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t幽闭空间的人性与兽性——鲁荣渔2682号的恐怖渔船案件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1/06/24 19:25:45
2011年6月16日,位于智利附近海域的“鲁荣渔2682号”在向所属公司山东鑫发水产食品有限公司现场指挥船报告作业位置后失踪。该公司随即向山东省海上搜救中心报告称,船上通信设备处于关机状态,船上有33人,均为中国籍。
  随后,中国农业部协调12艘当地船舶,智利军方也派出巡逻机分赴现场展开搜寻。经过6月21日至6月23日的连续大范围搜寻,智利海军军方表示,基本排除该船沉没或被外来力量劫持的可能性,经综合分析后,他们认为该船有前往邻近的秘鲁港口进行休整和补给的可能,而协调秘方协助搜寻时,也一无所获。
  就在各方一筹莫展之时,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传来消息,确认此船在7月4日16时和次日6时30分有过对外通话记录。经过密切跟踪,累计进行通信呼叫110余次后,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于7月9日8时30分,与“鲁荣渔2682号”船长取得电话联系,获悉该船安全,已在夏威夷附近海域,正驶回国内。当时推算,这艘渔船将于8月初返回国内。
  不过,这只是另一个意外的开始。时隔两周,7月25日晨,中国渔业管理部门突然接到了该渔船发来的报警:“渔船轮机舱进水,无法航行。请求救援!”于是,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并与日本海岸警卫队联系,请日本派出力量前往现场搜寻,同时协调中远、中海集团公司,请他们通知附近航行的中国商船协助搜救。同日下午,日方称派出的飞机发现了求援的中国渔船,确认甲板上有11名船员在向空中挥手。
日本《读卖新闻》的报道称,登船检查后,日方确认船上只有11人,与中方通报的33人不符合。随后,日本方面4天内3次登船检查,均只发现11人踪迹。
  起初的说法是该船因出现漏水,船员因害怕而跳海,不过这一说法很快就露出破绽。
  接近救援人员的不愿具名人士向南都记者介绍称,当救援船和该渔船抵达码头时,已经有大批的警察云集,船员下船时都是每人被一辆警车单独带走。




现在此案已经侦查终结,检察院提起公诉,公诉书还原了整个案件的过程:

    检方指控称,在远洋赴秘鲁、智利海域进行鱿钓作业期间,第一被告人刘贵夺及包德格吉日胡等船员认为鱿钓工作时间长、强度大、收入低,遂心怀不满,在出海近半年后,分别串联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王鹏及双喜、戴福顺等人,预谋并决定待渔船燃油补给后,劫持该船返航回国。
  2011年6月16日,渔船在智利海域补满燃油。同日23时许,刘贵夺先指使黄金波、王鹏破坏关闭船上的通讯设备、定位系统,又安排姜晓龙等人把守住一层甲板通往舵楼的舷梯,随即伙同包德格吉日胡、双喜等人持刀、棍闯入船长室,用刀捅棍打等方式将船长李承权控制住,威逼其返航。
  伙食长夏琦勇可能发现什么状况,持刀到舵楼门口要求见船长,结果成为第一个遇害者。姜晓龙持刀将其捅倒在地,并持棍击打对其继续加害,最后将其抛入海中。
  在刘贵夺“炸船、杀人”要挟之下,船长李承权被迫用卫星导航设定回国返航路线,并由王鹏掌舵开船起锚返航。
  走了一个多月,船被劫持至夏威夷以西海域时,因刘贵夺怀疑轮机长温斗故意破坏船上设备、阻挠其劫船回国,人性中的罪恶被放出笼。
  检方起诉书中对20余名船员遇害或失踪过程作如下描述:2011年7月20日左右,刘贵夺召集姜晓龙等人,预谋先杀害疑有反抗迹象的温斗、温密、岳朋、刘刚、王永波、姜树涛等六人,再杀害吴国志等另外三人。
  刘贵夺在舵楼组织指挥,以播放高音音乐为掩饰,开始连环杀人:黄金波将温斗从机舱四人间叫出并骗至舵楼驾驶室,姜晓龙等五人趁机下到机舱四人间,持刀将温密杀害后抛海;当温斗从舵楼返回时,姜等四人持刀向其身上乱捅,并将其推入海中。
  接下来轮到十二人间宿舍里的船员。岳朋、刘刚先后被从宿舍叫出,被持刀乱捅后抛入海中;之后,刘贵夺等三人又进入十二人间宿舍里,将王永波杀害后抛入海中。
  当日夜晚和次日凌晨,姜树涛在渔船右舷廊处被杀害后抛海,陈国军在渔船前甲板被刘贵夺直接推入海中。当日下午,薄福军、吴国志也先后被叫至渔船后甲板,薄被刺后被刘贵夺用脚踹入海中,吴国志被刀捅后被迫跳海。
  至此,包括早开始遇害的伙食长,已有10名船员遇害。

