪库自同“先知的乌玛”决裂以后,就组织起一个小小的社团,专事对抗信仰的激进化。他回忆说,当齐布私底下同他谈起在车臣、阿富汗和叙利亚进行着的“圣战”时,他“着实吃了一惊”。他补充道:“他是个真正的狂热分子,一刻不停地讨论着‘圣战’。”
2012年11月,23岁的齐布以从事人道主义救援活动为借口,前往叙利亚。这个阿尔及利亚人的后裔不久就死在了那里。
“脸书”上铺天盖地都是对他的缅怀,而在腓特烈斯塔,六个年轻人也进了齐布曾上过学的高中,开始为他们的叙利亚之旅作准备。一条“脸书”悼词是这么写的:阿卜杜拉·齐布,我们美丽的天使,请安息。
据齐布的一位队友说(他要求匿名,因为害怕遭受激进分子的报复),齐布之死使其声名更加卓著,其“英勇牺牲”更是为大家树立了一个榜样。
“这是会传染的。”他把齐布对“圣战”的支持与足球队员的技巧作比较,“一个强壮的队员如果在场上有了精彩的表现,他的同伴就会想表现得更好。”
特龙·胡戈巴肯是挪威警察安全服务部门的发言人,他称正在调查导致这些年轻人如此突兀地转向武装伊斯兰的起因。调查者认为外来的招募者可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他说目前还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是谁在腓特烈斯塔进行招募活动,但补充说安全服务部门早就把“先知的乌玛”纳入了监控范围。
佛斯是腓特烈斯塔的一名当地警察,他称自己是在接到一位母亲的投诉后,才第一次注意到“先知的乌玛”这个团体。这位母亲称来自这个团体的激进分子们正在骚扰自己患有精神病的儿子,试图说服他去叙利亚。她儿子并没去成,如今在一家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
而那些最终去了叙利亚的人之前也没显示出半点对伊斯兰教感兴趣的迹象。“我们同他们打交道时,从没听到过哪个人提起宗教。”佛斯说,他的办公室里堆满了水烟管和其它吸毒用具。
“这些年轻人只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他补充道,“但他们同时又想做出点事情,想做出彩。”伊斯兰武装组织“提供了他们想要的一切”。
“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去接受它。”佛斯说。
为了给自己的生活找到某种目标,哈默和他的朋友们怀着激情投入了它的怀抱。哈默放弃了天主教信仰,转向伊斯兰教,还把“托雷夫”这个名字改成了“阿卜杜勒”。
哈默的母亲丽贝卡是来自菲律宾的移民,她挥动着手里的一本《古兰经》说:“他一天到晚就在读这个东西。”她在儿子的卧室里发现了这本《古兰经》,还有念珠、绣着头骨的帽子,一个念诵礼拜祷词的电子设备。
“他说在跳了这么多舞,交了这么多女朋友,抽了这么多烟以后,他想改变自己。”母亲说。
哈默第一次的犯罪记录是偷奔驰汽车的引擎盖标志,那时他还是个青少年。而在“改过自新”以后,他每天都去利斯比唯一的那家清真寺,花上几个钟头的时间告诉礼拜者(他们大多是来自索马里的移民)该如何正确地祈祷。这种自以为是的演说让大家很恼火。
终于,清真寺的主管把他逐了出去。
“他做穆斯林才两年,我都做了一辈子了。”沃什米·默罕默德·沙尔邦说。
另一个被武装伊斯兰的确定性及优越性所吸引的是萨米尤拉·卡恩,他和哈默住同一条街,常去参加他家的大麻聚会。他也上了足球明星齐布的母校格拉克,这是所职高与普高混合的学校。
