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发]80后兵王创7项坦克射击纪录 曾四弹穿一洞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0/27 08:06:29
80后兵王创7项坦克射击纪录 曾四弹穿一洞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29日 13:24  新华网
“铁甲兵王”贾元友 程建峰摄
在实弹射击中贾元友的第一车打响第一炮 张翼摄
  新华网专稿(记者巩琳萌):贾元友,北京军区某机步团坦克六十四级军士长,1980年出生于山东淄博。入伍14年来,他先后攻克12项新装备训练难题,刷新7项坦克实弹射击纪录,曾创造“四弹连续命中靶心”“一炮双靶”等坦克射击奇迹,被誉为“铁甲兵王”。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认识这位坦克兵,看看“铁甲兵王”是怎样炼成的。

  挖过煤、搬过砖,“铁甲兵王”本是农村娃

  由于长得黑,村里人管贾元友叫“黑子”。当他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时,母亲因病不治去世,家里欠下一大堆债务。刚刚初中毕业、成绩一直处于中上等的他,为了替父亲分忧,硬是放弃学业,干活还债。

  那几年,贾元友搬过砖、挖过煤。在暗黑的煤窑里,这个少年每天拿着铁锨往筐里装煤,常常满手血泡。当他把挣来的钱交给父亲的时候,父亲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后来,父子一起承包了果园。1998年秋天,卖掉丰收的苹果后,他们终于还清了家里最后一笔债务。能够歇口气的贾元友,第一次开始正视自己埋藏心底多年的梦想——当兵。

  贾元友从小认为,父亲的坚强得益于在内蒙边防服役3年的经历。母亲生病的时候,父亲白天干活,晚上在医院,陪床没有地方睡觉,常常腿都站肿了,可从来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而且,头两年村里有两个年轻人当兵走了,他们回家探亲时说起的部队生活,也深深地吸引着他。

  1998年10月,征兵工作一开始,贾元友就去参加了验兵。体检结束后,一位领导单独对他说,“你的身体素质非常不错,不当兵太可惜了。”他还告诉贾元友,要去的单位是北京军区的野战部队。想到同村之前的两个兵都是后勤的,一听说要去野战部队,贾元友顿时血液沸腾。

  但是看着家里的情况,不放心父亲,贾元友又开始犹豫。父亲看出了他的心事,对他说,“家里你别管,你想去不想去?”那天晚上,贾元友辗转反侧,“我一个人想了很多,主要是自己18岁了,还没有什么技术,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感觉需要去部队锻炼一下。”

  这一年12月12日的早晨,村里敲锣打鼓把带着大红花的贾元友送上车。临走时,父亲再三嘱咐他,到了部队要好好干,多干活少说话,年轻人的力气是攒不下来的。

  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大山。

  那时,18岁的贾元友绝未想到,有一天,他会被称为“兵王”。

  兵之初:一口气吃掉23个包子

  “对新兵生活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特别能吃,”回忆起青葱岁月,这个黑黝黝的山东汉子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5分钟吃9个馒头,有一回一顿吃了23个包子。”

  当记者还在做除法的时候,他又抛出了一道新的数学题,“新兵入伍的时候,体重108斤,后来猛涨到148斤。”

  馒头和包子在贾元友身上转化成了无穷无尽的力气。

  “好好干!”父亲的话时刻回荡在他的耳边。无论什么活儿,他都抢着干;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和危险,他都敢于往前冲。能吃苦、不惜力气,这是新兵连里所有领导对贾元友的一致评价。有一次,他脚崴了,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可他还坚持跑五公里,就算是瘸着也要全部跑下来。

  新兵下班之后,班长觉得他身体素质好,建议他学二炮手,也就是装填手。“二炮手没有什么技术含量,都是力气活,80斤的炮弹,天天练;我们新兵之间有时候会打赌,谁要是失误了、掉弹了,就扛着80斤的炮弹跑一圈。”

  贾元友的训练成绩非常冒尖。这年年底,他在全团二炮手比武中获得第二,把很多老兵都甩在了后面。

  这时候,这个团里有一个“牛人”——首席射手张班长。

  “训练场上每天都在传今天的坦克射击纪录是多少,感觉创造纪录的都是他。”当时,还是个新兵的贾元友对张班长充满了崇拜。“他是我的榜样,每天训练场上都能看见他穿着背心、大短裤练瞄准,练完就像洗了澡一样,全身都是汗,我们连老兵一分钟能瞄准21、22次,他能瞄准31次。”