  杀人者内讧
  在解决了这些被认为是潜在的反对者之后,杀人的船员中也起了内讧。检方起诉书称,2011年7月24日,渔船已被劫持航行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时,刘贵夺得到黄金波告密,称此前的同谋包德格吉日胡等人意欲谋反将对其不利,遂决定先行下手杀害包及双喜、戴福顺、包宝成等人。而在此前,船长李承权及崔勇、段志芳为求自保,主动要求加入刘贵夺的行列。
  当晚,刘贵夺指使黄金波、王鹏、李承权、崔勇持刀捅刺包,其被迫跳海;双喜、戴福顺被人持刀看管在十二人间宿舍,后亦被迫跳海。随后,刘贵夺将包宝成、单国喜、邱荣华三人分别从机舱四人间宿舍和前铺叫出,三人被逼迫跳海。
  有些船员试图自救,在第一拨杀戮中,船员马玉超就已失踪。2011年7月25日凌晨4时许,渔船机舱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船员王延龙也在此时失踪。
  船长李承权等组织排水自救时,船员付义忠、宫学军、丁玉民、宋国春四人身着救生衣,跳上载有救生物资的自制木筏试图逃走,但木筏却随着洋流又漂回渔船附近。刘贵夺、李承权等人朝木筏上扔鱿钓铁坠,付义忠、宫学军、宋国春三人被迫弃筏跳海,姜晓龙又跳上木筏持鱼枪捅刺丁玉民,其被迫弃筏跳海。
  宋国春在海中求救后被拉上渔船,船长李承权却提出,段志芳、项立山没“沾血”,刘贵夺遂指使段、项二人处置宋,两人为自保,伙同黄金波将宋的救生衣脱下,将其手脚捆绑并系上铁坠沉海杀害。
  在制造这场血案之后,刘贵夺等人试图偷渡到日本,并制造自己被劫假象,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逼迫船上人员通过卫星电话,以生病、受伤为由,让各自家人向其提供的“韩俐”银行卡上打款。但渔船漏水打乱了他们的安排,于是只能重新打开通讯设备和定位系统求救,并被日本方面救起,并经中国船员救援后,真正踏上归途,也最终使发生在远洋渔船上的血案迷雾有拨云见日之时。2011年6月16日,位于智利附近海域的“鲁荣渔2682号”在向所属公司山东鑫发水产食品有限公司现场指挥船报告作业位置后失踪。该公司随即向山东省海上搜救中心报告称,船上通信设备处于关机状态,船上有33人,均为中国籍。
  随后,中国农业部协调12艘当地船舶,智利军方也派出巡逻机分赴现场展开搜寻。经过6月21日至6月23日的连续大范围搜寻,智利海军军方表示,基本排除该船沉没或被外来力量劫持的可能性,经综合分析后,他们认为该船有前往邻近的秘鲁港口进行休整和补给的可能,而协调秘方协助搜寻时,也一无所获。
  就在各方一筹莫展之时,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传来消息,确认此船在7月4日16时和次日6时30分有过对外通话记录。经过密切跟踪,累计进行通信呼叫110余次后,北京海事卫星地面站于7月9日8时30分,与“鲁荣渔2682号”船长取得电话联系,获悉该船安全,已在夏威夷附近海域,正驶回国内。当时推算,这艘渔船将于8月初返回国内。
  不过,这只是另一个意外的开始。时隔两周,7月25日晨,中国渔业管理部门突然接到了该渔船发来的报警:“渔船轮机舱进水,无法航行。请求救援!”于是,中国海上搜救中心立即启动应急预案,并与日本海岸警卫队联系,请日本派出力量前往现场搜寻,同时协调中远、中海集团公司,请他们通知附近航行的中国商船协助搜救。同日下午,日方称派出的飞机发现了求援的中国渔船,确认甲板上有11名船员在向空中挥手。
日本《读卖新闻》的报道称,登船检查后,日方确认船上只有11人,与中方通报的33人不符合。随后,日本方面4天内3次登船检查,均只发现11人踪迹。
  起初的说法是该船因出现漏水,船员因害怕而跳海,不过这一说法很快就露出破绽。
  接近救援人员的不愿具名人士向南都记者介绍称,当救援船和该渔船抵达码头时,已经有大批的警察云集,船员下船时都是每人被一辆警车单独带走。




现在此案已经侦查终结,检察院提起公诉,公诉书还原了整个案件的过程:

