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学历论,阻碍天朝科技进步zz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0/27 09:15:09
        一直都在关注方舟子的新闻,他是中国学术打假方面的激情斗士,其不懈努力为洁净中国的学术空气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但是这些年来,他的影响力逐渐增加,言论炮火的现实杀伤力不断增大,对目标的杀伤效果基本在“打残”和“打死”之间,我也一直担心他是否会出现“伤及无辜”和“过度惩罚”的问题。最近看到了他对厦门大学的三条批评,证实了我的担心,作为厦大学子我有一些话想说。
         舟子首先指出了傅瑾的博士学历造假问题,随后消息得到证实,傅瑾本人被厦门大学辞退。这次火力打击目标准确,分析可靠是一次值得赞扬的行动。因为傅瑾通过造假行为获得了本来得不到的利益。
随后,发生了对李勇的炮火打击,这次攻击行动舟子自己证实完全是误伤平民,并连续两次网上致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希望在以后的时间里,能够尽量核实目标后,再进行火力覆盖。
最后,舟子对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夏宁邵发起了攻击,指出其学历造假并指责厦门大学的人才选拔制度。我认为这是一个过度打击的典型例子,有可能对学术研究产生负面影响,在此作具体分析。
舟子指责夏宁邵在《柳叶刀》杂志上冒充医学博士发表文章。我推测文章中的“MD”头衔可能是一个失误,就像他的误伤平民事件。夏宁邵是中专毕业,英文不会太好,在文章书写过程中可能会需要一些专业翻译人员的协助,稿件的反复修改过程中可能主要注意实验数据的真实性和逻辑的严密性,对其他的细节注意不够,造成了这个事件。我们应该看到,该文章是2010年发表,当时夏宁邵早已经被评为教授,文章中即使没有“MD”的头衔,凭借教授的头衔也应该能够发表,因此没有作案动机。而且,夏宁邵发表了很多篇中英文文章,似乎只有这篇文章有错误标注的现象。最后,夏宁邵是中专学历在厦门大学并不是一个秘密,2011年国家级报纸《光明日报》曾以《中专生也能获国家科技大奖?》为题,报道了夏宁邵从一名中专生到厦大搞科研的经历。这表明夏宁邵不仅未曾掩藏自己中专学历的事实,而且还将此事广而告之。
方舟子认为“像生物医学这种实验科学领域,天才是没有 的,必须受过长期系统的教育、训练才具有科研能力。文凭是一个人受过恰当的学术训练的标志,所以国外名牌大学都特别看重学历、文凭。”夏宁邵在娄底当临床医生后,在北京病毒所学习过四年,并不是未受过科学训练的白丁,科研能力也用科研成果得到了充分的证实。夏宁邵是应用科学研究的学者,主要目标是以现代生物技术的方法提高中国病毒性疾病的的诊断和预防水平。中国目前的诊断试剂水平和国外是有差距的,仿制是无法回避的道路。这种仿制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们整个团队每天工作到晚上凌晨,没有周日和周六,连续研制了两年才成功的仿制了HIV的诊断试剂,极大的提高了中国的HIV试剂盒的质量,填补了国内的空白,该成果被诊断试剂厂家购买,每年收到的转让费达几百万,是具有经济意义和社会意义的。夏宁邵接着研发了戊型肝炎的疫苗,整个研发过程接近十年,包含艰巨的临床试验研究,最终得到了全世界第一支获得批准的戊型肝炎疫苗。生物技术领域的权威杂志《Nature Biotechnology》在2012年专门发表评论性文章庆祝了该疫苗的诞生。国外大公司放弃了该疫苗的开发,是因为戊型肝炎主要在卫生条件不好的发展中国家流行,卖不了高价,所以放弃。夏宁邵团队选取了比国外公司成本低得多的系统开发了HEV疫苗,为遏制戊型肝炎在发展中国家的流行提供了有利的手段。戊肝每年在全世界约造成30万人死亡,虽然他们生活在贫困国家,但是生命不应该简单的以钱来评价。一个疫苗从基础研究到临床实验通过,即使在国外大公司基本上也需要十年,因此舟子说厦大扶持了夏宁邵15年,才在柳叶刀上发表文章,是对中国的产品研发有点急于求成。
舟子认为“我以前都是说国产和进口疫苗没有什么差别,不必花钱打进口的。不过自从知道有的国产疫苗是中专生主持研发的,我不再做此建议。” 这句话并不专业,评价疫苗好不好应该以疫苗的保护性效果而论,而不是研发主持者的学历水平,并且在该疫苗的研发过程中,多位高水平专家都参与了其中,是团队成果。据我所知,该疫苗的保护性效果接近95%,具有很好的保护性效果。
以上所列是夏宁邵的一部分成果,鉴于这些成绩,厦门大学授予他教授头衔,体现的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宽广胸怀,并不是什么腐败,是对一个在科学战线上艰苦奋斗多年的工作者的肯定。