  虽然不在同一个营,但贾元友常常去看张班长训练。张班长有个“一拍到位”的绝活,瞄准装置调整又快又准。一次,他忍不住问张班长,“张班长你到底怎么练的,教教我吧。”张班长告诉他,“没啥,平时多练就行了。”

  这句话,给贾元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转行当炮长:“贾元友是天生的射手”

  当了一段时间的二炮手之后,有一年,一批射击骨干复员,看多了别人打实弹的贾元友,自己也想体验一把当射手的感觉,他要求改炮长专业。

  “第一次打实弹是在山上,心里特别紧张。”贾元友说,“特别是开炮前,总怕出错。等到第一发炮弹咣当出膛后,一下子就不紧张了,反而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似乎所有的压力都跟着炮弹一起飞出去了。”

  贾元友说,炮弹出膛的那一瞬间是非常美的。炮口那一团火,就仿佛是战士怒放的生命,似乎有很多有生命的东西跟着火光一起飞了出去。而且,很多人都说硝烟的味道很难闻,可是贾元友特别享受这个味道,“硝烟的味道很好,很好。”他喃喃道。

  他是天生的射手。

  张班长说的“多练”启发了他。一个动作成百上千次地反复练,手掌磨掉了皮也浑然不觉,一天下来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就连在饭桌上、被窝里还不忘比划着操作要领。他成为同年炮长中射击操作最快的人。在一次行进间射击中,他驾驶59式坦克创造了4发4中的好成绩。

  他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全面超越张班长。

  初见99式坦克:一个初中毕业生如何玩转陆军最先进装备

  还没来得及向张班长全面发起挑战,贾元友便听说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首席射手张班长复员回地方了。

  有人说,他是被“淘汰”了。

  这一年,张班长所在的坦克一营率先装备新型坦克。这个陆军信息化程度最高的主战装备,让这名“首席射手”颇不适应。和59式相比,99式坦克取消了二炮手,增加了自动装弹机系统,然而,在实际演练中,包括张班长在内、很多习惯了机械化装备的老兵都玩不转先进的信息化系统,多次遇到卡弹等问题。

  张班长离开部队的时候,哭成了一个泪人。而这,也给贾元友敲响了警钟:如果不能驾驭信息化装备,就会在军队转型的过程中被淘汰。

  贾元友所在的营即将换装。“我去军工厂参加接装学习,认识了很多工厂师傅,那是真正学习的时候,每天都有人教课,开始逐步接触新装备,慢慢了解它的性能。”

  新型坦克让贾元友大开眼界,“99式和59式相比,从启动开始,感觉都不一样!”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个能和新型坦克水平相匹配的射手。

  贾元友总是追在教员屁股后面问问题。他一边拿着教材,一边对着部件去学,然后再操作一遍,“这样比死记硬背效果要好得多。”白天训练结束后,晚上他就带着一个“小头灯”继续加班,把白天学到的内容再消化一边。

  进入部队之后,贾元友陆续自学了很多课程,文化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关键是他实际操作能力强,而且勤于思考、善于总结。他发现,曾经困扰了不少人的自动装弹机卡弹问题,并非是装备问题,而是人为操作失误造成的。于是,他自创了一个“卡弹五步排除法”,总结出8条防范措施,编写了故障排除口诀,归纳总结出15种应急处置办法,并汇编成手册供大家学习借鉴,这个经验后来迅速地得到推广,有效预防了卡弹问题。

  “那时候,我初步体会到,射击的结果并不是单纯取决于装备的先进或是人的技能,而是人和装备的相互熟悉、相互磨合的过程。”

  曾有人问贾元友,有没有因为自己文化起点低,在学习信息化装备的时候有自卑情绪。对此,贾元友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只要是自己真心热爱的事业,没有学不好、做不好的事情!”

