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击——中国表情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4/23 07:12:17
<P><FONT size=3><FONT color=#0000ff>中国表情之谐趣 <BR></FONT>   </FONT><FONT size=3><FONT color=maroon>幽默是心灵的润滑剂,是重压之下乐观的反弹,是生活波涛中的救生圈。人生有许多无奈、愁苦与悲伤,岂能尽如人意?但是,幽默却是雨过天晴、迎向阳光的人生态度。 <BR>   幽默是一种对生活的睿智的微笑。很难想像,如果没有幽默,我们该怎样去面对日复一日琐碎的日常、平淡的现实。正是经由幽默,我们到达了想像的世界,获得了一种对世界的超脱。于是平淡的现实多了色彩,无聊的时光有了乐趣。 <BR>   世事无绝对,惟有真情趣。透过幽默的眼睛,你看到的是乐观豁然的世界:等闲天下愁,了却人间事。</FONT><BR><BR>1、老汉看美女 <BR>   2003年7月2日,一位从法国来到中国参加选美比赛的美女在长城上和一位中国农民开玩笑。第七届“美在花城”大赛迎来法国美女玛丽安--在长城外景地,女选手正在换服装,突然出现一个老头,意图偷窥,玛丽安大手一挥,笑道:“NO! NO!”老头惊奇地看着这位金发女郎,不好意思的裂嘴一笑</FONT><BR></P>
<P><FONT size=3>2、光头模特队 <BR>   2003年5月30日,5个江苏南通人剔着光头迈着整齐的步伐出现在杭城的街上,向杭州的企业家们展示头部广告位。这5个光头广告人从报纸上看到温州有人做光头广告,就萌发了组建一支光头队的想法。他们开出的价钱是每人每天200元</FONT><BR></P>
<P><FONT size=3>3、“怀孕”爸爸 <BR>   2003年6月28日,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四个“怀孕”的爸爸正准备做体验游戏。为了让男性体会到妻子怀孕的艰辛,增进夫妻感情。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组织一批“准爸爸”绑上25斤大米,穿上孕妇裙,体验“怀孕”的生活</FONT><BR></P>
<P><FONT size=3>4、老牛拉"破"车 <BR>   2003年6月28日,长沙街头一头健壮的水牛拉着一辆杰士达品牌的出租车,慢悠悠地走着,而出租车车身上贴着“质量不合格”的标语。联想到前一段时间有车主铁锤砸奔驰的行为,这位仁兄“老牛拉破车”的创意还是挺幽默的</FONT><BR></P>
<P><FONT size=3>5、推车人 <BR>   2003年6月23日,武汉街头的一群人帮助一辆水中熄火的公共汽车离开积水区。夏季的暴雨造成汉口舵落口铁桥下渍水达一米多深,于是在这儿,汽车就可以享受被人推的待遇</FONT><BR></P>
<P><FONT size=3>6、跳铁“绳” <BR>   2003年4月8日,杭州西湖白堤上一位老人用铁链练跳绳,引起了游人的围观。老人名叫胡阿龙,今年80岁,原来是杭州绸厂的退休工人,56岁的时候开始练习勾腿,练金鸡独立,已经练了23年了。6年前开始用铁链子练跳绳,天天坚持锻炼到现在</FONT><BR></P>
<P><FONT size=3><FONT color=#0000ff>中国表情之荒诞 <BR></FONT>   </FONT><FONT size=3><FONT color=maroon>不可思议的,却又是眼见为实的。一幕幕荒诞不经的现实,挑战着我们的正常逻辑。 <BR>   且看现实中这一个个不可理喻的片断:以生命的代价换取扒窃“通行证”的“艾滋小偷”,以大事张扬的方式棒杀流浪狗,被长期用铁链“拴养”的儿童,在严肃的政治场合当众扭打的政客,这一切,让我们先是怀疑自己的眼睛,然后怀疑自己的常识。 <BR>   因为非正常,所以很荒诞,而我们震惊于那些构成我们道德和逻辑常识的基石,就这样肆无忌惮地被践踏、解构。荒诞是现实世界的一面哈哈镜,扭曲地折射出理性的缺失、人性的缺陷</FONT>。<BR><BR>7、铁链栓儿 <BR>   2003年6月2日,在武汉新洲阳逻曹铺村六组的周海青家门口,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谈论着用铁链“拴养”了六年的周星。“周星今年已经10岁,2岁时还不会说话,我们一直等着,指望着他说话,没想到一直等到现在。”周海青看着面前的孙子一脸无奈。“到了4岁时,周星不会说话却爱四处乱窜,为避免出事,只好把他用铁链锁在窗下。”年复一年,周星就这样“拴养”着</FONT><BR></P>
<P><FONT size=3>8、棒杀迷途犬 <BR>   2003年6月10日上午,广州市天河区棠石路鸿运花园左侧大门口,一只无人认领的流浪狗被两名保安施放安眠药后用铁棍击毙。人们经常说狗是人类的朋友,但这种对待“朋友”的方式在现在的中国还是屡见不鲜。诚然,这种大型犬流浪在街头会给行人带来一定的不安和威胁,但这就意味着它一定要被判死刑吗?相对与这只躺在血泊中的狗来说,残忍的人类是不是更危险一些呢?</FONT><BR></P>
