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百三谈产能过剩:钢铁卖不完就多造几个航空母舰

来源:百度文库 编辑:超级军网 时间:2020/10/24 08:04:33
谢百三谈产能过剩:钢铁卖不完就多造几个航空母舰

节选
原文太长,在这,还有视频
http://finance.ifeng.com/news/macro/20120729/6835403.shtml

胡一虎:谢谢,来百三兄。

谢百三:经济学家不是画家,画家如果觉得这幅画,画的不太好,我再加一点花,也不是文学家,文学家,这女孩子真美,美到了什么鱼也沉下去了,大雁也掉下来了,经济学家是医生,如果你是个驼背,我要给你治驼背,如果治了驼背,刘罗锅的驼背治平了,人死了怎么办,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利弊相权取其利,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二线、三线、四线、五线的房地产应该全部放松,让经济有一个缓过来的机会。

何志成:中国经济的最急切要治的病,谢教授,是什么病?是严重的产能过剩和高库存,我们现在所有的问题就是,不能再铺新的摊子,盲目地去建新的不要的工厂,但是我们已经建的工厂,已经建的高铁,已经建的高速,得让它继续建下去,以消化我们已经跟它对应的,经济学讲对应吗?讲供需吗?对应的产能,比方钢铁,如果没有,高速公路都砍掉了,高铁也不建了,那么我们为高铁而建设的武钢。

胡一虎:宝钢。

何志成:马钢,就干脆全垮台得了,所以说现在的是要抓病根,房地产适度的活跃一点是能够治病的。

胡一虎:好,我很清楚你们的意思了,请来,我听听场下的嘉宾,请说。

观众:中国的问题就出在分蛋糕上面,分蛋糕方面呢?就是在这个房地产上面,房地产是个坏东西,房地产正确的做法是应该是非盈利性的,但是中国(不是这样),日本,韩国原先是这样,但是呢中国呢,不但是没有非盈利。

胡一虎:对不起,请尊重一下,来,请讲。

观众:而且是采取所谓的半截子市场化,只是在需求端市场化,在供给端就是农民不能够自己卖地,卖房卖地给城市人,不是真正的市场化,所以这是一个错误。

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在未来的十年,仍然不能放弃房地产业,只有用房地产业来保持中国经济在一定速度上的发展,同时完成我们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改革,我们谈到了十大这个振兴产业,它实际上是要有基础科学的突破才能够完成的,那么这个是需要时间的,需要漫长的时间的,如果说我们放弃了能够,能够解决大家的这个吃饭问题,生存问题的产业,我们不做的话,我们就去饿着肚子,甚至于我们吃不上饭,我们去搞那基础研究那是不现实的,房地产业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这是一个事实,这是被实践证明了的事实。

胡一虎:好,谢谢,请说。

观众:正是因为我们的政府对于经济结构做了大量的调整,所以造成了今天我们的GDP,破8了这样一个结论,过去的十年呢应该说是我们发展的黄金的十年,但是过去十年的发展呢是以一个地产为主要产业拉动的一个环境,它是一个不可持续的,换句话说未来的十年,我们还能不能这么做。

何志成:它是可持续的,因为中国的城市化。

观众:二十年以后还能不能这么做。

何志成:城市化的比例,现在还属于低水平,只有51%。

观众:但是十年,二十年,是不是我们可以长远可持续的依靠地产来发展呢?

谢百三:所以是可持续的,可以替代房地产的。

观众:我们可看十二五的规划,比方说文化,旅游。

何志成:十二五规划恰恰就是不明白的人写的。

谢百三:房地产不搞可以,你搞什么,没有人谈这个问题,所以我说你们转型转型转了什么呢?我提几个,第一个高铁,高铁虽然出了事,但是我们的高铁地方大,人口多,我们有这个技术,好好弄一下,还是可以作为一个出口的技术的,这是第一,第二,把股市搞好,美国的股票涨到12900点,我们的股票老跌老跌,跌个没完。

胡一虎:好,谢谢谢谢。

谢百三:还有第三点钢铁卖不掉,就多造几个航空母舰,保卫祖国。

胡一虎:好,谢谢谢谢谢谢,我们看到了GDP从破8之后,刚刚又讲说我拉动,拉动整个部分,大家马上想到说,经济龙头是房地产部分,但我往下走,最实际上的药方在哪里?有人讲说其实中央还有两个水龙头,一个是货币政策,一个是财政政策,先来看看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从过去到现在为止已经看到了央行两度的降息在近期当中,这个水龙头开了之后归造成什么反应,大家市场上可以期待的相对的是不是代表新的降息的周期已经开启,这个货币政策是不是已经开始走向,就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方面的专家,学成请讲。

景学成:刚才谈论保8不保8,这个结合起来看,货币政策是首当其冲的,但是我要说的一点,一个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货币政策又不是万能的,如果单纯指望货币政策来解决这个保8的问题,估计也是有困难,就最近我们了解的情况,就是什么呢?就是关键是需求不旺,不是说这个贷款,现在流动性还是可以的,因为央行你看最近,我刚看了报道,我现在也是局外人了是吧,报导说有四千亿的逆回购要到期,那么就是原来投放的货币是很多的,那么然后现在逆回购到期,你用什么代替这逆回购到期的货币呢?那么你就需要降准,降低存款准备率,你再放一些水,收回来一些水,你再放一些水出去。

