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因虚假报道获刑1年10个月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0/27 12:07:40
http://www.hinews.cn/news/system/2014/10/17/017037231.shtml

时隔两年,曾经一度掀起轩然大波的陈永洲事件最终落幕,2014年10月17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以损害商业信誉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判决原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有期徒刑1年10个月。下面就一起来回顾下这一事件吧!



  这一事件最早被追朔到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曾发表10篇有关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报道。开始广泛为人关注则始于新快报记者陈永洲10月19日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刑拘。陈永洲曾发表10篇报道批中联重科,中联重科回应称其“从未就报道事宜采访过中联重科的任何一个人”,并就此向长沙警方报案。对此,今日新快报头版刊文呼吁“请放人”,引用曾国藩对联称“敞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陈永洲事件时间轴

  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曾发表10篇有关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报道,具体如下:

  2013年7月10日、11日,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微博上将陈永洲的记者证及身份信息公开,称相关报道为虚假报道。

  2013年9月16日,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对陈永洲予以立案。

  2013年10月15日,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发出网上追逃。期间,陈永洲一直处于工作状态。

  2013年10月17日,在报社正常工作的陈永洲接到警方电活,称要向他了解关于此前陈宅失窃事。18日,陈永洲与妻子共同来到约见地点,被长沙警方带走。当日,陈永洲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跨省刑事拘留。

  2013年10月23日,新快报在头版刊登评论员文章《请放人》。该文称,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该文还提到,陈永洲在熬过三天三夜,终于见到律师时说,他可以熬个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说了。

  2013年10月24日,新快报在头版刊出标题《再请放人》。



  新快报刊文“请放人”就记者陈永洲被刑拘事件早前声明原文

  各位读者,我们的记者陈永洲报道了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然后他就被长沙警方跨省抓走了,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对此,我们要呐喊——

  请放人

  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假如,你是个记者,写了些批评某公司的报道。有一天,警察叔叔把你抓了。

  请你不要激动。人家是有理由的——“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关你几天、几十天,查查总可以吧?

  现在,我们新快报的记者陈永洲,不幸成为了那个倒霉的家伙。

  我们很想抽自己两耳光。

  因为我们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地去做报道,就不会有问题;万一出现问题,我们登报更正,致歉;实在严重,对簿公堂,输了官司,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就关门,那也是活该。

  但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

  陈永洲在熬过三天三夜,终于见到律师时说,他可以熬个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说了。

  欲哭无泪。

  应该说,我们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上周五上午,人被带走了,我们没有吭声;上周六,我们没有吭声;星期天,我们没有吭声;星期一,我们没有吭声;昨天,我们还是没有吭声。

  因为,我们总是想,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台底下的隐忍和努力能换回来一个活泼泼的同事,是值得的——请读者诸君尤其是同行们原谅,我们这样做,没有顾及公义,没有为革命而牺牲而献身的勇气,真的很懦弱,真的很自私,真的很可耻。

  但是,我们不后悔。

  因为警察叔叔虽然别着枪,很威武,中联重科虽然给长沙交了很多税,很强大,但毕竟都还是阶级弟兄,有矛盾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嘛。

  如果上天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还是会说:警察叔叔,中联大哥,求求你,放了陈永洲吧!

  如果上天只给我们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们会说:

  我们认真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评报道中,仅有的谬误在于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了“广告费5.13亿”。如果警察叔叔发现了敝报虽力尽而不能发掘之证据,敬请公示,我们一定脱帽致敬。因为我们仍然相信——至少会有那么几天吧——你们和我们一样,对法律具有完整之尊重。

  我们要谢谢长沙来的四个警察叔叔,是你们闭起一只眼,昨天夜里陈永洲瑟瑟发抖的幼妻才能从自己家里平安出走了。

  我们还要谢谢你们,没有动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秘密武器,把你们认定的可疑分子、经济中心主任一举抓获。顺便说一句,他真的不在家里,早几天就不敢回家了。真的。

  哦,还有高辉,敬爱的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我们几个月前已经起诉你侵权了,希望你给点面子,应个诉啥的,我们不会突然把你拿下的——我们每年交的税很少的,营业额也远远没有几百亿。

  你们的老乡,湖南人曾国藩写过一个对联,“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二根穷骨头”。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2013年10月26日,据早间央视《朝闻天下》报道,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自称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失实报道。陈永洲向民警坦承,为显示自己有能耐,获取更多的名利,他受人指使,连续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道,致其声誉严重受损。陈永洲对自己的犯罪事实进行了供认并深刻悔罪。

