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的“胜利诉讼”:洛阳居民状告政府非法拆迁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0/19 23:08:20

领到胜诉判决书后,洛阳市老城区居民何伯亭、曾红利等人并没有感到欣喜。
  他们起诉洛阳市老城区政府“非法拆迁”的案子,法院虽然认定区政府拆迁行为违法,但鉴于前期已投入巨额资金,若撤销《征房决定》损失太大,遂责令老城区政府作出补救措施。这意味着,胜利只是名义上的。
  拆迁正在以无可阻挡之势推进。他们现在担心的是,即便二审胜诉,他们期待通过诉讼保护的古街,或许早已变成废墟。
  河南商报记者
  李肖肖 程国昌
  面临拆迁的老城
  10月9日下午,洛阳市老城区居民何伯亭、曾红利等人又去了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从去年11月起,他们作为居民代表无数次来到这里。
  他们是来递交上诉状的—虽然9月23日下达的判决书中,洛阳中院判定老城区政府的行为违法,但并没有撤销《关于洛阳古城(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整治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以下简称《征收决定》),只是责令老城区政府针对资金不到位以及没有经过审批的问题采取补救措施。
  为此,何伯亭与其他代表认为,“我们只是名义上的胜利,老城区政府的行为违法,其应该撤销违法的《征收决定》。”
  这几名代表,平均年龄60岁以上,在洛阳老城区生活了大半辈子。老城区的改造,让他们把老城的命运与自己的利益绑在一起。他们联合200多户居民,将洛阳市老城区政府告上法庭,要求其撤销去年8月7日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
  他们居住的洛阳老城区,始建于宋金时期,在隋唐洛阳城故址上建造而成。延续至今,它是洛阳唯一留存的古城区。1982年,洛阳被列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仅次于北京排第二;2006年,老城东、西南隅被列为洛阳市历史文化街区。
  2012年10月26日,洛阳市政府与上海升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对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900多亩地进行整体开发,主打仿古商业街区和高档住房区。2013年8月8日,洛阳老城区政府公布决定,要对老城东、西南隅进行整体整治和再造,要求辖区内9000户、2万多居民搬迁,另行安置,且不安排回迁。
  一波三折的诉讼
  洛阳老城区的征迁改造项目一开始,便遭到部分老城区居民的反对,居民质疑该项目为商业开发。在数月上访无效后,以何伯亭等人为代表的200多名居民,将老城区政府告上法庭,要求其撤销《征收决定》。
  居民们对古城街区有感情,对拆迁程序有不满。但在现实状况下,他们却屡次因利益出现分歧。“去年一开始,有500多户和我们一起维权,后来一听说打官司要交钱,一半人马就退出了。”何伯亭说。
  诉讼费用的分摊很简单,每户按面积计算,1平方米只需要交6元。何伯亭家的两层楼房共有190平方米,他是交钱最多的人之一。
  在官方2月24日的一份工作简报中,该项目拆迁指挥部指挥长何武周表示,“对于重点户,我们有手段和预案,一旦征迁开始,只要触犯我们的底线,区里是不会客气的”。
  何伯亭等人,便是“重点户”。何伯亭买了《宪法》、《行政诉讼法》等书籍,准备起诉老城区政府。最终,参与起诉的一共有253户(中间数字有变动,有人加入或退出),他们推选了何伯亭、张聚法、曾红利等5名代表。
  这场诉讼进行得并不顺利。何伯亭与几名代表被警方传唤,被指扰乱社会秩序。就在开庭前几天,警方还打电话传唤何伯亭。
  原告代理律师王磊说,开庭前,他们抵达洛阳,居民代表没敢让他们住宾馆,而是住到了亲戚那里。“可以预想,干扰因素非常多。”
  让王磊感动的是代表们的坚持,“他们不为补偿,就是为了不拆老城。”
  河南最大的行政诉讼案
  3月28日,这场被新华社称为迄今为止河南最大的行政诉讼案开庭,在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老城区政府拿出洛阳市发改委等部门的多份批复,认为该整治和保护项目“是为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等”,还援引河南省住建厅和文物局对该项目的详细规划,称其获得了上述单位的批准。
