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庄伤亡惨重无人救援 男孩用石块堆SOS呼救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1/30 16:32:05
http://m.sohu.com/n/403199067/在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的山腰坪干上,有一个用石头摆成的“救SOS命”


14岁的冯源涛在昨日清晨摆设了求救信号
14岁的冯源涛在昨日清晨摆设了求救信号


银厂坡的村民竖起一根旗杆,希望救援直升机能够看到并投放物资 本版图片 记者 文若愚
银厂坡的村民竖起一根旗杆,希望救援直升机能够看到并投放物资 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位于杨家松顶。在山腰坪干上,有一个用石头摆成的“救SOS命”,那是14岁的冯源涛在昨日清晨摆的。他从思想品德书上看到,SOS是国际求救信号。银厂坡村民绝大多数不知道这行字的意义,但是这无疑是他们目前最迫切的诉求。

这是一个伤亡惨重的村庄,但在昨日本报记者出现之前,这里还没有陌生人进入。这里没有米、没有水,也没有帐篷。

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灾区救援指挥中心,对方表示会尽快派出救援力量进入银厂坡。

8月6日

16:00

银厂坡迎来了第一批外人

位于杨家松顶的银厂坡,伤亡惨重,都市时报记者是第一批进入的外人。

6日下午4点半,经过两个半小时从山脚到山顶的跋涉,记者一行终于到达银厂坡。看到陌生人到来,废墟里、简易棚里的当地人赶紧站起来,新奇地看着。

地震以来,他们几乎没有看到外人进入村子。

银厂坡是营盘村22个村社里受灾较严重的地区,90余户人家死难者多达17人。

当记者走入罗以伍家的老房子时,坐在周围的一大群人顿时静默下来。紧接着,“你们吃饭没有?赶紧来吃饭”的问候声一句接一句传来。坐在人群中间、光着膀子的年轻人对周围的人说:“赶紧拉他们上来吃点饭。”他是罗江发,是罗家院子和银厂坡两个村社一大批罗姓人的“祖祖”。

两个年轻女人,赶紧拿出两个碗盛满米饭递了过来。这是本报记者在震区吃的第一顿米饭,也是帐篷里50多位银厂坡人在震后吃到的第一顿饭。“看到你们过来很高兴,你们是第一批到达我们这里的陌生人,正好赶上了我们的第一顿饭。”

罗以伍家是整个银厂坡乃至营盘村受灾最严重的家庭,11人有6人遇难:82岁的老婆婆储明雪,62岁的大儿子罗以才,59岁的大儿媳雷碧英,13岁的孙女罗蓉,7岁的孙子罗介翔,3个月的孙子罗介旭。

8月3日

16:30

一家6口葬身废墟

失去了母亲、父亲、丈人和孩子的家人从各地赶来,他们的表情都充满悲恸。在废墟上,冯德花坐在其3个月大儿子罗介旭曾经被掩埋的地方哭泣。在她旁边,9岁的大儿子罗介志眼里噙满了泪水。

3日下午,罗介志和堂弟罗介翔刚哄过弟弟罗介旭睡觉,他们轻手轻脚地把小婴儿放到卧室的床上,准备出伙房门口时,地动山摇。罗介志走在罗介翔前面一点,墙体和门板砸了下来,罗介志被压在门板的一角,头从墙板里露了出来。

在山坡上摘花椒的罗以伍目睹了自己的房屋被瞬间晃倒,“我的心跳顿时停止了,老人孩子都在屋里”。他狂奔下来,在一片余灰尚未散尽的废墟里看到大儿子罗介志的头露在门板下,孩子呼唤着:“爸爸,爸爸……”

来不及多想,罗以伍用双手刨土。闻声赶来的罗以安也赶紧跑来,和弟弟一起刨开泥土。手指甲被刨断,手掌被尖利的石头划出好几道口子,但两人仍轻轻安慰罗介志:“快了,快了,不要急,爸爸、二爹在这里。”三小时后,罗介志被刨了出来。

罗介翔虽紧挨着罗介志,但他却没有堂哥幸运。

罗介翔是罗以安的儿子,他们家的位置在罗以伍家下面200米左右。3日中午饭后,罗介翔跑来和堂哥一起玩耍,罗以安再次见到他,已是当日晚上11点,他被掩埋在1米高的土堆里。而仅3个月大的罗介旭,在4日下午4点才被挖出。