胡一虎:对。

景学成:这是市场普遍的呼声,那么货币政策仅能做到此而已,那么究竟商业银行能不能把这些钱贷出去,特别是贷给那些需要的中小企业,那些需要的企业中,这是一个问题。

陈志武:问题是现在这个很多的人不想要更多的水,需求不足,就是刚刚景先生也说到,所以要我看的话,我觉得接着下来,货币政策尽管会有一些进一步放松,但是效果会非常有限,因为有很多的企业家,你要问他们的话,即使有钱借也不一定敢去借,不一定想去借,再一个呢?就像刚才谢教授说到的那个,现在放的水已经很多了,92万多亿的这个广义货币,那么还要再增加的话,那中国的通胀的压力又会重新回来。

滕泰:这一轮经济的下行,大致从2010年四季度开始,实际上就从2010年10月份,这个加息紧缩开始,它是一个同步的过程,那么如果说这个信贷的伸缩与扩张是经济不稳定的源泉,那么在它这个收过头的时候,适当地放一放也许是应该的,那很多人一谈到这个货币放水呢就说通货膨胀,资产价格上涨,不能放,92万亿,但是实际上92万亿,不是说它全在流通里边,可能有二十多万亿被央行给冻结了,那么刚才这个有的这个学者也说了,说这个你放水以后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但是这个根本性的问题,比如说一个病人他生病了,得癌症了,喝水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不能治癌症,但是喝水呢是必须的。

胡一虎:对,他不能不喝水。

滕泰:如果中国货币不够,有金融抑制,过一段掐过头了,所以现在适当地放松对经济的回复是必须的。

胡一虎:对。


谢百三谈产能过剩:钢铁卖不完就多造几个航空母舰

节选
原文太长,在这,还有视频
http://finance.ifeng.com/news/macro/20120729/6835403.shtml

胡一虎:谢谢,来百三兄。

谢百三:经济学家不是画家,画家如果觉得这幅画,画的不太好,我再加一点花,也不是文学家,文学家,这女孩子真美,美到了什么鱼也沉下去了,大雁也掉下来了,经济学家是医生,如果你是个驼背,我要给你治驼背,如果治了驼背,刘罗锅的驼背治平了,人死了怎么办,两利相权取其重,两弊相权取其轻,利弊相权取其利,在目前这种情况下,二线、三线、四线、五线的房地产应该全部放松,让经济有一个缓过来的机会。

何志成:中国经济的最急切要治的病,谢教授,是什么病?是严重的产能过剩和高库存,我们现在所有的问题就是,不能再铺新的摊子,盲目地去建新的不要的工厂,但是我们已经建的工厂,已经建的高铁,已经建的高速,得让它继续建下去,以消化我们已经跟它对应的,经济学讲对应吗?讲供需吗?对应的产能,比方钢铁,如果没有,高速公路都砍掉了,高铁也不建了,那么我们为高铁而建设的武钢。

胡一虎:宝钢。

何志成:马钢,就干脆全垮台得了,所以说现在的是要抓病根,房地产适度的活跃一点是能够治病的。

胡一虎:好,我很清楚你们的意思了,请来,我听听场下的嘉宾,请说。

观众:中国的问题就出在分蛋糕上面,分蛋糕方面呢?就是在这个房地产上面,房地产是个坏东西,房地产正确的做法是应该是非盈利性的,但是中国(不是这样),日本,韩国原先是这样,但是呢中国呢,不但是没有非盈利。

胡一虎:对不起,请尊重一下,来,请讲。

观众:而且是采取所谓的半截子市场化,只是在需求端市场化,在供给端就是农民不能够自己卖地,卖房卖地给城市人,不是真正的市场化,所以这是一个错误。

我认为中国的经济,在未来的十年,仍然不能放弃房地产业,只有用房地产业来保持中国经济在一定速度上的发展,同时完成我们经济结构的调整和改革,我们谈到了十大这个振兴产业,它实际上是要有基础科学的突破才能够完成的,那么这个是需要时间的,需要漫长的时间的,如果说我们放弃了能够,能够解决大家的这个吃饭问题,生存问题的产业,我们不做的话,我们就去饿着肚子,甚至于我们吃不上饭,我们去搞那基础研究那是不现实的,房地产业是中国经济的支柱产业,这是一个事实,这是被实践证明了的事实。

胡一虎:好,谢谢,请说。

观众:正是因为我们的政府对于经济结构做了大量的调整,所以造成了今天我们的GDP,破8了这样一个结论,过去的十年呢应该说是我们发展的黄金的十年,但是过去十年的发展呢是以一个地产为主要产业拉动的一个环境,它是一个不可持续的,换句话说未来的十年,我们还能不能这么做。

何志成:它是可持续的,因为中国的城市化。

观众:二十年以后还能不能这么做。

何志成:城市化的比例,现在还属于低水平,只有51%。

观众:但是十年,二十年,是不是我们可以长远可持续的依靠地产来发展呢?

