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制造业的衰落:文化使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5/24 04:39:02
日本制造业的衰落:文化使然




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也是一个以工业立国的国家,但是自上世纪90年代后,日本制造业却没能继续提升,反而急剧下滑,现在已经呈现出经济空壳化的态势。多种原因导致了日本经济的低迷,但当我们从文化中去寻找答案的时候,我们发现日本民族的文化已经决定了其制造业的命运。

  日本人民素以勤奋、节俭、认真、忍耐、坚毅和服从而闻名于世。当人类社会在20世纪特别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进入大规模、标准化制造并且市场相对开放的时代后,这样的民族文化特质就显现出它与制造业的行业特性特别契合的一面,然而当世界于20世纪90年代开始全面进入第三次产业革命以后,整个制造业需求格局的变化促使经济格局和价值实现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如今"新、精、省"成为制造业三大价值实现方式,这三种方式是获得机会利润的最可靠的来源,而日本在这方面并不具备或已经失去了强而有力的文化支持。

  支持"新"的文化特质需要个性化、自主、信任、平等、自觉的文化表现,但是在日本文化中很难找到。日本人不像美国人那样喜欢张扬个性显现独特。虽然日本人很善于将一件事情做得更好、更完善、更长久,但他们很少会自觉地去寻找革命性的技术进步。当上世纪60年代美国钢铁工业雄踞世界之冠的时候,美国人却将目光投向了"新边疆",转而开发以塑料为代表的高分子材料科学和以钛、钨等合金为代表的新颖材料工业。对此日本的"钢铁大王"、新日铁社长土光敏夫曾以不屑的口吻嘲笑过美国人的见异思迁,并说"我这个人就一辈子搞钢铁了"。但现在是美国人笑到了最后。

  支持"精"的文化特质是认真、勤劳、服从、时间、谦虚、集体主义,这方面以德国为代表的北欧国家和民族显然更为突出,德国人对于理性的接受已经深入至精神信仰中,所以德国工人在业余时间会自觉地到音乐和哲学的世界里寻找知音。而日本工人对理性的接受基本还停留在理念上,他们在工作完毕之后还需要发泄,需要用酒精来麻醉日间的痛楚。所以当世界市场的需求向时尚、精细、个性化发展的时候,德国等欧洲国家在高精尖或高级制造产品的领域全面阻遏日本的攻势,使日本难以在制造的顶端或极品的生产上获得最高的竞争力。

  支持"省"的文化特质是普遍的刻苦耐劳,愿意较多的付出和较低的生活享受。而目前日本的人均工资是世界上最高的,日本的年轻一代开始出现了分化,他们已经不像他们的祖辈和父辈把进入大公司工作作为人生的追求,而喜欢成为电视主持人、音乐家、运动员、游戏制作者、医生、歌手和美容师等自由职业者。传统文化的流失使日本在制造业上难以为继,许多产品只能转移到人均工资只有本国的六十分之一的中国或更低的国家生产或加工。这样原先日本的利润来源的重要部分开始大量流失。

  日本制造业的出路不是能够靠简单的金融或经济的调控所能奏效的,而是需要文化的变革。如果不改变目前的状况,那么日本制造业在中低端产品上被韩国、中国等国家所取代,而新产品和高端产品上被美、德所垄断的进程将继续下去,那时日本将真正地悬在两个世界之间。日本制造业的衰落:文化使然




日本是世界第二大经济强国,也是一个以工业立国的国家,但是自上世纪90年代后,日本制造业却没能继续提升,反而急剧下滑,现在已经呈现出经济空壳化的态势。多种原因导致了日本经济的低迷,但当我们从文化中去寻找答案的时候,我们发现日本民族的文化已经决定了其制造业的命运。

  日本人民素以勤奋、节俭、认真、忍耐、坚毅和服从而闻名于世。当人类社会在20世纪特别是上世纪四五十年代进入大规模、标准化制造并且市场相对开放的时代后,这样的民族文化特质就显现出它与制造业的行业特性特别契合的一面,然而当世界于20世纪90年代开始全面进入第三次产业革命以后,整个制造业需求格局的变化促使经济格局和价值实现方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

  如今"新、精、省"成为制造业三大价值实现方式,这三种方式是获得机会利润的最可靠的来源,而日本在这方面并不具备或已经失去了强而有力的文化支持。

  支持"新"的文化特质需要个性化、自主、信任、平等、自觉的文化表现,但是在日本文化中很难找到。日本人不像美国人那样喜欢张扬个性显现独特。虽然日本人很善于将一件事情做得更好、更完善、更长久,但他们很少会自觉地去寻找革命性的技术进步。当上世纪60年代美国钢铁工业雄踞世界之冠的时候,美国人却将目光投向了"新边疆",转而开发以塑料为代表的高分子材料科学和以钛、钨等合金为代表的新颖材料工业。对此日本的"钢铁大王"、新日铁社长土光敏夫曾以不屑的口吻嘲笑过美国人的见异思迁,并说"我这个人就一辈子搞钢铁了"。但现在是美国人笑到了最后。

  支持"精"的文化特质是认真、勤劳、服从、时间、谦虚、集体主义,这方面以德国为代表的北欧国家和民族显然更为突出,德国人对于理性的接受已经深入至精神信仰中,所以德国工人在业余时间会自觉地到音乐和哲学的世界里寻找知音。而日本工人对理性的接受基本还停留在理念上,他们在工作完毕之后还需要发泄,需要用酒精来麻醉日间的痛楚。所以当世界市场的需求向时尚、精细、个性化发展的时候,德国等欧洲国家在高精尖或高级制造产品的领域全面阻遏日本的攻势,使日本难以在制造的顶端或极品的生产上获得最高的竞争力。

  支持"省"的文化特质是普遍的刻苦耐劳,愿意较多的付出和较低的生活享受。而目前日本的人均工资是世界上最高的,日本的年轻一代开始出现了分化,他们已经不像他们的祖辈和父辈把进入大公司工作作为人生的追求,而喜欢成为电视主持人、音乐家、运动员、游戏制作者、医生、歌手和美容师等自由职业者。传统文化的流失使日本在制造业上难以为继,许多产品只能转移到人均工资只有本国的六十分之一的中国或更低的国家生产或加工。这样原先日本的利润来源的重要部分开始大量流失。

  日本制造业的出路不是能够靠简单的金融或经济的调控所能奏效的,而是需要文化的变革。如果不改变目前的状况,那么日本制造业在中低端产品上被韩国、中国等国家所取代,而新产品和高端产品上被美、德所垄断的进程将继续下去,那时日本将真正地悬在两个世界之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