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瑜:国民党败就败在实行和平土改。为何直到今天还会有 ...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1/23 03:44:33


你相信头脑还是心灵?一次聊天中,一个朋友问。

我说我相信时间。

在总结国民党大陆失败的原因时,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原因就是“国民党没有展开土改,”因而失去了农民。相比之下,共产党这边土改搞得轰轰烈烈,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当家做主人。农民分到了土地,于是参加革命保卫胜利果实。

其实,严格说来,国民党在大陆期间也不是没有土改愿望。孙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理想众所周知,蒋介石政府也不是没有动作。从1930年颁布《土地法》到1946年《绥靖区土地处理办法》,从20年代末浙江二五减租运动,到蒋经国赣南土改实验,国民党并非没有意识到“平均地权”对于争取人心的作用。
问题在于,与“暴风骤雨”的暴力土改相比,国民党政府不但土改力度小得多,而且理念上奉行的更接近和平土改。所谓暴风骤雨式土改,其实是自古以来农民起义的升级版,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该杀杀,该分分。当然,既然是革命,就不单是起义,还有一整套革命话语和仪式来赋予其意义。于是“剥削”、“翻身”、“阶级斗争”这种陈胜吴广们没能想出来的词汇开始成为日常用语,于是有了“诉苦会”和“斗争会”这种“制度创新”。

而所谓和平土改,核心即赎买,政府用土地债券从地主手里买地,再让农民用数年分期付款的方式从政府手里低价买地。好处是地主和农民可能双赢:农民最后得到了土地,地主则得到了资本。国民党在大陆期间没来得及、也无力大规模推广和平土改,到台湾后推而广之,结果帮助很多台湾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而且加快了台湾的工业化进程。虽然中间也有诸多不公,但一批地主通过土改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转向工商业,推动了台湾经济起飞 。

既然更接近双赢,为什么和平土改反而常常没有市场?仔细想来,无非是因为它“慢”。相比革命土改那种一夜之间“你的就成了我的”的变革方式,和平土改也许经济效果好,但是政治利润低。一颗钻石放在你面前,一个人告诉你,你现在就可以免费得到它,另一个人告诉你,你需要分期十年付款才能真正拥有它,你跟谁走呢?

自由主义在整个20世纪被左翼或右翼激进主义围追堵截甚至一度节节败退的命运,甚至今天仍难以在民众中扎根扩散,根源也许就在于这个“慢”字。当激进主义向民众许诺立竿见影的变革时,自由主义许诺的只是漫长生长期之后的瓜熟蒂落。要造就翻天覆地的急速变化,激进主义的前提必然是“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从而为一元化权威体制铺平了道路,而自由主义则意味着人人各自为政,只通过一只“看不见的手”形成合力。激进主义交给你一个救世主,而自由主义仅仅是将你交还给你自己。
然而世上真有救世主吗?“一个强大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政府,一定也强大到可以拿走你的一切”。50年代中期的集体化运动,正是对此的说明。钻石捧在手里还没捂热,后来通通交到国家手里。到50年代末,台湾农民开始实现“耕者有其田”,大陆某些地方却出现天灾人祸。那些不幸死于饥荒的农民是否想到,他们忍饥挨饿的痛苦与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痛快之间,有种隐秘的联系。

相信时间,就意味着相信除了千千万万人日积月累的努力,历史没有进步的捷径。对于渴望一夜之间得到解放的人们,这可真令人扫兴。

在总结苏东转型之艰难时,一个解释是:制度也许可以一夜之间改写,但是企业家精神、商业头脑、市场意识,只有通过漫长的学习才能形成。对于急于宣布转型本身是个错误的人,显然又忘记了“时间”这个因素。20年后的今天,苏东诸多国家经济都逐渐步入了良性增长,再次证明时间的力量。众所周知,炖好一锅肉,油盐酱醋等调料固然重要,但“大火改小火慢炖”这个环节却总不可少。

历史也许会以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螺旋式前进,某代人可能会在那倒退的一步中度过倒霉的一生,但我相信在所有的专制者中,时间是最专制的那一个。很多时候,人类一不小心误会了自己,把自己想象得太过聪明,或者不够聪明,而时间总是不徐不疾地将误会澄清。

