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扁为黑帮老大写挽联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4/18 16:08:46
阿扁为黑帮老大写挽联

7月16日,台湾黑道“牛埔帮”老大张乃富出殡,公祭(告别式)场面相当浩大,几公里长的送葬队伍一度造成台北市交通堵塞。陈水扁和吕秀莲竞相赠送挽联,而“立法院长”王金平则出任治丧季员会主任委员。黑道大哥的丧事办得如此隆重,使岛内各界不仅对张乃富的身世感到好奇,还纷纷猜测陈水扁与黑道非同寻常的关系,更怀疑民进党当局所谓的“扫黑”决心。


“牛埔教父”出殡,陈水扁和吕秀莲所送挽联在灵堂上高高挂起,特别显眼


年近80岁的张乃富本是富家子弟,因皮肤较白而得到“白肉旺”的绰号。他出道很早,早年是一个杀气很重的“大哥”,游走于本帮各个地盘,自己开赌场,也很爱赌。50岁时因患上糖尿病,他逐渐退居幕后,但“牛埔教父”的地位始终不倒,余威犹存,各方头目仍敬他三分,遇到帮内恩怨风波,还是会请他出面摆平。由于常年疾病缠身,加上“后继有人”,10多年前,张乃富干脆搬到台北县休养,今年5月18日因肝病不治身亡,结束了他在“牛埔帮”呼风唤雨的一生。张乃富死后,“牛埔帮”各地盘老大频频集会,要为“白肉旺”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为此,他们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加紧筹备,不但邀请岛内各帮派人马“捧场”,还不惜花大价钱找路子,请台湾当局政要为张乃富题字、写挽联。

7月16日公祭仪式开始时,上千名身穿印有“牛埔企业”字样的黑衣黑裤的“牛埔帮”人员一字排开,守在灵堂入口。由近1000人组成的军乐队在礼宾队的带领下进入灵堂。据称,军乐队一天的花费近500万元新台币。由于张乃富“为人重义气”,在道上很有分量,加上他与黑白两道都有来往,各重要帮派均给足面子。“竹联帮”、“四海帮”和“松联帮”等大帮派各有上百人前往致哀,本省和外省的各门各派也派代表参加,就连日本知名黑帮“山口组”都派人专程赴台参加张乃富的告别仪式,总计近5000人到场致哀。

与些同时,台湾政要也通过各种方式捧场。陈水扁和吕秀莲所送的挽联在灵堂上高高挂起,特别显眼。遗照上方还有陈水扁和“行政院长”游锡堃的题字。“治丧委员会”由各帮派人马及台当局政要组成,其中主任委员居然是“立法院长”王金平。讣告上蓝绿阵营各党派的主度全都榜上有名,台北市各选区“立委”、市议员的名字也一个没有漏掉,“立委”林郁芳、郭正亮与台北市议员王世坚、陈玉梅等均到场,各党派也都有代表参加公祭。

送葬队伍更是声势浩大。台北市中山区的街头站满了近5000名身着黑衣黑裤的男子,新生北路一带交通堵塞,不少警察赶往现场维持秩序。长长的送葬队伍一路延伸,从台北市民生东路到民权东路,双B黑头轿车一字排开。一身黑衣的送葬者和染着头发的青少年,多少让过往行人有些害怕。赶往现场搜集黑道分子罪证的警察看到台当局政要也现身公祭仪式后,一个劲儿地嘲笑自己“搞错对象”。


“牛埔帮”在历次“扫黑”行动中,几乎没有大哥被捕


“牛埔”之名,因清朝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与新生北路一带的荒地进行牧牛开垦而得来。“牛埔帮”是台北市中山区的老字号帮派,也是一个地缘性极强的社区型黑帮,多少年来一直以这一带为地盘展开活动,根基很深,凝聚力很强,外来势力很难打入。

