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国军装甲兵的故事[转帖]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4/18 17:10:40
一个国军装甲兵的故事



前言:曾经在SONICBBS上看过一片关于国军装甲部队的文章,我发言后,有一位来自战争艺术的朋友:candybag追问我更多情况,我答应以后有时间一定专门写帖子向大家介绍情况。现在终于实现当日的诺言。期间还得到一位来自和平论坛朋友的帮助,可惜不知道姓名。还是非常感谢。


我的五阿公是我外公的弟弟,在大家族里排行老五,外公排行老四。五阿公比外公小三岁,今年有83岁了,英语和世界语都说的很好。我自己因为母亲死的早,在多年以前我读高中的时候就离开了自己的家庭,独自生活。当年五阿公不顾自己年事已高,每年都会来看我一次,我作为晚辈深为感动,而现在我每年也要看望他几次。所以,可以有机会听五阿公当年在国军的故事,他不是什么英雄,但是我认为他也不是懦夫。
我曾经提了不少问题,而且我作了笔记,现在放假了,有时间整理出来给各位看看,但是因为时间原因,来不及查阅大量史迹,而且写的过于匆忙,有诸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多指正。

下面的文字多为五阿公的自述,我写的时候尽量保持他的原话,其中内容基本上是他的回忆和我的一些提问。
外爷整个家族在解放前都在成都,据说是清朝初年从湖北麻城迁来的,外爷的母亲年轻就守寡,好不容易将两个孩子养大,结果日本人来,兄弟两都参军去了。外爷是因为在成都经商失败为逃债去当兵的,抗战结束的时候是个排长。而五阿公15岁国中毕业后,在成都当了3年烟店的店员,但他当兵,可是真正是为了抗日。
1938年3月,五阿公18岁,在成都的商业街(现在那个地方还在)附近的电影院看了一部电影,叫“装甲部队”。五阿公说,当时看了电影很震撼,非常想开着坦克去收拾日本人。而五阿公告诉我,那个时候,在31年读国小的时候就听过东北过来的老师讲述日本人是如何之残忍,到国中的时候就一直有东北来的老师或者商人给大家做报告,每每说东北被日寇蹂躏,全校师生无不痛哭。几个东北籍的老师和同学更是悲痛不已。我曾经问,的确是全校都失声痛哭吗?五阿公强调,当时的感觉不是现在的年轻人可以感受的,因为那时国家正在被别人侵略,而且丢失大片土地,我们是在被别人入侵呀!学生和老师每每听到那样的报告和讲演,人人都痛哭流涕,对日本人又怕又恨。
后来五阿公,又去电影院多次看那部叫“装甲部队”的电影,他回忆是苏联人的电影,影片有30多分钟吧。五阿公现在还记得当时的那些口号:“一寸江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还有,“人人皆是岳武穆”,还给我背诵《国父遗嘱》,越来越兴奋和高兴了,好象又回到了当年。幸好被我打住,继续下面的故事。

1938年4月,五阿公在成都看见一个招兵告示,内容是国家为了建立陆军机械化师,首先要建立预备的机械化“二百师”(五阿公说当时就简称:二百师)要求是国中的文凭才可以参加,告示的署名是南京战车团团长;杜聿铭。五阿公说当时可以读完国中的人不多,许多人国小毕业就工作了。但是,许多成都的热血青年踊跃参加,许多人都是放弃了比较好的工作来的,那时一个国中生还算有文化的人,而五阿公一个月有3个大洋的收入,硬是辞职走了,去投军,要杀敌。五阿公说其实许多成都青年都是和他一样看了“装甲部队”那部电影就来了投军了。

在成都参军的时候,一共有近两千成都青年通过了体检和文化考试而被录取,五阿公兴奋的穿上了军装,还专门去照了相留给母亲做纪念。外爷的母亲非常伤心。后来听邻居说,小儿子五阿公走了,她哭了整整两天。
毕竟那时的成都只有几十万人口,一下有两千子弟兵去参加装甲部队是件大事。当时成都政府还是稍微宣传了一下,而老百姓都在议论让怎么多会写字的人去当炮灰太可惜了。等了几天,陆续从成都附近的眉山,广汉,乐山等地又来了近一千多人,就组成了一个陆军装甲训练团,这样共三千人的部队就出发了。


1938年夏天,他们是坐火车到了湖南的湘潭,走到在一个叫姜畲镇的地方,停了下来,准备开始训练了。那里还没有军营,但是部队的装备已经运了过来。士兵和军官都住老百姓的家,后来陆续来了更多的新兵部队(到底有多少,五阿公也不确定),组成一个完整的二百师。而这个时候杜聿铭提升为师长,而且一般的士兵都知道杜师长是蒋总统身边的红人。

运来的装备是三个国家的早期的轻型坦克。法国的坦克叫“鲁纳”,英国的坦克叫“威斯特”,意大利的坦克叫“菲亚特”。(都是五阿公回忆的叫法,他很自信都没有记错)。“鲁纳”和“威斯特”都是3人操作的,双人炮塔。而“菲亚特”是三吨半的超轻型坦克,2人操作没有炮塔,有2挺0.762公分口径的机枪(其实就是7.62毫米,五阿公喜欢叫0.762公分)。由黄埔来的教官来训练他们,人人都要学习机械原理,维护,驾驶,射击,和炮弹装填和指挥联络。又调来其他部队的老兵担任车长,但老兵很少,更多是从新兵中临时任命部分人作为代理车长。