1956年匈牙利政治风波后,总理纳吉因为失去“立场”而被判决绞死。在庭审中,他拒绝要求法庭宽大处理,并说:“我知道另一个纳吉审判会为我平反,总有一天还会有对我的重葬仪式”。1989年6月16日,“总有一天”到来了,匈牙利举行了纳吉的重葬仪式,10万民众参加了该仪式。

纳吉相信时间,他赢得了胜利。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3066698.html

你相信头脑还是心灵?一次聊天中,一个朋友问。

我说我相信时间。

在总结国民党大陆失败的原因时,一个经常被提及的原因就是“国民党没有展开土改,”因而失去了农民。相比之下,共产党这边土改搞得轰轰烈烈,打土豪,分田地,翻身当家做主人。农民分到了土地,于是参加革命保卫胜利果实。

其实,严格说来,国民党在大陆期间也不是没有土改愿望。孙中山先生的“耕者有其田”理想众所周知,蒋介石政府也不是没有动作。从1930年颁布《土地法》到1946年《绥靖区土地处理办法》,从20年代末浙江二五减租运动,到蒋经国赣南土改实验,国民党并非没有意识到“平均地权”对于争取人心的作用。
问题在于,与“暴风骤雨”的暴力土改相比,国民党政府不但土改力度小得多,而且理念上奉行的更接近和平土改。所谓暴风骤雨式土改,其实是自古以来农民起义的升级版,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统治,该杀杀,该分分。当然,既然是革命,就不单是起义,还有一整套革命话语和仪式来赋予其意义。于是“剥削”、“翻身”、“阶级斗争”这种陈胜吴广们没能想出来的词汇开始成为日常用语,于是有了“诉苦会”和“斗争会”这种“制度创新”。

而所谓和平土改,核心即赎买,政府用土地债券从地主手里买地,再让农民用数年分期付款的方式从政府手里低价买地。好处是地主和农民可能双赢:农民最后得到了土地,地主则得到了资本。国民党在大陆期间没来得及、也无力大规模推广和平土改,到台湾后推而广之,结果帮助很多台湾农民实现了“耕者有其田”,而且加快了台湾的工业化进程。虽然中间也有诸多不公,但一批地主通过土改实现了资本的原始积累,转向工商业,推动了台湾经济起飞 。

既然更接近双赢,为什么和平土改反而常常没有市场?仔细想来,无非是因为它“慢”。相比革命土改那种一夜之间“你的就成了我的”的变革方式,和平土改也许经济效果好,但是政治利润低。一颗钻石放在你面前,一个人告诉你,你现在就可以免费得到它,另一个人告诉你,你需要分期十年付款才能真正拥有它,你跟谁走呢?

自由主义在整个20世纪被左翼或右翼激进主义围追堵截甚至一度节节败退的命运,甚至今天仍难以在民众中扎根扩散,根源也许就在于这个“慢”字。当激进主义向民众许诺立竿见影的变革时,自由主义许诺的只是漫长生长期之后的瓜熟蒂落。要造就翻天覆地的急速变化,激进主义的前提必然是“万众一心”、“同仇敌忾”,从而为一元化权威体制铺平了道路,而自由主义则意味着人人各自为政,只通过一只“看不见的手”形成合力。激进主义交给你一个救世主,而自由主义仅仅是将你交还给你自己。
然而世上真有救世主吗?“一个强大到可以给你一切的政府,一定也强大到可以拿走你的一切”。50年代中期的集体化运动,正是对此的说明。钻石捧在手里还没捂热,后来通通交到国家手里。到50年代末,台湾农民开始实现“耕者有其田”,大陆某些地方却出现天灾人祸。那些不幸死于饥荒的农民是否想到,他们忍饥挨饿的痛苦与当年打土豪分田地的痛快之间,有种隐秘的联系。

相信时间,就意味着相信除了千千万万人日积月累的努力,历史没有进步的捷径。对于渴望一夜之间得到解放的人们,这可真令人扫兴。

在总结苏东转型之艰难时,一个解释是:制度也许可以一夜之间改写,但是企业家精神、商业头脑、市场意识,只有通过漫长的学习才能形成。对于急于宣布转型本身是个错误的人,显然又忘记了“时间”这个因素。20年后的今天,苏东诸多国家经济都逐渐步入了良性增长,再次证明时间的力量。众所周知,炖好一锅肉,油盐酱醋等调料固然重要,但“大火改小火慢炖”这个环节却总不可少。