  2013年10月27日,《新快报》在头版位置,就记者陈永洲收钱发表失实报道致歉。致歉声明称,经警方初步查明,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大量失实报道,严重违反了《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和新闻真实性原则,报社对稿件的审核把关不严。事发后报纸采取的不当做法,严重损害了媒体的公信力,教训深刻。新快报将以此为戒,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认真整改,进一步加强采编人员和出版流程管理,严格要求采编人员在工作中尊重事实,遵守法律,遵循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特此向社会各界致以深深的歉意。

  10月30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对新快报记者陈永洲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批准逮捕。

  10月31日,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做出查处决定,给予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吊销新闻记者证的行政处罚,责成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对新快报社进行全面整顿。

  查处决定指出,经初步查明,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新快报》在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期间,刊发了多篇涉及上市公司中联重科的失实报道。新快报社新闻采编管理混乱,记者陈永洲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检方批捕。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做出如下处理:

  一、决定给予陈永洲吊销新闻记者证的行政处罚。

  二、责成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依法依规对新快报社进行全面整顿。建议追究新快报社相关人员责任,立即调整新快报社领导班子。

  三、对新快报社存在的问题继续进行调查,依法依规做出进一步处理。http://www.hinews.cn/news/system/2014/10/17/017037231.shtml

时隔两年,曾经一度掀起轩然大波的陈永洲事件最终落幕,2014年10月17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法院以损害商业信誉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一审判决原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有期徒刑1年10个月。下面就一起来回顾下这一事件吧!

1.jpg (162.8 KB, 下载次数: 1)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4-10-17 13:23 上传



  这一事件最早被追朔到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曾发表10篇有关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报道。开始广泛为人关注则始于新快报记者陈永洲10月19日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刑拘。陈永洲曾发表10篇报道批中联重科,中联重科回应称其“从未就报道事宜采访过中联重科的任何一个人”,并就此向长沙警方报案。对此,今日新快报头版刊文呼吁“请放人”,引用曾国藩对联称“敞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陈永洲事件时间轴

  2012年9月26日到2013年6月1日,广州《新快报》记者陈永洲曾发表10篇有关中联重科“利润虚增”、“利益输送”、“畸形营销”及涉嫌造假等一系列批评性报道,具体如下:

  2013年7月10日、11日,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高辉在微博上将陈永洲的记者证及身份信息公开,称相关报道为虚假报道。

  2013年9月16日,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对陈永洲予以立案。

  2013年10月15日,长沙市公安局直属分局发出网上追逃。期间,陈永洲一直处于工作状态。

  2013年10月17日,在报社正常工作的陈永洲接到警方电活,称要向他了解关于此前陈宅失窃事。18日,陈永洲与妻子共同来到约见地点,被长沙警方带走。当日,陈永洲被长沙警方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跨省刑事拘留。

  2013年10月23日,新快报在头版刊登评论员文章《请放人》。该文称,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该文还提到,陈永洲在熬过三天三夜,终于见到律师时说,他可以熬个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说了。

  2013年10月24日,新快报在头版刊出标题《再请放人》。

2.jpg (22.62 KB, 下载次数: 1)

下载附件 保存到相册

2014-10-17 13:23 上传



  新快报刊文“请放人”就记者陈永洲被刑拘事件早前声明原文

  各位读者,我们的记者陈永洲报道了中联重科财务问题,然后他就被长沙警方跨省抓走了,罪名是涉嫌损害商业信誉。对此,我们要呐喊——

  请放人

  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假如,你是个记者,写了些批评某公司的报道。有一天,警察叔叔把你抓了。

  请你不要激动。人家是有理由的——“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关你几天、几十天,查查总可以吧?

  现在,我们新快报的记者陈永洲,不幸成为了那个倒霉的家伙。

  我们很想抽自己两耳光。

  因为我们一直以为,只要负责任地去做报道,就不会有问题;万一出现问题,我们登报更正,致歉;实在严重,对簿公堂,输了官司,该怎么赔就怎么赔,该关门就关门,那也是活该。

  但事实证明,我们太天真了。

  陈永洲在熬过三天三夜,终于见到律师时说,他可以熬个三十天,多了,就不敢说了。

  欲哭无泪。

  应该说,我们对这个突如其来的打击保持了极大的克制——上周五上午,人被带走了,我们没有吭声;上周六,我们没有吭声;星期天,我们没有吭声;星期一,我们没有吭声;昨天,我们还是没有吭声。

  因为,我们总是想,人的安全是第一位的,如果台底下的隐忍和努力能换回来一个活泼泼的同事,是值得的——请读者诸君尤其是同行们原谅,我们这样做,没有顾及公义,没有为革命而牺牲而献身的勇气,真的很懦弱,真的很自私,真的很可耻。

  但是,我们不后悔。

  因为警察叔叔虽然别着枪,很威武,中联重科虽然给长沙交了很多税,很强大,但毕竟都还是阶级弟兄,有矛盾也是人民内部矛盾嘛。

  如果上天再给我们一次机会,我们还是会说:警察叔叔,中联大哥,求求你,放了陈永洲吧!