姜畲镇是个丘陵地区,平原地形不多。而每个士兵学习的时候三种坦克都要会用,一个班9-12个人,一辆坦克,出了星期天,其他时候只要天气允许,都要拉出去训练。那个时候坦克比较少,大家都要用,一般情况是人可以休息,坦克不休息,训练的很紧张,但是新兵的热情很大。不久又开始教授汽车驾驶和维护。

那时给装甲兵的工资据说比一般同级的士兵要高得多。发工资的形式用叫“伙食尾子”的形式给大家,一个星期发一次,就是每个星期除了吃伙食剩的钱给大家做工资。一个星期五阿公可以领半个大洋到0.7个大洋,足够五阿公的生活,还可以给家里寄钱。老百姓对装甲二百师还是很欢迎,一是装甲兵有钱买东西,懂礼貌;二是比一般路过的步兵师好,那些部队来了到处抢东西,而且没有人管得了。装甲兵的纪律还比较好。而路过的步兵师见到这些装甲兵都叫他们“娃娃兵”或者“学生兵”,五阿公说,那时我们还不服气,现在想简直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认为自己是很棒的。


国军的打骂和吃空缺是出名的。五阿公回忆说,从当兵开始就遭遇到军官的打骂,很厉害,一般是排长,有时候连长也会动手。一个犯规或者操作失误都会受到处罚,士兵对军官是恐惧多于尊敬。五阿公曾经看见路过的抓壮丁部队,一个一个用绳子套起来,每天只吃一顿稀饭,许多人死在路上,他看了心寒。但是,想到可以开坦克杀敌还想坚持到上战场。
杜师长一开始也吃空缺,五阿公这样告诉我的。当时杜聿铭的上级叫徐庭瑶,有一次亲自要给大家发伙食尾子,看看杜聿铭是不是吃空缺,杜聿铭事先知道了,把周围的老百姓和装甲部队中的火夫,马夫,随军民工等等发动到一起,穿上军装充数,冒领工资。一般吃空缺从杜聿铭开始一直到连长都有份,一级吃一级。五阿公的连实际人数就112个,而编制应该是148。五阿公和许多成都青年对此是非常痛恨。亲眼目睹国军的腐败加上军官的打骂,许多人思想上受了影响,但是对坦克训练还是很积极的,大家还是想有天可以开坦克去杀敌。

1939年,全国经济恶化了,实际工资变少了,给家里寄的钱也少了,但是还是比一般的步兵要强,买点生活用品和偶尔照相还是可以的。但是,军需供应困难,1938年11月学生兵还穿单衣,而1939年4月,还穿着棉袄,许多士兵因为热,只好自己去掉衣服中的棉花。

春天的时候,苏联教官来了,苏联坦克T-26,也来了。五阿公和许多士兵一样都很兴奋,可以用上更好的坦克了。他们感觉离杀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大家对许多不满的事也平息了一点。

整个机械化二百师也开始了整编,编制得到固定和完善,五阿公正式成为一位枪炮手(中士军衔)。部队属于第五军管辖。而机械化师下属2个战斗团和若干其他的部队(通讯,工兵,维修等等,和一个警卫营)。一个团有3个战斗营和一个运输营,每个战斗营有3个战斗连和一个运输连,而每个战斗连下属3个坦克排
和一个运输排,每排有3个班,每班12人。战斗连,第一排为侦察排,装备意大利的“菲亚特”三辆,第二,三排为战斗排各装备T-26坦克3辆,连部和运输联一共有汽车3-4辆。这个师还有少量的摩托车而以前“鲁纳”和“威斯特”都运走了,说是训练其他部队了。我曾经问,一个班一辆坦克,有12个人,人明显就多了,整编以后也这样,是为什么?五阿公回答是,据说为了以后得到更多装备,一个整编师可以有足够的人快速扩充为一个装甲军(老蒋,还是想的很远呀)

苏联教官通过翻译来教授大家更多的坦克战术和使用方式,五阿公对T-26的印象一直不错。 他回忆后说“9吨半重,炮塔前后各有0.762公分机枪,使用4.5公分平射炮,而且炮塔顶盖外还有高射机枪,火力强劲呀。”(对于苏联给中国的T-26是否和苏联自己装备的T-26一样,还需要各位多研究) “还有无线电,这样可以更好的协同作战” “苏俄的机枪是弹盘供弹,设计的很有特点”。甚至,包括苏联的装甲“大兵团”作战的方式也开始教授连以上的军官(是否就是苏联的“大纵深作战理论”,还需要研究)。
五阿公曾经有一些在以上谈到4种坦克上的照片,其中部分寄给了家里,他告诉我,他最喜欢的照片是在T-26坦克上照的,是用高射机枪瞄准天空的姿势,后来回家乡相亲就是用的这照片,因为照的非常英武潇洒。虽然没有照片,他还模仿了当时的姿势给我看,呵呵八十多岁的人,还真有点幽默。但是后来,文革的的时候所有照片都烧了,没有留下一张,现在想起实在可惜。