历史也许会以进两步、退一步的方式螺旋式前进,某代人可能会在那倒退的一步中度过倒霉的一生,但我相信在所有的专制者中,时间是最专制的那一个。很多时候,人类一不小心误会了自己,把自己想象得太过聪明,或者不够聪明,而时间总是不徐不疾地将误会澄清。

1956年匈牙利政治风波后,总理纳吉因为失去“立场”而被判决绞死。在庭审中,他拒绝要求法庭宽大处理,并说:“我知道另一个纳吉审判会为我平反,总有一天还会有对我的重葬仪式”。1989年6月16日,“总有一天”到来了,匈牙利举行了纳吉的重葬仪式,10万民众参加了该仪式。

纳吉相信时间,他赢得了胜利。

http://blog.ifeng.com/article/23066698.html
冷笑,蒋公要是没有从大陆搜刮走的金银珠宝,指个屁股去搞什么和平土改?他拿走的金银算不算大陆百姓的血脂民膏?无非是拿大陆百姓的血泪在台湾收买人心,大陆的百姓又该找谁哭?这作者真TMD一个逗逼
土鳖赢在人心。

根本不是什么破土改,再说改了也没几年。
另外,五十年代的集体化运动,是老共为了集中一切力量去搞工业化和核武器,是为了站起来的中国不在倒下去,中国通过十年的艰苦付出,得到了再也不会被屠杀的力量,百姓是穷的快没裤子穿了,可那也比以后永远穿不起裤子,或被日本人逼着脱下裤子要强!没有以前的付出,也就没有以后的回报,中国借助工业化,武装了一支强悍的军队,用这支骁勇善战的军队,可以独立自主,能保卫自己的国民国土和利益,形成了良性循环!没有这些,这逗逼都不一定存在,现在又TMD瞎比比
      另外,炮党用大陆百姓的金银收买了台湾民心又怎样?对洋人和鬼子不照样跪舔?别说杀洋人了,敢反抗一下吗?
土地的有效流转是工业化的前提,如果中国的土地是私有的,今天中国的工厂会在哪里?当然你可以争论土地征收这个过程中是否给了农民足够的补偿,这个没有疑问。但是如果到了今天还有人说就应该耕者有其田啥的,那真是看书看傻了。
这就是典型的预设立场再去反推某件事。
公有制解决了上千里的土地问题,还是不错的,如果说和平土改好,那么还乡团是干什么的,兔子是犯了很多错,可是几千万人被杀,祖坟被挖也是挺难受的,难道那时候校长没想过和平解决?二战结束后,百废待兴期待和平的时候校长为什么不要和平?


看到这种坐享前人付出,还要装逼的玩意就是烦,还是那句话,没有强大的工业,如何拥有强大的武力?没有强大的武力又如何做到独立自主?又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不被强者收割?照这逗逼的说法,在那生死存亡的年代,去慢悠悠的搞什么和平土改,洋人扑过来时,该作者用嘴或屁股迎敌吗?
     多吐槽一下:洋人需要的是狗狗一样的炮党政权,因为这种软绵绵的政权可以帮他们从中国身上割走最大的利益,当遇到老共这种软硬不吃的政权,无法从中国身上割肉时,“杀光中国人”就成了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看到这种坐享前人付出,还要装逼的玩意就是烦,还是那句话,没有强大的工业,如何拥有强大的武力?没有强大的武力又如何做到独立自主?又如何保护自己的利益不被强者收割?照这逗逼的说法,在那生死存亡的年代,去慢悠悠的搞什么和平土改,洋人扑过来时,该作者用嘴或屁股迎敌吗?
     多吐槽一下:洋人需要的是狗狗一样的炮党政权,因为这种软绵绵的政权可以帮他们从中国身上割走最大的利益,当遇到老共这种软硬不吃的政权,无法从中国身上割肉时,“杀光中国人”就成了他们内心的真实想法,而且还是明目张胆的说出来
楼主专门注册号,就为了发这个?

刘女士是著名的柿油免煮大忽悠,早已经臭大姐了,发这样过时的不良言论,未免低估了超大的智商吧!