谢百三:所以是可持续的,可以替代房地产的。

观众:我们可看十二五的规划,比方说文化,旅游。

何志成:十二五规划恰恰就是不明白的人写的。

谢百三:房地产不搞可以,你搞什么,没有人谈这个问题,所以我说你们转型转型转了什么呢?我提几个,第一个高铁,高铁虽然出了事,但是我们的高铁地方大,人口多,我们有这个技术,好好弄一下,还是可以作为一个出口的技术的,这是第一,第二,把股市搞好,美国的股票涨到12900点,我们的股票老跌老跌,跌个没完。

胡一虎:好,谢谢谢谢。

谢百三:还有第三点钢铁卖不掉,就多造几个航空母舰,保卫祖国。

胡一虎:好,谢谢谢谢谢谢,我们看到了GDP从破8之后,刚刚又讲说我拉动,拉动整个部分,大家马上想到说,经济龙头是房地产部分,但我往下走,最实际上的药方在哪里?有人讲说其实中央还有两个水龙头,一个是货币政策,一个是财政政策,先来看看货币政策,货币政策从过去到现在为止已经看到了央行两度的降息在近期当中,这个水龙头开了之后归造成什么反应,大家市场上可以期待的相对的是不是代表新的降息的周期已经开启,这个货币政策是不是已经开始走向,就是宽松的货币政策,这方面的专家,学成请讲。

景学成:刚才谈论保8不保8,这个结合起来看,货币政策是首当其冲的,但是我要说的一点,一个意思是什么呢?就是说货币政策又不是万能的,如果单纯指望货币政策来解决这个保8的问题,估计也是有困难,就最近我们了解的情况,就是什么呢?就是关键是需求不旺,不是说这个贷款,现在流动性还是可以的,因为央行你看最近,我刚看了报道,我现在也是局外人了是吧,报导说有四千亿的逆回购要到期,那么就是原来投放的货币是很多的,那么然后现在逆回购到期,你用什么代替这逆回购到期的货币呢?那么你就需要降准,降低存款准备率,你再放一些水,收回来一些水,你再放一些水出去。

胡一虎:对。

景学成:这是市场普遍的呼声,那么货币政策仅能做到此而已,那么究竟商业银行能不能把这些钱贷出去,特别是贷给那些需要的中小企业,那些需要的企业中,这是一个问题。

陈志武:问题是现在这个很多的人不想要更多的水,需求不足,就是刚刚景先生也说到,所以要我看的话,我觉得接着下来,货币政策尽管会有一些进一步放松,但是效果会非常有限,因为有很多的企业家,你要问他们的话,即使有钱借也不一定敢去借,不一定想去借,再一个呢?就像刚才谢教授说到的那个,现在放的水已经很多了,92万多亿的这个广义货币,那么还要再增加的话,那中国的通胀的压力又会重新回来。

滕泰:这一轮经济的下行,大致从2010年四季度开始,实际上就从2010年10月份,这个加息紧缩开始,它是一个同步的过程,那么如果说这个信贷的伸缩与扩张是经济不稳定的源泉,那么在它这个收过头的时候,适当地放一放也许是应该的,那很多人一谈到这个货币放水呢就说通货膨胀,资产价格上涨,不能放,92万亿,但是实际上92万亿,不是说它全在流通里边,可能有二十多万亿被央行给冻结了,那么刚才这个有的这个学者也说了,说这个你放水以后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但是这个根本性的问题,比如说一个病人他生病了,得癌症了,喝水不能解决根本性的问题,不能治癌症,但是喝水呢是必须的。

胡一虎:对,他不能不喝水。

滕泰:如果中国货币不够,有金融抑制,过一段掐过头了,所以现在适当地放松对经济的回复是必须的。

胡一虎:对。


鸡蛋吃不完可不可以多孵点鸡鸡上航母?
是认真的吗?
一张嘴就几个航母。。。。。。。。。。。。
这个可以有。。。
几万吨的HM解决二三千万吨的过剩产能?真是娱乐节目!
哎。。。砖家啊砖家。
外国经济不振作起来,生产那么多东西出来,有钱的老板买进口货,没钱的打工的工资不高,消费不起,不出问题才怪...
几万吨的HM解决二三千万吨的过剩产能?真是娱乐节目!
一搜航母,需要一个舰队
这家伙上过学吗,大嘴一张就是。
不会扯蛋的经济学家不是好经济学家
IQ个位数
真以为造航母的钢铁是工地上的大路货?
果然经济学家是文科生啊。。
果然砖家……
中国屯了那么多铁矿石,不造航母真的素浪费啊
就这种智商?\
现在过剩产能生产的出来的钢铁能造航母吗?那此钢铁都是低端的建筑钢材,造航母之类的高端钢板中国又能造出多少业,真是个砖家
这几个家伙还真够大嘴巴的。包括陈志武,一再嘟囔房产政策和减税。
怎么减都是嘴头说说,还有营改增,实际上改的一团糟,这几个显然不知道实际情况。
几万吨的HM解决二三千万吨的过剩产能?真是娱乐节目!
全部换装真可以...