就在苏联教官来的时候,发生了“长沙第三次大合”(我个人估计为长沙第三次会战,问五阿公,他说他不能确定),训练基地移到衡阳地区下所管辖的一个叫“白鹭坳”。大约在秋天,五阿公奉命随部队去参加一次战役(什么战役,他自己也不知道)。走到江西一个叫高安的时候,命令来了,说前方已经失败,命令他们掉头撤退。对于这次行军的部分坦克是一直开到那里的,部分坦克是用汽车运输的(用什么样的汽车,运输什么样的坦克,五阿公已经记不起了)。

39年11月,部队又转移到广西和湖南交界的一个县,叫“全县”,在界首镇,旁边的石田村进行训练(据说,界首镇得名是因为广西和湖南交界的界碑在此)。40年春,苏联教官回国了。
五阿公回忆,当时通过翻译,苏联教官叫了不少苏联的歌曲。例如:我们的祖国(五阿公当面就给我唱了一段)。而他回忆当时也有共产党性质的青年学生宣传队来这里叫他们唱歌,唱歌是士兵的主要娱乐方式。而当时和青年学生所唱的歌曲和解放以后的岁月里某些老革命歌曲几乎一样,他才想起是原来当年的学生和苏联教官教他唱了不少“革命歌曲”。五阿公历次运动都没有逃过,但是因为唱苏联和革命歌曲还不错,所以一般对他迫害的不太厉害。当然国军的军官也教士兵唱歌,比如“何日君再来?”,是排长教他们的,而50年代的报纸刊登的消息说,“何日君再来?”是川岛芳子等间谍为了打击人民士气而到处传播的。五阿公说他看了此新闻后害怕了。但是那位教他们唱“何日君再来?”的排字,在日后的军事行动中阵亡了。

(我很奇怪,五阿公所说的下面的时间段,因为,从时间上来看,他好象没有参加昆仑关战役,但有出现在昆仑关附近进行军事行动,时间是否和五阿公的记忆错误有关还需要大家讨论)

41年春,部队出发到了南宁,集结以后前往武宏县,五阿公记得此地号称“十万大山”,所有坦克都隐藏在山洞中,当时他们行军的时候看见了日军的尸体和许多马骨,步兵告诉他们,刚刚结束的战役非常残忍,日本人因为补给不行,就杀了自己的军马作为口粮。而我方也是死伤极为惨重。但是对日军攻击效果不大(以上都是五阿公个人的述说,我没有加个人色彩,其他的也一样)。
一天,五公阿和几十个兄弟去旁边的河沟洗澡,突然日军一排榴弹炮炮弹打来,当场就炸死3人,五阿公说“一定有汉奸!”,因为,对一个山谷的河沟里的目标,敌人进行间接瞄准射击,居然射击的如此精确,一定有人在周围指示目标和测算距离。过后几天,深夜里守夜的士兵突然发现营地周围各个方向共有8-10处的火堆,不久多架敌机突袭,炸弹在营地中爆炸,22个兄弟死了。事后,军官说一定有是汉奸,用火堆给敌机指示目标。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有从友军中传来一个消息,有人半夜用多个电筒捆扎以后指向天空为日机指示目标(多个电筒是否有这样的指示能力,还需要讨论)。

一个月以后,五阿公奉命和本连一个班长一起去拉给养,开一辆汽车才走4公里,一架日机突然出现山谷之中(日本飞行员的素质有怎么高?)随即用机枪对汽车进行扫射,班长右手血流不停,五阿公说“我当时是害怕了,又看见班长负伤,于是停车了”,停车以后抱着班长,跑到一边的丛林中,随后日机投弹,但是没有命中汽车,在汽车前30米左右的地方爆炸,弹坑不大,就一个人身高的直径(我个人估计为日本50公斤的小型航弹,估计飞机也是日本战斗机)因为,我曾陪五阿公看过“珍珠港”,他说当时的场面和日本人用零战追美国汽车有点一样了……(老头子很可爱的)。最后那位班长的手其实是擦伤,休养以后就好了。

五阿公所在连队的一次军事行动(他可以准确记起的),“一大一小”受命进行火力侦察,出动意大利坦克一辆,T-26一辆,分别由一位排长和副连长指挥。在凌晨2点出击,估计在清晨6点的时候可以返回,但是到了上午还不见回,得到了消息证实,2辆坦克都被日军击毁,所有人都阵亡了。那位排长就是教“君日何在来?”的排长。虽然副连长和排长平时对士兵打骂较多,但是得知战友和长官阵亡,全连无比悲痛。事后,他们等步兵赶跑日本人以后,去看过现场,五阿公说,在山路上,本来就不应该使用坦克进行侦察,因为地形和机动限制太大,违背了坦克作战的原则。而两辆坦克是在一个刚刚拐过弯的地方被击毁的,那里坦克的速度应该最慢,而且在夜间,日军平射炮可以十分准确的射击,令许多士兵和军官吃惊不一。又传言此事与汉奸有关,军官的理由是,虽然是山路,但是为什么偏偏会遭到如此准确的射击了?一定有人事先通知了日本人,日本人调来平射炮,目测好了距离,就等我们的坦克去了。而根据周围防地的步兵军官说,当时2辆坦克起码遭到4门
左右的平射炮在600米开外的对面山顶的射击,日本的炮弹打的非常准,而且当我们坦克起火以后,仍然继续射击,压根就不想里面的人活着。