  如果上天只给我们一个说话的机会,我们会说:

  我们认真核查过陈永洲对中联重科的所有的15篇批评报道中,仅有的谬误在于将“广告费及招待费5.13亿”错写成了“广告费5.13亿”。如果警察叔叔发现了敝报虽力尽而不能发掘之证据,敬请公示,我们一定脱帽致敬。因为我们仍然相信——至少会有那么几天吧——你们和我们一样,对法律具有完整之尊重。

  我们要谢谢长沙来的四个警察叔叔,是你们闭起一只眼,昨天夜里陈永洲瑟瑟发抖的幼妻才能从自己家里平安出走了。

  我们还要谢谢你们,没有动用高端大气上档次的秘密武器,把你们认定的可疑分子、经济中心主任一举抓获。顺便说一句,他真的不在家里,早几天就不敢回家了。真的。

  哦,还有高辉,敬爱的中联重科董事长助理,我们几个月前已经起诉你侵权了,希望你给点面子,应个诉啥的,我们不会突然把你拿下的——我们每年交的税很少的,营业额也远远没有几百亿。

  你们的老乡,湖南人曾国藩写过一个对联,“养活一团春意思,撑起二根穷骨头”。敝报虽小,穷骨头,还是有那么两根的。


  2013年10月26日,据早间央视《朝闻天下》报道,新快报记者陈永洲自称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失实报道。陈永洲向民警坦承,为显示自己有能耐,获取更多的名利,他受人指使,连续发表针对中联重科的大量失实报道,致其声誉严重受损。陈永洲对自己的犯罪事实进行了供认并深刻悔罪。

  2013年10月27日,《新快报》在头版位置,就记者陈永洲收钱发表失实报道致歉。致歉声明称,经警方初步查明,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受人指使收人钱财发表大量失实报道,严重违反了《中国新闻工作者职业道德准则》和新闻真实性原则,报社对稿件的审核把关不严。事发后报纸采取的不当做法,严重损害了媒体的公信力,教训深刻。新快报将以此为戒,对存在的问题进行认真整改,进一步加强采编人员和出版流程管理,严格要求采编人员在工作中尊重事实,遵守法律,遵循新闻工作者的职业道德和行为规范。特此向社会各界致以深深的歉意。

  10月30日,长沙市岳麓区人民检察院对新快报记者陈永洲以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批准逮捕。

  10月31日,广东省新闻出版广电局做出查处决定,给予新快报记者陈永洲吊销新闻记者证的行政处罚,责成羊城晚报报业集团对新快报社进行全面整顿。

  查处决定指出,经初步查明,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主管主办的《新快报》在2012年9月至2013年8月期间,刊发了多篇涉及上市公司中联重科的失实报道。新快报社新闻采编管理混乱,记者陈永洲因涉嫌损害商业信誉罪被检方批捕。按照有关法律法规,做出如下处理:

  一、决定给予陈永洲吊销新闻记者证的行政处罚。

  二、责成羊城晚报报业集团依法依规对新快报社进行全面整顿。建议追究新快报社相关人员责任,立即调整新快报社领导班子。

  三、对新快报社存在的问题继续进行调查,依法依规做出进一步处理。
记者==妓者  在某种程度上不是没有道理的。。  当然好记者还是有不少的。
肆意滥用话语权的王八蛋
  骨头煲汤可以补钙
看来是坦白后从宽处理了。
从非法所得和社会影响来看,干坏事的成本原来这么低啊
我就想问那两根穷骨头哪去了?
这新快报以后完全可以更名叫《婊子报》
jjjing 发表于 2014-10-17 13:49
从非法所得和社会影响来看,干坏事的成本原来这么低啊
常言说得好,一封信8分钱,最少让小子恶心半年。
枫宇潇潇 发表于 2014-10-17 14:21
我就想问那两根穷骨头哪去了?
熬汤了,补钙。

尘埃落定,骨头已断。
一根骨头11个月,还行
看来造谣的成本还真不高
cutter 发表于 2014-10-17 14:29
熬汤了,补钙。
明显没有补钙啊,补钙了会这么快就全招了?明显是招了还想招,最后宽大处理了嘛
cutter 发表于 2014-10-17 14:29
熬汤了,补钙。
明显没有补钙啊,补钙了会这么快就全招了?明显是招了还想招,最后宽大处理了嘛
财经新闻领域里乱着呢    这不是连ccav都未能幸免么   
财经新闻领域里乱着呢    这不是连ccav都未能幸免么   
新快,新京几个南方系报纸可以关门了。。这些贱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