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哈努克与尼克松“较劲”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05/30 17:03:49


WG时期的接待实在是让人瞠目,TG总说西哈努克给中国写歌,殊不知这人也写了很多捧金胖子的歌,据说金胖还给他派朝鲜保镖。可以说他的存在满足了一些领导人的虚荣心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 ... 1/05/321267_1.shtml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 ... 31/16440435_1.shtml

为了配合西哈努克亲王的工作,我国政府充分发挥各种宣传媒体的作用,不断向世界各国介绍亲王的活动,为他树立抗美救国领袖的形象。西哈努克抵达北京的当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西哈努克亲王作为国家元首抵达北京的消息,并报道了到机场迎接亲王的各国使节的名单。尽管如此,西哈努克抵达北京后,西方国家的一些舆论工具放出风来,说西哈努克亲王被中国软禁了,成了中国的俘虏。亲王的一些法国朋友因不明真相专程来北京了解情况。亲王二话没说就把他在中国各地访问的录像带拿出来,放给他们看。这些朋友看了西哈努克访问中国的录像后,尤其是看到各地领导人和广大群众热烈欢迎和诚挚接待的场面,都感动不已。他们一边看一边诅咒西方媒体的无耻。亲王的朋友拉胡夫人笑说:“如果说亲王做了中国的俘虏,我情愿做这样的俘虏!”不仅如此,中国那美丽的风光也引起了他们的浓厚游兴,大家都希望沿着亲王所走的路线游览中国,亲王也希望通过他们向西方说明自己在中国的真实情况。于是,亲王又提请我国政府,按照上次的路线再为他安排一次旅行。

此后,西哈努克亲王夫妇频频出现在中国各种公众场合,成了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明星”。

上海之行:与尼克松“较劲”

世界局势变幻莫测,有时即便是西哈努克亲王这样身经无数风浪的政治人物也是雾里看花,难以捉摸。就在他来到中国的第三年,1972年2月21日至28日,作为中柬头号敌人的美国总统尼克松竟然要来华访问了。这对一直致力于反美爱国运动的西哈努克亲王来说自然是一个不小的刺激。他对中国领导人说:“美国是到处侵略的头号帝国主义,中国的朋友都在受它的欺侮,中国自己的领土台湾至今还驻扎着美国的军队,你们为什么还要接待这个国家的总统?你们还能跟他谈什么?”经过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反复解释,西哈努克亲王才逐渐理解了中国的立场和做法。但对尼克松作为美国政府这个“头号敌人”,西哈努克亲王仍然是有着难以排解的“不共戴天”之愤。“你要来,我就走!”就在尼克松访华前九天,西哈努克夫妇就以非正式访问的名义离开北京去了越南,直到尼克松离开,他才翩然归来,而且一回来就要去尼克松重点访问的城市、中美联合公报缔结地——上海。显然,西哈努克此行的目的就是要与尼克松“较较劲”。其实,西哈努克亲王与尼克松的“较劲”也正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他对中国的深厚情感。

对于西哈努克的情绪,善解人意的周恩来抱着理解的心情,要上海方面对其格外“关照”。上海方面决定用接待尼克松总统的规格来接待西哈努克亲王,将他安排到尼克松曾下榻的锦江饭店。谁知西哈努克并不领情,尤其是当他得知自己下榻的总统套房与尼克松要求布置的一模一样时,情绪陡变,以至连房门都不愿进。他严肃地对负责接待的冯国柱说:“我西哈努克是你们的朋友,而尼克松是你们、也是我们的敌人!”冯国柱只好让锦江饭店的负责人赶快重新布置了总统套房。

然而事情到此并没有完。在当晚由张春桥主持的欢迎宴会上,西哈努克问张春桥:“尼克松到上海时,用的什么菜?”张春桥连忙说:“给尼克松上的菜比给亲王上的菜差远了!”没想到亲王继续追问说:“你们能不能给我提供尼克松的菜谱?”张春桥对此支支吾吾,尴尬万分,因为给尼克松上的菜与给亲王上的菜都是完全一样的,他哪里还敢露出“庐山真面目”来。但上海方面似乎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第二天晚上举办文艺晚会,又把给尼克松演出的那套杂技、歌舞拿出来。不巧杂技演员在表演时竟6次失手,陪同观看的王洪文赶紧向亲王夫妇道歉说:“出现这么多失误,真对不起亲王。”西哈努克揶揄地说:“杂技失手是很正常的事,尼克松来时不也是这套节目吗?是不是也失手这么多呀?”王洪文只好赶快把话岔开,邀请亲王去体育馆打羽毛球。