事后观测。“一大一小”分别被命中大约15发和7发平射炮穿甲弹(关于是什么口径的炮弹,还需要研究),“一大一小”被打的严重破损。而阵亡官兵的遗体,更是惨不目睹(惨不目睹,五阿公重复了3次,可见,他对此事还犹如昨日)。当时很想为战友报仇,但是却接到了调动的命令。

此战过后,在盛夏时节返回了驻地全县,继续进行整训。因为战友和长官的阵亡,加上没有机会向敌人报仇,全连的士气很低落(这句五阿公强调是全连的士气的确很低落)。而且,新来的军官对士兵的打骂更是恐怖。五阿公曾经就因为和其他人抢肉吃,被打了几个巴掌,罚跪5个小时,然后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这个算是很轻的了,有本连队的士兵开始逃亡了。其中有2个被抓了回来,按规矩是要枪毙的,但是因为装甲兵毕竟是技术兵种,所有都从轻发落,各打了100军棍,昏了过去,然后关了一个月的禁闭。

41年秋,本师部分部队要离开全县了。五阿公利用火车要装运的机会,偷偷的跑了,去投奔一个成都的同乡,以前所在营的副营长(大约有40多岁),到了贵州,在那里成立了一个汽车暂编团,夕日的副营长已经是这个汽车暂编团的团长了。五阿公说,当时敢跑是知道装甲兵就算被抓,也不会被枪毙的。而且,当时想,我受军官打骂,又不能杀敌,太受气了。利用开车多挣点钱然后衣锦还乡也是条路。当时的有句话就是“汽车一响,黄金万两”。不能当装甲兵,我就当汽车兵。

到了,部队的驻地才知道,原来这个汽车暂编团没有汽车,而是准备全团进入缅甸去接英国人的汽车,到那时才是真正的汽车团了。随后跟随部队出发,进入缅甸一个叫那须附近一个叫曼德勒的地方,离中国国境比较近,而且那里也可以使用中国的货币。等了一个星期后,没有动静,团长就决定带自己一些人去亲自前方接汽车。五阿公被留下等待消息。过了大概3-4个星期,团长的勤务兵跑了回来,说前方的战局我们败了,还被日本人包围了。英国人甩下我们,自己坐汽车跑了。大家听了非常气愤!!而团长和许多兄弟都在翻野人山时,都死了(这点最奇怪,都是翻野人山跑印度,这个勤务兵居然自己翻野人山跑回那须。希望多多研究一下,我曾经问五阿公,他所说的野人山在什么位置,他说在缅甸和西藏交界的地方)。勤务兵因为年轻最后走了回来,而团长和其他许多兄弟最后都死在野人山上了。当时周围的国军部队听到这个消息,都狼狈的撤退回国了。五阿公对国军是没有信心了。他再次逃跑了。

五阿公后来先逃到了四川的乐山,靠一个朋友的关系在当时的乐山政府里寻了一个差。稳定以后回成都看望母亲,门口只有一个木牌,上写:抗日光荣。政府安排她买了2次平价米。而五阿公看到成都的情况,还是歌舞升平,许多有钱人吃吃喝喝,自己曾经热血报国,居然怎么多人还如此享乐。他对当时国民党政府是死心了(都是原话)。而在乐山当差的时候,他下去收过地租,更看见一般农民的苦寒,更让他失望。

后来他听说,在全县的以前他所在的师,所有留守人员都空运到印度,接受美式装备和训练了。而45年抗日胜利的时候,五阿公辞了在乐山政府的工作回成都,在一家烟厂当会计,而且也是一个小股东。五阿公也在46的时候开始在四川大学的辅导班学习英语和世界语。此后,陆续在成都见到以前的不少战友,许多都是偷跑回来的。大家对过去的事都有失望和悲愤。
48年,五阿公出差去甘肃的兰州,推销成都的太和香烟。当时内战已经很吃紧了。他完成销售之后,决定乘飞机去西安,再坐汽车回迅速成都。当时飞机票很不好搞,他在飞机场想找人买高价机票,居然遇到了当年的一位同乡。此人当年和他还是一个班的战友。而现在竟然升任新五军下属一个独立坦克排排长(这点也需要研究),负责保卫当时的兰州机场。此人现在都穿美国造的军装和皮靴,皮带。指挥3辆美式坦克(哪种型号,这点也不清楚),通过这个同乡的关系,他终于搞到了飞机票。飞西安,坐汽车回了成都,迎来了解放。

五阿公说最后说,国民党根本就不重视士兵的思想教育,只知道打骂和共产党思想教育体制差别太大了。抗日的时候后方还那样的腐败,不被共产党消灭,是不可能的。

而五阿公从建国初和80-90年代都一直用世界语和世界各地的一些笔友进行交流,文革的时候受了不少影响。但是到现在很关心国事,他说,希望他可以回忆起的事对各位可以有些帮助。一个国军装甲兵的故事



