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巴马政府第一任期对华政策评析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2/07/01 08:49:53
    美国总统第一轮电视辩论刚刚结束,美国的民调显示罗姆尼获得了比较大的优势,按照以往的选举经验,电视辩论好的候选人很可能最后翻盘,获得总统宝座,但是这次好像与以往不同。原因就是美国国内政策的极化严重,医疗法案的投票以党派划线,就是说没有一位共和党参议员投民主党的票,也没有一位民主党的参议员投反对票,这种现象只有在民主还完善健全的小国、不发达国家才会发生,这种现象发生在美国也是空前绝后了。联系到政治上的这种极化,很有可能是:“即便大家都承认罗姆尼的表演要比奥巴马好,但是选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政治倾向。”
   美国总统对华外交历来传统都是,第一任紧张,第二任缓和。
   从现实来看,自从08年奥巴马上台以来,伴随金融危机的不断发展,美国的对华政策不断的紧张,这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呢?还只是一种偶然?
   
    到底是一种必然记过,还是一种偶然,我认为中美关系的紧张加剧将是一种必然结果,而且这也将成为今后中美关系的主调。原因是促成中美友好的冷战背景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可以看到,在冷战美苏争霸的过程中,双方的实力实在交互攀升。美国在古巴导弹危机(1962年10月)之中,命令苏联军舰返航,当时何等的显赫,然而之后发动的10年越战(1961年~1973年),又将他拉进泥潭(又:1971年8月美国政府停止美元兑换黄金,金本位制度崩溃)。苏联在支持越南人民胜利之后,发动了自彼得大帝(1672─1725)就开始谋划的打通“四大洋”战略的最后一役(即领土内部与四大洋直接连接),入侵阿富汗(1979~1989年)。一方是咄咄逼人地走向强势,一方却因身陷十年越战的羁绊而趋于弱势(又:1973年爆发了第一次石油危机),美苏争霸的主动权倒向了苏联集团之间。美国选择与中国建交(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是一种战略重组的手段(注:可以看出美国的纠错能力是如此之强),而今天随着苏联集团的彻底灰飞烟灭,中美交好大的历史背景已经覆灭。当今世界的政治格局也已经从冷战时期的美苏对抗,变成了今天的美国一家独大。

    美国总统第一轮电视辩论刚刚结束,美国的民调显示罗姆尼获得了比较大的优势,按照以往的选举经验,电视辩论好的候选人很可能最后翻盘,获得总统宝座,但是这次好像与以往不同。原因就是美国国内政策的极化严重,医疗法案的投票以党派划线,就是说没有一位共和党参议员投民主党的票,也没有一位民主党的参议员投反对票,这种现象只有在民主还完善健全的小国、不发达国家才会发生,这种现象发生在美国也是空前绝后了。联系到政治上的这种极化,很有可能是:“即便大家都承认罗姆尼的表演要比奥巴马好,但是选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政治倾向。”
   美国总统对华外交历来传统都是,第一任紧张,第二任缓和。
   从现实来看,自从08年奥巴马上台以来,伴随金融危机的不断发展,美国的对华政策不断的紧张,这是一种必然的结果呢?还只是一种偶然?
   
    到底是一种必然记过,还是一种偶然,我认为中美关系的紧张加剧将是一种必然结果,而且这也将成为今后中美关系的主调。原因是促成中美友好的冷战背景已经不复存在。我们可以看到,在冷战美苏争霸的过程中,双方的实力实在交互攀升。美国在古巴导弹危机(1962年10月)之中,命令苏联军舰返航,当时何等的显赫,然而之后发动的10年越战(1961年~1973年),又将他拉进泥潭(又:1971年8月美国政府停止美元兑换黄金,金本位制度崩溃)。苏联在支持越南人民胜利之后,发动了自彼得大帝(1672─1725)就开始谋划的打通“四大洋”战略的最后一役(即领土内部与四大洋直接连接),入侵阿富汗(1979~1989年)。一方是咄咄逼人地走向强势,一方却因身陷十年越战的羁绊而趋于弱势(又:1973年爆发了第一次石油危机),美苏争霸的主动权倒向了苏联集团之间。美国选择与中国建交(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访华,1979年1月1日正式建交)是一种战略重组的手段(注:可以看出美国的纠错能力是如此之强),而今天随着苏联集团的彻底灰飞烟灭,中美交好大的历史背景已经覆灭。当今世界的政治格局也已经从冷战时期的美苏对抗,变成了今天的美国一家独大。