茶楼转身酒楼,是出于一个偶然。1973年,西哈努克亲王来到上海,提出要在豫园内吃一顿饭。

来上海之前,西哈努克亲王在南京夫子庙逛过,在那里吃过一顿饭,尝了十二道点心。南市区饮食公司听说此事后,一定要让亲王吃十四道点心,体现上海城隍庙的水平。一声令下,豫园内的各路精英汇聚一堂,整出一套别具风味的点心,共有十四道:一叶小粽子、桂花拉糕、三丝眉毛酥、鸽蛋圆子、酒酿小圆子等。

这一政治任务下达后,公司革委会连夜调档案,查三代,苏帮点心泰斗陆苟度和周金华、谢炽川等一批“苗红根正”的高徒被选派操作。肖建平家庭成分好,也被入选。据他回忆,为了确保质量,做点心的芝麻要一粒一粒拣,糯米要一粒一粒捡,瓜仁大小、薄厚要一致。操作现场还有荷枪实弹的民兵“恭候”。西哈努克亲王夫妇在豫园内的绮藻堂品尝美点,服务员提着竹篮把点心从桂花厅送到豫园门口,再有人接应到厅堂,最后服务员送上桌,旁边始终有人监控。

肖建平说:“城隍庙为此封了三天三夜,九曲桥边一片寂静。”

为了让西哈努克亲王吃到地道的鸡鸭血汤,要求一碗血汤中的鸡卵达到“三同”标准,即直径相同、色泽相同、形状相同,这下苦了厨师,他们只得三下南翔,杀了108只鸡才找到如此高标准的鸡卵。谁料西哈努克亲王推迟了来豫园的日期,第二天再杀108只鸡。谁想到这天亲王心血来潮,跟莫尼克公主打网球停不下手,烧好的鸡鸭血汤只得倒掉。第三天2月19日,亲王总算大驾光临,对十四道美点大加赞赏,尤其是鸡鸭血汤,吃了一碗不过瘾,又来了一碗。

1979年,王光美、廖承志、章含之等一批名人来到豫园,听说西哈努克的故事后,指名要尝尝这十四道美点。后来,在廖承志建议下,豫园商场开了这家绿波廊。



WG时期的接待实在是让人瞠目,TG总说西哈努克给中国写歌,殊不知这人也写了很多捧金胖子的歌,据说金胖还给他派朝鲜保镖。可以说他的存在满足了一些领导人的虚荣心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 ... 1/05/321267_1.shtml

http://news.ifeng.com/history/zh ... 31/16440435_1.shtml

为了配合西哈努克亲王的工作,我国政府充分发挥各种宣传媒体的作用,不断向世界各国介绍亲王的活动,为他树立抗美救国领袖的形象。西哈努克抵达北京的当天,《人民日报》便发表了西哈努克亲王作为国家元首抵达北京的消息,并报道了到机场迎接亲王的各国使节的名单。尽管如此,西哈努克抵达北京后,西方国家的一些舆论工具放出风来,说西哈努克亲王被中国软禁了,成了中国的俘虏。亲王的一些法国朋友因不明真相专程来北京了解情况。亲王二话没说就把他在中国各地访问的录像带拿出来,放给他们看。这些朋友看了西哈努克访问中国的录像后,尤其是看到各地领导人和广大群众热烈欢迎和诚挚接待的场面,都感动不已。他们一边看一边诅咒西方媒体的无耻。亲王的朋友拉胡夫人笑说:“如果说亲王做了中国的俘虏,我情愿做这样的俘虏!”不仅如此,中国那美丽的风光也引起了他们的浓厚游兴,大家都希望沿着亲王所走的路线游览中国,亲王也希望通过他们向西方说明自己在中国的真实情况。于是,亲王又提请我国政府,按照上次的路线再为他安排一次旅行。

此后,西哈努克亲王夫妇频频出现在中国各种公众场合,成了中国老百姓喜闻乐见的“明星”。

上海之行:与尼克松“较劲”