  驾驭99式坦克:“人车合一”才能发挥装备最大潜力

  对贾元友来说,坦克不是冷冰冰的铁疙瘩,而是他的朋友、战友。

  “每一辆坦克都有自己的脾气和毛病。就算是同一型号的两辆坦克,也是不一样的。”他说,“我特别喜欢和坦克独处,它能让我静下来。”

  经历了从59式坦克到99式坦克的跨越,贾元友体会到,对于射击专业来说,并非装备先进最终就一定能打得准,最主要的还是人与装备的结合。

  实际上,不论是火炮,还是步枪、手枪射击,装备本身的技术

  状况、人的射击技能、人使用装备的感觉、对装备的熟悉程度,都将干扰到最终的射击精度;武器再先进,也不可能每一发都命中靶心,始终得靠人去修正。“只有和装备产生一种感情、一种默契,开火的那一瞬间才会有自信。”

  所以,在别人看来,贾元友在分享经验的时候很大方,但在战车使用方面却很“小气”。“我不喜欢别人上我的车随意乱动,因为我对装备的工作状况、每一个零件的调整量、紧固适当的程度都很清楚,各种调整钮我都记在心里,实在放心不小的,调整到最佳位置以后,还在最佳位置上做上标记。不让别人随意动我的车,就是担心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不经意间把前期我与装备磨合的状态改变了,那对射击的影响就大了。”

  2010年,京郊某靶场,北京军区举行基础训练科目比武,贾元友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吃睡全在车上,除了上厕所和开会之外,基本没有离开过战车,而就是在这样的磨合下,在最后一次坦克火炮校射中,他创造了四发炮弹连续命中靶心的奇迹,四发炮弹在目标靶直径30厘米的圆周内相继穿过;

  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教授王东军说,“现在有一种倾向,过分依赖武器装备的先进,而忽视人员的素质和基础训练。实际上,武器本身有这样的潜力,但是究竟是否能发挥出来、能发挥出多少,依然取决于射手的水平。如果单纯说四弹连续命中靶心,可能具有一定偶然性;但贾元友多次有这种创纪录的动作,证明这名射手的瞄准动作一致性非常好,这是非常重要的基本功,有利于充分发挥出武器的潜力。”

  正是这位副教授,传授了贾元友“肌肉记忆训练法”的秘诀:把炮长瞄准镜和座椅调整好,始终坐在上面用眼睛盯住瞄准镜,一直瞄准,直到眼睛花了再休息一下,直到肌肉记忆住。“这方法很管用,”贾元友说,“装备再先进,还是要靠人的技能,靠人和武器的完美结合最终来发挥作用。”

  兵王下一站:挖掘新型主战坦克的实战极限

  打多了各种各样的目标靶,贾元友很想尝试打真坦克的感觉。

  终于,在今年6月13日的演练中,在2535米的距离上,贾元友跟踪、射击,一气呵成,准确命中“敌”坦克——一辆59式坦克的炮塔。

  “当知道对手是59式坦克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我的兵之初就是在它的陪伴下度过的,但现在,我要消灭它。”贾元友说。

  可是,当瞄准镜最终锁定59式坦克时,贾元友却突然感到一阵别样的兴奋,觉得他的这位老朋友激发了他新的斗志!炮弹出膛!准确命中!

  第一次打真坦克的贾元友兴奋得像个孩子。“战斗”全部结束后,他最惦记的就是那辆被他击中的59式坦克。当他冲到它旁边时,车身还有点儿烫手。贾元友全然顾不上这些,先检查了被炮弹击中的位置以及弹孔的形状,又钻到坦克里面,捡拾炮弹的碎片。他捧着碎片,就像是捧着传家的宝贝,兴冲冲地跑回营地和战友交流。

  “我现在已经打了数百发炮弹,但心里仍有一些疑问,例如一些极限状态下火炮的最远射程等,必须继续通过这样的演练才能找到答案,”贾元友说,“任何一个射手都不敢拍着胸脯说,我发发都能命中。在训练中,命中并不是最终目的,通过训练去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让我们的装备更好,让人装结合的感觉更好,这才是目的。”

  这个打靶场上的常胜王,在另外一个战场上却屡屡走麦城——三次提干,他都因各种原因未能过关。然而,他很享受当“兵”的感觉,喜欢当“兵”的环境,“闻着集体宿舍里的臭脚丫子味儿,听着战友的呼噜声,我一下就能放松下来,很快就能睡着。就连下象棋的时候,我都很喜欢用卒子。”

  总有人为贾元友肩膀上没扛个杠杠星星感到惋惜,可是贾元友说——

  “一个从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孩子,如今开着中国陆军最先进的装备,我有啥好不满足的呢?”