前言:曾经在SONICBBS上看过一片关于国军装甲部队的文章,我发言后,有一位来自战争艺术的朋友:candybag追问我更多情况,我答应以后有时间一定专门写帖子向大家介绍情况。现在终于实现当日的诺言。期间还得到一位来自和平论坛朋友的帮助,可惜不知道姓名。还是非常感谢。


我的五阿公是我外公的弟弟,在大家族里排行老五,外公排行老四。五阿公比外公小三岁,今年有83岁了,英语和世界语都说的很好。我自己因为母亲死的早,在多年以前我读高中的时候就离开了自己的家庭,独自生活。当年五阿公不顾自己年事已高,每年都会来看我一次,我作为晚辈深为感动,而现在我每年也要看望他几次。所以,可以有机会听五阿公当年在国军的故事,他不是什么英雄,但是我认为他也不是懦夫。
我曾经提了不少问题,而且我作了笔记,现在放假了,有时间整理出来给各位看看,但是因为时间原因,来不及查阅大量史迹,而且写的过于匆忙,有诸多不足之处希望大家多多指正。

下面的文字多为五阿公的自述,我写的时候尽量保持他的原话,其中内容基本上是他的回忆和我的一些提问。
外爷整个家族在解放前都在成都,据说是清朝初年从湖北麻城迁来的,外爷的母亲年轻就守寡,好不容易将两个孩子养大,结果日本人来,兄弟两都参军去了。外爷是因为在成都经商失败为逃债去当兵的,抗战结束的时候是个排长。而五阿公15岁国中毕业后,在成都当了3年烟店的店员,但他当兵,可是真正是为了抗日。
1938年3月,五阿公18岁,在成都的商业街(现在那个地方还在)附近的电影院看了一部电影,叫“装甲部队”。五阿公说,当时看了电影很震撼,非常想开着坦克去收拾日本人。而五阿公告诉我,那个时候,在31年读国小的时候就听过东北过来的老师讲述日本人是如何之残忍,到国中的时候就一直有东北来的老师或者商人给大家做报告,每每说东北被日寇蹂躏,全校师生无不痛哭。几个东北籍的老师和同学更是悲痛不已。我曾经问,的确是全校都失声痛哭吗?五阿公强调,当时的感觉不是现在的年轻人可以感受的,因为那时国家正在被别人侵略,而且丢失大片土地,我们是在被别人入侵呀!学生和老师每每听到那样的报告和讲演,人人都痛哭流涕,对日本人又怕又恨。
后来五阿公,又去电影院多次看那部叫“装甲部队”的电影,他回忆是苏联人的电影,影片有30多分钟吧。五阿公现在还记得当时的那些口号:“一寸江山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还有,“人人皆是岳武穆”,还给我背诵《国父遗嘱》,越来越兴奋和高兴了,好象又回到了当年。幸好被我打住,继续下面的故事。

1938年4月,五阿公在成都看见一个招兵告示,内容是国家为了建立陆军机械化师,首先要建立预备的机械化“二百师”(五阿公说当时就简称:二百师)要求是国中的文凭才可以参加,告示的署名是南京战车团团长;杜聿铭。五阿公说当时可以读完国中的人不多,许多人国小毕业就工作了。但是,许多成都的热血青年踊跃参加,许多人都是放弃了比较好的工作来的,那时一个国中生还算有文化的人,而五阿公一个月有3个大洋的收入,硬是辞职走了,去投军,要杀敌。五阿公说其实许多成都青年都是和他一样看了“装甲部队”那部电影就来了投军了。

在成都参军的时候,一共有近两千成都青年通过了体检和文化考试而被录取,五阿公兴奋的穿上了军装,还专门去照了相留给母亲做纪念。外爷的母亲非常伤心。后来听邻居说,小儿子五阿公走了,她哭了整整两天。
毕竟那时的成都只有几十万人口,一下有两千子弟兵去参加装甲部队是件大事。当时成都政府还是稍微宣传了一下,而老百姓都在议论让怎么多会写字的人去当炮灰太可惜了。等了几天,陆续从成都附近的眉山,广汉,乐山等地又来了近一千多人,就组成了一个陆军装甲训练团,这样共三千人的部队就出发了。


1938年夏天,他们是坐火车到了湖南的湘潭,走到在一个叫姜畲镇的地方,停了下来,准备开始训练了。那里还没有军营,但是部队的装备已经运了过来。士兵和军官都住老百姓的家,后来陆续来了更多的新兵部队(到底有多少,五阿公也不确定),组成一个完整的二百师。而这个时候杜聿铭提升为师长,而且一般的士兵都知道杜师长是蒋总统身边的红人。

运来的装备是三个国家的早期的轻型坦克。法国的坦克叫“鲁纳”,英国的坦克叫“威斯特”,意大利的坦克叫“菲亚特”。(都是五阿公回忆的叫法,他很自信都没有记错)。“鲁纳”和“威斯特”都是3人操作的,双人炮塔。而“菲亚特”是三吨半的超轻型坦克,2人操作没有炮塔,有2挺0.762公分口径的机枪(其实就是7.62毫米,五阿公喜欢叫0.762公分)。由黄埔来的教官来训练他们,人人都要学习机械原理,维护,驾驶,射击,和炮弹装填和指挥联络。又调来其他部队的老兵担任车长,但老兵很少,更多是从新兵中临时任命部分人作为代理车长。

