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要改旗易帜了??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0/23 20:12:07
                       61名越共党员发公开信要求放弃社会主义并“摆脱对华依赖”
    在中越南海岛礁争端持续发酵之际,越南政坛又一次出现波澜。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7月28日,61名越共党员联名向越南共产党党中央发表公开信,公然要求越南废除越共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同时“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并要求越南政府披露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前成都秘密会议的内容,同时就南海争端问题向国际法庭起诉中国。
    这封信的起草者表示,越共的政策受到苏联的影响,而这已经将国家引向了错误的道路;腐败问题也“导致国家完全陷入危机”。公开信要求越南废除社会主义道路,转向民族民主的道路,而所谓的政治民主化也成为了当下改革的当务之急。
    同时,公开信还指责越共领导人过于在政治和经济上依赖中国,这也成为了他们要求放弃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理由。请愿书的联署人之一祥来(音译)教授说,需要给越共党内数百万党员敲响警钟,因为那些党员不少并不清楚越共与中国共产党有着相似的意识形态,这会导致越南“在思想上依赖中国”,对此越共中央的领导必须对此“负责”。
    针对中越两国南海主权争议,这封公开信敦促越共将中国告上国际法庭。而在今年早些时候,菲律宾就曾将中国告向联合国的一个法庭。公开信说,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已经“做出了太多的让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说:“越南后退的越多,中国越向前逼近”,只有通过“法律途径”才能证明越南“拥有西沙群岛的主权”。
    1990年9月3日至4日,经过中越双方秘密联络,时任越共中央总书记阮文灵偕同越南部长会议主席(总理)杜梅,与中国领导人在成都举行了会晤,这成为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的序曲。但公开信对当年中越关系正常化的过程提出了质疑,要求越共公开1990年中越成都会谈的保密资料。
    据悉,在这封公开信上签名的共有61人,包括一些老党员、越南官员,以及部分越南著名经济学家。值得注意的是,前越南驻华大使阮仲永也在公开信上签了名。请愿书目前已被递交给了越共中央以及“美国之音”等一些西方媒体,但目前尚无越共中央回应的消息,也没有见到越南官方媒体对此事的报道。
    目前,越共正在着手为2016年的“十二大”做准备,届时将会选出新一届领导人。这封公开信的起草者表示,这一届党代会将是推行政治改革的最佳时机,他们在公开信中说:“失去这样的机会,是对国家的犯罪”。
    这不是越南改革派人士第一次大规模递交要求改革的公开信。在去年9月,曾有130名越南知名异见人士、媒体人、艺术家、教师、越共党员和老战士,联名向越共中央和媒体提交一份公开声明,要求政府进行大幅度改革,重视贪腐和滥用权力严重、贫富差距拉大等社会问题;同时要求河内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


   
                       61名越共党员发公开信要求放弃社会主义并“摆脱对华依赖”
    在中越南海岛礁争端持续发酵之际,越南政坛又一次出现波澜。据英国广播公司报道,7月28日,61名越共党员联名向越南共产党党中央发表公开信,公然要求越南废除越共的领导和社会主义制度,同时“摆脱对中国的依赖”,并要求越南政府披露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前成都秘密会议的内容,同时就南海争端问题向国际法庭起诉中国。
    这封信的起草者表示,越共的政策受到苏联的影响,而这已经将国家引向了错误的道路;腐败问题也“导致国家完全陷入危机”。公开信要求越南废除社会主义道路,转向民族民主的道路,而所谓的政治民主化也成为了当下改革的当务之急。
    同时,公开信还指责越共领导人过于在政治和经济上依赖中国,这也成为了他们要求放弃社会主义制度的一个理由。请愿书的联署人之一祥来(音译)教授说,需要给越共党内数百万党员敲响警钟,因为那些党员不少并不清楚越共与中国共产党有着相似的意识形态,这会导致越南“在思想上依赖中国”,对此越共中央的领导必须对此“负责”。
    针对中越两国南海主权争议,这封公开信敦促越共将中国告上国际法庭。而在今年早些时候,菲律宾就曾将中国告向联合国的一个法庭。公开信说,越南在南海问题上已经“做出了太多的让步,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他们说:“越南后退的越多,中国越向前逼近”,只有通过“法律途径”才能证明越南“拥有西沙群岛的主权”。
    1990年9月3日至4日,经过中越双方秘密联络,时任越共中央总书记阮文灵偕同越南部长会议主席(总理)杜梅,与中国领导人在成都举行了会晤,这成为1991年中越关系正常化的序曲。但公开信对当年中越关系正常化的过程提出了质疑,要求越共公开1990年中越成都会谈的保密资料。
    据悉,在这封公开信上签名的共有61人,包括一些老党员、越南官员,以及部分越南著名经济学家。值得注意的是,前越南驻华大使阮仲永也在公开信上签了名。请愿书目前已被递交给了越共中央以及“美国之音”等一些西方媒体,但目前尚无越共中央回应的消息,也没有见到越南官方媒体对此事的报道。
    目前,越共正在着手为2016年的“十二大”做准备,届时将会选出新一届领导人。这封公开信的起草者表示,这一届党代会将是推行政治改革的最佳时机,他们在公开信中说:“失去这样的机会,是对国家的犯罪”。
    这不是越南改革派人士第一次大规模递交要求改革的公开信。在去年9月,曾有130名越南知名异见人士、媒体人、艺术家、教师、越共党员和老战士,联名向越共中央和媒体提交一份公开声明,要求政府进行大幅度改革,重视贪腐和滥用权力严重、贫富差距拉大等社会问题;同时要求河内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采取强硬立场。


   
总理和国家主席的斗争白热化了
才61个而已, 600万个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