  何伯亭等人认为,老城区的“保护与整治方案”,实际上是要把老城推倒重建,严重违反了国务院《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和住建部《城市紫线管理办法》等法规、条例。
  法庭上,老城区政府在庭审中提交法院的一组证据,引发庭内的笑场和庭外舆论的质疑。在用来证明居民支持拆迁的来电登记表中,居民发现有居民张某某和郭某某的记录。但张某某已死亡13年,郭某某已死亡4年。这条信息上网传播后,被称之“拆迁死亡来电”。
  早在2013年3月,老城区政府就为该项目制作了一份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称,根据各办事处反馈的征求意见表,同意、支持该项目的占97.9%。在庭审中,被告方代理律师表示,当地政府没有召开听证会,因为“支持率如此高”。
  在同一份报告中,希望原地回迁的意见占30.1%。不过,政府给居民提供的安置方案中,并没有安置回迁。老城区政府的代理律师解释说,以异地安置和货币补偿启动拆迁,尊重了大部分居民的意愿。这遭到原告方的反驳,要求其拿出证据。
  失败的“胜利诉讼”
  王磊说,开庭当天,因为是公开审理,众多白发苍苍的老城人前往旁听。
  案件于9月23日宣判。法院认为,老城区政府在作出决定前,补偿安置资金没有足额到位;拆除历史建筑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没有洛阳市城乡规划局会同洛阳市文物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因此,《征收决定》违法,应予以撤销。
  不过,法院认为,由于老城区政府作出的《征收决定》是为了旧城改建和文物保护,且已投入了巨额资金,部分房屋已经拆除,此时若撤销《征收决定》,将会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因此,拆迁将继续,法院责令其作出补救措施。
  在居民代表看来,这是一场奇怪的胜利。虽然法院判他们胜诉,但他们最根本的诉求—停止拆迁并没有得到支持。
  “这样的判决,就像一个姑娘被强暴了,法院不是想着处罚强奸犯,而是说虽然强奸违法,但既然已经造成了损失,让他补个婚礼,把姑娘娶了算了。”代理律师王磊说。
  判决书下达后,居民决定上诉,原先退出的居民,看到一审胜诉,有人提出再加入原先队伍。在王磊看来,结果虽不满意,但也是一个很大的鼓舞,“我们会坚持到底。”
  在等待判决的过程中,老城区的拆迁并未停止。洛阳文庙南侧的大片区域,已经成为废墟。
(责任编辑:un649) 原标题:一场保护老城的“失败胜诉”http://news.sohu.com/20141017/n405192762.shtml
领到胜诉判决书后,洛阳市老城区居民何伯亭、曾红利等人并没有感到欣喜。
  他们起诉洛阳市老城区政府“非法拆迁”的案子,法院虽然认定区政府拆迁行为违法,但鉴于前期已投入巨额资金,若撤销《征房决定》损失太大,遂责令老城区政府作出补救措施。这意味着,胜利只是名义上的。
  拆迁正在以无可阻挡之势推进。他们现在担心的是,即便二审胜诉,他们期待通过诉讼保护的古街,或许早已变成废墟。
  河南商报记者
  李肖肖 程国昌
  面临拆迁的老城
  10月9日下午,洛阳市老城区居民何伯亭、曾红利等人又去了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从去年11月起,他们作为居民代表无数次来到这里。
  他们是来递交上诉状的—虽然9月23日下达的判决书中,洛阳中院判定老城区政府的行为违法,但并没有撤销《关于洛阳古城(老城区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保护与整治项目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决定》(以下简称《征收决定》),只是责令老城区政府针对资金不到位以及没有经过审批的问题采取补救措施。
  为此,何伯亭与其他代表认为,“我们只是名义上的胜利,老城区政府的行为违法,其应该撤销违法的《征收决定》。”
  这几名代表,平均年龄60岁以上,在洛阳老城区生活了大半辈子。老城区的改造,让他们把老城的命运与自己的利益绑在一起。他们联合200多户居民,将洛阳市老城区政府告上法庭,要求其撤销去年8月7日作出的房屋征收决定。
  他们居住的洛阳老城区,始建于宋金时期,在隋唐洛阳城故址上建造而成。延续至今,它是洛阳唯一留存的古城区。1982年,洛阳被列为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仅次于北京排第二;2006年,老城东、西南隅被列为洛阳市历史文化街区。