姜畲镇是个丘陵地区,平原地形不多。而每个士兵学习的时候三种坦克都要会用,一个班9-12个人,一辆坦克,出了星期天,其他时候只要天气允许,都要拉出去训练。那个时候坦克比较少,大家都要用,一般情况是人可以休息,坦克不休息,训练的很紧张,但是新兵的热情很大。不久又开始教授汽车驾驶和维护。

那时给装甲兵的工资据说比一般同级的士兵要高得多。发工资的形式用叫“伙食尾子”的形式给大家,一个星期发一次,就是每个星期除了吃伙食剩的钱给大家做工资。一个星期五阿公可以领半个大洋到0.7个大洋,足够五阿公的生活,还可以给家里寄钱。老百姓对装甲二百师还是很欢迎,一是装甲兵有钱买东西,懂礼貌;二是比一般路过的步兵师好,那些部队来了到处抢东西,而且没有人管得了。装甲兵的纪律还比较好。而路过的步兵师见到这些装甲兵都叫他们“娃娃兵”或者“学生兵”,五阿公说,那时我们还不服气,现在想简直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认为自己是很棒的。


国军的打骂和吃空缺是出名的。五阿公回忆说,从当兵开始就遭遇到军官的打骂,很厉害,一般是排长,有时候连长也会动手。一个犯规或者操作失误都会受到处罚,士兵对军官是恐惧多于尊敬。五阿公曾经看见路过的抓壮丁部队,一个一个用绳子套起来,每天只吃一顿稀饭,许多人死在路上,他看了心寒。但是,想到可以开坦克杀敌还想坚持到上战场。
杜师长一开始也吃空缺,五阿公这样告诉我的。当时杜聿铭的上级叫徐庭瑶,有一次亲自要给大家发伙食尾子,看看杜聿铭是不是吃空缺,杜聿铭事先知道了,把周围的老百姓和装甲部队中的火夫,马夫,随军民工等等发动到一起,穿上军装充数,冒领工资。一般吃空缺从杜聿铭开始一直到连长都有份,一级吃一级。五阿公的连实际人数就112个,而编制应该是148。五阿公和许多成都青年对此是非常痛恨。亲眼目睹国军的腐败加上军官的打骂,许多人思想上受了影响,但是对坦克训练还是很积极的,大家还是想有天可以开坦克去杀敌。

1939年,全国经济恶化了,实际工资变少了,给家里寄的钱也少了,但是还是比一般的步兵要强,买点生活用品和偶尔照相还是可以的。但是,军需供应困难,1938年11月学生兵还穿单衣,而1939年4月,还穿着棉袄,许多士兵因为热,只好自己去掉衣服中的棉花。

春天的时候,苏联教官来了,苏联坦克T-26,也来了。五阿公和许多士兵一样都很兴奋,可以用上更好的坦克了。他们感觉离杀敌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大家对许多不满的事也平息了一点。

整个机械化二百师也开始了整编,编制得到固定和完善,五阿公正式成为一位枪炮手(中士军衔)。部队属于第五军管辖。而机械化师下属2个战斗团和若干其他的部队(通讯,工兵,维修等等,和一个警卫营)。一个团有3个战斗营和一个运输营,每个战斗营有3个战斗连和一个运输连,而每个战斗连下属3个坦克排
和一个运输排,每排有3个班,每班12人。战斗连,第一排为侦察排,装备意大利的“菲亚特”三辆,第二,三排为战斗排各装备T-26坦克3辆,连部和运输联一共有汽车3-4辆。这个师还有少量的摩托车而以前“鲁纳”和“威斯特”都运走了,说是训练其他部队了。我曾经问,一个班一辆坦克,有12个人,人明显就多了,整编以后也这样,是为什么?五阿公回答是,据说为了以后得到更多装备,一个整编师可以有足够的人快速扩充为一个装甲军(老蒋,还是想的很远呀)

苏联教官通过翻译来教授大家更多的坦克战术和使用方式,五阿公对T-26的印象一直不错。 他回忆后说“9吨半重,炮塔前后各有0.762公分机枪,使用4.5公分平射炮,而且炮塔顶盖外还有高射机枪,火力强劲呀。”(对于苏联给中国的T-26是否和苏联自己装备的T-26一样,还需要各位多研究) “还有无线电,这样可以更好的协同作战” “苏俄的机枪是弹盘供弹,设计的很有特点”。甚至,包括苏联的装甲“大兵团”作战的方式也开始教授连以上的军官(是否就是苏联的“大纵深作战理论”,还需要研究)。
五阿公曾经有一些在以上谈到4种坦克上的照片,其中部分寄给了家里,他告诉我,他最喜欢的照片是在T-26坦克上照的,是用高射机枪瞄准天空的姿势,后来回家乡相亲就是用的这照片,因为照的非常英武潇洒。虽然没有照片,他还模仿了当时的姿势给我看,呵呵八十多岁的人,还真有点幽默。但是后来,文革的的时候所有照片都烧了,没有留下一张,现在想起实在可惜。