没错,超大是有老右,但是那也是理智的老右。
要找果粉,还是去网易凯迪找同行吧。

按大神leemz的说法,果粉纯属智商问题,这个刘某为了贩卖米帝的原教旨自由化言论,退化到果粉的程度,确实是蛮拼的。只是习大大已经开始整治高校,这臭大姐还能混几天,大家不妨拭目以待。
作孽啊,这群只查资料就胡说八道的叫兽,你他妈回老家问问你先人再扯不行,
黑的洗不白,怎么洗都是黑的
另外,五十年代的集体化运动,是老共为了集中一切力量去搞工业化和核武器,是为了站起来的中国不在倒下去, ...
你最后一段有所偏颇了。作为地方政府,大陆的也不是一样跪舔洋人?
你最后一段有所偏颇了。作为地方政府,大陆的也不是一样跪舔洋人?
WW可是自称中华正统的
刘瑜就是个传教的
这么说是不是说运输大队长只有省长的水平?
满篇儿的胡说八道
冷笑,蒋公要是没有从大陆搜刮走的金银珠宝,指个屁股去搞什么和平土改?他拿走的金银算不算大陆百姓的血脂 ...
不全是钱的事,丫在台湾是外来户,不进行”土改”,自己人一亩地都没有,怎么混啊?
大陆和平土改方案下场参见阿三土改。别再发这种帖子,毫无营养可言。
nicklee0085 发表于 2015-2-12 07:07
你最后一段有所偏颇了。作为地方政府,大陆的也不是一样跪舔洋人?
舔?是你在舔吗?我们可从来没舔过。
国民党当时都管不着自己党员了。党员光想着捞钱。谁去搞什么土改。
不搞土改如何搞工业化?不能带领中国工业化的执政党如何不被淘汰?
舔?是你在舔吗?我们可从来没舔过。
你是地方政府?
WW可是自称中华正统的
从一般老百姓那里看来,地方政府还跪舔台巴子呢?血汗工厂是哪里人带入中国的?
国民党在大陆搞和平土改行不通,因为地方军阀和买办地主是不会认可的,国民党自27年以后就是军阀、买办、地主的工具,怎么会去动其主人的利益给百姓?
在台湾土改因为不触动军阀、买办的利益——他们的利益已经在大陆丧失殆尽,到了台湾他们是一无所有,当然可以推行土改了。
这个和做饭一样,厨师尽可以装13使用各种刀法雕功,搜罗各种美味佳肴珍惜食材和生猛海鲜然后做出一碗号称御膳宫廷或是祖传秘制的什么玩意。但是,只能让一桌子显贵尝一尝鲜,做做品头论足感慨状。而中国需要的是一位孔武有力手脚麻利的食堂大师傅,三十分钟炒出200人吃的一荤一素还连汤带水,尽管可能有菜叶没洗净,有猪毛没刮干净,但是,事实是,这200人吃饱了,有力气了,出去打群架也不犯怵,回家给新房上梁也能热火朝天。
国民党能在台土改 一是因为手里有本钱 从大陆搜刮的全国的财富放到一个小省
二是因为外来户和当地地主阶层没有瓜葛 下得去狠手 携228余威 无人敢不从

没有这两个条件  土改纯属做梦  时间上再来个百八十年也不行
TG又不是没搞过和平土改,西藏那边就是个典型,结果某些人给脸不要脸,往死里作死,就别怪TG不客气了……
又一个没活明白的


毛主席是搞土地改革了,但也就把土地拿给农民玩了十多年,到1958年毛主席又搞了个人民公社,一瞬间又把土地从农民手里拿走了,现在农民只有土地使用权

毛主席是搞土地改革了,但也就把土地拿给农民玩了十多年,到1958年毛主席又搞了个人民公社,一瞬间又把土地从农民手里拿走了,现在农民只有土地使用权
国民党能把减租减息干成都不会败退到台湾去,民生主义国民党早忘了。
土改都是后来的事了,我记的有个啥三三制?

找钱 发表于 2015-2-12 08:38
毛主席是搞土地改革了,但也就把土地拿给农民玩了十多年,到1958年毛主席又搞了个人民公社,一瞬间又把土地 ...