综上所述,舟子对夏宁邵的打假的文章贴图是属实的,但是其中的很多观点和推测属于攻击过当。我想任何人都会犯错的,但是请记住这样一句话“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有心为善,虽善不赏。”
        一直都在关注方舟子的新闻,他是中国学术打假方面的激情斗士,其不懈努力为洁净中国的学术空气起到了良好的作用。但是这些年来,他的影响力逐渐增加,言论炮火的现实杀伤力不断增大,对目标的杀伤效果基本在“打残”和“打死”之间,我也一直担心他是否会出现“伤及无辜”和“过度惩罚”的问题。最近看到了他对厦门大学的三条批评,证实了我的担心,作为厦大学子我有一些话想说。
         舟子首先指出了傅瑾的博士学历造假问题,随后消息得到证实,傅瑾本人被厦门大学辞退。这次火力打击目标准确,分析可靠是一次值得赞扬的行动。因为傅瑾通过造假行为获得了本来得不到的利益。
随后,发生了对李勇的炮火打击,这次攻击行动舟子自己证实完全是误伤平民,并连续两次网上致歉。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希望在以后的时间里,能够尽量核实目标后,再进行火力覆盖。
最后,舟子对厦门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夏宁邵发起了攻击,指出其学历造假并指责厦门大学的人才选拔制度。我认为这是一个过度打击的典型例子,有可能对学术研究产生负面影响,在此作具体分析。
舟子指责夏宁邵在《柳叶刀》杂志上冒充医学博士发表文章。我推测文章中的“MD”头衔可能是一个失误,就像他的误伤平民事件。夏宁邵是中专毕业,英文不会太好,在文章书写过程中可能会需要一些专业翻译人员的协助,稿件的反复修改过程中可能主要注意实验数据的真实性和逻辑的严密性,对其他的细节注意不够,造成了这个事件。我们应该看到,该文章是2010年发表,当时夏宁邵早已经被评为教授,文章中即使没有“MD”的头衔,凭借教授的头衔也应该能够发表,因此没有作案动机。而且,夏宁邵发表了很多篇中英文文章,似乎只有这篇文章有错误标注的现象。最后,夏宁邵是中专学历在厦门大学并不是一个秘密,2011年国家级报纸《光明日报》曾以《中专生也能获国家科技大奖?》为题,报道了夏宁邵从一名中专生到厦大搞科研的经历。这表明夏宁邵不仅未曾掩藏自己中专学历的事实,而且还将此事广而告之。
方舟子认为“像生物医学这种实验科学领域,天才是没有 的,必须受过长期系统的教育、训练才具有科研能力。文凭是一个人受过恰当的学术训练的标志,所以国外名牌大学都特别看重学历、文凭。”夏宁邵在娄底当临床医生后,在北京病毒所学习过四年,并不是未受过科学训练的白丁,科研能力也用科研成果得到了充分的证实。夏宁邵是应用科学研究的学者,主要目标是以现代生物技术的方法提高中国病毒性疾病的的诊断和预防水平。中国目前的诊断试剂水平和国外是有差距的,仿制是无法回避的道路。这种仿制并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他们整个团队每天工作到晚上凌晨,没有周日和周六,连续研制了两年才成功的仿制了HIV的诊断试剂,极大的提高了中国的HIV试剂盒的质量,填补了国内的空白,该成果被诊断试剂厂家购买,每年收到的转让费达几百万,是具有经济意义和社会意义的。夏宁邵接着研发了戊型肝炎的疫苗,整个研发过程接近十年,包含艰巨的临床试验研究,最终得到了全世界第一支获得批准的戊型肝炎疫苗。生物技术领域的权威杂志《Nature Biotechnology》在2012年专门发表评论性文章庆祝了该疫苗的诞生。国外大公司放弃了该疫苗的开发,是因为戊型肝炎主要在卫生条件不好的发展中国家流行,卖不了高价,所以放弃。夏宁邵团队选取了比国外公司成本低得多的系统开发了HEV疫苗,为遏制戊型肝炎在发展中国家的流行提供了有利的手段。戊肝每年在全世界约造成30万人死亡,虽然他们生活在贫困国家,但是生命不应该简单的以钱来评价。一个疫苗从基础研究到临床实验通过,即使在国外大公司基本上也需要十年,因此舟子说厦大扶持了夏宁邵15年,才在柳叶刀上发表文章,是对中国的产品研发有点急于求成。
舟子认为“我以前都是说国产和进口疫苗没有什么差别,不必花钱打进口的。不过自从知道有的国产疫苗是中专生主持研发的,我不再做此建议。” 这句话并不专业,评价疫苗好不好应该以疫苗的保护性效果而论,而不是研发主持者的学历水平,并且在该疫苗的研发过程中,多位高水平专家都参与了其中,是团队成果。据我所知,该疫苗的保护性效果接近95%,具有很好的保护性效果。
以上所列是夏宁邵的一部分成果,鉴于这些成绩,厦门大学授予他教授头衔,体现的是不拘一格降人才的宽广胸怀,并不是什么腐败,是对一个在科学战线上艰苦奋斗多年的工作者的肯定。
综上所述,舟子对夏宁邵的打假的文章贴图是属实的,但是其中的很多观点和推测属于攻击过当。我想任何人都会犯错的,但是请记住这样一句话“无心为恶,虽恶不罚。有心为善,虽善不赏。”
烦转畅谈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