卡恩是巴基斯坦移民后裔,按照大家的看法,他不单同挪威人格格不入,在巴基斯坦社区也得不到认同。他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在获释后又醉驾撞死了一名妇女,给家庭蒙上了更多的屈辱。他父亲拒绝接受采访。
齐布的另一个校友阿布·艾德巴吉来自车臣,2002年,为逃避战火,他们全家移民挪威。
据艾德巴吉的家人说,他是个体育爱好者,常常抱怨俄国在车臣的暴行,也不满于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不过他喜欢挪威,对这个国家忠心耿耿。他曾想去挪威军队服役,但因为视力问题而无法如愿。
他曾定期去当地清真寺做礼拜,但自齐布死后就基本中断了。他家人说,他频繁前往奥斯陆。他们不知道他的具体行踪,但奥斯陆有很多清真寺和穆斯林聚会场所,“先知的乌玛”以及其它激进团体常在那里聚集。
在他2013年的一次奥斯陆之行后,他母亲在他房间里发现了三部苹果手机。当时她并不以为意,如今意识到这些手机可能就是为他和其他人去叙利亚做准备的。他也借钱买了部奔驰,之后就是驾着这辆车穿过欧洲大陆进入土耳其,再抵达叙利亚边境的。
2013年8月,当艾德巴吉的父母在突尼斯旅游时,他给他们发了条短信:“请不要试着找我。我已经做出选择了。”他正在去叙利亚的路上。
出发前艾德巴吉吓唬了一下住在附近的哈默,还有他那群狐朋狗友。他警告说,他们的种种作为(包括吸大麻的习惯)已经背离伊斯兰教法了。
佛斯警官说这次恫吓似乎起了作用,哈默停止了大麻聚会。他整理了一批报告,里面记录了这群年轻人突然间产生的宗教狂热,并把它们提交给了安全服务部门。
他说他们这种突然的狂热让他觉得很奇怪,但并没有十分在意。“当他们不再折腾时,我们都想:‘哦,这很好。’”
同艾德巴吉一样,哈默也开始去奥斯陆。他告诉母亲自己要钻研伊斯兰教。她并不理解儿子这种突如其来的狂热,但很高兴,因为这似乎让他不再那么“野”了。
2013年12月,哈默告诉母亲自已要去希腊度假。他母亲回忆道,当时他说“妈妈,我一定要休个假。我没有朋友,没有工作,一无所有。”之后他就消失了,过去很多个月以后,他才宣布自己正在叙利亚。“脸书”上的一张照片里,他身穿迷彩服,头包黑色头巾,手端一把枪。
有报道称,其他三个从利斯比去叙利亚的年轻人已经死了。有两个平安回到了挪威:24岁的卡恩在脚受伤后离开了叙利亚,如今正被关在奥斯陆,等待一场对他参与恐怖组织的起诉。另一名同他年纪相似的库尔德裔(观察者网注:库尔德人是西亚最古老的民族之一,聚居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伊拉克及高加索)挪威人正在逃亡中。
起初,艾德巴吉向父母保证一切都好。但他们并不相信。他从叙利亚给他们发了张照片,照片上的他看来很憔悴,显得营养不良。
去年“伊斯兰国”派他加入围攻科班尼(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一座以库尔德居民为主的小镇)的军队,他才发现自己被困在战火之中。很明显他有了求死的念头。11月份时他在“脸书”上用挪威语发了一条告别辞:“保重兄弟们,祝你们好运。我爱你们,如果真主允许的话,我们还能在下一世相见。”
几天后他就被杀了。他的家人是从他18岁的新婚妻子那里得到这条死讯的。她来自俄国治下的达吉斯坦。黛安娜·瑞玛扎诺娃怀有四个月的身孕,想离开叙利亚,来腓特烈斯塔生产。
但她只抵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1月6日,她在一间土耳其派出所里发动了自杀式恐袭,炸死了一名警察,以及她尚未出生的孩子。