昨日下午4点,罗以安还来不及脱去孝帽,也还没解开腰上的白纱。他的裤子分成上下两截,上截是黑色,下截是条纹,这是他地震当天穿着的裤子。

罗介翔的母亲徐玉仙口袋里一直揣着一张照片,照片右上角写着“三岁留影”。这是罗介翔留给徐玉仙唯一的念想,震后第二天早上,念儿心切的徐玉仙在废墟里刨了许久,在卧室的书桌位置拿出了这张照片。

徐玉仙怀着5个月身孕的大女儿罗介琴,走了30公里山路在昨天中午11点才到达家中。

罗介琴已经有3年没有见到小弟弟,地震前的周末,她和罗介翔曾通过电话。

“大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你。”

“我年底就回来了。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滑板。”

“好。你好好读书,我就买给你。”

罗介翔还未等来他心爱的滑板,却在8月5日下午被送往山上下葬。

8月6日

20:00

村民生起火堆 等待帐篷与食物

银厂坡几乎所有的土坯房都被震成废墟,90户人家遇难者有17人。

在银厂坡,死亡是全村的事情。村民们一起挖人、一起砌坟,今后还要一起面对生活。 好在,所有的悲恸都不需独自承受。罗以才的大女儿在看到父母惨不忍睹的遗体后,哭得胸闷气短,但仍很感激地说:“乡亲们自己家里都有好多事情,还来帮我们家,真的是很感谢他们。”

从震后到6日下午4点,近50个村民向这个遭受重创的家庭伸出援手。从罗介翔3日晚上11点被刨出至雷碧英5日早上6点被发现,整个过程持续了27小时。4日凌晨,银厂坡遇上暴雨,雪上加霜。“当时没有薄膜,都是举着伞站在山坡上”,尸体就摆在村民们脚边。5日下午,50位父老乡亲将这6具尸体抬上了山,这一天被抬上山的还有另外11具尸体。

幸存下来的罗以伍等人想着,要回报为他们奔忙的乡亲们,便凑点钱买点米和菜做了一顿饭。这顿晚餐很简单,四季豆煮小瓜,凉拌粉丝,凉拌海带,炒花生米,青椒茄子。以往,对银厂坡人来说,丧礼上的晚餐做成这样“有失体统”。然而这顿饭,却是全村人震后吃上的第一顿饭。

震后,树上的梨子、地底的土豆成为村民们的主要食物。5日中午,罗介艳和几个妹妹从县城抱回了七箱方便面,到6日下午已经只剩下4盒。在这里,方便面也成了奢侈品。

晚饭过后,罗江发下山了。他得去山下罗家院子里帮忙搭帐篷。晚上8点,他走在罗家院子的山路上,身后跟着两个孩子。他经过的地方,有灯光,在一家水泥房的屋檐下,孩子们围聚在电视机前,里面正播放着此次地震的消息。

抬起头,看着距离山坡不到一公里处的银厂坡。那里的灾民在黑暗中生起火堆,等待灯光、帐篷、食物。编后

希望银厂坡村民得到及时救助

此次地震很多受灾点位于山区,比较偏僻,加上通信中断、交通阻隔,救援力量或无法得到准确信息,或无法及时抵达。

都市时报记者发现了还没有等到救援力量的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和其他受灾点一样,这里同样遭受了巨大的创伤,90户人家中有17人遇难,但村民们没有消沉,他们自发组织起来,自救,救人,安排生活。

我们及时通知了救援力量,希望银厂坡的村民们能得到及时救助,希望他们能尽快从地震带来的伤害中站起来。http://m.sohu.com/n/403199067/在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的山腰坪干上,有一个用石头摆成的“救SOS命”


14岁的冯源涛在昨日清晨摆设了求救信号
14岁的冯源涛在昨日清晨摆设了求救信号


银厂坡的村民竖起一根旗杆,希望救援直升机能够看到并投放物资 本版图片 记者 文若愚
银厂坡的村民竖起一根旗杆,希望救援直升机能够看到并投放物资 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位于杨家松顶。在山腰坪干上,有一个用石头摆成的“救SOS命”,那是14岁的冯源涛在昨日清晨摆的。他从思想品德书上看到,SOS是国际求救信号。银厂坡村民绝大多数不知道这行字的意义,但是这无疑是他们目前最迫切的诉求。

这是一个伤亡惨重的村庄,但在昨日本报记者出现之前,这里还没有陌生人进入。这里没有米、没有水,也没有帐篷。

本报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灾区救援指挥中心,对方表示会尽快派出救援力量进入银厂坡。