“牛埔帮”早期主要是霸占地盘,开设地下歌舞厅、游乐场、旅馆、酒店、应召站等。警方的资料记载说,“牛埔帮”各地区头目在自己的地盘上为非作歹,从事不法活动如投资插股、充当保镖、白吃白喝、敲诈勒索、开设赌场,或成立讨债公司等,以黑道手段替人讨债。对他们来说,黑吃黑的枪杀事件、寻衅滋事和打架斗殴都是家常便饭,这无疑给民众生活造成极大威胁。1979年,绰号“牛财”的黑道老大组织各地分散的头目,形成相当严密的帮派,从此“牛埔帮”成为岛内尽人皆知的地方一霸,它与北部各帮派都维持着不错的关系,甚至与日本的“山口组”也很有交情。据台湾当局不完全统计,遍布岛内各地的黑社会大大小小帮派约1000个,仅台北一地就有100多个。而在台北最有名的几大黑帮中,“牛埔帮”排名仅次于令人胆寒的“竹联帮”和“四海帮”。

虽然近年来受台当局“扫黑”的影响,“牛财”等黑帮老大纷纷将“事业”转向“正途”,朝政界和商界发展。他们成立“合法”公司,诸如兴办“牛埔企业”、经营建筑行业等。由于“牛埔帮”成员众多,又拥有相当雄厚的经济实力,在台北市中山区地面上可谓一呼百应,用岛内的话说就是“叫水会结冰”。此外,“牛埔帮”在基层村里长、市议员选举方面也拥有一度之地,对“立委”、市长乃至“总统”选举都有一定影响,自然成为岛内各政党拉拢的对象。在历次“扫黑”行动中,几乎从来没有“牛埔帮”的大哥被捕,可见“牛埔帮”与台当局勾结之深。


陈水扁拼命拉拢黑帮,无非看中其在地方的势力以及手中掌握的选票


其实,陈水扁等台湾当局政要争相参加黑道大哥张乃富的公祭,只是台湾黑白两道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一个缩影。

长期以来,尤其是李登辉执政时期,台湾当局一直利用黑道势力巩固统治。而黑道分子向经济、社会诸领域渗透的同时,也大力参与政治活动,以合法掩护非法,以非法扩张合法,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台湾从地方的村里长、村民代表,到“立委”等“中央民意代表”,不少人本身就是黑道分子或与黑道分子有来往。台湾“法务部”1996年的调查显示,包括“立委”、“国代”在内的500位“中央民代”中,近50人有黑道背景;在乡镇市民代表、县市议员中,这一比例分别高达60%和50%。台当局多次展开专案“扫黑运动”,但收效甚微,黑社会活动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这都是台当局包庇纵容的结果。

然而,最让岛内民众意想不到的是,过去猛批国民党“黑金政治”、高喊“扫黑”、标榜“清廉”的民进党及陈水扁,上台后不久就步了国民党的后尘。陈水遍早在台北市长任内,就对“牛埔帮”等黑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派手下人与他们串通一气。此次“牛埔帮”为张乃富办丧事,陈水扁虽未亲临,但又是赠送挽联、题字,又是派代表参加公祭,说穿了无非是看中这些帮派在地方的势力以及手中掌握的选票。

由于民进党加上“台联党”的“立委”总席位一直没有达到“立法院”的半数,民进党要想在“立法院”通过重大法案相当困难。因此,在“立法院”泛蓝军与泛绿军的多次大对决中,陈水扁都以公开宴请、资金注入、封官许愿、司法调查等手段软硬兼施,极力拉拢、收买国民党尤其是无党籍中有黑社会背景的“立委”,扩充泛绿军在“立法院”的“表决部队”。去年,“立法院”行使“考试院长同意权”,陈水扁提名的前民进党主席姚嘉文以一票优势涉险过关,完全是陈水扁勾结具有黑道背景的“立委”的结果。

去年下半年以来,陈水扁搞起了“精英入党”活动,今年又开办所谓民进党的“党校”——凯达格兰学校,广收学员,其中就有为人诟病的黑道分子。在“连宋配”声势稳定、民调支持率持续领先的情况下,急于“拼连任”的陈水扁更是饥不择食,年初以来就马不停蹄地跑到各县市“考察”,明里暗里猛挖国民党的地方派系,其中不少人是黑道老大,或与黑道关系密切。难怪岛内媒体慨叹:在台湾的政经体系上,“权力”、“金钱”、“黑道”三者已经建立起密不可分的共生关系。阿扁为黑帮老大写挽联