本来打算一气写完的,但是情况有变,今后只能陆续不定期更新了。为了方便大家阅读,今后我将会在文 把重要的时间点附上,我写这个文章的目的是,看了几年贴了,觉得一些有为青年在不了解基本的一些常识情况下,就跟着一些砖家乱起哄,尤其是那些居然能分析出俄罗斯会当中国小弟,在天空洒粉末就能破坏隐形飞机的砖家,看了之后实在让我无语,更无奈的是一些大好青年却将宝贵的精力和时间放在论证这种问题上,实在让人惋惜!不是说讨论不好,我希望每一位军迷都能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而这个文章只是记录我自己所思所想,希望广大网友多多指点,这里先谢谢大家了!
期待楼主的更新
即便大家都承认罗姆尼的表演要比奥巴马好,但是选民也不会改变自己的政治倾向
4年时间就可以让一个年轻帅小伙变得满头白发,啧啧
期待后续
恭喜CD,河西CD,勾引来滴高人一日一多,稀饭营养贴,收藏待更新
写的不错的说
楼主 加油。。
期待楼主宏论。
科斯塔 发表于 2012-10-6 12:13
本来打算一气写完的,但是情况有变,今后只能陆续不定期更新了。为了方便大家阅读,今后我将会在文 把重要的 ...
中美关系就没有缓和过。。只有紧张和更紧张之分。。随着本朝日益强大。。老美为了维护他的秩序安全。。必然要平衡本朝的力量。。。这紧张还在后头呢。。。
中美之间的外交就是忽悠了,谁都知道中美之间不可能在恩爱如初,但经济的关系牌面上还得做戏,这就是同床异梦。
楼主加油,拭目以待。
师母衣带