挪威小镇成圣战分子输出地 9名年轻人奔赴“伊斯兰国”
http://www.guancha.cn/europe/2015_04_09_315355.shtml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误把相机当枪而举手投降的叙利亚女孩已被家人带离难民区,进入基地组织控制区域生活。连年内战迫使叙利亚平民离开祖国,流亡他乡。而在挪威腓特烈斯塔一个平静的小镇上,也有九个年轻人选择离开祖国,相继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纽约时报》4月4日头版刊文,对这一事件做了调查,观察者网全文翻译如下:
当他们停止小打小闹时,麻烦才真正开始。托雷夫·桑切斯·哈默和他的朋友们都是挪威南部一个小街区的居民,住的也都是一式一样装有护墙板的房子。几年来他们一直同警察频繁地打着交道,可突然间,他们停止了在哈默寡母家举行的大麻聚会。
在这个宁静的挪威小镇上,当地警察会定期去“扫荡”他们的大麻聚会。负责青少年犯罪事务的朗纳·福斯回忆道:“我们叫得出他们每个人的名字。”但就在两年前,他们停止了“扫荡”行动。福斯说:“我们也感到奇怪,同时都松了口气。”
在接下来的日子里,哈默和至少7个年轻人都一个接一个地离开了黎斯勒边维恩这条街道,前往叙利亚,同“伊斯兰国”和其它武装集团一道,进行“圣战”。
欧洲试图摸透这些土生土长的年轻穆斯林为什么会踏上这样一种途程。政治家和学者大都将原因归结为网络以及激进派主导的清真寺的影响,或者种族歧视、失业这些社会问题。
但这股将如此多的年轻人从利斯比(腓特烈斯塔下辖的一个行政区,仅有6000人口)推向叙利亚的潜流开始显现出来,成为一种上述理论都无法解释的现象:为什么会在这些镇子、甚至镇上更小的区域里,出现这么一群不成比例的圣战分子?
这“是个大谜题”,乔恩·菲提耶·霍夫曼说。他是挪威情报局警察安全服务战略研究所的主任。
前往叙利亚参加“圣战”的年轻人的家属以及当地居民和官员在接受采访时,都认为他们那种突然且令人不安的转变,是受了当地的足球明星阿卜杜拉·齐布的影响。齐布算是当地的偶像,英俊而有风度,他对“圣战”怀有狂热的念想,是这群人里第一个去叙利亚的。
这群从腓特烈斯塔前往叙利亚的年轻人都住得很近,但除去这点,大家并无相同处。他们的种族、社会经济甚至宗教背景都不相同。
这座小镇面朝优美的海港,整齐的栅栏和树篱围住木房子,在绿草地上排成赏心悦目的队列。整个地方显得有序、整洁、安宁。即便按照挪威的标准还算不上繁荣,却远不能说处于经济萎缩的状态。
并不是所有年轻人都来自破裂的家庭,或者处于弱势。也许促使他们下定决心去往叙利亚的关键因素,是他们相互之间的影响。
足球队员齐布“是中心人物”,约瑟夫·阿希迪库回忆说,他是改信伊斯兰教的挪威人,曾同“先知的乌玛”(观察者网注:Umma,穆斯林社会共同体)里的成员们多次访问腓特烈斯塔。后者是来自奥斯陆的一个激进团体,公开支持“伊斯兰国”。
“所有人都喜欢他,”他补充说,“他很酷,所有人都想变成他那样。”
阿希迪库自同“先知的乌玛”决裂以后,就组织起一个小小的社团,专事对抗信仰的激进化。他回忆说,当齐布私底下同他谈起在车臣、阿富汗和叙利亚进行着的“圣战”时,他“着实吃了一惊”。他补充道:“他是个真正的狂热分子,一刻不停地讨论着‘圣战’。”
2012年11月,23岁的齐布以从事人道主义救援活动为借口,前往叙利亚。这个阿尔及利亚人的后裔不久就死在了那里。