80后兵王创7项坦克射击纪录 曾四弹穿一洞
http://www.sina.com.cn  2012年07月29日 13:24  新华网
“铁甲兵王”贾元友 程建峰摄
在实弹射击中贾元友的第一车打响第一炮 张翼摄
  新华网专稿(记者巩琳萌):贾元友,北京军区某机步团坦克六十四级军士长,1980年出生于山东淄博。入伍14年来,他先后攻克12项新装备训练难题,刷新7项坦克实弹射击纪录,曾创造“四弹连续命中靶心”“一炮双靶”等坦克射击奇迹,被誉为“铁甲兵王”。

  下面,就让我们一起来认识这位坦克兵,看看“铁甲兵王”是怎样炼成的。

  挖过煤、搬过砖,“铁甲兵王”本是农村娃

  由于长得黑,村里人管贾元友叫“黑子”。当他还是十几岁的少年时,母亲因病不治去世,家里欠下一大堆债务。刚刚初中毕业、成绩一直处于中上等的他,为了替父亲分忧,硬是放弃学业,干活还债。

  那几年,贾元友搬过砖、挖过煤。在暗黑的煤窑里,这个少年每天拿着铁锨往筐里装煤,常常满手血泡。当他把挣来的钱交给父亲的时候,父亲一点儿都高兴不起来。后来,父子一起承包了果园。1998年秋天,卖掉丰收的苹果后,他们终于还清了家里最后一笔债务。能够歇口气的贾元友,第一次开始正视自己埋藏心底多年的梦想——当兵。

  贾元友从小认为,父亲的坚强得益于在内蒙边防服役3年的经历。母亲生病的时候,父亲白天干活,晚上在医院,陪床没有地方睡觉,常常腿都站肿了,可从来没有一句抱怨的话。而且,头两年村里有两个年轻人当兵走了,他们回家探亲时说起的部队生活,也深深地吸引着他。

  1998年10月,征兵工作一开始,贾元友就去参加了验兵。体检结束后,一位领导单独对他说,“你的身体素质非常不错,不当兵太可惜了。”他还告诉贾元友,要去的单位是北京军区的野战部队。想到同村之前的两个兵都是后勤的,一听说要去野战部队,贾元友顿时血液沸腾。

  但是看着家里的情况,不放心父亲,贾元友又开始犹豫。父亲看出了他的心事,对他说,“家里你别管,你想去不想去?”那天晚上,贾元友辗转反侧,“我一个人想了很多,主要是自己18岁了,还没有什么技术,也没有见过什么世面,感觉需要去部队锻炼一下。”

  这一年12月12日的早晨,村里敲锣打鼓把带着大红花的贾元友送上车。临走时,父亲再三嘱咐他,到了部队要好好干,多干活少说话,年轻人的力气是攒不下来的。

  这是他第一次走出大山。

  那时,18岁的贾元友绝未想到,有一天,他会被称为“兵王”。

  兵之初:一口气吃掉23个包子

  “对新兵生活最深刻的印象,就是特别能吃,”回忆起青葱岁月,这个黑黝黝的山东汉子突然不好意思地笑了。“5分钟吃9个馒头,有一回一顿吃了23个包子。”

  当记者还在做除法的时候,他又抛出了一道新的数学题,“新兵入伍的时候,体重108斤,后来猛涨到148斤。”

  馒头和包子在贾元友身上转化成了无穷无尽的力气。

  “好好干!”父亲的话时刻回荡在他的耳边。无论什么活儿,他都抢着干;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和危险,他都敢于往前冲。能吃苦、不惜力气,这是新兵连里所有领导对贾元友的一致评价。有一次,他脚崴了,脚肿的连鞋都穿不上,可他还坚持跑五公里,就算是瘸着也要全部跑下来。

  新兵下班之后,班长觉得他身体素质好,建议他学二炮手,也就是装填手。“二炮手没有什么技术含量,都是力气活,80斤的炮弹,天天练;我们新兵之间有时候会打赌,谁要是失误了、掉弹了,就扛着80斤的炮弹跑一圈。”