     面对新形势下的新型中美关系,客观来讲站在不同的立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如果大家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来看中美关系,也许会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
    那就让我们站在美国的立场上,看看在他的问题清单上,都有哪些内容吧:首先至少应该包括,在伊朗问题中美国如何应对以色列单边行动问题;美国是否能够通过经济手段有效遏制伊朗利用什叶派之弧在中东坐大问题(什叶派之弧:即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都是什叶派政权国家);美国怎么解决叙利亚问题,才能为最终解决伊朗问题做好铺垫(无叙不和、无埃不战);美国在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的冲突中立场表述问题(单纯的偏袒以色列显然要面对“一棵大树与一片森林的取舍问题);美国如何利用民主问题威胁敲诈中东王权国家问题(阿拉伯国家内部少数派统治多数派问题)
    伊阿战争善后问题和伊朗问题与叙利亚问题交织在一起,又涉及美俄博弈问题(叙利亚是解决伊朗问题的一把钥匙,伊朗又俄罗斯后院的最后一方净土)、美中博弈问题(阿富汗问题与中亚地区的和平稳定息息相关。中亚国家乌、塔、吉3国不但国内政局不稳面临教派冲突,还对费尔干纳盆地划分一直存在异议,本已处于星火燎原之势,一旦美军撒手撤出,阿富汗内战势必波及中亚,中亚不稳则新疆西藏不稳)。中东伊朗问题、中东国家民族宗教问题、中东民主化问题、伊阿战争善后问题,加上美国如何对波斯湾中东石油的控制与对红海印度洋红海世界海运中心地区的控制问题,诸多问题搅拌在一起,形成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异常复杂的中东问题。
    再让我们看看其他方面,反导问题进一步压缩了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必然带来美俄对抗加剧;欧洲的离心离德问题(阴奉阳违的英国依靠英美特殊关系利用欧盟投票必须一致通过的原则,夹持欧洲事务,导致了法德等国家的强烈不满,造成了欧盟的分裂。另外作为北约军事组织核心成员的英国却在不断消减军费(占GDP2%政府总支出的4%)暗地里给美国拆台。雄心勃勃的法国则联合其他欧陆国家不断的在争夺欧盟事务的主导权,并进想尽一切办法弱化美国对欧洲的统治);
    地中海南岸的马格里布地区(即除去埃及与苏丹的北非大陆国家,包括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五国)是传统的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势力范围,藉由这次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杀,使得美国对地中海沿岸国家的控制变得更具有现实意义,不知道霸道的美国人能否默认法意等国家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呢。美国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如何应对在南美洲统治弱化的问题(巴西崛起)南美洲可是美国后院阿。反恐问题(美国面临着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复杂的斗争与合作,以及不经审判就派人乱抓、派无人机滥杀他国公民的道德谴责),气候问题(涉及如何划分垄断低碳、环保经济高端产业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北极南极问题(域内国家与外国家开发北极资源的问题,以及提前应对北冰洋航线战略问题)。当然还有在全球金融监管改革的问题上,美国如何高举金融改革旗帜一方面限制提高新兴国家参与国际金融市场准入门槛,另一方又要强化自己对世界金融市场的控制为滥印美元提供方便。
    既然如此,那么中美关系在美国外交政策上是否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面对新形势下的新型中美关系,客观来讲站在不同的立场会得出不同的结论。如果大家站在美国的立场上来看中美关系,也许会有一些很有意思的发现。
    那就让我们站在美国的立场上,看看在他的问题清单上,都有哪些内容吧:首先至少应该包括,在伊朗问题中美国如何应对以色列单边行动问题;美国是否能够通过经济手段有效遏制伊朗利用什叶派之弧在中东坐大问题(什叶派之弧:即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都是什叶派政权国家);美国怎么解决叙利亚问题,才能为最终解决伊朗问题做好铺垫(无叙不和、无埃不战);美国在阿拉伯世界与以色列的冲突中立场表述问题(单纯的偏袒以色列显然要面对“一棵大树与一片森林的取舍问题);美国如何利用民主问题威胁敲诈中东王权国家问题(阿拉伯国家内部少数派统治多数派问题)
    伊阿战争善后问题和伊朗问题与叙利亚问题交织在一起,又涉及美俄博弈问题(叙利亚是解决伊朗问题的一把钥匙,伊朗又俄罗斯后院的最后一方净土)、美中博弈问题(阿富汗问题与中亚地区的和平稳定息息相关。中亚国家乌、塔、吉3国不但国内政局不稳面临教派冲突,还对费尔干纳盆地划分一直存在异议,本已处于星火燎原之势,一旦美军撒手撤出,阿富汗内战势必波及中亚,中亚不稳则新疆西藏不稳)。中东伊朗问题、中东国家民族宗教问题、中东民主化问题、伊阿战争善后问题,加上美国如何对波斯湾中东石油的控制与对红海印度洋红海世界海运中心地区的控制问题,诸多问题搅拌在一起,形成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异常复杂的中东问题。
    再让我们看看其他方面,反导问题进一步压缩了俄罗斯的战略空间,必然带来美俄对抗加剧;欧洲的离心离德问题(阴奉阳违的英国依靠英美特殊关系利用欧盟投票必须一致通过的原则,夹持欧洲事务,导致了法德等国家的强烈不满,造成了欧盟的分裂。另外作为北约军事组织核心成员的英国却在不断消减军费(占GDP2%政府总支出的4%)暗地里给美国拆台。雄心勃勃的法国则联合其他欧陆国家不断的在争夺欧盟事务的主导权,并进想尽一切办法弱化美国对欧洲的统治);
    地中海南岸的马格里布地区(即除去埃及与苏丹的北非大陆国家,包括利比亚、突尼斯、阿尔及利亚、摩洛哥和毛里塔尼亚五国)是传统的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国家的势力范围,藉由这次美国驻利比亚大使被杀,使得美国对地中海沿岸国家的控制变得更具有现实意义,不知道霸道的美国人能否默认法意等国家对这一地区的控制呢。美国需要面对的问题还有如何应对在南美洲统治弱化的问题(巴西崛起)南美洲可是美国后院阿。反恐问题(美国面临着与国际刑事法院的复杂的斗争与合作,以及不经审判就派人乱抓、派无人机滥杀他国公民的道德谴责),气候问题(涉及如何划分垄断低碳、环保经济高端产业带来巨大的经济利益),北极南极问题(域内国家与外国家开发北极资源的问题,以及提前应对北冰洋航线战略问题)。当然还有在全球金融监管改革的问题上,美国如何高举金融改革旗帜一方面限制提高新兴国家参与国际金融市场准入门槛,另一方又要强化自己对世界金融市场的控制为滥印美元提供方便。
    既然如此,那么中美关系在美国外交政策上是否处在非常重要的位置呢,答案当然是肯定的。
因为这些问题的解决或多或少都与中国有关。
客观来讲,TG在东海和南海问题上的出击,并不是为了和美国进行政治总决算,美国重返亚太也并不是为了和TG开战。对于TG来讲对外求发展目的是为了对内求稳定,对于美国也是同样的道理。所以即便中美结盟的背景已经不复存在,中国和美国也没有进行全面直接对抗的可能。也许有的人从意识形态上,根据苏联与美国势不两立得出,将来中国和美国也是这种必然结果,我是不同意的。因为全球化本身就是追求文化的多样性(每一种文化都有自己独特的价值,全球化的目的不是西方化,而是通过多种文化经验提供一种最好的解决问题的方法),所以中美意识的对立,我认为还是双方交流问题。
放眼世界,亚洲现在已经成为全球事务中一个不可忽略掉的问题,美国重返亚太也是一种顺时顺势的选择,我不认为这种调整会必然的导致中美的对抗。今天美国重返亚太也好、亚洲在平衡也好、亚洲转身也罢,我们可以看出这完全是一种正常的调整。但是美国一味公开或私下里说这种政策是针对TG,我感觉这完全是一种战略忽悠。为什么,难道在钓鱼岛局势紧张是它派2个航母加1个两栖登陆舰,就能吓住TG吗,一个巴掌拍不响,更何况是身处美国历史上最大经济危机的奥巴马政府,这完全是皇帝新装而已,一厢情愿罢了。美国重返亚太政策的一个支点就是中国与周边国家的有矛盾,美国可以利用这种矛盾纵横辟阖,合纵连横,岂不知这种假设完全是建立在“假设”之上的,是一种单相思的想法而已。自从清朝中期,中国与周边国家确定正式的边界以来,一直到现在中国重来没有通过实际派兵去占领过哪个国家,中国与周边国家的稳定关系也不是用“和平发展的口号”喊出来的,而是中国通过实际行动实实在在表现出来的。目前美国的对华政策则是将朋友变成敌人的政策,美国对中国周边国家的关注与关心,只能是白白消耗自己的实力。这种建立在“中国与周边国家充满矛盾”基础上的对华政策,将是无本之木、无源之水,一栋自我假设实现的空中楼阁。处在中国崛起,美国调整时期的奥巴马政府,到底是张开一双双手紧紧握紧TG,还是送给TG一双拳头,大家心里当然都会有所衡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