7月16日,台湾黑道“牛埔帮”老大张乃富出殡,公祭(告别式)场面相当浩大,几公里长的送葬队伍一度造成台北市交通堵塞。陈水扁和吕秀莲竞相赠送挽联,而“立法院长”王金平则出任治丧季员会主任委员。黑道大哥的丧事办得如此隆重,使岛内各界不仅对张乃富的身世感到好奇,还纷纷猜测陈水扁与黑道非同寻常的关系,更怀疑民进党当局所谓的“扫黑”决心。


“牛埔教父”出殡,陈水扁和吕秀莲所送挽联在灵堂上高高挂起,特别显眼


年近80岁的张乃富本是富家子弟,因皮肤较白而得到“白肉旺”的绰号。他出道很早,早年是一个杀气很重的“大哥”,游走于本帮各个地盘,自己开赌场,也很爱赌。50岁时因患上糖尿病,他逐渐退居幕后,但“牛埔教父”的地位始终不倒,余威犹存,各方头目仍敬他三分,遇到帮内恩怨风波,还是会请他出面摆平。由于常年疾病缠身,加上“后继有人”,10多年前,张乃富干脆搬到台北县休养,今年5月18日因肝病不治身亡,结束了他在“牛埔帮”呼风唤雨的一生。张乃富死后,“牛埔帮”各地盘老大频频集会,要为“白肉旺”办一场“风风光光的葬礼”。为此,他们用了近两个月的时间加紧筹备,不但邀请岛内各帮派人马“捧场”,还不惜花大价钱找路子,请台湾当局政要为张乃富题字、写挽联。

7月16日公祭仪式开始时,上千名身穿印有“牛埔企业”字样的黑衣黑裤的“牛埔帮”人员一字排开,守在灵堂入口。由近1000人组成的军乐队在礼宾队的带领下进入灵堂。据称,军乐队一天的花费近500万元新台币。由于张乃富“为人重义气”,在道上很有分量,加上他与黑白两道都有来往,各重要帮派均给足面子。“竹联帮”、“四海帮”和“松联帮”等大帮派各有上百人前往致哀,本省和外省的各门各派也派代表参加,就连日本知名黑帮“山口组”都派人专程赴台参加张乃富的告别仪式,总计近5000人到场致哀。

与些同时,台湾政要也通过各种方式捧场。陈水扁和吕秀莲所送的挽联在灵堂上高高挂起,特别显眼。遗照上方还有陈水扁和“行政院长”游锡堃的题字。“治丧委员会”由各帮派人马及台当局政要组成,其中主任委员居然是“立法院长”王金平。讣告上蓝绿阵营各党派的主度全都榜上有名,台北市各选区“立委”、市议员的名字也一个没有漏掉,“立委”林郁芳、郭正亮与台北市议员王世坚、陈玉梅等均到场,各党派也都有代表参加公祭。

送葬队伍更是声势浩大。台北市中山区的街头站满了近5000名身着黑衣黑裤的男子,新生北路一带交通堵塞,不少警察赶往现场维持秩序。长长的送葬队伍一路延伸,从台北市民生东路到民权东路,双B黑头轿车一字排开。一身黑衣的送葬者和染着头发的青少年,多少让过往行人有些害怕。赶往现场搜集黑道分子罪证的警察看到台当局政要也现身公祭仪式后,一个劲儿地嘲笑自己“搞错对象”。


“牛埔帮”在历次“扫黑”行动中,几乎没有大哥被捕


“牛埔”之名,因清朝在台北市中山北路与新生北路一带的荒地进行牧牛开垦而得来。“牛埔帮”是台北市中山区的老字号帮派,也是一个地缘性极强的社区型黑帮,多少年来一直以这一带为地盘展开活动,根基很深,凝聚力很强,外来势力很难打入。

