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兴总裁称公司战术上存问题 管理层将降薪一半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4/06/21 08:42:37
中兴通讯(000063.SZ,00763.HK)所有管理层都将降薪一半。

昨天,远在西班牙出差的中兴通讯总裁史立荣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他透露了上述信息。

在经历上周日发布业绩预告突爆亏损之后,周一的市场反应并没有给中兴通讯的高层带来“慰问”,尽管后者刚刚度过了一个没有休息的周末。当天,中兴通信A股开盘一字跌停(9.45元),领跌通信设备行业;H股大跌15.95%,报收10.54港元。

“总的来说,这两三年战略方向的选择和把控是正确的,但在战术和执行路径上存在问题。”史立荣说,中兴通讯管理层将承担责任,包括总裁和副总裁在内的所有管理层都将降薪一半,直至扭亏为止。

中兴通讯2011年年报显示,董事、监事以及其他高管从该公司获得的年度报酬总额为2971.1万元(税前)。其中,董事长侯为贵的报酬为115.1万元;史立荣的报酬最高,达到302.3万元。

在是否裁员的问题上,史立荣称,人员优化一直在进行,每年都有差不多5%的淘汰率以及5%的自然流失率,作为有效的补充,中兴每年都会新招毕业生,今年的新招人数仍然达到了3000人,主要投入战略产品的研发岗位。

“想问题、想困难想少了”

上周末,史立荣召集所有管理层开会,对中兴通讯市场和产品的战略进行了分析和反思。

根据该公司发布的2012前三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同比下降254.42%~263.78%,亏损为16.5亿元至17.5亿元。

中兴通讯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确认,这是中兴通讯自199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行驶在“弯道超车”快车道上的中兴通讯,突然爆出亏损,无论让中兴自己还是业内人士都感到有些突然。

“我们大的战略方向选择是达成共识的,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缺乏更为深入、全面和有效的分析和选择。”史立荣说,按照公司之前设计,一方面通过获得更多市场利益,另一方面通过提升内部效益和加强成本控制,是可以渡过潜在利润下降难关和实现战略目标的。

但史立荣认为,大家在成本控制和提升效益上,“力度和决心我认为是不够的,总觉得问题不太大,比较容易过去”,“想问题、想困难想少了”。

自从2010年3月接任中兴通讯总裁的职位以来,史立荣给中兴通讯提出了“大国大T(Telecom)”的市场战略,即市场上紧盯大的国家以及大的运营商客户,同时采取相对激进的市场策略,力求中兴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成为全球前三大设备商。

按收入规模计算,中兴在目前的电信设备市场排名第五,按照业内的普遍观点,只有成为前三的设备商才能生存。

但是,全球经济形势的恶化给中兴泼了一盆冷水。欧债危机的扩大,让原来日子过得很滋润的运营商也开始勒紧腰带,收缩开支。

“我们知道在战略执行过程中是要付出一些成本的,但我们现在感觉付出的代价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史立荣说。

2011年,中兴的营业收入增长达到23.12%,在五大电信设备商中收入增速居首,但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36.6%。如果说,收入增长和利润下滑同时出现的局面仍然在史立荣的“预期”之内,那么2012年全球经济形势的进一步恶化,有些超出公司预期。

2012年上半年,中兴的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68.17%,前三季度则直接转为亏损。

在史立荣看来,中兴在执行上的问题包括:中兴在订单处理,与客户的合同签订以及合同之后的商务细化上,还包括合同执行过程,都存在管理不精细的问题。“单就国内市场支持来说,之前存在着庞大的差旅费用。”

此外,国内运营商改变集采模式,对中兴的收入确认产生了直接影响,据中兴内部人士透露,差不多有20亿规模的订单要推迟到第四季度才能确认。

海外运营商整体投资放缓,加上历史上毛利率较高的非洲地区从年初以来正处于旧项目向新项目的过渡中,新增合同较少,也影响了财务表现。

做减法“过冬”

目前摆在中兴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如何活下来。

事实上,包括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网络公司(下称“诺西”)和阿尔卡特朗讯(下称“阿郎”)在内的电信设备巨头的业绩也不容乐观。

