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0年瑞士与中国建交内幕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7/01 09:13:04
1950年瑞士与中国建交内幕



2013年05月23日  
来源: 环球时报




    刘作奎  欧 汶图片说明:任佐立公使向朱德副主席递交国书。               
    瑞士为什么能成为中国新任总理李克强出访的第一个欧洲国家,引起不少人的兴趣。翻开尘封的那段历史或许能解答这个疑问。早在1950年,瑞士就顶着美国压力,成为最早与新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欧洲国家之一,并在中国与西方国家交往历史上创造了多个“第一”。
    “早承认比晚承认好”               
    1950年1月14日,作为北欧国家的瑞典政府致电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长周恩来,表示承认新中国。仅隔三天,瑞士联邦政府也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事实上,瑞士主动要求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殊为不易。               
    当时美国通过北约组织孤立新中国并试图削弱其国际影响力。外交方面,美国要求盟国在是否承认新中国的问题上必须与其保持完全一致。美国专门照会欧洲的中立国和拉美国家,不得先于华盛顿承认新中国,并竭力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               
    据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显示,早在1949年6月美国就专门向瑞士政府发出“贵国过早承认亚洲的一个共产党政权将很不适宜”的警告电报,但北欧的瑞典、丹麦和中欧的瑞士的政策与美国有很大不同,他们主张或倾向和平中立政策,不愿卷入大国纷争,重视对东方的进出口贸易,认为同新中国建立和发展关系符合它们自身的利益。瑞士根据时事分析也清楚地看到“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将持续较长时间,因此早承认比晚承认好”。瑞士方面顶住来自华盛顿强大的政治压力,不理会美国划定的对华封锁圈,在距1949年10月1日不足百天之时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0年1月17日瑞士联邦政府主席兼外长马克斯·珀蒂皮埃尔致电毛泽东,称“瑞士决定在法律上承认新中国并准备与贵国建交”。他在信中说:“瑞士联邦主席荣幸地通知毛泽东主席先生阁下……现决定在法律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准备与贵政府建立外交关系,我们将藉此来实现中瑞之间久已存在的良好关系的愿望。”2月6日,珀蒂皮埃尔又电告周恩来总理,瑞方已任命其驻香港领事司丁纳为驻华临时代办。               
    对于瑞方提出的要求,中方表示高度重视,认为与瑞方的外交有利于扩大我与西方阵营的友好合作,拥有更多的独立自主的外交空间。2月8日周恩来研究了瑞方电文并建议外交部作出如下回复:“我现在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委托通知阁下,在贵国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反动派残余断绝关系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意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瑞士联邦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望贵国政府派遣代表前来北京就此项问题进行谈判。”在周恩来的指示下,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复电珀蒂皮埃尔,表示接受指定为临时代办的司丁纳为瑞士联邦政府派来北京就两国建立外交关系问题进行谈判的代表。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5/23/c_124753617.htm

1950年瑞士与中国建交内幕



2013年05月23日  
来源: 环球时报




    刘作奎  欧 汶图片说明:任佐立公使向朱德副主席递交国书。                   瑞士为什么能成为中国新任总理李克强出访的第一个欧洲国家,引起不少人的兴趣。翻开尘封的那段历史或许能解答这个疑问。早在1950年,瑞士就顶着美国压力,成为最早与新中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的欧洲国家之一,并在中国与西方国家交往历史上创造了多个“第一”。    “早承认比晚承认好”                   1950年1月14日,作为北欧国家的瑞典政府致电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总理兼外长周恩来,表示承认新中国。仅隔三天,瑞士联邦政府也宣布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事实上,瑞士主动要求与中国建立外交关系殊为不易。                   当时美国通过北约组织孤立新中国并试图削弱其国际影响力。外交方面,美国要求盟国在是否承认新中国的问题上必须与其保持完全一致。美国专门照会欧洲的中立国和拉美国家,不得先于华盛顿承认新中国,并竭力阻挠中华人民共和国重返联合国。                   据中国外交部解密档案显示,早在1949年6月美国就专门向瑞士政府发出“贵国过早承认亚洲的一个共产党政权将很不适宜”的警告电报,但北欧的瑞典、丹麦和中欧的瑞士的政策与美国有很大不同,他们主张或倾向和平中立政策,不愿卷入大国纷争,重视对东方的进出口贸易,认为同新中国建立和发展关系符合它们自身的利益。瑞士根据时事分析也清楚地看到“共产党在中国的统治将持续较长时间,因此早承认比晚承认好”。瑞士方面顶住来自华盛顿强大的政治压力,不理会美国划定的对华封锁圈,在距1949年10月1日不足百天之时就承认了中华人民共和国。                1950年1月17日瑞士联邦政府主席兼外长马克斯·珀蒂皮埃尔致电毛泽东,称“瑞士决定在法律上承认新中国并准备与贵国建交”。他在信中说:“瑞士联邦主席荣幸地通知毛泽东主席先生阁下……现决定在法律上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并准备与贵政府建立外交关系,我们将藉此来实现中瑞之间久已存在的良好关系的愿望。”2月6日,珀蒂皮埃尔又电告周恩来总理,瑞方已任命其驻香港领事司丁纳为驻华临时代办。                   对于瑞方提出的要求,中方表示高度重视,认为与瑞方的外交有利于扩大我与西方阵营的友好合作,拥有更多的独立自主的外交空间。2月8日周恩来研究了瑞方电文并建议外交部作出如下回复:“我现在受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主席的委托通知阁下,在贵国政府与中国国民党反动派残余断绝关系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意在平等、互利及互相尊重领土主权的基础上建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瑞士联邦之间的外交关系,并望贵国政府派遣代表前来北京就此项问题进行谈判。”在周恩来的指示下,外交部副部长李克农复电珀蒂皮埃尔,表示接受指定为临时代办的司丁纳为瑞士联邦政府派来北京就两国建立外交关系问题进行谈判的代表。