  2012年10月26日,洛阳市政府与上海升龙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对东、西南隅历史文化街区900多亩地进行整体开发,主打仿古商业街区和高档住房区。2013年8月8日,洛阳老城区政府公布决定,要对老城东、西南隅进行整体整治和再造,要求辖区内9000户、2万多居民搬迁,另行安置,且不安排回迁。
  一波三折的诉讼
  洛阳老城区的征迁改造项目一开始,便遭到部分老城区居民的反对,居民质疑该项目为商业开发。在数月上访无效后,以何伯亭等人为代表的200多名居民,将老城区政府告上法庭,要求其撤销《征收决定》。
  居民们对古城街区有感情,对拆迁程序有不满。但在现实状况下,他们却屡次因利益出现分歧。“去年一开始,有500多户和我们一起维权,后来一听说打官司要交钱,一半人马就退出了。”何伯亭说。
  诉讼费用的分摊很简单,每户按面积计算,1平方米只需要交6元。何伯亭家的两层楼房共有190平方米,他是交钱最多的人之一。
  在官方2月24日的一份工作简报中,该项目拆迁指挥部指挥长何武周表示,“对于重点户,我们有手段和预案,一旦征迁开始,只要触犯我们的底线,区里是不会客气的”。
  何伯亭等人,便是“重点户”。何伯亭买了《宪法》、《行政诉讼法》等书籍,准备起诉老城区政府。最终,参与起诉的一共有253户(中间数字有变动,有人加入或退出),他们推选了何伯亭、张聚法、曾红利等5名代表。
  这场诉讼进行得并不顺利。何伯亭与几名代表被警方传唤,被指扰乱社会秩序。就在开庭前几天,警方还打电话传唤何伯亭。
  原告代理律师王磊说,开庭前,他们抵达洛阳,居民代表没敢让他们住宾馆,而是住到了亲戚那里。“可以预想,干扰因素非常多。”
  让王磊感动的是代表们的坚持,“他们不为补偿,就是为了不拆老城。”
  河南最大的行政诉讼案
  3月28日,这场被新华社称为迄今为止河南最大的行政诉讼案开庭,在洛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审理。
  老城区政府拿出洛阳市发改委等部门的多份批复,认为该整治和保护项目“是为促进国民经济发展等”,还援引河南省住建厅和文物局对该项目的详细规划,称其获得了上述单位的批准。
  何伯亭等人认为,老城区的“保护与整治方案”,实际上是要把老城推倒重建,严重违反了国务院《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条例》和住建部《城市紫线管理办法》等法规、条例。
  法庭上,老城区政府在庭审中提交法院的一组证据,引发庭内的笑场和庭外舆论的质疑。在用来证明居民支持拆迁的来电登记表中,居民发现有居民张某某和郭某某的记录。但张某某已死亡13年,郭某某已死亡4年。这条信息上网传播后,被称之“拆迁死亡来电”。
  早在2013年3月,老城区政府就为该项目制作了一份社会稳定风险评估报告。这份报告称,根据各办事处反馈的征求意见表,同意、支持该项目的占97.9%。在庭审中,被告方代理律师表示,当地政府没有召开听证会,因为“支持率如此高”。
  在同一份报告中,希望原地回迁的意见占30.1%。不过,政府给居民提供的安置方案中,并没有安置回迁。老城区政府的代理律师解释说,以异地安置和货币补偿启动拆迁,尊重了大部分居民的意愿。这遭到原告方的反驳,要求其拿出证据。
  失败的“胜利诉讼”
  王磊说,开庭当天,因为是公开审理,众多白发苍苍的老城人前往旁听。
  案件于9月23日宣判。法院认为,老城区政府在作出决定前,补偿安置资金没有足额到位;拆除历史建筑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没有洛阳市城乡规划局会同洛阳市文物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因此,《征收决定》违法,应予以撤销。
  不过,法院认为,由于老城区政府作出的《征收决定》是为了旧城改建和文物保护,且已投入了巨额资金,部分房屋已经拆除,此时若撤销《征收决定》,将会给国家利益、公共利益造成重大损失。因此,拆迁将继续,法院责令其作出补救措施。
  在居民代表看来,这是一场奇怪的胜利。虽然法院判他们胜诉,但他们最根本的诉求—停止拆迁并没有得到支持。
  “这样的判决,就像一个姑娘被强暴了,法院不是想着处罚强奸犯,而是说虽然强奸违法,但既然已经造成了损失,让他补个婚礼,把姑娘娶了算了。”代理律师王磊说。
  判决书下达后,居民决定上诉,原先退出的居民,看到一审胜诉,有人提出再加入原先队伍。在王磊看来,结果虽不满意,但也是一个很大的鼓舞,“我们会坚持到底。”
  在等待判决的过程中,老城区的拆迁并未停止。洛阳文庙南侧的大片区域,已经成为废墟。
(责任编辑:un649) 原标题:一场保护老城的“失败胜诉”http://news.sohu.com/20141017/n405192762.shtml