  贾元友的训练成绩非常冒尖。这年年底,他在全团二炮手比武中获得第二,把很多老兵都甩在了后面。

  这时候,这个团里有一个“牛人”——首席射手张班长。

  “训练场上每天都在传今天的坦克射击纪录是多少,感觉创造纪录的都是他。”当时,还是个新兵的贾元友对张班长充满了崇拜。“他是我的榜样,每天训练场上都能看见他穿着背心、大短裤练瞄准,练完就像洗了澡一样,全身都是汗,我们连老兵一分钟能瞄准21、22次,他能瞄准31次。”

  虽然不在同一个营,但贾元友常常去看张班长训练。张班长有个“一拍到位”的绝活,瞄准装置调整又快又准。一次,他忍不住问张班长,“张班长你到底怎么练的,教教我吧。”张班长告诉他,“没啥,平时多练就行了。”

  这句话,给贾元友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转行当炮长:“贾元友是天生的射手”

  当了一段时间的二炮手之后,有一年,一批射击骨干复员,看多了别人打实弹的贾元友,自己也想体验一把当射手的感觉,他要求改炮长专业。

  “第一次打实弹是在山上,心里特别紧张。”贾元友说,“特别是开炮前,总怕出错。等到第一发炮弹咣当出膛后,一下子就不紧张了,反而觉得这种感觉很好,似乎所有的压力都跟着炮弹一起飞出去了。”

  贾元友说,炮弹出膛的那一瞬间是非常美的。炮口那一团火,就仿佛是战士怒放的生命,似乎有很多有生命的东西跟着火光一起飞了出去。而且,很多人都说硝烟的味道很难闻,可是贾元友特别享受这个味道,“硝烟的味道很好,很好。”他喃喃道。

  他是天生的射手。

  张班长说的“多练”启发了他。一个动作成百上千次地反复练,手掌磨掉了皮也浑然不觉,一天下来胳膊都抬不起来了,就连在饭桌上、被窝里还不忘比划着操作要领。他成为同年炮长中射击操作最快的人。在一次行进间射击中,他驾驶59式坦克创造了4发4中的好成绩。

  他期待着,有一天能够全面超越张班长。

  初见99式坦克:一个初中毕业生如何玩转陆军最先进装备

  还没来得及向张班长全面发起挑战,贾元友便听说了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首席射手张班长复员回地方了。

  有人说,他是被“淘汰”了。

  这一年,张班长所在的坦克一营率先装备新型坦克。这个陆军信息化程度最高的主战装备,让这名“首席射手”颇不适应。和59式相比,99式坦克取消了二炮手,增加了自动装弹机系统,然而,在实际演练中,包括张班长在内、很多习惯了机械化装备的老兵都玩不转先进的信息化系统,多次遇到卡弹等问题。

  张班长离开部队的时候,哭成了一个泪人。而这,也给贾元友敲响了警钟:如果不能驾驭信息化装备,就会在军队转型的过程中被淘汰。

  贾元友所在的营即将换装。“我去军工厂参加接装学习,认识了很多工厂师傅,那是真正学习的时候,每天都有人教课,开始逐步接触新装备,慢慢了解它的性能。”

  新型坦克让贾元友大开眼界,“99式和59式相比,从启动开始,感觉都不一样!”他下定决心,一定要做一个能和新型坦克水平相匹配的射手。

  贾元友总是追在教员屁股后面问问题。他一边拿着教材,一边对着部件去学,然后再操作一遍,“这样比死记硬背效果要好得多。”白天训练结束后,晚上他就带着一个“小头灯”继续加班,把白天学到的内容再消化一边。

  进入部队之后,贾元友陆续自学了很多课程,文化水平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关键是他实际操作能力强,而且勤于思考、善于总结。他发现,曾经困扰了不少人的自动装弹机卡弹问题,并非是装备问题,而是人为操作失误造成的。于是,他自创了一个“卡弹五步排除法”,总结出8条防范措施,编写了故障排除口诀,归纳总结出15种应急处置办法,并汇编成手册供大家学习借鉴,这个经验后来迅速地得到推广,有效预防了卡弹问题。

  “那时候,我初步体会到,射击的结果并不是单纯取决于装备的先进或是人的技能,而是人和装备的相互熟悉、相互磨合的过程。”

  曾有人问贾元友,有没有因为自己文化起点低,在学习信息化装备的时候有自卑情绪。对此,贾元友斩钉截铁地回答说,“只要是自己真心热爱的事业,没有学不好、做不好的事情!”