就在苏联教官来的时候,发生了“长沙第三次大合”(我个人估计为长沙第三次会战,问五阿公,他说他不能确定),训练基地移到衡阳地区下所管辖的一个叫“白鹭坳”。大约在秋天,五阿公奉命随部队去参加一次战役(什么战役,他自己也不知道)。走到江西一个叫高安的时候,命令来了,说前方已经失败,命令他们掉头撤退。对于这次行军的部分坦克是一直开到那里的,部分坦克是用汽车运输的(用什么样的汽车,运输什么样的坦克,五阿公已经记不起了)。

39年11月,部队又转移到广西和湖南交界的一个县,叫“全县”,在界首镇,旁边的石田村进行训练(据说,界首镇得名是因为广西和湖南交界的界碑在此)。40年春,苏联教官回国了。
五阿公回忆,当时通过翻译,苏联教官叫了不少苏联的歌曲。例如:我们的祖国(五阿公当面就给我唱了一段)。而他回忆当时也有共产党性质的青年学生宣传队来这里叫他们唱歌,唱歌是士兵的主要娱乐方式。而当时和青年学生所唱的歌曲和解放以后的岁月里某些老革命歌曲几乎一样,他才想起是原来当年的学生和苏联教官教他唱了不少“革命歌曲”。五阿公历次运动都没有逃过,但是因为唱苏联和革命歌曲还不错,所以一般对他迫害的不太厉害。当然国军的军官也教士兵唱歌,比如“何日君再来?”,是排长教他们的,而50年代的报纸刊登的消息说,“何日君再来?”是川岛芳子等间谍为了打击人民士气而到处传播的。五阿公说他看了此新闻后害怕了。但是那位教他们唱“何日君再来?”的排字,在日后的军事行动中阵亡了。

(我很奇怪,五阿公所说的下面的时间段,因为,从时间上来看,他好象没有参加昆仑关战役,但有出现在昆仑关附近进行军事行动,时间是否和五阿公的记忆错误有关还需要大家讨论)

41年春,部队出发到了南宁,集结以后前往武宏县,五阿公记得此地号称“十万大山”,所有坦克都隐藏在山洞中,当时他们行军的时候看见了日军的尸体和许多马骨,步兵告诉他们,刚刚结束的战役非常残忍,日本人因为补给不行,就杀了自己的军马作为口粮。而我方也是死伤极为惨重。但是对日军攻击效果不大(以上都是五阿公个人的述说,我没有加个人色彩,其他的也一样)。
一天,五公阿和几十个兄弟去旁边的河沟洗澡,突然日军一排榴弹炮炮弹打来,当场就炸死3人,五阿公说“一定有汉奸!”,因为,对一个山谷的河沟里的目标,敌人进行间接瞄准射击,居然射击的如此精确,一定有人在周围指示目标和测算距离。过后几天,深夜里守夜的士兵突然发现营地周围各个方向共有8-10处的火堆,不久多架敌机突袭,炸弹在营地中爆炸,22个兄弟死了。事后,军官说一定有是汉奸,用火堆给敌机指示目标。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有从友军中传来一个消息,有人半夜用多个电筒捆扎以后指向天空为日机指示目标(多个电筒是否有这样的指示能力,还需要讨论)。

一个月以后,五阿公奉命和本连一个班长一起去拉给养,开一辆汽车才走4公里,一架日机突然出现山谷之中(日本飞行员的素质有怎么高?)随即用机枪对汽车进行扫射,班长右手血流不停,五阿公说“我当时是害怕了,又看见班长负伤,于是停车了”,停车以后抱着班长,跑到一边的丛林中,随后日机投弹,但是没有命中汽车,在汽车前30米左右的地方爆炸,弹坑不大,就一个人身高的直径(我个人估计为日本50公斤的小型航弹,估计飞机也是日本战斗机)因为,我曾陪五阿公看过“珍珠港”,他说当时的场面和日本人用零战追美国汽车有点一样了……(老头子很可爱的)。最后那位班长的手其实是擦伤,休养以后就好了。

五阿公所在连队的一次军事行动(他可以准确记起的),“一大一小”受命进行火力侦察,出动意大利坦克一辆,T-26一辆,分别由一位排长和副连长指挥。在凌晨2点出击,估计在清晨6点的时候可以返回,但是到了上午还不见回,得到了消息证实,2辆坦克都被日军击毁,所有人都阵亡了。那位排长就是教“君日何在来?”的排长。虽然副连长和排长平时对士兵打骂较多,但是得知战友和长官阵亡,全连无比悲痛。事后,他们等步兵赶跑日本人以后,去看过现场,五阿公说,在山路上,本来就不应该使用坦克进行侦察,因为地形和机动限制太大,违背了坦克作战的原则。而两辆坦克是在一个刚刚拐过弯的地方被击毁的,那里坦克的速度应该最慢,而且在夜间,日军平射炮可以十分准确的射击,令许多士兵和军官吃惊不一。又传言此事与汉奸有关,军官的理由是,虽然是山路,但是为什么偏偏会遭到如此准确的射击了?一定有人事先通知了日本人,日本人调来平射炮,目测好了距离,就等我们的坦克去了。而根据周围防地的步兵军官说,当时2辆坦克起码遭到4门
左右的平射炮在600米开外的对面山顶的射击,日本的炮弹打的非常准,而且当我们坦克起火以后,仍然继续射击,压根就不想里面的人活着。