爱立信财报显示,其二季度净销售额为553亿瑞典克朗(约合38.36亿美元),同比增幅仅为1%;净收入则由2011年同期的32亿瑞典克朗下降63%至13亿瑞典克朗。业绩放缓的背后是包括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几大市场运营商对于设备花费的下降。而根据诺基亚的财报,诺西今年二季度的净销售额为33.43亿欧元,同比下降8%,但环比增加了13%。阿朗二季度净亏损超过2.5亿欧元,而2011年同期则是4300万欧元。

史立荣表示,中兴将把所有资源集中在优势市场和优势产品领域,同时,做一些“减法”,一些弱势市场和亏损市场,如果无法带来长期收获,将进行一些结构性改变。

具体来说,中兴将仍然加强原有的无线优势;同时计划加强在承载和传输方面的投入,计划在未来两三年进入全球前三;对于已经成为全球前两名的固网宽带则会继续投入。

此外,对于云计算平台,将着力打造通用的云计算平台,行业云计算领域将挑选几个规模比较大、市场空间比较大的进行聚焦和投入;手机产品仍然以智能机为重点,但会减少机型,打造特色明星机型。

如果就全球市场而言,史立荣表示,经过几年努力,中兴在国内市场的地位已经大幅度提升,因此国内仍然是非常主力和重点的市场。

但在“大国大T”的选择上有些调整,史立荣称:“以前我们的选择标准是运营商在全球的规模和排名,现在看来,还需要对以前的标准进行进一步的优化,从而更加科学和合理地确定中兴的目标市场和核心客户。”

印度和欧洲都是面临挑战的市场。中兴在印度投入了十年,但运营商竞争极其激烈,把设备价格都压到了“地板价”,按照一名中兴内部人士的说法,“中兴在印度基本没赚到什么钱”。不过史立荣认为,印度市场在今年和明年调整之后会再度起飞,中兴将“有选择地做”。

尽管有2009年和2010年两年耕耘和投入,但由于赶上了欧债危机和经济下滑,中兴在欧洲的投入无法在短期内转化为现实的利润。“欧洲今年的情况要差一些,今后会在系统设备方面做一些加减法,优势运营商加大投入,其他的适度减少。”史立荣表示。

根据中国移动刚刚公布的数据,中兴将承建北京、天津、广州、深圳和沈阳五大城市的TD-TLE网络,这意味着中兴已经在国内4G网络建设中占据了有利地位。

“现在是中兴最差的时候,很多问题集中爆发,往后走会好起来的。”史立荣说,目前的政策将对第四季度产生明显影响,“最大的效果应该是明年产生”。

附表2011年中兴通讯部分高管年薪(税前,万元)

姓名 职务 报酬

侯为贵 董事长 115.1

雷凡培* 副董事长 10.0

谢伟良* 副董事长 10.0

王占臣* 董事 10.0

张俊超* 董事 10.0

董联波* 董事 10.0

史立荣 董事、总裁 302.3

殷一民 董事 37.4

何士友 董事、执行副总裁 148.2

张太峰 监事会主席 115.1

何雪梅 监事 61.7

周会东 监事 67.3

许维艳 监事 65.0

韦在胜 执行副总裁、财务总监 116.5

谢大雄 执行副总裁 130.9

田文果 执行副总裁 131.3

邱未召 执行副总裁 125.2

樊庆峰 执行副总裁 126.9

陈杰 高级副总裁 159.9

赵先明 高级副总裁 109.7

庞胜清 高级副总裁 117.8

曾学忠 高级副总裁 146.9

徐慧俊 高级副总裁 118.5

叶卫民 高级副总裁 122.6

倪勤 高级副总裁 140.2

武增奇 高级副总裁 128.2

朱进云 高级副总裁 90.5

张任军 高级副总裁 94.8

冯健雄 董事会秘书 84.1

资料来源:中兴通讯2011年年报

注:*为在股东单位或其他关联单位领取报酬http://money.163.com/12/1016/01/8DTBON5J00253B0H.html中兴通讯(000063.SZ,00763.HK)所有管理层都将降薪一半。

昨天,远在西班牙出差的中兴通讯总裁史立荣接受了《第一财经日报》采访。他透露了上述信息。

在经历上周日发布业绩预告突爆亏损之后,周一的市场反应并没有给中兴通讯的高层带来“慰问”,尽管后者刚刚度过了一个没有休息的周末。当天,中兴通信A股开盘一字跌停(9.45元),领跌通信设备行业;H股大跌15.95%,报收10.54港元。