8月6日

16:00

银厂坡迎来了第一批外人

位于杨家松顶的银厂坡,伤亡惨重,都市时报记者是第一批进入的外人。

6日下午4点半,经过两个半小时从山脚到山顶的跋涉,记者一行终于到达银厂坡。看到陌生人到来,废墟里、简易棚里的当地人赶紧站起来,新奇地看着。

地震以来,他们几乎没有看到外人进入村子。

银厂坡是营盘村22个村社里受灾较严重的地区,90余户人家死难者多达17人。

当记者走入罗以伍家的老房子时,坐在周围的一大群人顿时静默下来。紧接着,“你们吃饭没有?赶紧来吃饭”的问候声一句接一句传来。坐在人群中间、光着膀子的年轻人对周围的人说:“赶紧拉他们上来吃点饭。”他是罗江发,是罗家院子和银厂坡两个村社一大批罗姓人的“祖祖”。

两个年轻女人,赶紧拿出两个碗盛满米饭递了过来。这是本报记者在震区吃的第一顿米饭,也是帐篷里50多位银厂坡人在震后吃到的第一顿饭。“看到你们过来很高兴,你们是第一批到达我们这里的陌生人,正好赶上了我们的第一顿饭。”

罗以伍家是整个银厂坡乃至营盘村受灾最严重的家庭,11人有6人遇难:82岁的老婆婆储明雪,62岁的大儿子罗以才,59岁的大儿媳雷碧英,13岁的孙女罗蓉,7岁的孙子罗介翔,3个月的孙子罗介旭。

8月3日

16:30

一家6口葬身废墟

失去了母亲、父亲、丈人和孩子的家人从各地赶来,他们的表情都充满悲恸。在废墟上,冯德花坐在其3个月大儿子罗介旭曾经被掩埋的地方哭泣。在她旁边,9岁的大儿子罗介志眼里噙满了泪水。

3日下午,罗介志和堂弟罗介翔刚哄过弟弟罗介旭睡觉,他们轻手轻脚地把小婴儿放到卧室的床上,准备出伙房门口时,地动山摇。罗介志走在罗介翔前面一点,墙体和门板砸了下来,罗介志被压在门板的一角,头从墙板里露了出来。

在山坡上摘花椒的罗以伍目睹了自己的房屋被瞬间晃倒,“我的心跳顿时停止了,老人孩子都在屋里”。他狂奔下来,在一片余灰尚未散尽的废墟里看到大儿子罗介志的头露在门板下,孩子呼唤着:“爸爸,爸爸……”

来不及多想,罗以伍用双手刨土。闻声赶来的罗以安也赶紧跑来,和弟弟一起刨开泥土。手指甲被刨断,手掌被尖利的石头划出好几道口子,但两人仍轻轻安慰罗介志:“快了,快了,不要急,爸爸、二爹在这里。”三小时后,罗介志被刨了出来。

罗介翔虽紧挨着罗介志,但他却没有堂哥幸运。

罗介翔是罗以安的儿子,他们家的位置在罗以伍家下面200米左右。3日中午饭后,罗介翔跑来和堂哥一起玩耍,罗以安再次见到他,已是当日晚上11点,他被掩埋在1米高的土堆里。而仅3个月大的罗介旭,在4日下午4点才被挖出。

昨日下午4点,罗以安还来不及脱去孝帽,也还没解开腰上的白纱。他的裤子分成上下两截,上截是黑色,下截是条纹,这是他地震当天穿着的裤子。

罗介翔的母亲徐玉仙口袋里一直揣着一张照片,照片右上角写着“三岁留影”。这是罗介翔留给徐玉仙唯一的念想,震后第二天早上,念儿心切的徐玉仙在废墟里刨了许久,在卧室的书桌位置拿出了这张照片。

徐玉仙怀着5个月身孕的大女儿罗介琴,走了30公里山路在昨天中午11点才到达家中。

罗介琴已经有3年没有见到小弟弟,地震前的周末,她和罗介翔曾通过电话。

“大姐,你什么时候回来?我很想你。”

“我年底就回来了。你想要什么?”