“牛埔帮”早期主要是霸占地盘,开设地下歌舞厅、游乐场、旅馆、酒店、应召站等。警方的资料记载说,“牛埔帮”各地区头目在自己的地盘上为非作歹,从事不法活动如投资插股、充当保镖、白吃白喝、敲诈勒索、开设赌场,或成立讨债公司等,以黑道手段替人讨债。对他们来说,黑吃黑的枪杀事件、寻衅滋事和打架斗殴都是家常便饭,这无疑给民众生活造成极大威胁。1979年,绰号“牛财”的黑道老大组织各地分散的头目,形成相当严密的帮派,从此“牛埔帮”成为岛内尽人皆知的地方一霸,它与北部各帮派都维持着不错的关系,甚至与日本的“山口组”也很有交情。据台湾当局不完全统计,遍布岛内各地的黑社会大大小小帮派约1000个,仅台北一地就有100多个。而在台北最有名的几大黑帮中,“牛埔帮”排名仅次于令人胆寒的“竹联帮”和“四海帮”。

虽然近年来受台当局“扫黑”的影响,“牛财”等黑帮老大纷纷将“事业”转向“正途”,朝政界和商界发展。他们成立“合法”公司,诸如兴办“牛埔企业”、经营建筑行业等。由于“牛埔帮”成员众多,又拥有相当雄厚的经济实力,在台北市中山区地面上可谓一呼百应,用岛内的话说就是“叫水会结冰”。此外,“牛埔帮”在基层村里长、市议员选举方面也拥有一度之地,对“立委”、市长乃至“总统”选举都有一定影响,自然成为岛内各政党拉拢的对象。在历次“扫黑”行动中,几乎从来没有“牛埔帮”的大哥被捕,可见“牛埔帮”与台当局勾结之深。


陈水扁拼命拉拢黑帮,无非看中其在地方的势力以及手中掌握的选票


其实,陈水扁等台湾当局政要争相参加黑道大哥张乃富的公祭,只是台湾黑白两道相互勾结、相互利用的一个缩影。

长期以来,尤其是李登辉执政时期,台湾当局一直利用黑道势力巩固统治。而黑道分子向经济、社会诸领域渗透的同时,也大力参与政治活动,以合法掩护非法,以非法扩张合法,这些都是不争的事实。台湾从地方的村里长、村民代表,到“立委”等“中央民意代表”,不少人本身就是黑道分子或与黑道分子有来往。台湾“法务部”1996年的调查显示,包括“立委”、“国代”在内的500位“中央民代”中,近50人有黑道背景;在乡镇市民代表、县市议员中,这一比例分别高达60%和50%。台当局多次展开专案“扫黑运动”,但收效甚微,黑社会活动不但没有得到控制,反而愈演愈烈,这都是台当局包庇纵容的结果。

然而,最让岛内民众意想不到的是,过去猛批国民党“黑金政治”、高喊“扫黑”、标榜“清廉”的民进党及陈水扁,上台后不久就步了国民党的后尘。陈水遍早在台北市长任内,就对“牛埔帮”等黑帮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派手下人与他们串通一气。此次“牛埔帮”为张乃富办丧事,陈水扁虽未亲临,但又是赠送挽联、题字,又是派代表参加公祭,说穿了无非是看中这些帮派在地方的势力以及手中掌握的选票。

由于民进党加上“台联党”的“立委”总席位一直没有达到“立法院”的半数,民进党要想在“立法院”通过重大法案相当困难。因此,在“立法院”泛蓝军与泛绿军的多次大对决中,陈水扁都以公开宴请、资金注入、封官许愿、司法调查等手段软硬兼施,极力拉拢、收买国民党尤其是无党籍中有黑社会背景的“立委”,扩充泛绿军在“立法院”的“表决部队”。去年,“立法院”行使“考试院长同意权”,陈水扁提名的前民进党主席姚嘉文以一票优势涉险过关,完全是陈水扁勾结具有黑道背景的“立委”的结果。

去年下半年以来,陈水扁搞起了“精英入党”活动,今年又开办所谓民进党的“党校”——凯达格兰学校,广收学员,其中就有为人诟病的黑道分子。在“连宋配”声势稳定、民调支持率持续领先的情况下,急于“拼连任”的陈水扁更是饥不择食,年初以来就马不停蹄地跑到各县市“考察”,明里暗里猛挖国民党的地方派系,其中不少人是黑道老大,或与黑道关系密切。难怪岛内媒体慨叹:在台湾的政经体系上,“权力”、“金钱”、“黑道”三者已经建立起密不可分的共生关系。
这就是民进党!可笑。
可笑
天下乌鸦一般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