这些房子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是隋唐宋金时期流传下来的。。。


这些房子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是隋唐宋金时期流传下来的。。。
cutter 发表于 2014-10-17 15:38
这些房子怎么看,也看不出来是隋唐宋金时期流传下来的。。。
现代化老城区嘛 !腊肉是民主斗士啊!
配图就是所谓老城区么? 就是历史文化名城的老街道么?   

支持拆了改建

但是希望保持原有格局 保持仿古风格 避免高层建筑
就这棚户区也好意思提文物保护?
10块钱一个,楼主不要忘了噢。1万个。
Spokesman 发表于 2014-10-17 15:55
就这棚户区也好意思提文物保护?
比棚户区还是要强点的。

但绝对算不上什么文物古迹,更谈不上新闻中说的什么“隋唐宋金流传下来的”。。。。
cutter 发表于 2014-10-17 15:59
比棚户区还是要强点的。

但绝对算不上什么文物古迹,更谈不上新闻中说的什么“隋唐宋金流传下来的”。 ...
太给宋朝的中国人丢人了,那好歹是当时的世界最文明地区哦。
法院认为,老城区政府在作出决定前,补偿安置资金没有足额到位;拆除历史建筑以外的建筑物、构筑物,没有洛阳市城乡规划局会同洛阳市文物主管部门的批准文件。因此,《征收决定》违法,应予以撤销。     ——   说白了   这片街区拆迁没有问题    有问题的是地方政府的程序   
强奸后补个婚礼,太准确了
GDI2000 发表于 2014-10-17 16:53
强奸后补个婚礼,太准确了
图中看 是各种强奸啊

那违法的小二层 都满了
儿子怎么敢打老子
这特么傻蛋。以为申报了老城区补助能高点,现在人家不拆了,扔那了。傻眼了吧!
拖后腿!
不要问我为啥知道……断人财路!
GDI2000 发表于 2014-10-17 16:53
强奸后补个婚礼,太准确了
啥事都做的出来
说句挨喷的话,洛阳地方政府和洛阳居民都不是什么好心思,各种算盘,谁敢说不是。
当年要扩建洛阳到宜阳的公路消息出来,几十公里路的两旁居民楼全部大肆扩建,政府一看傻眼了,这怎么赔?没办法只好用巨量的耕地重修一条路。这下爽了吧?百姓浪费钱建劣质楼房,国家也浪费了大量的耕地,还造成两条直通洛阳的公路仅隔百十米的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