“我想要一个滑板。”

“好。你好好读书,我就买给你。”

罗介翔还未等来他心爱的滑板,却在8月5日下午被送往山上下葬。

8月6日

20:00

村民生起火堆 等待帐篷与食物

银厂坡几乎所有的土坯房都被震成废墟,90户人家遇难者有17人。

在银厂坡,死亡是全村的事情。村民们一起挖人、一起砌坟,今后还要一起面对生活。 好在,所有的悲恸都不需独自承受。罗以才的大女儿在看到父母惨不忍睹的遗体后,哭得胸闷气短,但仍很感激地说:“乡亲们自己家里都有好多事情,还来帮我们家,真的是很感谢他们。”

从震后到6日下午4点,近50个村民向这个遭受重创的家庭伸出援手。从罗介翔3日晚上11点被刨出至雷碧英5日早上6点被发现,整个过程持续了27小时。4日凌晨,银厂坡遇上暴雨,雪上加霜。“当时没有薄膜,都是举着伞站在山坡上”,尸体就摆在村民们脚边。5日下午,50位父老乡亲将这6具尸体抬上了山,这一天被抬上山的还有另外11具尸体。

幸存下来的罗以伍等人想着,要回报为他们奔忙的乡亲们,便凑点钱买点米和菜做了一顿饭。这顿晚餐很简单,四季豆煮小瓜,凉拌粉丝,凉拌海带,炒花生米,青椒茄子。以往,对银厂坡人来说,丧礼上的晚餐做成这样“有失体统”。然而这顿饭,却是全村人震后吃上的第一顿饭。

震后,树上的梨子、地底的土豆成为村民们的主要食物。5日中午,罗介艳和几个妹妹从县城抱回了七箱方便面,到6日下午已经只剩下4盒。在这里,方便面也成了奢侈品。

晚饭过后,罗江发下山了。他得去山下罗家院子里帮忙搭帐篷。晚上8点,他走在罗家院子的山路上,身后跟着两个孩子。他经过的地方,有灯光,在一家水泥房的屋檐下,孩子们围聚在电视机前,里面正播放着此次地震的消息。

抬起头,看着距离山坡不到一公里处的银厂坡。那里的灾民在黑暗中生起火堆,等待灯光、帐篷、食物。编后

希望银厂坡村民得到及时救助

此次地震很多受灾点位于山区,比较偏僻,加上通信中断、交通阻隔,救援力量或无法得到准确信息,或无法及时抵达。

都市时报记者发现了还没有等到救援力量的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和其他受灾点一样,这里同样遭受了巨大的创伤,90户人家中有17人遇难,但村民们没有消沉,他们自发组织起来,自救,救人,安排生活。

我们及时通知了救援力量,希望银厂坡的村民们能得到及时救助,希望他们能尽快从地震带来的伤害中站起来。
出路就是迁走
zhepro 发表于 2014-8-7 10:10
出路就是迁走

迁移不容易啊。中国很多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都住着人,没办法,人口负担太重。
说明了几点
1 要放弃中文 全民学习英文,你看看人家英文三个字母就表达了无尽的含义,要是中文写"求救"那要多少石头啊,而且14岁的小朋友也未必会写这么复杂的汉字吧?
2 要放弃计划生育,多生点孩子死几个就不心疼啦
3 赶快移民,你看人家日本,地震都不死人,311死掉的都是不会游泳的笨蛋
迁移不容易啊。中国很多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都住着人,没办法,人口负担太重。
扯淡,现在新疆藏北正是要人的时候都牵不动了?嘿嘿嘿
迁移不容易啊。中国很多不适宜人类居住的地方,都住着人,没办法,人口负担太重。
还有我看你一腔热血一片丹心,不如一换一,你去新疆换一个云南灾区的人到你家,我想为了祖国你不会不愿意的。
以下才是营盘镇银(营)厂村首个新闻:
云南鲁甸地震: 8月5日上午11时,云南预师应急救援大队官兵冒着余震,身背专业救援器材,翻山越岭15公里挺进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成功营救出56岁的张正芬老人
发布:2014-08-05 20:34:33作者:中国之声国防时空
#云南鲁甸地震# 8月5日上午11时,云南预师应急救援大队官兵冒着余震,身背专业救援器材,翻山越岭15公里挺进龙头山镇营盘村银厂坡,成功营救出56岁的张正芬老人。图为官兵们轮流背老人下山时的情景。(李进)
坐标 纬度 27° 7'39.32"北
精度103°23'38.40"东
至少我不认记者能像解放军那样在余震中对陡峭的山路进行破拆修补作业,更遑论第一个到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