  驾驭99式坦克:“人车合一”才能发挥装备最大潜力

  对贾元友来说,坦克不是冷冰冰的铁疙瘩,而是他的朋友、战友。

  “每一辆坦克都有自己的脾气和毛病。就算是同一型号的两辆坦克,也是不一样的。”他说,“我特别喜欢和坦克独处,它能让我静下来。”

  经历了从59式坦克到99式坦克的跨越,贾元友体会到,对于射击专业来说,并非装备先进最终就一定能打得准,最主要的还是人与装备的结合。

  实际上,不论是火炮,还是步枪、手枪射击,装备本身的技术

  状况、人的射击技能、人使用装备的感觉、对装备的熟悉程度,都将干扰到最终的射击精度;武器再先进,也不可能每一发都命中靶心,始终得靠人去修正。“只有和装备产生一种感情、一种默契,开火的那一瞬间才会有自信。”

  所以,在别人看来,贾元友在分享经验的时候很大方,但在战车使用方面却很“小气”。“我不喜欢别人上我的车随意乱动,因为我对装备的工作状况、每一个零件的调整量、紧固适当的程度都很清楚,各种调整钮我都记在心里,实在放心不小的,调整到最佳位置以后,还在最佳位置上做上标记。不让别人随意动我的车,就是担心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不经意间把前期我与装备磨合的状态改变了,那对射击的影响就大了。”

  2010年,京郊某靶场,北京军区举行基础训练科目比武,贾元友有一个多月的时间吃睡全在车上,除了上厕所和开会之外,基本没有离开过战车,而就是在这样的磨合下,在最后一次坦克火炮校射中,他创造了四发炮弹连续命中靶心的奇迹,四发炮弹在目标靶直径30厘米的圆周内相继穿过;

  装甲兵工程学院副教授王东军说,“现在有一种倾向,过分依赖武器装备的先进,而忽视人员的素质和基础训练。实际上,武器本身有这样的潜力,但是究竟是否能发挥出来、能发挥出多少,依然取决于射手的水平。如果单纯说四弹连续命中靶心,可能具有一定偶然性;但贾元友多次有这种创纪录的动作,证明这名射手的瞄准动作一致性非常好,这是非常重要的基本功,有利于充分发挥出武器的潜力。”

  正是这位副教授,传授了贾元友“肌肉记忆训练法”的秘诀:把炮长瞄准镜和座椅调整好,始终坐在上面用眼睛盯住瞄准镜,一直瞄准,直到眼睛花了再休息一下,直到肌肉记忆住。“这方法很管用,”贾元友说,“装备再先进,还是要靠人的技能,靠人和武器的完美结合最终来发挥作用。”

  兵王下一站:挖掘新型主战坦克的实战极限

  打多了各种各样的目标靶,贾元友很想尝试打真坦克的感觉。

  终于,在今年6月13日的演练中,在2535米的距离上,贾元友跟踪、射击,一气呵成,准确命中“敌”坦克——一辆59式坦克的炮塔。

  “当知道对手是59式坦克的时候,我的心情很复杂,我的兵之初就是在它的陪伴下度过的,但现在,我要消灭它。”贾元友说。

  可是,当瞄准镜最终锁定59式坦克时,贾元友却突然感到一阵别样的兴奋,觉得他的这位老朋友激发了他新的斗志!炮弹出膛!准确命中!

  第一次打真坦克的贾元友兴奋得像个孩子。“战斗”全部结束后,他最惦记的就是那辆被他击中的59式坦克。当他冲到它旁边时,车身还有点儿烫手。贾元友全然顾不上这些,先检查了被炮弹击中的位置以及弹孔的形状,又钻到坦克里面,捡拾炮弹的碎片。他捧着碎片,就像是捧着传家的宝贝,兴冲冲地跑回营地和战友交流。

  “我现在已经打了数百发炮弹,但心里仍有一些疑问,例如一些极限状态下火炮的最远射程等,必须继续通过这样的演练才能找到答案,”贾元友说,“任何一个射手都不敢拍着胸脯说,我发发都能命中。在训练中,命中并不是最终目的,通过训练去发现问题、研究问题、解决问题,让我们的装备更好,让人装结合的感觉更好,这才是目的。”

  这个打靶场上的常胜王,在另外一个战场上却屡屡走麦城——三次提干,他都因各种原因未能过关。然而,他很享受当“兵”的感觉,喜欢当“兵”的环境,“闻着集体宿舍里的臭脚丫子味儿,听着战友的呼噜声,我一下就能放松下来,很快就能睡着。就连下象棋的时候,我都很喜欢用卒子。”

  总有人为贾元友肩膀上没扛个杠杠星星感到惋惜,可是贾元友说——

  “一个从从农村里走出来的孩子,如今开着中国陆军最先进的装备,我有啥好不满足的呢?”