世界局势变幻莫测,有时即便是西哈努克亲王这样身经无数风浪的政治人物也是雾里看花,难以捉摸。就在他来到中国的第三年,1972年2月21日至28日,作为中柬头号敌人的美国总统尼克松竟然要来华访问了。这对一直致力于反美爱国运动的西哈努克亲王来说自然是一个不小的刺激。他对中国领导人说:“美国是到处侵略的头号帝国主义,中国的朋友都在受它的欺侮,中国自己的领土台湾至今还驻扎着美国的军队,你们为什么还要接待这个国家的总统?你们还能跟他谈什么?”经过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反复解释,西哈努克亲王才逐渐理解了中国的立场和做法。但对尼克松作为美国政府这个“头号敌人”,西哈努克亲王仍然是有着难以排解的“不共戴天”之愤。“你要来,我就走!”就在尼克松访华前九天,西哈努克夫妇就以非正式访问的名义离开北京去了越南,直到尼克松离开,他才翩然归来,而且一回来就要去尼克松重点访问的城市、中美联合公报缔结地——上海。显然,西哈努克此行的目的就是要与尼克松“较较劲”。其实,西哈努克亲王与尼克松的“较劲”也正从一个侧面体现了他对中国的深厚情感。

对于西哈努克的情绪,善解人意的周恩来抱着理解的心情,要上海方面对其格外“关照”。上海方面决定用接待尼克松总统的规格来接待西哈努克亲王,将他安排到尼克松曾下榻的锦江饭店。谁知西哈努克并不领情,尤其是当他得知自己下榻的总统套房与尼克松要求布置的一模一样时,情绪陡变,以至连房门都不愿进。他严肃地对负责接待的冯国柱说:“我西哈努克是你们的朋友,而尼克松是你们、也是我们的敌人!”冯国柱只好让锦江饭店的负责人赶快重新布置了总统套房。

然而事情到此并没有完。在当晚由张春桥主持的欢迎宴会上,西哈努克问张春桥:“尼克松到上海时,用的什么菜?”张春桥连忙说:“给尼克松上的菜比给亲王上的菜差远了!”没想到亲王继续追问说:“你们能不能给我提供尼克松的菜谱?”张春桥对此支支吾吾,尴尬万分,因为给尼克松上的菜与给亲王上的菜都是完全一样的,他哪里还敢露出“庐山真面目”来。但上海方面似乎并没有从中吸取教训,第二天晚上举办文艺晚会,又把给尼克松演出的那套杂技、歌舞拿出来。不巧杂技演员在表演时竟6次失手,陪同观看的王洪文赶紧向亲王夫妇道歉说:“出现这么多失误,真对不起亲王。”西哈努克揶揄地说:“杂技失手是很正常的事,尼克松来时不也是这套节目吗?是不是也失手这么多呀?”王洪文只好赶快把话岔开,邀请亲王去体育馆打羽毛球。

茶楼转身酒楼,是出于一个偶然。1973年,西哈努克亲王来到上海,提出要在豫园内吃一顿饭。

来上海之前,西哈努克亲王在南京夫子庙逛过,在那里吃过一顿饭,尝了十二道点心。南市区饮食公司听说此事后,一定要让亲王吃十四道点心,体现上海城隍庙的水平。一声令下,豫园内的各路精英汇聚一堂,整出一套别具风味的点心,共有十四道:一叶小粽子、桂花拉糕、三丝眉毛酥、鸽蛋圆子、酒酿小圆子等。

这一政治任务下达后,公司革委会连夜调档案,查三代,苏帮点心泰斗陆苟度和周金华、谢炽川等一批“苗红根正”的高徒被选派操作。肖建平家庭成分好,也被入选。据他回忆,为了确保质量,做点心的芝麻要一粒一粒拣,糯米要一粒一粒捡,瓜仁大小、薄厚要一致。操作现场还有荷枪实弹的民兵“恭候”。西哈努克亲王夫妇在豫园内的绮藻堂品尝美点,服务员提着竹篮把点心从桂花厅送到豫园门口,再有人接应到厅堂,最后服务员送上桌,旁边始终有人监控。

肖建平说:“城隍庙为此封了三天三夜,九曲桥边一片寂静。”

为了让西哈努克亲王吃到地道的鸡鸭血汤,要求一碗血汤中的鸡卵达到“三同”标准,即直径相同、色泽相同、形状相同,这下苦了厨师,他们只得三下南翔,杀了108只鸡才找到如此高标准的鸡卵。谁料西哈努克亲王推迟了来豫园的日期,第二天再杀108只鸡。谁想到这天亲王心血来潮,跟莫尼克公主打网球停不下手,烧好的鸡鸭血汤只得倒掉。第三天2月19日,亲王总算大驾光临,对十四道美点大加赞赏,尤其是鸡鸭血汤,吃了一碗不过瘾,又来了一碗。

1979年,王光美、廖承志、章含之等一批名人来到豫园,听说西哈努克的故事后,指名要尝尝这十四道美点。后来,在廖承志建议下,豫园商场开了这家绿波廊。

越南又要蠢蠢欲动了
祸国殃民
总算不用浪费公币了
好贵的鸭血汤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