土地所有权私有化就无法阻止土地兼并,中国这个农业人口大国就逃不过每隔几百年就爆发一次农民起义重新洗牌的周期律。所以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在很长时期内都将是中国基本国策。
找钱 发表于 2015-2-12 08:38
毛主席是搞土地改革了,但也就把土地拿给农民玩了十多年,到1958年毛主席又搞了个人民公社,一瞬间又把土地 ...


土地所有权私有化就无法阻止土地兼并,中国这个农业人口大国就逃不过每隔几百年就爆发一次农民起义重新洗牌的周期律。所以土地所有权和使用权分离,在很长时期内都将是中国基本国策。
刘瑜这种水平的文章就别拿来现了。炮党的资金和组织能力根本完成不了“赎买”全国土地所有权。它在台湾一个省的土改就集中了几十年在大陆积攒下的资金,而且依靠武力做后盾。让炮党在大陆复制这个程序,刘瑜的孙子的孙子也看不到完成的那一天。
kmt的土改就是个笑话,陈诚想在江浙搞土改,刚给省主席一说,立马就传了下去,然后一批地主富豪哭天抢地的反对,事情还没上报就完蛋了。这还改什么?至于土地政府赎买,国民政府要是能掏这钱,掏的出这钱,他早掏了。
拿金圆券买地,宋子文肯定觉得很划算啊。

恐怕他少加一个条件是22世纪改吧

lx870321 发表于 2015-2-12 09:21
kmt的土改就是个笑话,陈诚想在江浙搞土改,刚给省主席一说,立马就传了下去,然后一批地主富豪哭天抢地的 ...


1920、30年代,炮党由张静江主持在江浙搞土改试点,结果是一些土改专员被乡下大地主雇佣的杀手杀死,然后嫁祸给土匪或者tg,炮党查到后来也不了了之。因为再查下去,就会涉及炮党高层大佬的利益。

说白了:炮党本身就是中国的大地主大豪绅的集合体和代理人,让炮党掏钱买土地分给农民等于让炮党自己革自己的命,难道炮党都是活雷锋?炮党在台湾搞土改,革的都是别人的命(台湾本地地主),至今本地台巴子说起这事还咬牙切齿地骂“外省人”。

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根本不可能压倒乡下的大地主大豪绅,而且很多民族资本家本身就是大地主,刘瑜这种欧美自由资本主义的幼稚崇拜者穿越回1930年代的中国搞“赎买”,只会被残酷的现实打得满头包。
lx870321 发表于 2015-2-12 09:21
kmt的土改就是个笑话,陈诚想在江浙搞土改,刚给省主席一说,立马就传了下去,然后一批地主富豪哭天抢地的 ...


1920、30年代,炮党由张静江主持在江浙搞土改试点,结果是一些土改专员被乡下大地主雇佣的杀手杀死,然后嫁祸给土匪或者tg,炮党查到后来也不了了之。因为再查下去,就会涉及炮党高层大佬的利益。

说白了:炮党本身就是中国的大地主大豪绅的集合体和代理人,让炮党掏钱买土地分给农民等于让炮党自己革自己的命,难道炮党都是活雷锋?炮党在台湾搞土改,革的都是别人的命(台湾本地地主),至今本地台巴子说起这事还咬牙切齿地骂“外省人”。

中国民族资产阶级根本不可能压倒乡下的大地主大豪绅,而且很多民族资本家本身就是大地主,刘瑜这种欧美自由资本主义的幼稚崇拜者穿越回1930年代的中国搞“赎买”,只会被残酷的现实打得满头包。
和平赎买收回土地所有权?收购的钱打哪儿来?是劫贫济富还是大印冥币?
此外老蒋的决断能力,27年纠结要不要翻脸,结果被军阀逼迫,36年纠结要不要抗日,结果被军阀共党联合逼宫,45年纠结民主还是独裁,又被毛看了出来,得出了蒋“民主无量,独裁无胆”的本质,最后败走台湾。什么是领袖?领袖就是要有决断并且坚持下去,这点毛比蒋厉害很多。另外,蒋要说没决断,但他对下属的意见又很难听进去,很难信任,犯了错死不承认。这就是范增批项羽最入木的话:一会耳朵硬一会耳朵软
这文章……惨不忍睹啊……预设结论,反推证据,写的目的就是为了最后塞私货。
说难听点,强行灌屎……如何看得下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