事后观测。“一大一小”分别被命中大约15发和7发平射炮穿甲弹(关于是什么口径的炮弹,还需要研究),“一大一小”被打的严重破损。而阵亡官兵的遗体,更是惨不目睹(惨不目睹,五阿公重复了3次,可见,他对此事还犹如昨日)。当时很想为战友报仇,但是却接到了调动的命令。

此战过后,在盛夏时节返回了驻地全县,继续进行整训。因为战友和长官的阵亡,加上没有机会向敌人报仇,全连的士气很低落(这句五阿公强调是全连的士气的确很低落)。而且,新来的军官对士兵的打骂更是恐怖。五阿公曾经就因为和其他人抢肉吃,被打了几个巴掌,罚跪5个小时,然后关了一个星期的禁闭。这个算是很轻的了,有本连队的士兵开始逃亡了。其中有2个被抓了回来,按规矩是要枪毙的,但是因为装甲兵毕竟是技术兵种,所有都从轻发落,各打了100军棍,昏了过去,然后关了一个月的禁闭。

41年秋,本师部分部队要离开全县了。五阿公利用火车要装运的机会,偷偷的跑了,去投奔一个成都的同乡,以前所在营的副营长(大约有40多岁),到了贵州,在那里成立了一个汽车暂编团,夕日的副营长已经是这个汽车暂编团的团长了。五阿公说,当时敢跑是知道装甲兵就算被抓,也不会被枪毙的。而且,当时想,我受军官打骂,又不能杀敌,太受气了。利用开车多挣点钱然后衣锦还乡也是条路。当时的有句话就是“汽车一响,黄金万两”。不能当装甲兵,我就当汽车兵。

到了,部队的驻地才知道,原来这个汽车暂编团没有汽车,而是准备全团进入缅甸去接英国人的汽车,到那时才是真正的汽车团了。随后跟随部队出发,进入缅甸一个叫那须附近一个叫曼德勒的地方,离中国国境比较近,而且那里也可以使用中国的货币。等了一个星期后,没有动静,团长就决定带自己一些人去亲自前方接汽车。五阿公被留下等待消息。过了大概3-4个星期,团长的勤务兵跑了回来,说前方的战局我们败了,还被日本人包围了。英国人甩下我们,自己坐汽车跑了。大家听了非常气愤!!而团长和许多兄弟都在翻野人山时,都死了(这点最奇怪,都是翻野人山跑印度,这个勤务兵居然自己翻野人山跑回那须。希望多多研究一下,我曾经问五阿公,他所说的野人山在什么位置,他说在缅甸和西藏交界的地方)。勤务兵因为年轻最后走了回来,而团长和其他许多兄弟最后都死在野人山上了。当时周围的国军部队听到这个消息,都狼狈的撤退回国了。五阿公对国军是没有信心了。他再次逃跑了。

五阿公后来先逃到了四川的乐山,靠一个朋友的关系在当时的乐山政府里寻了一个差。稳定以后回成都看望母亲,门口只有一个木牌,上写:抗日光荣。政府安排她买了2次平价米。而五阿公看到成都的情况,还是歌舞升平,许多有钱人吃吃喝喝,自己曾经热血报国,居然怎么多人还如此享乐。他对当时国民党政府是死心了(都是原话)。而在乐山当差的时候,他下去收过地租,更看见一般农民的苦寒,更让他失望。

后来他听说,在全县的以前他所在的师,所有留守人员都空运到印度,接受美式装备和训练了。而45年抗日胜利的时候,五阿公辞了在乐山政府的工作回成都,在一家烟厂当会计,而且也是一个小股东。五阿公也在46的时候开始在四川大学的辅导班学习英语和世界语。此后,陆续在成都见到以前的不少战友,许多都是偷跑回来的。大家对过去的事都有失望和悲愤。
48年,五阿公出差去甘肃的兰州,推销成都的太和香烟。当时内战已经很吃紧了。他完成销售之后,决定乘飞机去西安,再坐汽车回迅速成都。当时飞机票很不好搞,他在飞机场想找人买高价机票,居然遇到了当年的一位同乡。此人当年和他还是一个班的战友。而现在竟然升任新五军下属一个独立坦克排排长(这点也需要研究),负责保卫当时的兰州机场。此人现在都穿美国造的军装和皮靴,皮带。指挥3辆美式坦克(哪种型号,这点也不清楚),通过这个同乡的关系,他终于搞到了飞机票。飞西安,坐汽车回了成都,迎来了解放。

五阿公说最后说,国民党根本就不重视士兵的思想教育,只知道打骂和共产党思想教育体制差别太大了。抗日的时候后方还那样的腐败,不被共产党消灭,是不可能的。

而五阿公从建国初和80-90年代都一直用世界语和世界各地的一些笔友进行交流,文革的时候受了不少影响。但是到现在很关心国事,他说,希望他可以回忆起的事对各位可以有些帮助。
顶。
很老很老了。。。。。。。
敬礼!
最早是在二战论坛上看到的, 那个网现在上不去了, 最骨灰级的网站终于也没有熬过去.
LZ不是中国人吗?不分段想看死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