“总的来说,这两三年战略方向的选择和把控是正确的,但在战术和执行路径上存在问题。”史立荣说,中兴通讯管理层将承担责任,包括总裁和副总裁在内的所有管理层都将降薪一半,直至扭亏为止。

中兴通讯2011年年报显示,董事、监事以及其他高管从该公司获得的年度报酬总额为2971.1万元(税前)。其中,董事长侯为贵的报酬为115.1万元;史立荣的报酬最高,达到302.3万元。

在是否裁员的问题上,史立荣称,人员优化一直在进行,每年都有差不多5%的淘汰率以及5%的自然流失率,作为有效的补充,中兴每年都会新招毕业生,今年的新招人数仍然达到了3000人,主要投入战略产品的研发岗位。

“想问题、想困难想少了”

上周末,史立荣召集所有管理层开会,对中兴通讯市场和产品的战略进行了分析和反思。

根据该公司发布的2012前三季度业绩预告,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将同比下降254.42%~263.78%,亏损为16.5亿元至17.5亿元。

中兴通讯相关人士向本报记者确认,这是中兴通讯自1997年上市以来的首次季度亏损。

行驶在“弯道超车”快车道上的中兴通讯,突然爆出亏损,无论让中兴自己还是业内人士都感到有些突然。

“我们大的战略方向选择是达成共识的,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缺乏更为深入、全面和有效的分析和选择。”史立荣说,按照公司之前设计,一方面通过获得更多市场利益,另一方面通过提升内部效益和加强成本控制,是可以渡过潜在利润下降难关和实现战略目标的。

但史立荣认为,大家在成本控制和提升效益上,“力度和决心我认为是不够的,总觉得问题不太大,比较容易过去”,“想问题、想困难想少了”。

自从2010年3月接任中兴通讯总裁的职位以来,史立荣给中兴通讯提出了“大国大T(Telecom)”的市场战略,即市场上紧盯大的国家以及大的运营商客户,同时采取相对激进的市场策略,力求中兴在相对短的时间内,成为全球前三大设备商。

按收入规模计算,中兴在目前的电信设备市场排名第五,按照业内的普遍观点,只有成为前三的设备商才能生存。

但是,全球经济形势的恶化给中兴泼了一盆冷水。欧债危机的扩大,让原来日子过得很滋润的运营商也开始勒紧腰带,收缩开支。

“我们知道在战略执行过程中是要付出一些成本的,但我们现在感觉付出的代价超出了我们的预期。”史立荣说。

2011年,中兴的营业收入增长达到23.12%,在五大电信设备商中收入增速居首,但净利润(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36.6%。如果说,收入增长和利润下滑同时出现的局面仍然在史立荣的“预期”之内,那么2012年全球经济形势的进一步恶化,有些超出公司预期。

2012年上半年,中兴的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滑68.17%,前三季度则直接转为亏损。

在史立荣看来,中兴在执行上的问题包括:中兴在订单处理,与客户的合同签订以及合同之后的商务细化上,还包括合同执行过程,都存在管理不精细的问题。“单就国内市场支持来说,之前存在着庞大的差旅费用。”

此外,国内运营商改变集采模式,对中兴的收入确认产生了直接影响,据中兴内部人士透露,差不多有20亿规模的订单要推迟到第四季度才能确认。

海外运营商整体投资放缓,加上历史上毛利率较高的非洲地区从年初以来正处于旧项目向新项目的过渡中,新增合同较少,也影响了财务表现。

做减法“过冬”

目前摆在中兴面前最严峻的问题是,如何活下来。

事实上,包括爱立信、诺基亚西门子网络公司(下称“诺西”)和阿尔卡特朗讯(下称“阿郎”)在内的电信设备巨头的业绩也不容乐观。

爱立信财报显示,其二季度净销售额为553亿瑞典克朗(约合38.36亿美元),同比增幅仅为1%;净收入则由2011年同期的32亿瑞典克朗下降63%至13亿瑞典克朗。业绩放缓的背后是包括美国、俄罗斯和中国在内的几大市场运营商对于设备花费的下降。而根据诺基亚的财报,诺西今年二季度的净销售额为33.43亿欧元,同比下降8%,但环比增加了13%。阿朗二季度净亏损超过2.5亿欧元,而2011年同期则是4300万欧元。