<P><FONT size=3></FONT> </P>
<P><FONT size=3>没有完等待</FONT></P><P><FONT size=3><FONT color=#0000ff>中国表情之谐趣 <BR></FONT>   </FONT><FONT size=3><FONT color=maroon>幽默是心灵的润滑剂,是重压之下乐观的反弹,是生活波涛中的救生圈。人生有许多无奈、愁苦与悲伤,岂能尽如人意?但是,幽默却是雨过天晴、迎向阳光的人生态度。 <BR>   幽默是一种对生活的睿智的微笑。很难想像,如果没有幽默,我们该怎样去面对日复一日琐碎的日常、平淡的现实。正是经由幽默,我们到达了想像的世界,获得了一种对世界的超脱。于是平淡的现实多了色彩,无聊的时光有了乐趣。 <BR>   世事无绝对,惟有真情趣。透过幽默的眼睛,你看到的是乐观豁然的世界:等闲天下愁,了却人间事。</FONT><BR><BR>1、老汉看美女 <BR>   2003年7月2日,一位从法国来到中国参加选美比赛的美女在长城上和一位中国农民开玩笑。第七届“美在花城”大赛迎来法国美女玛丽安--在长城外景地,女选手正在换服装,突然出现一个老头,意图偷窥,玛丽安大手一挥,笑道:“NO! NO!”老头惊奇地看着这位金发女郎,不好意思的裂嘴一笑</FONT><BR></P>
<P><FONT size=3>2、光头模特队 <BR>   2003年5月30日,5个江苏南通人剔着光头迈着整齐的步伐出现在杭城的街上,向杭州的企业家们展示头部广告位。这5个光头广告人从报纸上看到温州有人做光头广告,就萌发了组建一支光头队的想法。他们开出的价钱是每人每天200元</FONT><BR></P>
<P><FONT size=3>3、“怀孕”爸爸 <BR>   2003年6月28日,湖北省妇幼保健院,四个“怀孕”的爸爸正准备做体验游戏。为了让男性体会到妻子怀孕的艰辛,增进夫妻感情。湖北省妇幼保健院组织一批“准爸爸”绑上25斤大米,穿上孕妇裙,体验“怀孕”的生活</FONT><BR></P>
<P><FONT size=3>4、老牛拉"破"车 <BR>   2003年6月28日,长沙街头一头健壮的水牛拉着一辆杰士达品牌的出租车,慢悠悠地走着,而出租车车身上贴着“质量不合格”的标语。联想到前一段时间有车主铁锤砸奔驰的行为,这位仁兄“老牛拉破车”的创意还是挺幽默的</FONT><BR></P>
<P><FONT size=3>5、推车人 <BR>   2003年6月23日,武汉街头的一群人帮助一辆水中熄火的公共汽车离开积水区。夏季的暴雨造成汉口舵落口铁桥下渍水达一米多深,于是在这儿,汽车就可以享受被人推的待遇</FONT><BR></P>
<P><FONT size=3>6、跳铁“绳” <BR>   2003年4月8日,杭州西湖白堤上一位老人用铁链练跳绳,引起了游人的围观。老人名叫胡阿龙,今年80岁,原来是杭州绸厂的退休工人,56岁的时候开始练习勾腿,练金鸡独立,已经练了23年了。6年前开始用铁链子练跳绳,天天坚持锻炼到现在</FONT><BR></P>
<P><FONT size=3><FONT color=#0000ff>中国表情之荒诞 <BR></FONT>   </FONT><FONT size=3><FONT color=maroon>不可思议的,却又是眼见为实的。一幕幕荒诞不经的现实,挑战着我们的正常逻辑。 <BR>   且看现实中这一个个不可理喻的片断:以生命的代价换取扒窃“通行证”的“艾滋小偷”,以大事张扬的方式棒杀流浪狗,被长期用铁链“拴养”的儿童,在严肃的政治场合当众扭打的政客,这一切,让我们先是怀疑自己的眼睛,然后怀疑自己的常识。 <BR>   因为非正常,所以很荒诞,而我们震惊于那些构成我们道德和逻辑常识的基石,就这样肆无忌惮地被践踏、解构。荒诞是现实世界的一面哈哈镜,扭曲地折射出理性的缺失、人性的缺陷</FONT>。<BR><BR>7、铁链栓儿 <BR>   2003年6月2日,在武汉新洲阳逻曹铺村六组的周海青家门口,村民们七嘴八舌地谈论着用铁链“拴养”了六年的周星。“周星今年已经10岁,2岁时还不会说话,我们一直等着,指望着他说话,没想到一直等到现在。”周海青看着面前的孙子一脸无奈。“到了4岁时,周星不会说话却爱四处乱窜,为避免出事,只好把他用铁链锁在窗下。”年复一年,周星就这样“拴养”着</FONT><BR></P>
<P><FONT size=3>8、棒杀迷途犬 <BR>   2003年6月10日上午,广州市天河区棠石路鸿运花园左侧大门口,一只无人认领的流浪狗被两名保安施放安眠药后用铁棍击毙。人们经常说狗是人类的朋友,但这种对待“朋友”的方式在现在的中国还是屡见不鲜。诚然,这种大型犬流浪在街头会给行人带来一定的不安和威胁,但这就意味着它一定要被判死刑吗?相对与这只躺在血泊中的狗来说,残忍的人类是不是更危险一些呢?</FONT><BR></P>
<P><FONT size=3></FONT> </P>
<P><FONT size=3>没有完等待</FONT></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