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3-05/23/c_124753617.htm

重点解决“一个前提”和“一个问题”

    不同于跟法国等西方大国的建交谈判,中瑞建交前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不多,存在的障碍也较少。即使是这样,双方为建交还是进行了密集的谈判。中方提出双方建交的一个前提(瑞方必须断绝与台湾的一切官方往来)和一个问题(如何处置旧中国政府在瑞士留下的财产问题)。               

    当时,外国与中国建交必须先与台湾国民党集团断绝外交关系并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的合法席位。由于当时瑞士未加入联合国,也就不存在支持恢复中国在联合国合法席位的问题,双方谈判重点集中在处理国民党残余机构与财产移交问题上。据亲身参与中瑞建交谈判的外交部欧非司司长宦乡在中瑞建交谈判情况报告中记载:1950年5月26日下午2时,瑞士谈判代表司丁纳应外交部的邀请就中瑞两国建立外交关系之初步的与程序的问题进行第一次谈判,外交部副部长章汉夫和宦乡接见了司丁纳。               

    司丁纳称,南京解放前,瑞士在南京曾有一公使馆由一代办主持;南京解放后,该瑞士使馆始终留在南京,未曾跟随国民党政府迁移。但瑞士尚有一名誉领事(商人)在广州,后此人亦于1949年5月底离去。自此以后,瑞士与国民党统治区事实上的关系,即宣告完全断绝。至于正式关系的断绝,则系在瑞士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时。1950年1月,瑞士政府一面通知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愿意与其建立外交关系;同时,即通知国民党驻伯尔尼公使与之断绝关系。关于国民党驻瑞使馆问题,瑞士政府已将前国民党驻伯尔尼使馆及其中财产档案封存,准备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代表。               

    6月9日上午11时,司丁纳应邀又来到外交部,递交一份“移交记录”,内中详细列举了国民党在瑞士使馆的财产,包括使馆建筑、档案材料、家具和一些日常用品。司丁纳表示,“中国在瑞士之唯一国家资财,为前国民党政府驻伯尔尼公使馆中的家具档案等。该项中国国家财产现由瑞士联邦政府政治部(即外交部)负责保管,准备将来移交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所委派之代表。”6月30日,外交部在对瑞方的答复信中表示,对瑞方断绝与国民党政府一切关系和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在瑞士合法资财所有权表示满意。中瑞于1950年5月和6月在北京进行的两次建交谈判均仅历时20分钟,进展十分顺利。
在中国与西方国家交往历史上创造多个“第一”

    1950年9月14日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同时,中国政府任命冯铉为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瑞士首任公使。12月3日,冯铉到达瑞士,他在写给中国政府的情况报告中描述说:“我们12月2日离布拉格,当晚抵伯尔尼,瑞士驻捷使馆二秘至布拉格机场送行,在苏黎世机场有瑞士政治部之服务社主任迎接伴同至伯尔尼,但在伯尔尼车站仅政治部之交际处长一人来接,据捷代办称,惯例就是这样。”驻瑞士使馆成为中国当时在欧洲最重要外交机构之一。经过冯铉的积极努力与精心安排,一批著名科学家和爱国留学生取道瑞士回国参加社会主义建设。他还安排并参与了周恩来总理亲自率团出席,就印度支那问题召开的著名的日内瓦会议,为新中国首次在国际政治舞台亮相发挥过积极作用。1950年12月27日,任佐立以瑞士联邦首任驻华特命全权公使身份在北京拜访了周恩来总理,并于次日向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人民政府副主席的朱德提交国书。               