这样的兵王,应该配99大改吧…怎么还用99呢
我想起了白色虎式里的主角,“坦克是有生命的”
2500米命中击穿,强
压力山大菠萝 发表于 2012-7-29 23:04
这样的兵王,应该配99大改吧…怎么还用99呢
99大改人家都用了快一年半了;P:D

文中提到的用尾翼稳定穿甲弹2535米距离打爆59式,就是用99大改打出来的;P:D
压力山大菠萝 发表于 2012-7-29 23:04
这样的兵王,应该配99大改吧…怎么还用99呢
图片与视频中,此人背后战友在保养的坦克,从附甲厚度看,就是99改
励志啊···
励志啊···
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指定有出息。。。。
luoyanwozhiaini 发表于 2012-7-30 07:29
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指定有出息。。。。
现在年轻人普遍缺乏的东西
真实加强版许三多。。。。
海深蓝 发表于 2012-7-29 23:42
图片与视频中,此人背后战友在保养的坦克,从附甲厚度看,就是99改
我也看出来了。我的问题是说,为什么还让老贾开99而不给他配99大改呢
lixiang3248 发表于 2012-7-29 23:28
99大改人家都用了快一年半了

文中提到的用尾翼稳定穿甲弹2535米距离打爆59式,就是用99大改打出来 ...
袄。感谢你的暴料
这文章不知道审查了几个月。
hjpeng 发表于 2012-7-29 23:23
2500米命中击穿,强
夸张吧,这水平,西方坦克都是渣渣了
三沙市城管 发表于 2012-7-30 12:38
夸张吧,这水平,西方坦克都是渣渣了
按照TG一贯的传统,还真不一定是夸张。
http://www.acfun.tv/v/ac389041视频在此
压力山大菠萝 发表于 2012-7-29 23:04
这样的兵王,应该配99大改吧…怎么还用99呢
视频在此http://www.acfun.tv/v/ac389041
超级大菠萝 发表于 2012-7-30 16:30
视频在此http://www.acfun.tv/v/ac389041
擦,你山寨我ID做甚~
压力山大菠萝 发表于 2012-7-30 18:53
擦,你山寨我ID做甚~
哈哈我十几年前就是用这ID,大概99年以后开始用的
超级大菠萝 发表于 2012-7-30 16:30
视频在此http://www.acfun.tv/v/ac389041
居然是A站的。。。。。
三沙市城管 发表于 2012-7-30 12:38
夸张吧,这水平,西方坦克都是渣渣了
  在伊拉克M1常在2000米以上开炮, 观瞄设备先进再远也能打。
lixiang3248 发表于 2012-7-29 23:28
99大改人家都用了快一年半了

文中提到的用尾翼稳定穿甲弹2535米距离打爆59式,就是用99大改打出来 ...
新闻里面的基本是二期,不是三期
笑脸男人 发表于 2012-7-31 14:08
居然是三期?

好吧我没看见
功夫不负有心人呀
真提干了也就没有现在的兵王了,不容易的!和我差不多时间入伍的!!!
99G的设计指标是3500米,不过,没人在这个距离上开炮
赤龙之吼 发表于 2012-7-30 13:37
按照TG一贯的传统,还真不一定是夸张。
不是夸张。但练好了,很多射手都能达到类似的水平。
这说明不光人素质强,火炮的精度也是刚刚的
夸张吧,这水平,西方坦克都是渣渣了
打59这样的一代主战坦克,2500击穿很正常。
只要能命中,五六千米外都可以击穿。
将邪 发表于 2012-8-5 00:40
打59这样的一代主战坦克,2500击穿很正常。
只要能命中,五六千米外都可以击穿。
99就没那么脆弱了
励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