    检方指控称,在远洋赴秘鲁、智利海域进行鱿钓作业期间,第一被告人刘贵夺及包德格吉日胡等船员认为鱿钓工作时间长、强度大、收入低,遂心怀不满,在出海近半年后,分别串联姜晓龙、刘成建、黄金波、王鹏及双喜、戴福顺等人,预谋并决定待渔船燃油补给后,劫持该船返航回国。
  2011年6月16日,渔船在智利海域补满燃油。同日23时许,刘贵夺先指使黄金波、王鹏破坏关闭船上的通讯设备、定位系统,又安排姜晓龙等人把守住一层甲板通往舵楼的舷梯,随即伙同包德格吉日胡、双喜等人持刀、棍闯入船长室,用刀捅棍打等方式将船长李承权控制住,威逼其返航。
  伙食长夏琦勇可能发现什么状况,持刀到舵楼门口要求见船长,结果成为第一个遇害者。姜晓龙持刀将其捅倒在地,并持棍击打对其继续加害,最后将其抛入海中。
  在刘贵夺“炸船、杀人”要挟之下,船长李承权被迫用卫星导航设定回国返航路线,并由王鹏掌舵开船起锚返航。
  走了一个多月,船被劫持至夏威夷以西海域时,因刘贵夺怀疑轮机长温斗故意破坏船上设备、阻挠其劫船回国,人性中的罪恶被放出笼。
  检方起诉书中对20余名船员遇害或失踪过程作如下描述:2011年7月20日左右,刘贵夺召集姜晓龙等人,预谋先杀害疑有反抗迹象的温斗、温密、岳朋、刘刚、王永波、姜树涛等六人,再杀害吴国志等另外三人。
  刘贵夺在舵楼组织指挥,以播放高音音乐为掩饰,开始连环杀人:黄金波将温斗从机舱四人间叫出并骗至舵楼驾驶室,姜晓龙等五人趁机下到机舱四人间,持刀将温密杀害后抛海;当温斗从舵楼返回时,姜等四人持刀向其身上乱捅,并将其推入海中。
  接下来轮到十二人间宿舍里的船员。岳朋、刘刚先后被从宿舍叫出,被持刀乱捅后抛入海中;之后,刘贵夺等三人又进入十二人间宿舍里,将王永波杀害后抛入海中。
  当日夜晚和次日凌晨,姜树涛在渔船右舷廊处被杀害后抛海,陈国军在渔船前甲板被刘贵夺直接推入海中。当日下午,薄福军、吴国志也先后被叫至渔船后甲板,薄被刺后被刘贵夺用脚踹入海中,吴国志被刀捅后被迫跳海。
  至此,包括早开始遇害的伙食长,已有10名船员遇害。

  杀人者内讧
  在解决了这些被认为是潜在的反对者之后,杀人的船员中也起了内讧。检方起诉书称,2011年7月24日,渔船已被劫持航行至日本以东1000余海里的西北太平洋海域时,刘贵夺得到黄金波告密,称此前的同谋包德格吉日胡等人意欲谋反将对其不利,遂决定先行下手杀害包及双喜、戴福顺、包宝成等人。而在此前,船长李承权及崔勇、段志芳为求自保,主动要求加入刘贵夺的行列。
  当晚,刘贵夺指使黄金波、王鹏、李承权、崔勇持刀捅刺包,其被迫跳海;双喜、戴福顺被人持刀看管在十二人间宿舍,后亦被迫跳海。随后,刘贵夺将包宝成、单国喜、邱荣华三人分别从机舱四人间宿舍和前铺叫出,三人被逼迫跳海。
  有些船员试图自救,在第一拨杀戮中,船员马玉超就已失踪。2011年7月25日凌晨4时许,渔船机舱进水失去动力,船体倾斜,船员王延龙也在此时失踪。
  船长李承权等组织排水自救时,船员付义忠、宫学军、丁玉民、宋国春四人身着救生衣,跳上载有救生物资的自制木筏试图逃走,但木筏却随着洋流又漂回渔船附近。刘贵夺、李承权等人朝木筏上扔鱿钓铁坠,付义忠、宫学军、宋国春三人被迫弃筏跳海,姜晓龙又跳上木筏持鱼枪捅刺丁玉民,其被迫弃筏跳海。
  宋国春在海中求救后被拉上渔船,船长李承权却提出,段志芳、项立山没“沾血”,刘贵夺遂指使段、项二人处置宋,两人为自保,伙同黄金波将宋的救生衣脱下,将其手脚捆绑并系上铁坠沉海杀害。
  在制造这场血案之后,刘贵夺等人试图偷渡到日本,并制造自己被劫假象,以逃避公安机关侦查,逼迫船上人员通过卫星电话,以生病、受伤为由,让各自家人向其提供的“韩俐”银行卡上打款。但渔船漏水打乱了他们的安排,于是只能重新打开通讯设备和定位系统求救,并被日本方面救起,并经中国船员救援后,真正踏上归途,也最终使发生在远洋渔船上的血案迷雾有拨云见日之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