“脸书”上铺天盖地都是对他的缅怀,而在腓特烈斯塔,六个年轻人也进了齐布曾上过学的高中,开始为他们的叙利亚之旅作准备。一条“脸书”悼词是这么写的:阿卜杜拉·齐布,我们美丽的天使,请安息。
据齐布的一位队友说(他要求匿名,因为害怕遭受激进分子的报复),齐布之死使其声名更加卓著,其“英勇牺牲”更是为大家树立了一个榜样。
“这是会传染的。”他把齐布对“圣战”的支持与足球队员的技巧作比较,“一个强壮的队员如果在场上有了精彩的表现,他的同伴就会想表现得更好。”
特龙·胡戈巴肯是挪威警察安全服务部门的发言人,他称正在调查导致这些年轻人如此突兀地转向武装伊斯兰的起因。调查者认为外来的招募者可能发挥了至关重要的影响。
他说目前还不能百分之百地肯定是谁在腓特烈斯塔进行招募活动,但补充说安全服务部门早就把“先知的乌玛”纳入了监控范围。
佛斯是腓特烈斯塔的一名当地警察,他称自己是在接到一位母亲的投诉后,才第一次注意到“先知的乌玛”这个团体。这位母亲称来自这个团体的激进分子们正在骚扰自己患有精神病的儿子,试图说服他去叙利亚。她儿子并没去成,如今在一家精神病院里接受治疗。
而那些最终去了叙利亚的人之前也没显示出半点对伊斯兰教感兴趣的迹象。“我们同他们打交道时,从没听到过哪个人提起宗教。”佛斯说,他的办公室里堆满了水烟管和其它吸毒用具。
“这些年轻人只有一个共同点,就是与这个社会格格不入,”他补充道,“但他们同时又想做出点事情,想做出彩。”伊斯兰武装组织“提供了他们想要的一切”。
“把一切都准备好了,就等着你去接受它。”佛斯说。
为了给自己的生活找到某种目标,哈默和他的朋友们怀着激情投入了它的怀抱。哈默放弃了天主教信仰,转向伊斯兰教,还把“托雷夫”这个名字改成了“阿卜杜勒”。
哈默的母亲丽贝卡是来自菲律宾的移民,她挥动着手里的一本《古兰经》说:“他一天到晚就在读这个东西。”她在儿子的卧室里发现了这本《古兰经》,还有念珠、绣着头骨的帽子,一个念诵礼拜祷词的电子设备。
“他说在跳了这么多舞,交了这么多女朋友,抽了这么多烟以后,他想改变自己。”母亲说。
哈默第一次的犯罪记录是偷奔驰汽车的引擎盖标志,那时他还是个青少年。而在“改过自新”以后,他每天都去利斯比唯一的那家清真寺,花上几个钟头的时间告诉礼拜者(他们大多是来自索马里的移民)该如何正确地祈祷。这种自以为是的演说让大家很恼火。
终于,清真寺的主管把他逐了出去。
“他做穆斯林才两年,我都做了一辈子了。”沃什米·默罕默德·沙尔邦说。
另一个被武装伊斯兰的确定性及优越性所吸引的是萨米尤拉·卡恩,他和哈默住同一条街,常去参加他家的大麻聚会。他也上了足球明星齐布的母校格拉克,这是所职高与普高混合的学校。
卡恩是巴基斯坦移民后裔,按照大家的看法,他不单同挪威人格格不入,在巴基斯坦社区也得不到认同。他的父亲是个杀人犯,在获释后又醉驾撞死了一名妇女,给家庭蒙上了更多的屈辱。他父亲拒绝接受采访。
齐布的另一个校友阿布·艾德巴吉来自车臣,2002年,为逃避战火,他们全家移民挪威。
据艾德巴吉的家人说,他是个体育爱好者,常常抱怨俄国在车臣的暴行,也不满于以色列人对巴勒斯坦人的所作所为。不过他喜欢挪威,对这个国家忠心耿耿。他曾想去挪威军队服役,但因为视力问题而无法如愿。
他曾定期去当地清真寺做礼拜,但自齐布死后就基本中断了。他家人说,他频繁前往奥斯陆。他们不知道他的具体行踪,但奥斯陆有很多清真寺和穆斯林聚会场所,“先知的乌玛”以及其它激进团体常在那里聚集。
在他2013年的一次奥斯陆之行后,他母亲在他房间里发现了三部苹果手机。当时她并不以为意,如今意识到这些手机可能就是为他和其他人去叙利亚做准备的。他也借钱买了部奔驰,之后就是驾着这辆车穿过欧洲大陆进入土耳其,再抵达叙利亚边境的。