史立荣表示,中兴将把所有资源集中在优势市场和优势产品领域,同时,做一些“减法”,一些弱势市场和亏损市场,如果无法带来长期收获,将进行一些结构性改变。

具体来说,中兴将仍然加强原有的无线优势;同时计划加强在承载和传输方面的投入,计划在未来两三年进入全球前三;对于已经成为全球前两名的固网宽带则会继续投入。

此外,对于云计算平台,将着力打造通用的云计算平台,行业云计算领域将挑选几个规模比较大、市场空间比较大的进行聚焦和投入;手机产品仍然以智能机为重点,但会减少机型,打造特色明星机型。

如果就全球市场而言,史立荣表示,经过几年努力,中兴在国内市场的地位已经大幅度提升,因此国内仍然是非常主力和重点的市场。

但在“大国大T”的选择上有些调整,史立荣称:“以前我们的选择标准是运营商在全球的规模和排名,现在看来,还需要对以前的标准进行进一步的优化,从而更加科学和合理地确定中兴的目标市场和核心客户。”

印度和欧洲都是面临挑战的市场。中兴在印度投入了十年,但运营商竞争极其激烈,把设备价格都压到了“地板价”,按照一名中兴内部人士的说法,“中兴在印度基本没赚到什么钱”。不过史立荣认为,印度市场在今年和明年调整之后会再度起飞,中兴将“有选择地做”。

尽管有2009年和2010年两年耕耘和投入,但由于赶上了欧债危机和经济下滑,中兴在欧洲的投入无法在短期内转化为现实的利润。“欧洲今年的情况要差一些,今后会在系统设备方面做一些加减法,优势运营商加大投入,其他的适度减少。”史立荣表示。

根据中国移动刚刚公布的数据,中兴将承建北京、天津、广州、深圳和沈阳五大城市的TD-TLE网络,这意味着中兴已经在国内4G网络建设中占据了有利地位。

“现在是中兴最差的时候,很多问题集中爆发,往后走会好起来的。”史立荣说,目前的政策将对第四季度产生明显影响,“最大的效果应该是明年产生”。

附表2011年中兴通讯部分高管年薪(税前,万元)

姓名 职务 报酬

侯为贵 董事长 115.1

雷凡培* 副董事长 10.0

谢伟良* 副董事长 10.0

王占臣* 董事 10.0

张俊超* 董事 10.0

董联波* 董事 10.0

史立荣 董事、总裁 302.3

殷一民 董事 37.4

何士友 董事、执行副总裁 148.2

张太峰 监事会主席 115.1

何雪梅 监事 61.7

周会东 监事 67.3

许维艳 监事 65.0

韦在胜 执行副总裁、财务总监 116.5

谢大雄 执行副总裁 130.9

田文果 执行副总裁 131.3

邱未召 执行副总裁 125.2

樊庆峰 执行副总裁 126.9

陈杰 高级副总裁 159.9

赵先明 高级副总裁 109.7

庞胜清 高级副总裁 117.8

曾学忠 高级副总裁 146.9

徐慧俊 高级副总裁 118.5

叶卫民 高级副总裁 122.6

倪勤 高级副总裁 140.2

武增奇 高级副总裁 128.2

朱进云 高级副总裁 90.5

张任军 高级副总裁 94.8

冯健雄 董事会秘书 84.1

资料来源:中兴通讯2011年年报

注:*为在股东单位或其他关联单位领取报酬http://money.163.com/12/1016/01/8DTBON5J00253B0H.html
实业救国
是战略层面的战术出了问题,还是战术层面的战略出了问题?
看来道和术的问题可以多想想。
华为中兴做事风格很不一样,当然,这里只说市场方面的
举个实例:之前和电信运营商打过交道,他们说过一个事情,华为和中兴都要请运营商吃饭,运营商说,那好吧,那就轮流吧,今天中兴的,结果中兴的请客,华为的人也跟着去坐了吃了;第二天,华为的情况,结果中兴的人没一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