    中瑞关系在中国与西方国家交往历史上还创造了多个“第一”。1980年,中国对外开放的大门刚刚打开,当其他外国企业还在对中国观望迟疑时,瑞士迅达集团第一个走进中国市场,在北京成立中国第一家合资企业,最早分享中国改革开放的果实。2007年,当不少国家热衷贸易保护政策、对中国产品滥用反倾销调查时,瑞士成为欧洲国家中率先承认中国完全市场经济地位的国家之一,有力地促进双方经贸关系发展。
学习了,谢谢楼主
李克强在《新苏黎世报》发文称访欧首站选瑞士非偶然


2013年05月24日  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新社苏黎世5月23日电(记者 沈晨)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5月23日在瑞士《新苏黎世报》发表题目为《为什么选择瑞士》的署名文章。李克强在文章中提到,瑞士是他就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后出访的第一个欧洲国家,并表示访欧“首站”选择瑞士并非偶然。

  李克强在文章中写道,在中国文化中,“第一次”总是具有象征意义。我选择瑞士并非偶然,因为有几件重要的事情要做。这几件都是中国对外开放具有标志性的大事,也都与瑞士有关。

  李克强随后在文章提到了“推动中瑞自贸区进程”。他说,2010年我访问瑞士时,双方一致同意加快建立自贸区的准备工作。三年多来,两国的相关部门一直紧锣密鼓地推进谈判,进行了九轮并最终结束了谈判。迈出这一步,瑞士将成为欧洲大陆和世界经济20强中首个与中国达成自贸协定的国家,其意义非同一般。

  李克强指出,达成一个高水平的中瑞自贸协定,也等于是树立一个好的标杆,不仅会促进两国经贸合作全面升级,而且会向世界发出反对贸易和投资保护主义、倡导贸易自由化便利化的强有力信号,给中欧经贸关系深化带来新的动力,给两国消费者和企业带来实实在在的好处,也有利于世界贸易振兴和经济复苏。

  李克强提到了“加强双方金融领域交流与合作”。他说,瑞士长于金融,管理经验丰富,被称为银行密度最高的国家。与瑞方加强金融监管、宏观政策和完善资本市场体系等方面的合作,是中国开放型经济发展的客观需要。中国正在深化金融业改革开放,包括稳步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以及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建立个人投资者境外投资制度、完善金融监管机制等,这将为两国金融企业互动发展提供新的机遇。同时,中瑞可以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等国际金融机构中携手合作,为维护国际金融稳定和促进世界经济增长发挥“1+1大于2”的作用。

  李克强还在文章中提到“进一步增进两国互信与理解”。他说,中瑞关系和务实合作能够达到什么高度,既取决于能否抓住新的机遇,更取决于能否提高双方互信和理解的层次。瑞士是首批与新中国建交的西方国家之一,中国改革开放后第一家工业性合资企业就是与瑞士合作成立的,瑞士又在欧洲国家中较早承认了中国市场经济地位。这些都构成了彼此信任的基础。中瑞合作要走得更好更远,需要我们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希望这次访问不仅能深化领导人之间的了解和互信,而且能提高彼此国家在对方民众中的认知度,在民间交往的广阔天地播下更多友好的种子。

  李克强在文章中说,如果有人还受到中瑞间一些差异和分歧的困扰,我想大可不必。中国正在致力于发展经济、保障人权、依法治国。由于历史文化背景和发展阶段的不同,中瑞间存在一些差异在所难免。但尺有所短,寸有所长,取长补短方能优势互补。我们应在相互尊重的基础上,深化沟通与交流,增进相互理解,平和地看待对方,借此不断做大共同利益,实现互利共赢。

  李克强说,关于这次访问,我想了很多,想做的事情很多,但是访问时间有限,不可能面面俱到。要把合作成果落到实处,最终还是要靠两国企业、民间和政府的共同努力。这方面双方已经做得很好,还可以做得更好。

  根据日程安排,5月19日至27日,李克强应邀对印度、巴基斯坦、瑞士和德国进行正式访问,这是他就任中国国务院总理后的首次出访。(完)




http://www.chinanews.com/gn/2013/05-24/4851035.shtml
学习了 中立国的外交观念确实与众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