2013年8月,当艾德巴吉的父母在突尼斯旅游时,他给他们发了条短信:“请不要试着找我。我已经做出选择了。”他正在去叙利亚的路上。
出发前艾德巴吉吓唬了一下住在附近的哈默,还有他那群狐朋狗友。他警告说,他们的种种作为(包括吸大麻的习惯)已经背离伊斯兰教法了。
佛斯警官说这次恫吓似乎起了作用,哈默停止了大麻聚会。他整理了一批报告,里面记录了这群年轻人突然间产生的宗教狂热,并把它们提交给了安全服务部门。
他说他们这种突然的狂热让他觉得很奇怪,但并没有十分在意。“当他们不再折腾时,我们都想:‘哦,这很好。’”
同艾德巴吉一样,哈默也开始去奥斯陆。他告诉母亲自己要钻研伊斯兰教。她并不理解儿子这种突如其来的狂热,但很高兴,因为这似乎让他不再那么“野”了。
2013年12月,哈默告诉母亲自已要去希腊度假。他母亲回忆道,当时他说“妈妈,我一定要休个假。我没有朋友,没有工作,一无所有。”之后他就消失了,过去很多个月以后,他才宣布自己正在叙利亚。“脸书”上的一张照片里,他身穿迷彩服,头包黑色头巾,手端一把枪。
有报道称,其他三个从利斯比去叙利亚的年轻人已经死了。有两个平安回到了挪威:24岁的卡恩在脚受伤后离开了叙利亚,如今正被关在奥斯陆,等待一场对他参与恐怖组织的起诉。另一名同他年纪相似的库尔德裔(观察者网注:库尔德人是西亚最古老的民族之一,聚居在土耳其、叙利亚、伊朗、伊拉克及高加索)挪威人正在逃亡中。
起初,艾德巴吉向父母保证一切都好。但他们并不相信。他从叙利亚给他们发了张照片,照片上的他看来很憔悴,显得营养不良。
去年“伊斯兰国”派他加入围攻科班尼(叙利亚与土耳其边境一座以库尔德居民为主的小镇)的军队,他才发现自己被困在战火之中。很明显他有了求死的念头。11月份时他在“脸书”上用挪威语发了一条告别辞:“保重兄弟们,祝你们好运。我爱你们,如果真主允许的话,我们还能在下一世相见。”
几天后他就被杀了。他的家人是从他18岁的新婚妻子那里得到这条死讯的。她来自俄国治下的达吉斯坦。黛安娜·瑞玛扎诺娃怀有四个月的身孕,想离开叙利亚,来腓特烈斯塔生产。
但她只抵达了土耳其伊斯坦布尔。1月6日,她在一间土耳其派出所里发动了自杀式恐袭,炸死了一名警察,以及她尚未出生的孩子。
挪威小镇成圣战分子输出地 9名年轻人奔赴“伊斯兰国”
http://www.guancha.cn/europe/2015_04_09_315355.shtml
国内有些人别有用心可以美化北欧三国说瞎说那里真正社会主义,其实那里依然是资本主义,只不过资本主义改良比较多罢了 那里依然有不少阶级矛盾,社会矛盾,依然有不同阶级的各类政治组织和不同政治倾向人  ,挪威还有毛派组织呢{:soso_e140:}
瑞典挪威这种就属于太闲得慌脑子进屎了的国家
内塔尼亚胡 发表于 2015-4-9 23:09
瑞典挪威这种就属于太闲得慌脑子进屎了的国家
不是   挪威等北欧三国也有阶级矛盾和社会矛盾 只是相对比较缓和罢了
西北欧的软文哦
移民不归化,不是自己找麻烦?就应该想移民先改教,否则哪来哪回去
总有那么一批人觉得,给某类人提高待遇,让他们过的好了,就会跟你一条心。
北欧国家早废了,接受了那么多绿胶的政治难民,很多精英感觉无望,都跑美国了
亚拉伯罕三邪教同出一源,同流合污又有什么好奇怪的呢
看看这几个人都是什么鬼地方跑过来的。提到名字的没一个是挪威土著。
绿色癌症字数
看了北欧的情况。。。我在想新疆福利政策得超越瑞典多少倍才能换来一方平安啊?
看了北欧的情况。。。我在想新疆福利政策得超越瑞典多少倍才能换来一方平安啊?
多少倍都不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